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五十七章 没多少日子可活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五十七章 没多少日子可活

  天才壹秒記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第五百五十七章没多少日子可活(鲜花80朵加更)

  第五百五十七章寿尽了

  希尔顿酒店,总统套房,灯火通明。

  墨七熊望向裹着毯子蜷缩沙发的叶子轩,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,上面卧着两个鸡蛋和半个西红柿,色泽诱人,摸摸脑袋走到叶子轩面前,低声一句:“哥,我亲自给你煮了一碗面,还加了俩鸡蛋,你尝一尝,暖和暖和身子。”

  墨七熊的性格虽然大大咧咧,但不代表不会察言观色,从快艇上跳到岩石,见到叶子轩满脸郁闷,丝毫没有得救的喜悦时,墨七熊就感觉自己好像犯了错误,待见到从暗影中走出的如衣,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大嘴巴,来得太及时了。

  叶子轩的闷闷不乐,如衣的凌乱衣衫,特别是如衣脸上难于掩饰的红潮,傻子都知道两人掉海起来后,绝非单纯的谈理想谈人生,不然叶子轩苦大仇深干吗?不然尼姑好端端脸红干吗?知道坏了好事的墨七熊,只能煮面来表歉意了。

  “哥,其实吧,虽然我第一个赶到,但指路的人不是我。”

  在叶子轩摆手示意放下时,墨七熊以为叶子轩在生闷气,咳嗽一声出卖兄弟:“是棺材板带路的,这疯子打了鸡血一样,大风大浪都肆意冲击,我一度劝告过他,哥你傻人傻福、、不,吉人自有天相,区区百来米的悬崖伤不了你。”

  旁边的棺材板伸伸懒腰,理都没有理会墨七熊的栽赃,墨七熊得寸进尺,指着他继续补刀:“可他就是不听,非要第一时间出现坠落点,带着我们冲过海浪,速度出现在你面前,如果他听我的慢半拍,快艇至少会延迟五分钟出现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又摸摸脑袋:“五分钟好像也不够,以哥你的英明神武,少说要半个小时,看来我还是有点责任。”随即他又喷出一口气:“你实在郁闷好事被破坏的话,我去把如衣姐姐求回来,直接跪求,完成你们的临门一脚——”

  “乱七八糟!”

  正在驱散落水造成精神冲击的叶子轩,听到墨七熊越来越口无遮拦,没好气的抛出一句:“七熊,你都说些什么啊,我没生气没郁闷,有点沉默是需要调节情绪,将来再撞见掉水可以多撑一点,同时留点精神舒缓水压造成的伤势。”

  “面条也只是暂时没胃口,等我调节完自然会吃东西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偏头:“先把面条放桌上吧。”

  “啊——”

  墨七熊张大嘴巴:“我还以为坏掉你好事,你不高兴呢。”

  叶子轩闻言一怔,随后苦笑一声回道:“我跟如衣确实暧昧,也确实是临门一脚,可这怎么能怪你们呢?你们也是为我安全着想,越早赶到,安全系数越高,如果慢慢吞吞,及时没有摔死,淹死,也会被海水冷死,怎能怪你们?<=".。”

  “哥,你太好了,你这么说,我心里就轻松了。”

  墨七熊一把抱住叶子轩大笑:“不然今晚都要愧疚的睡不着觉了。”随后又向唐薛衣他们哼出一声:“听到没有?哥根本就没有怪我坏了好事,是你们想太多了,还什么杀人父母,断人财路,坏人洞房、、是当今社会的三大罪状。”

  “七熊,把面端给我,我忽然有胃口了。”

  在棺材板跟唐薛衣他们淡淡一笑时,叶子轩努力从墨七熊怀抱挣脱,刚刚走神回味跟如衣的拥抱和裸卧,让他心头一柔,结果被墨七熊一抱击溃得分崩离析,于是忙让后者把面条端过来,随即向唐薛衣问出一句:“如衣住下了吗?”

  “住下了,就在我们隔壁。”

  唐薛衣似乎早料到这个问题,毫不犹豫的出声回应:“我还让酒店经理给她买了两套衣服,医生也给她处理了伤口,门口也装了两个摄像头,她可以监控走廊情况,此时怕是已经睡下了,我跟她说了,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过来敲门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辛苦你了。”

  被快艇接回来后,如衣一度想要离去,叶子轩担心她的安全就出声挽留,同时告知释心两人已得到保护,让她不用赶回医院照看,而且黑白两道现在正寻找她的踪迹,她跑去医院只会给敌人带路,还不如跟着自己回酒店安静呆几天。

  如衣犹豫一会,最终答应跟叶子轩回来,但两人关系又变得相敬如宾,保持一段距离,男女之间的关系说复杂,其实就是上不上床的关系,上了床,再复杂的关系也会变得简单,相反,暧昧到极致,最后禁忌捅不破,关系依然复杂。

  叶子轩跟如衣没有偷吃到禁果,所以叶子轩还是叶少,如衣还是师太。

  回来路上,两人一路无话,进到酒店,如衣也是礼貌道一声感谢,随后就匆匆跟着唐薛衣去看医生,还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,生怕被叶子轩看到一样,完全不复悬崖树干的暧昧,更没有裸身取暖的香艳,这让叶子轩深感一丝无奈。

  “叶少,已经找到轰击你的人资料。”

  在叶子轩漫不经心吃着荷包蛋的时候,棺材板把几条信息传到叶子轩手机道:“王大伟,重案组高级督察,是陈家砸钱升上来的警方棋子,为人果断,下手狠辣,曾经捣毁三大毒贩堂口,涉及近百斤海洛因,深得警方高层的器重。”

  墨七熊附和一句:“哥,要不要我去把他干掉?出一口气,也避免给我们带来麻烦。”

  叶子轩抿入一口热汤,轻轻摇头:“仇肯定是要报的,只是你在和记露了脸,又跟灰衣人一战受伤,你动手不方便,而且我不想要叶宫要他的命,怎么说他也是一个高级督察,干掉他会给我们带来麻烦,他的命就让鬼头王去取吧。”

  墨七熊一怔:“让鬼头王去杀他?

  棺材板也是皱起眉头:“鬼头王跟陈家关系也不浅,别忘了,帮陈家找寻小和尚跟如衣的黑帮分子,就是鬼头王旗下的白霜霜,可见双方交情不浅,鬼头王怎么会对盟友下手?再说了,王大伟可是高级督察,鬼头王未必有这个胆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把陈天策的尸体下落找出来。”

  棺材板一怔,随后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当香港彻底进入深夜的时候,万里之外的英伦半岛却是刚刚迎来傍晚。

  傍晚时分,夕阳缓缓落下山头,西方的天空被染得一片通红,余辉贯穿云层倾洒而下,犹如一道金色的瀑布,美轮美奂,余辉照在刚刚更名的叶秦城堡上,让这座在英伦半岛乃至整个欧洲都出名的古堡,像是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外套。

  金碧辉煌。

  城堡下方,散站着近百名黑衣汉子,高度戒备保护城堡的安全,城楼上,青衣飘飘的秦夕颜迎风而立,给人一种说不出飘逸,凹凸有致的身材被服饰紧紧地包裹着,诱人的曲线,在夕阳下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,只是威严不可侵犯。

  “恭喜夫人,八年磨一剑,终于拿下这座城堡。”

  在冷风徐徐吹过城楼的时候,影子从暗影中闪出,脸上带着一抹恭敬:“名震英伦三岛的马克斯家族,随着这座家族城堡的献出,在世界舞台可谓是落幕了,叶秦再下一城,我们有了立足英国的资本,以后英国的手就不会太长了。”

  马克斯家族,曾经等于香港的李家,大陆的马家,是英国赫赫有名的财富家族,只是此刻已经没落。

  秦夕颜脸上没有太多兴奋,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:“英国在香港留下不少种子,还出钱出力组建黑荆花组织,我就直捣黄龙,一把挤垮恰好处于内斗的马克斯家族,以后它玩它的香港,我玩我的英格兰,看看最终哪一个地方更乱。”

  影子出声回应:“夫人英明。”

  “子轩怎样了?在香港还好吗?”

  秦夕颜话锋一转,脸上多了一抹柔和:“他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,掌控何家是何等的神来之笔啊。”

  “叶少还好,他向来都是有惊无险的人,到哪个地方都不会吃亏,倒霉的只会是他人。”

  影子把刚收到的消息告知女人:“根据情报显示,他这一次跟陈家对上了,双方已有过几次摩擦,今天更是激化了矛盾,看来夫人跟少爷真是母子同心,不仅平时相处默契,连对付的敌人都一样,陈本胜这西方碉头堡注定要毁灭。”

  秦夕颜一脸欣慰:“真是我的好儿子,有他介入,我就更轻松了,也不用担心毒素被解。”

  “把咱们的力量松一松,给子轩一点历练机会。”

  影子点点头,随后犹豫一句:“听说宋伯仁跟陈本胜来往密切,宋家会不会暗中支持陈家?”

  秦夕颜哼出一声:“宋家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,哪会随随便便支持一个势力?而且宋家肯定也清楚陈家是**碉堡,这两年正是选择一号的敏感时期,宋家不会傻乎乎冒天下之大不韪跟陈家绑着,如我猜测不错的话,宋家不过是要一箭三雕而已。”

  “就算宋家支持陈家,也没多少意义了。”

  秦夕颜淡淡出声:“陈本胜,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