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七十二章 江湖风暴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七十二章 江湖风暴

  第五百七十二章江湖风暴

  又一个黄昏,天空总算飘下了细雨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.?`

  从香港警局出来的鬼头王捏起一根雪茄,靠在座椅上点燃吐出一口浓烟,随后让挥手离开反感的警察局,和记连连出现惨案,警局担心鬼头王怒让香港动荡,于是再度邀请他去警局谈话,希望他相信警方,也为社会着想,不要带领手下闹事。

  语调和字眼千篇一律,只是这次对话的人换成副署长,鬼头王多少要给点面子,于是在警局呆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最后给警方一个周旋余地,三天内找到凶手绳之于法,给死去的南伯和山叔交待,和记就不会用江湖手段解决恩怨,不然追究到底。

  丢下这句话后,鬼头王就带着数十名手下离开。

  车子缓缓行驶在雨水中,水流从车顶缓缓滑下,在车窗流淌出一条条痕迹,看着乱七八糟的纹路,鬼头王就感觉跟自己思路一样,有着说不出的混乱和压抑,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谁下的手,南伯跟山叔已金盆洗手,黑手做掉他们冒很大风险。

  一旦被人查知,那等于跟整个香港黑道作对,道上有道上规矩,退出江湖的大佬只要自捅三刀、散掉七成家财,就算金盆洗手,一切恩怨就此烟消云散,有仇有怨者不得再下手,所有仇恨都由社团担之,这是整个黑道定下的规矩,违者视为公敌。

  所以杀掉金盆洗手的他们,不仅没有半点好处,还带来巨大风险,想要通过袭杀他们打击社团也不太可能,南伯跟山叔他们在社团事务中没半点决策权,根本影响不了和记的运作,唯一作用就是每任老大上位时的投票,只是竞选每隔五年一次。

  竞选、、、

  念头转动中的鬼头王忽然一怔,随即想到南伯跟山叔他们都是自己支持者,当初能够压过另一位竞选者,就是两人的鼎力支持,这才让自己有了现在的成就,鬼头王喃喃自语:“莫非有人想要搞乱社团,趁机跃过帮规来上位?谋取最大利益?”

  当这个念头腾升的时候,鬼头王心里就多了一个猜测,他把五联会跟叶宫都当成嫌疑势力,五联会有陈天策的缘故,叶宫有收钱不做事的恩怨,现在还有想上位替换自己的可能,鬼头王呼出一口长气,苦笑一声:“这年头,做个老大不容易啊。8小说.`”

  “砰——”

  随着一记碰撞声响起,在街道缓缓行驶的和记车队急然刹车,正捕捉到什么的鬼头王身子前倾,举头望去,车队处于路口,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,处处都是回家的人们,有西装革履的男子,有踩高跟鞋的女人,还有背着书包的学生,来去匆匆。

  鬼头王淡淡出声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路有点滑,刹车不急,不小心撞倒一个菜贩子,但只是轻轻擦碰。”

  前面第一辆车子迅传来了回应,还把图像传到了车载视频上,鬼头王坐直身子扫视前面,正见地上倒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捂着大腿闷哼不已,身边散落着一车子蔬菜,而她身边围着十几个好心人,正叽叽喳喳指责司机乱开车,撞了人家。

  还有人已拿起手机呼叫警察。

  鬼头王放松不少,挥手出指令:“给她一万块,走人!赶紧回总堂!”

  就当十多名和记精锐钻出车门去驱赶挡路的行人时,数名好心人忽然一垂手中雨伞,形成圆圈挡住靠近过来的和记精锐,也遮掩着后者的视线,鬼头王眉头一皱,随即扫过一眼对方鞋子,瞬间现一个奇特现象,路人鞋子同一款式,同一把雨伞。??.??`bsp;o?m

  “小心!”

  鬼头王喝出一声:“退后!”

  “扑扑扑!”

  正要拨开雨伞的和记精锐,听到喝叫止不住变了脸色,下意识后退却慢了半拍,只见雨伞前端齐齐爆射,像是鱼枪一样刺向自己胸膛,十几声闷响瞬间炸起,一枚枚特制的利箭,带着冲力,射入他们的躯体,一股股鲜血绽放,扼杀着他们生机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十多名和记精锐惨叫倒地,捂着胸膛一脸不甘,显然没想到会这样被人杀掉,其余成员见状愤怒不堪,一脚踢开车门就要干掉袭击者,就在这时,十多名路人一垂雨伞,反手一抽,从伞管中抽出一支狭长铁钎,乌黑锋利,散着说不出的杀意。

  他们一个个眼睛呈现殷红,握着铁钎向车队冲了过来,一个冲在前面的和记保镖,还没举起手中枪械,就被数道漆黑的铁钎捅入躯干,在他摇晃着倒下时,另一名同伴冲过来踹飞两名袭击者,但自己的腰部也被铁钎捅中,鲜血淋漓,无尽的疼痛。

  随后,他也在围攻中倒在血泊,身上多了不少致命伤口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四周路人见状尖叫,纷纷丢掉雨伞散开,没了这些遮挡,视野顿时变得开阔。

  参与袭击者,过三十人,其中一部分从后面摸过来。

  鬼头王看着影像,没有开启车窗,示警过后,整个人就平静了下来,默默看着眼前生的一幕。

  “嗖!”

  黑色铁钎很有杀伤力,不仅狭长有距离优势,尖端还异常锋利,刺在身上跟刺豆腐差不多,而且这些人行动很默契,几个穿插就把拔枪的六名和记精锐刺翻在地,鲜血像是喷泉一样喷出,漂在车身,喷在半空,让这个路口变得血腥。

  “扑扑扑!”

  不过能够跟在鬼头王身边的保镖也不是废物,无论是身手和胆识都胜于这批袭击者,在遭遇第一轮袭击惨死七成同伴之后,其余保镖利用同伴横死赢取的时间,贴着车身躲避对方冲锋和保护鬼头王,白霜霜更是指挥着车子挪出位置:“退出去。”

  她准备让鬼头王先离开。

  同时,他们抬起手中的枪械,毫不留情的扣动扳机,子弹像是雨水一样倾泻,冲来的八名袭击者,像是折断翅膀的鸟儿摔倒在地,临死时想要抛出铁钎,却失去了最后一搏的力气,后面的十多名袭击者纷纷扑倒,躲避射过来的子弹,场面混乱。

  “老大,先走!”

  保护鬼头王的白霜霜点射两颗子弹,两名袭击者躲避不及,腹部一震多了一个血洞,其余人也都打开车门做盾牌,随后用子弹猎杀扮成路人的杀手,此时,一个嗷嗷叫着的袭击者手举铁钎,擦着潮湿地板滑了过来,动作很是迅,战意很是浓郁。

  他握着铁钎想要对挡路的白霜霜捅出,结果却被白霜霜一个侧身躲过,随后反手摸出匕捅了过去,这一刀直接刺在袭击者的腰部,一大蓬鲜血迸射出来,白霜霜顶住对手往前冲了好几步,刀子用力地搅和,鲜血顺着大腿流得满地板都是。

  那人的头靠在白霜霜肩膀上,眼睛都像要突出眼眶,嘴里也流出鲜血来。

  鬼头王看着四周环境,淡淡一笑,闭上眼睛养神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白霜霜还不忘记射出三枪,毙掉两人给鬼头王的车子开路,在残存的和记精锐努力之下,鬼头王的车子很快就偏转方向,从纷纷尖叫的人群中离开,白霜霜倒退几步,丢掉空枪就转身跃出,敏捷地跳入一辆车子,一踩油门跟了上去,度极快。

  “白霜霜,白霜霜,怎么打你们电话不通?”

  这时,白霜霜的手机响起,他拿起来接听,耳边传来基哥吼叫:“我有事找老大,怎么没人接听?生什么事了?”

  白霜霜低声一句:“我们在太白三路,我们遭遇袭击了——”

  “什么?遇袭?有人袭击老大,不想活了,砍死他们。”

  基哥怒吼一声,随即声音一沉:“对方有备而来,路上怕还有风险,你马上带老大来殡仪馆,这里有一百多兄弟。”

  “可以保护你们,快!”

  白霜霜点点头:“好。”

  几乎是鬼头王的车子离开,一辆黑色轿车就呼啸着横在事中心的不远处,车窗落下,露出叶子轩的半张脸。

  他扯过身边的蓝衣青年,微微偏头一笑:“都是你的同伴?”

  只剩四根指头浑身是血的蓝衣青年,半死不活的点点头:“是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看来陈家真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。”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