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六十九章 凶手
    第五百六十九章凶手

    “叶少,收到一个最新消息,棕熊死了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.`”

    上午九点半,叶子轩盘腿坐在沙打座,还没有把易筋经跟洗髓经的口诀念完,唐薛衣就轻轻推开房门走入进来,见到叶子轩练功就停止后面话题,叶子轩淡淡一笑,如水平静把剩下的功课做完,随后缓缓起身,端过一杯净水喝入:

    “棕熊死了?”

    唐薛衣重重的点点头,随后把收到的消息告知:“早上有人给李元峰送了一副棺材,棺材打开,里面躺着下周三要出战的棕熊,三个弹孔,胸口塌陷,咽喉捏断,死得不能再死,让李元峰处境更加艰难,所有人都说陈三元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出声:“很大概率,是因为灰衣人在墨七熊一战中受伤,为了确保拳赛的胜利,所以就让人暗杀了棕熊,李元峰的手下以及不少李家子侄义愤填膺,纷纷喊叫要陈三元付出代价,但陈三元隔空回应,他没有动棕熊一根毫毛。”

    “有连赢八场的面具男压阵,他胜券在握,不会玩下三滥手段,如果要指责他的话,那就拿出实质证据来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把陈三元的反应也抛了出来:“陈三元还讥嘲可能是李元峰怕再输一场,所以自己杀掉棕熊嫁祸给他,避免在擂台上丢人现眼,李元峰手上没有证据,运输司机又只是收钱做事,没有线索可查,因此约束手下不要报复陈家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再怎么克制都好,双方火药味越来越浓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语气平缓: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火拼。”

    “陈三元还真是一个人物,杀人无所不用其极,撒谎连脸都不红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出手机,翻看着唐薛衣传来的资料,特别是棕熊的惨死症状:“陈三元的目标其实不是胜利,也不是拳场,他真正意图是想杀掉李元峰,跟董云飞一样成为第二个横死的大少,现在棕熊死了,时间又短,李云峰没有选择。.`”

    “只能自己亲自出战,虽然知道他也不是小角色,可相比灰衣人只怕不乐观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对棕熊的死并没有太多奇怪,对于处心积虑想要李元峰性命的陈家来说,虽然灰衣人足够强大,但棕熊的存在依然是一个变数,万一灰衣人在擂台上输了,陈家的算计就要落空了,为了免却这些变数,干掉棕熊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净水,眼里多了一抹若有所思,他到现在还不知道陈三元为什么要杀董云飞和李元峰他们,豪门之间存有恩怨很正常,但不至找各种机会下死手,毕竟双方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,有人命横在中间会影响双方合作。

    只是无论如何都好,叶子轩都不会让李元峰死去,不是想要从后者身上榨取价值,而是他跟陈家已有撕不开的恩怨,敌人的敌人算是半个盟友,叶子轩自然要援一把手,他向唐薛衣微微偏头:“让白秋画多调些人手,盯着李元峰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他太早挂掉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点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他还叹息一声:“如果我是李元峰,一定借着棕熊的死取消接下来的对战,至少迟缓一段时间,找到好手再战,反正舆论站在自己这边,不出手也谈不上什么丢脸,这年头,活下来比面子要重要,被陈三元挑衅几句又有什么所谓?”

    叶子轩悠悠一笑:“两人斗了这么多年,哪会跟对方让步?他们活的就是面子,而且听说他们当年也算是朋友,不算情同手足,但常日也颇有往来,只是后来为了一个港姐闹翻,在彩蝶会所大打出手,也让两人反目成仇各施狠手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想到陈园园,红颜祸水掠过心头。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放大棕熊横死的照片,特别是几个伤口的特征,他当然不会以为找出灰衣人的手法,陈三元敢反击李元峰自然手法完美,他也绝对不会让灰衣人跟棕熊硬碰,那样不利于下一战对抗李元峰,更多是采取围杀方式杀掉棕熊。?.?`

    只是看着伤口的叶子轩的眼睛跳跃了一下,他感觉伤口特征有些熟悉,特别是胸口塌陷,后背凸出的重击,叶子轩誓哪里见过,当然,绝不是灰衣人的手法,于是他马上把手机的几张照片,投放到墙上审视,唐薛衣见状轻声一句:

    “是不是对伤口有印象?”

    “嗯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“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摇晃着水杯,细细思虑胸口的雷霆一击,那份干脆,那份利落,绝对是高手所为,唐薛衣淡淡出声:”你是不是对棕熊这名字有点熟悉,所以觉得伤口也好像见过?你在华海干掉的恐怖分子也叫棕熊,会不会混淆判断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担心叶子轩掉入海里的后遗症还没消除,于是善意的出声提醒,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微微挺直身躯回道:“我杀掉的恐怖分子自然记得,不会因为都叫棕熊就混淆记忆,这伤口我真的好像哪里见过,也是这么干脆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忽然停住话头,他想起了一个身影,想起了一个场景。

    在华海那条巷子,穷途末路的牧师,被人一拳打塌了胸膛,他的伤势,正跟棕熊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哥,如衣姐姐想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就在叶子轩望着伤口微微愣的时候,墨七熊敲门走了进来,靠在墙壁抛出一句:“她要给师太送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?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怔:“送东西?送什么东西?让她开出清单,叫兄弟们去买就是,她现在出去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摸摸脑袋。苦笑一声:“我也这样回答,可如衣姐姐说不太好,还是要亲自去一踏,也顺便看看师太情况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带着一丝诧异,这孩子咋那么固执?买东西叫保镖代替就行,看师太也可以跟释心视频,何必这个时候冒着危险出去,他能够想象,王大伟他们正四处搜寻,他关掉手机上的图片,举步向门口走了过去:“我跟她说吧。”

    望着叶子轩的背影,墨七熊扫了墙壁一眼:“你们看啥好看的电影呢?”

    唐薛衣淡淡出声:“杀害棕熊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手指一挥:“切,这有啥好想的,就是陈三元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他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唐薛衣,似乎在说连他这个大个子都能想到,唐薛衣竟然还要讨论?

    唐薛衣叹息一声:“从叶少神情判断,怕是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在墨七熊闻言一愣的时候,叶子轩正敲开如衣的房门,今天的女人一袭休闲裤,一件白色长衫,头上戴着一顶帽子,素雅,高贵,还有点凡脱俗,如衣的绝色,叶子轩早已经领略,甚至还享受过女人风情,只是都在慌乱和幽暗中。

    此时近距离观察如衣,叶子轩才现,如衣要比他记忆中的更美一分,她的五官十分精致,皮肤保养的很好,腰上没有丝毫多余的赘肉,纵然隔着衣服,叶子轩依然可以回味皮肤的光滑柔嫩,身上还自然而然的流淌着一股处子体香。

    那香味一个劲的往叶子轩鼻子里钻……

    如非真知道她是出家人,叶子轩都要以为她玩角色扮演。

    见到门口的叶子轩,如衣微微一怔,轻轻一咬嘴唇,没有说话,仿佛时间在一刻定格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晚上的缓冲,两人依然不知如何界定关系,看到叶子轩那双深邃的眼神,以及感受到叶子轩传来那股男人的气息,如衣心里有些恍惚,仿佛又回到昨晚海边的活色生香,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内心,此刻再度轻微的跳动两下。

    她忙低垂眼帘,心里暗呼罪过,她不是仪琳,叶子轩也不是令狐冲,自己实在不该有那些念头。

    看着如衣那红润的、颤抖的嘴唇,叶子轩心里也一阵荡漾,呼吸有些急促,似乎想一品芳泽,叶子轩的表情变化完全落进了如衣的眼里,眼看叶子轩身体下意识靠近,如衣悄然向后退出一步,还双手合十幽幽开口:“叶少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想到如衣会保持距离,还开口说出这样一句话,寻思她已经建立起一道屏障,类似昨晚的生死缠绵怕是不可能再生了,叶子轩不想作出过激的举动让如衣反感,于是也灿烂一笑问道:“听七熊说,你要出去买点东西?”

    如衣轻轻点头:“没错,我想出去一踏,我知道有危险,不过我会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买什么直接跟我说,兄弟们不方便买,我应该可以买吧?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脸地真挚:“毕竟现在环境复杂,出去很容易遭遇危险。”

    如衣脸颊微红:“你、、也不方便,我是给师太买、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正要嘀咕买啥东西不方便时,忽然灵光一闪脸上多一丝尴尬,他显然知道如衣要出去买什么了,苦笑一下摸摸脑袋道:“好,我尊重你的选择,不过我要跟在你身边,我可不想昨天的事情再度上演,反正我今天上午没啥事。”

    如衣迟疑了一下,最终幽叹一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进入房间的背影,靠在斜对面门框的墨七熊喃喃自语:“师太也是人啊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