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七十章 四方动,风云起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七十章 四方动,风云起

  第五百七十章四方动,风云起

  如衣换了一身宽松点的衣服后,叶子轩就带着她离开酒店。【全文字阅读】?.?`

  叶子轩的记忆中,这不是他第一次陪女孩子逛街,但跟如衣买东西,他觉得,痛苦了,倒不是有多累,主要是精神上太受打击,如衣就像是被关了许久,从笼中放出来的小鸟,对什么都好奇,买完要买的东西后,就对各个柜台东张西望。

  每个地方都要凑过去瞅上一眼,掰着指头细数,美目流盼,眸光熠熠,当你以为她要买东西的时候,她又微微一笑离开,当你以为她要往前走的时候,却可能倒退回刚才已经看过的地方,细细浏览,比较,偶尔奔行也是见到更好玩的东西。

  一个小时,还在商场三楼徘徊。

  叶子轩脸上很是郁闷,本来想要战决买完东西回去,却没想到如衣也残存女孩子天性,他觉得自己此刻真沦落成了跟班,一个劲的安慰自己,让如衣多看看繁华世界,这样她将来就可能还俗,还俗了,自己就有机会抱得美人归。

  如衣似乎感觉到了叶子轩的郁闷,便主动的跟叶子轩说话,她告诉叶子轩,这算是她人生中,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逛街,以前上街都是买米买面或者木香,拘于身份根本不可能悠闲的欣赏街道风情,更不可能去触碰花花绿绿的饰物。

  毕竟她是出家人,如被人现这样贪恋红尘,只怕会被逐出山门。

  听到这个解释,叶子轩多了几分理解,于是就平复心绪,安静跟着她又逛了几圈,看看花花世界,如衣也掐着时间,逛了半个小时就收敛心性,心满意足地离开商场,几近两个小时的时间,她就买了两套换洗衣服以及师太要的东西。8小说.`

  从商场出来后,叶子轩感觉有点累,就拉着如衣在附近一个露天咖啡厅坐下,要了一壶咖啡以及几款点心,随后就懒洋洋的靠在座椅上歇息,放松下来后,他就习惯性环视四周一眼,没什么危险,唯有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让他眯眼。

  六米之外的咖啡厅隔壁,一墙之隔的港式茶餐厅,唐装老头拎着一个鸟笼子晒太阳,面前摆着七八款茶点,他一边逗着鸟笼里的鸟儿,一边哼着好听的粤曲,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,唐装老头的周围还散布着七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。

  他们不远不近的保护老头儿,警惕着周围路人的动静。

  一看唐装老头样子,就知道来历不凡,所以经过的人都远远躲开,让他一人占着餐厅的空地。

  见到叶子轩跟如衣坐下,七名保镖冷冷扫视一眼,见到没有危险后又收回了目光,或许是感觉到他们的戾气,茶餐厅的外面桌椅几乎没人落座,更多是匆匆进入里面吃东西,就连咖啡厅这边,也只有少数三桌客人落座,还隔得远远。

  叶子轩望了几眼,旁边的如衣也抬头看去,随后淡淡出声:“我在杂志见过他,和记的元老,好像叫南伯。”

  “南伯?当年人称的浩南哥?”

  在如衣轻轻点头的时候,叶子轩闻言多了一分兴趣,又看了唐装老头几眼,依稀捕捉到曾经原型演出的南伯风采,不由感慨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,当年响彻香港黑道的一号人物,连鬼头王都要叫他一声叔,如今不再拼杀,而是喂鸟,难于想象啊。.?`?

  随后又望向如衣轻声一笑:“如衣,想不到你一个出家人,知道的比我还多啊。”

  如衣尝试着抿入一口咖啡:“记忆力好,恰好在杂志见过。”

  叶子轩笑着抛出一句:“如衣,要不你还俗吧,还俗了,就可以每天自由逛街了,还能吃好吃的,玩好玩的。”

  “大好河山,处处精彩,可不要浪费美好青春。”

  “再说了,你现在尘根未净,强行留在佛门中,也是对自己不负责,对佛祖不敬啊。”

  叶子轩笑容玩味的诱惑:“还俗了,我每天带你看花花世界。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如衣脸颊微微一红,多少能猜到叶子轩的意思,随即摇摇头回应:“我不想还俗,我不想离开师父,特别是这次重病后,她身边更需要人照顾,如果我不呆在寺庙,她出事都不会有人知道,我不能留她一人。”

  “这不是理由。”

  叶子轩摇摇头:“虽然我还没有见过师太,但看得出她的深明大义,没有擅自替你作出人生选择,她没有把你当佛门子弟来看待,也没有用清规戒律束缚你,更多是自由的心自由的身,换句话说,你如果要还俗,她绝对不会阻拦。”

  说话之间,他的余光扫过茶餐厅方向,一名身穿校服的青年背着书包,正握着电话满脸笑容走入茶餐厅,还没进去就喊着一份三宝饭,只是进入的时候,他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南伯,眼底的光芒一闪即逝,叶子轩嘴角止不住牵动。

  他捕捉到一抹杀机。

  只是叶子轩感觉不到对自己的威胁,所以没有把精力全部放在上面。

  “师父确实不会阻拦我做任何事,是我心甘情愿留在佛门。”

  如衣看着面前的叶子轩回应:“她向来遵循修行随心,明面做得再好,心里不一,没有半点意义,这也是我没多少出家人样子的缘故,她任由我率性而为,修行,出世,只是我虽然贪恋红尘繁华,但我知道自己最终归宿还是佛门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为什么?”他又瞄了一眼茶餐厅,没有什么异样,寻思是不是自己想多了。

  如衣捏起一块糕点送入嘴里,很欣喜的享受着这份恬淡时光,随后坦然向叶子轩告知:“原因有很多,最重要的是我性格问题,我这个人几近跟社会脱节,难于适应红尘,不喜欢勾心斗角,也不喜欢打打杀杀,更不喜欢争风吃醋。”

  在叶子轩身躯一震的时候,如衣又望着他补充一句:“我只想要一份简单的,美好的,平淡的日子,这是红尘给不了我的,当然,如果昨晚真破了禁忌,或许我会认命,还俗回归红尘过另一种生活,但没有逾越最后红线,想必是佛祖旨意。”

  “希望我继续留在佛门中普渡众生。”

  叶子轩想要开口,如衣望着他一笑:“你能给我一份纯粹的、唯一的感情吗?”

  在叶子轩沉默的时候,如衣忽然多了一抹伤感,眸子如水:“如果不能,不要再撩拔如衣了好不好?拜托了。”

  她像是在拒绝,也像是在哀求,眼里还有淡淡泪花,人见犹怜。

  叶子轩心里瞬间一痛。

  “呜——”

  “失火了!”

  就在这时,茶餐厅忽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,还有人出失火的喊叫,随后玻璃门就被推开,数十名客人争先恐后的从里面跑出来,里面也确实白烟弥漫,不断向外面涌出来,叶子轩下意识一握如衣的手,自己横在了前面应对变故。

  他的目光很快锁定那名穿着校服的青年,他提着书包混在慌慌张张的人群中,但他脸上却看不到半点惊惧,只有说不出的沉寂,当见到七名保镖被食客阻隔开来,南伯身边只有两名保镖时,他的眼里就闪过一抹炽热,书包微微斜举。

  慌乱人群中,书包却稳如泰山,指着直立身子的南伯。

  “啾!”

  在叶子轩脸色微变把如衣扯到身后时,一声轻微的几乎不会被人察觉的枪声响起,南伯的胸口瞬间爆起一朵刺眼的血花,鲜红的血飞溅到了南伯身边的保镖脸上,提着鸟笼站起要离去的南伯身躯一震,脸上涌现一股震惊,还有不甘。

  “扑扑!”

  又是两记枪声响起,南伯身上再多两朵血花,鸟笼脱手,身躯晃动,倒地。

  食客见状更是大惊,尖叫不已,四处奔跑,碰撞,乱成一团,校服青年趁机混在人群消失。

  “南伯,南伯——”

  几名保镖满脸悲愤靠近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