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七十一章 各方较量
    第五百七十一章各方较量

    在叶子轩目睹和记元老南伯被射杀场面时,十公里意外的一所贵族学校,和记另一个老人山叔,在接孙子放学的时候被大货车撞成肉酱,大货车直接把他的奔驰挤压成一块铁板,一老一小以及三名保镖当场横死,鲜血染红学校大门。???`

    跟南伯一样叱咤香港黑道的山叔,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,陪他死掉还有身边的小孙子,那一记冲撞,湮灭了他金盆洗手安度晚年的梦想,同时也赔上了一条无辜幼小的生命,黑道就是如此残酷血腥,踏上这条路就再也无法回头了。

    怜悯和仁慈对于道上的人就是神话。

    在南伯和山叔被刺杀的十分钟后,和记十大老臣中的其他三位,也相续遭受到不明势力的攻击,三人没有一个能够让自己逃过这一劫,一人是摩托车枪手爆头,一人是出入大厦被广告牌砸死,还有一人是在洗手间被割喉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两名堂主被乱刀砍死在家里,一个上午的损失对和记来说相当惨重,至少是十年里都没有过的事情,唯一能够媲美的是九七前跟十四k的火拼,那一个礼拜,双方损失六成高层,但那是大规模火拼,真刀真枪的对着干。

    如今不明不白死了七名老臣,和记上下都震惊了,十年来没有任何一个帮派敢主动对和记下手,这算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和记是香港的最大黑帮,全部加起来过二十万,学校、茶楼、酒店以及殡仪馆,大大小小的角落都能找到和记的在册子弟,因此七个重要成员横死,整个和记就动作了起来,全力以赴追查凶手,和记一动,自然引其余黑帮戒备。

    他们担心和记借机吞掉自己,或者寻找凶手未果泄,各大黑帮的神经绷紧,也就引得警方严阵以待,九七之后,警队接到的训导之一,那就是香港绝不允许大规模黑帮火拼,昔日动不动就几千人上街的场面,一旦生就残酷打压。.`

    警务署长也会被挨批。

    因此见到和记杀气腾腾的寻找凶手,让整个香港变得风声鹤唳,警方不仅加强人手巡逻,还三番四次找各老大对话,提醒他们不要搞出事情为难警方,鬼头王更是连续被高官拜访,让和记相信警方破案,不要用江湖手段去找出凶手。

    香港局势,顷刻处于风暴边缘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人干的?”

    在和记的总堂里,穿着布衣布鞋的鬼头王坐在主位,看着堆在桌子上的资料就冷冷出声,在他的下位置,分别坐着早已金盆洗手却不得不出现的老臣和基哥等堂主,他们个个板着脸,如同雕像一般,落在从南伯胸膛取出来的弹头。

    弹头闪烁游走着幽寒淡黄的光晕,也流淌着死亡的气息,每一个坐在桌旁的老臣和堂主,都把弹头拿在手中,细细审视一遍,如果目光可以化为火焰,他们的专注,能把子弹溶化成渣,南伯跟山叔等人的死去,对和记是极大的耻辱。

    南伯跟山叔是和记的元老,是和记的功臣,和记今天这种辉煌局面,离不开他们那一代人的打拼,如今功成身退却无法安享晚年,等于宣告和记保护不力,连金盆洗手的老人都保护不了,以后还怎么让社团成员信服?怎么招收帮众?

    南伯中了三枪,和记拿出一颗弹头研究。

    “查过了!”

    白霜霜挺胸站起:“弹头属于台岛特有圆轮手枪出,它是几十年前武装军队副官用的枪械,数量高达上万,随着时代的进步武器的更换,圆轮手枪退出了历史舞台,但当局并没有把它们销毁,宋光石用废铁的价格把它收购进来。”

    在基哥他们认真聆听的时候,白霜霜补充上一句:“然后武装自己的帮众,使用圆轮手枪,也是五联会一大特征,比普通枪械成本低,杀伤力又比砍刀枪,它成为五联会在台的常规武器,也靠着这一批武器,宋光石横扫台岛黑帮。.`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,就是这批圆轮手枪,让宋光石成为今日台岛霸主。”

    基哥闻言一拍桌子,怒目圆睁:“狗日的,也就是说,这是五联会干得了?他们难道是为了陈天策报复我们?大家不是说过要好好谈判吗?怎么忽然改变心性四处暗杀?难道宋光石答应的谈判是麻痹我们?最终要真刀真枪干一票?”

    鬼头王哼出一声:“还不是愚蠢的你招惹出来的祸。”

    白霜霜淡淡出声:“表面上看来,五联会有巨大嫌疑,枪械吻合,动机也有,作风也像,可是我跟宋光石通过电话,他告知跟五联会无关,他现在还没工夫处理陈天策的事,他更多注意力是打击叶宫和开导儿子,所以没派人暗杀。”

    她抛出自己意见:“尽管有陈天策的芥蒂,但我依然认为宋光石所言有道理,他是一个聪明人,不会傻乎乎把我们推向叶宫阵营,更不会两线作战,加上这圆轮手枪流失不少,所以我觉得要慎重对待此事,不能随便向五联会开战。”

    “八成是五联会干得。”

    基哥又是一拍桌子,瞪大着眼睛哼道:“别人搭上一条线索都可能是凶手,五联会更是占据动机、作风和枪械三条,我敢拍着胸膛保证,南伯和山叔他们的死跟五联会脱不了关系,老大,我觉得咱们要以牙还牙把五联会据点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狠狠抽回这一巴掌,以后道上兄弟都觉得我们软弱可欺,连南伯他们都保护不好。”

    基哥斜眼看着鬼头王,以退为进的喊出一声:“当然,如果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以和为贵,夹起尾巴息事宁人,那你就直接把我绑了,交给五联会化解恩怨,杀了我,出了气,一命还一命,五联会就不会再报复,双方也不会再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免得坐看和记兄弟一个个死去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臣神情一肃:“绝不能把阿基绑了交给五联会,这不仅会成为江湖笑话,让和记抬不起头,还会寒了二十万兄弟的心,此事我赞成阿基的想法,抽回凶手一巴掌,当然,前提要确认好凶手,免得杀错人,让凶手暗地里偷乐。”

    “飞叔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对老人很是恭敬:“我不会绑阿基给五联会的,虽然阿基不断给社团制造麻烦,但怎么说也是兄弟一场,我不会把他推入火坑,至于事情是不是五联会干得的,等霜霜进一步查探后再说,如果是宋光石干得,那就全面开战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先扫了五联会在香港的据点,然后再派枪手去台岛报复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飞叔的人点点头:“好,知道兄弟为重,是一个好老大,不愧南哥跟山哥这么看重你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元老也都点点头,表示对鬼头王的认可。

    白霜霜挺直身躯回应:“老大放心,我会尽快查清凶手,给兄弟们一个交待,给南伯他们一个告慰。”

    基哥站了起来,一脸诚恳开口:“老大,我给社团招惹了事非,这次暗杀还可能因我而起,不如让我做点事情将功赎罪吧,我来给南伯他们安排后事,一定办的妥妥当当,如果你不放心的话,最后拍板时给你过目,绝不让你丢脸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微微皱眉,似乎难得见基哥这么殷勤,思虑一会点点头:“好,就让你来操办,搞得好看一点。”

    基哥昂挺胸:“百分百让大家满意。”

    在和记探讨着杀人凶手以及未来局面时,香港庙街一处没有开业的大排档大厅,横陈着一张十人围的圆桌子,一名蓝衣青年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吃火锅,面前摆着十几碟下锅的菜肴,这种冷飕飕的天气,吃上一顿火锅是十分惬意的事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蓝衣青年拿起一个熬了两个小时的骨头,沾沾酱油入口,汁水四溅流淌出怡人肉香,他心满意足的往嘴里倒入烈酒,就着骨头的香味一口吞下,蓝衣青年满脸享受的吃喝着,整个大排档就只有他一个人,他却吃得泰然处之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似乎完全不在乎外面的风雨也不在乎他人的攻击,只是偶尔抬起头瞄上虚掩的大门一眼。

    他关注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当蓝衣青年大力吸着骨髓的时候,他的耳朵忽然听到一抹冷风传来的脆响,他的瞳孔忽然紧缩,手中骨头猛地一丢。

    同时,他整个人向后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当当!”

    当骨头沉闷落地的时候,蓝衣青年已捕捉到一抹难于锁定的冷光射来,辨不出是什么物体的他只能躲避为主。

    只是他度虽然够快,那抹冷光更是疾然。

    蓝衣青年的肩膀刚刚触碰地面,他的肩膀就瞬间一痛,一把飞刀洞入他的衣服和身体。

    鲜血溅射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上,椅子啪的一声四分五裂,蓝衣青年也是全身酸痛肩膀更是剧痛,他翻身而起拔出腰中枪械想要射击,结果却见一物砸来,打在手上击掉枪支,正是自己丢出的骨头,随后,一道人影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叶子轩笑容灿烂地看着他:“五联会,还是陈家人?”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、吟游下世纪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