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七十三章 洗牌
    第五百七十三章洗牌

    “老大,回总堂的路有大批敌人附近,估计还有不少枪手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按照原路返回,子弹也不多了,必须先去殡仪馆躲一躲。.?`”

    “那里有近百名兄弟,手里还有武器,足够保护我们等到支援。”

    驾驶着车辆的白霜霜拿着车载电话,不断地向鬼头王汇报最新的情况,同时告知已经报警,把位置告诉了警察,相信警方很快会赶赴到殡仪馆,双管齐下,殡仪馆会是最安全的地方,鬼头王很平静的回应一声,随后任由白霜霜安排。

    事实他们也无法从原路回去了,在分叉路口的时候,残存的六名和记精锐,远远看到回总堂的路上生车祸,不仅堵塞了大批车辆,他们还见到不少黑衣人混迹其中,一看就知道是故意撞车堵截己方,忙按照白霜霜的吩咐一转方向。

    见到他们偏转方向,敌人也忙掉头追来,双方开始新的追逐。

    雨水渐渐淅沥,打在冰冷的车窗上,也淋在每个人的心上,谁都没有想到,有人不仅对南伯和山叔他们下毒手,还敢对在任的鬼头王搞刺杀,简直是不想活了,只要今天平安无事的回到总堂,这些敌人以及幕后黑手一定被和记血洗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念头转动中,三辆车子横在了一座恢宏大气的殡仪馆门前,车门打开,几名和记精锐护着鬼头王钻出车门,撑开雨伞向寂静的大厅走去,白霜霜也拿出另一把枪,上完最后一个弹夹,倒退着向殡仪馆靠近,眼睛环视,避免敌人追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凭借高车技以及地形熟悉拉开敌人追击距离,但白霜霜看得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,迟早会找到殡仪馆这里来,所以一边审视四周状况,一边拿电话告知位置,希望其余堂口的兄弟或者警方,能够早一点赶赴这里化解危险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鬼头王带着白霜霜几个人走入大厅,抖抖身上雨水让自己少两分清冷,众人不止一次来个这里,人在江湖打打杀杀,免不了要送几个兄弟,鬼头王算是一个好老大,每次有老兄弟死了,他都会给予一个葬礼,还常常带着人过来追悼。?.?`

    追悼完之后,鬼头王还会对着灵堂静静思考,谁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,但能够感受到他的落寞,感慨中,白霜霜又见到侧边的关公雕像,高达三米,横刀立马,每次追悼完死者,和记帮众都会来这上香,洗洗晦气,也祈祷自己平安。

    此刻,白霜霜他们本能的对着雕像鞠躬,希望关公能够保护他们平安,随后,一行人继续前行,随着皮鞋踏在潮湿地板溅射的泥碎,鬼头王他们很快走到大厅中间,走到来过很多次的追悼灵堂前面,一眼见到南伯和山叔等人的棺柩。

    一共八副,七副属于死者,还有一副空着。

    棺柩前面,还有在吃火锅的基哥等十余人。

    是的,火锅,一张大圆桌,一个煤气炉,一个大铁锅,菜肴翻滚,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基哥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见到被棺材簇拥的基哥他们笑声连连,像是在餐厅一样嬉闹时,白霜霜的俏脸一寒,从鬼头王身边窜出几步,娇喝一声:“这里是灵堂,是南伯他们的安息地,你在他们面前打火锅?还笑得无尽猥琐,你是脑子进水还是故意不敬?”

    “老大,霜霜,你们来了?”

    阿基似乎刚刚现鬼头王他们的到来,脸上没有不安也没有恭敬,反而哈哈大笑开口:“来的正好,锅里还剩下几根骨头,就留给你们啃一啃,热乎一下身子,也算是阿基一点心意,至于灵堂打火锅很正常,死人也是喜欢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在白霜霜脸色微微一变时,阿基又狞笑抛出一句:“不然为什么每个人都期待自己风光大葬?早死早生呢?所以在南伯和山叔他们中间打火锅,不仅没有冒犯之意,相反是欢送他们啊,见到我们齐乐融融打火锅,他们肯定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你说的是人话吗?”

    在鬼头王一脸沉默的时候,白霜霜俏脸一寒,眼睛狠狠盯着越来越没规矩的基哥喝道:“什么叫给几根骨头啃一啃?什么叫早死早生?阿基,你他妈的是喝醉了?还是糊涂了?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,信不信老大用家法办了你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喝醉,也不是糊涂,而是野心大了。?.`”

    鬼头王淡淡开口:“他是想要做老大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白霜霜和几名和记精锐脸色一变,下意识一摸腰中武器,刚刚举起,基哥身边的十余人也都站起,刀枪林立对着白霜霜他们,一个个眼里闪烁着寒芒和阴狠,白霜霜很快辨认出,这些人绝对不是和记帮众也不是基哥手下。

    双方刀枪对立,一触即,却又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白霜霜厉喝一声:“阿基,你要干什么?你想造反吗?意图对老大不轨,可是千刀万剐之罪。”

    她这时才现,偌大的殡仪馆安静至极,除了基哥等十余人之外,见不到一个工作人员,也见不到其余死者家属,尽管这间和记旗下的殡仪馆会把南伯他们的葬礼摆在位,但不代表他们会把其余客人赶走,这会影响殡仪馆的生意。

    她摸出手机,却现没了信号:“阿基,你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基哥没有在意白霜霜的喝骂,只是嘿嘿一笑望着鬼头王:“不愧是做了多年扛把子的人,一下子就能道出我的心声,我自内心的佩服老大,没错,我确实有点野心,年纪又不小了,想要试一试做大哥的滋味,希望老大可以成全。”

    他又把目光望向白霜霜:“我没有对老大不轨,我自心里的尊敬他,我是求他,哀求他,希望他早点退休,同时让我上位,再说了,我就是图谋不轨又怎样?向来喜欢讲资历讲贡献的南伯和山叔他们已经死了,两大堂主也挂了、”

    “再把你们几个干掉,还有谁敢对我进行审判?”

    听到基哥主动告知自己的居心,白霜霜闻言腾升一股杀意,盯着基哥咬牙切齿:“你果然是一个反骨仔,老大对你不薄,你杀死陈天策,老大都把你庇护了下来,你却狼心狗肺想着篡位,猪狗不如,你死后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告诉你,就算我们都死了,也轮不到你上位,你这个新晋堂主,凭什么做老大?”

    白霜霜不忘记提醒基哥:“没有人会服你的,二十万兄弟不会听从你的。”

    基哥从椅子上起身,但没有上前,相反挪移脚步后退拉开距离:“死后会不会下地狱,我不在乎也无所谓,我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,只要现在荣华富贵,哪管死后洪水滔天?我也知道自己资历浅,所以就把你们请到这里来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淡淡出声:“谈什么?”

    基哥端着一杯酒轻轻摇晃:“恳请老大出一分公告,最近身体不适得了癌症,没有几天好日子可活了,所以未来两年让我来代替你行事老大权力,见我如见你,我想,有两年的威望积累,再给飞叔他们三五亿,这位置应该能坐稳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不满的堂主,我也会给他们几块肥肉,如果非要跟我叫板,我就一刀宰掉他。”

    基哥皮笑肉不笑:“老大,怎样?这公告不难写吧?我还可以答应你,只要你跟我合作,我会留你一命,虽然失去自由,但可以多活几年,这段时间我保证让你锦衣玉食,如果你不答应,那我只能采取粗暴方式,直接干掉你上位。”

    “三五个亿,你哪来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没等鬼头王回答,白霜霜眼睛一瞪:“你暗中偷扣了社团的资金?”

    基哥嗤之以鼻:“偷扣社团的钱?以社团财务那帮人的精明,你觉得我能偷扣社团资金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那是别人给的狗粮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淡淡出声:“做狗都能随便得几个亿赞助,看来你背后主子,对和记是志在必得啊。”

    在白霜霜几个人微微一怔时,脸色难看的基哥喝出一声:“老大,不要讲那些虚头巴脑的了,时间不多了,赶紧给我一个答复,是要苟活,还是惨死,痛快一点,非要寻死,我成全你,没看我给你准备了棺材吗?尺寸大小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句落下,大厅两侧的木门齐齐洞开,涌出一大批戴着口罩,手提锋利斧头的魁梧男子,入口的两扇大门也砰地一声关闭,二十多人提刀堵住后路,如狼似虎盯着鬼头王和白霜霜他们,一方六人,一方两百人,实力悬殊极大。

    白霜霜神情复杂,身边数人握枪的手也变得僵硬,今天,怕是一个死局。

    只是,鬼头王却没半点惧怕,背负双手淡淡笑道:“准备充足啊。”

    基哥傲然一笑:“让老大见笑了,不过对付你们六把没几颗子弹的破枪,砍掉你鬼头王的脑袋,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看着基哥:“你犯了一个错误。”

    基哥故作惊讶态势:“什么错误?”

    鬼头王淡淡出声:“离我太近!”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在众人微微一愣时,昔日一团和气容易怒的鬼头王忽然沉静,爆出谁也没有见过的强势,那眼里射出的精光,那身上裹起来的杀气,还有简简单单的破字,都让在场所有人狠狠震撼一把,他的脚尖点在面前一副棺材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棺材瞬间被点爆,变成一堆碎末横飞。

    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在十余名基哥手下闷哼一声,狼狈退后的时候,鬼头王一闪而逝,穿过人群。

    身一倾,脚一挪,手一抬,他就捏住基哥刚咽入红酒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咕噜!”

    酒水滑落,全场却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ps:谢谢我爱天生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