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七十五章 罕见动容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七十五章 罕见动容

  第五百七十五章罕见动容

  “砰砰砰!”

  杀掉一人后,鬼头王手中枪械连连点击,把六名围杀过来的敌人撂翻,随后一丢空枪,捡起一把薄刀,他度极快向红一刀冲杀过去,三人挥舞砍刀阻挡,鬼头王踢在一具尸体借力弹起,借着由高至下的度,双脚连环,凶猛踢了出去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?  .??`

  这一踢分上中下三路,几乎不分先后攻击三人,一人头颅爆裂,一人胸脯塌陷,一人咽喉被点的血肉模糊,鬼头王从容落地,三人倒地毙命,彰显出他势大力沉,十多名围杀过来的敌人,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,目光茫然的怔在当地。

  白霜霜的呼吸也微微一滞,身躯不受控制的抖动一下,但她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
  “嗖!”

  此时,落地半蹲的鬼头王握着薄刀,脚尖蹬地,半蹲身体瞬间绷直,宣泄出蓄积已久的巨大力道,好似扑食的猎豹一般飞窜向人群,一抹淡淡光弧划开四人喉咙,刀光消散,猩红血水喷涌,周围敌人反应过来,地面上已经横尸七具,颇为血腥。

  鬼头王目标明确的向红一刀杀去,作为昔日从底层血战上来的老大,他清楚几个人很难从两百人包围中杀出去,就算出了这个门,也难保外面没有敌人严阵以待,所以擒贼先擒王,基哥这傀儡没有作用,那就用红一刀来做活命的筹码。

  “杀!”

  红一刀见到鬼头王扑过来,突然又是喝了一声,伸手抓住两名同伴掷了过来,鬼头王伸手就要挡开,陡然之间心中却是一凛,两名敌人本是很寻常打扮,脸上还带着一抹惊恐,可人在空中,陡然舒张,一人铁钎直刺,一人刀光闪烁。

  两人身手极为高明。

  红一刀掷出二人之后,没有再挪移脚步后退,断喝一声,身法疾快,霍然向鬼头王扑过来。

  她手里闪出一刀,气势如虹直捣鬼头王胸口,威猛无比,和方才狼狈截然相反。

  同一个时刻,一人从殡仪馆二楼扑下,刀光猛烈有如日光,劲劈鬼头王的头顶,转瞬间,鬼头王四面受敌。?.??`

  “来得好。”

  鬼头王大笑一声,敌强更强,低吼一声,衣衫飘飞,不退反进,竟迎着红一刀而上,一刀拍出。

  这一刀对着红一刀的胸膛过去,双方薄刀轨迹完全不同,也就意味着同归于尽,见到鬼头王一刀击来,陡然心寒,她千算万算,算准这招击出定能伤了鬼头王,没有想到鬼头王并不躲避,出招就是两败俱伤,这样实在并非高手所为,

  红一刀暗叫不好,以为鬼头王身上有护甲,自己这样纯粹送死,于是一转刀锋,狠狠架住鬼头王的一刀,一声巨响,红一刀身躯巨震,连人带刀倒飞出去,重重摔落后,喷出一口鲜血,鬼头王嘴角也微微牵动,虎口也多了一丝血迹。

  可他空中僵凝,并未倒退,右手薄刀连连挥出,空中凌厉的刀光顿时化成两截,反刺回去,穿透头顶袭击者的小腹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后者惨叫一声,跌落在地,凶多吉少。

  只是左右来敌的砍刀和铁钎躲闪不过,一斩肩头,一刺肋下,两道鲜血迸射出来,但还没等两人高兴,鬼头王怒喝一声,反手一刀,刀钎齐折,两名敌人也是飞了出去,摔倒在地,一人胳膊断了,另外一人也是呕血不已,很是狼狈。

  五人出招极为惨烈,转瞬就分开,却都是受伤颇重。

  鬼头王轰的一声落地,肩膀和肋下有两处伤,可他却浑然不在乎,目标锁住不远处的红一刀。

  红一刀见状掠过一丝讶然,鬼头王身手出乎他的意料,于是再度喝出一声:“动手,杀了他!”

  两人受伤同伴吼叫着站起,提着武器向鬼头王挡击。

  “嗖!”

  一声脆响,鬼头王挥刀斩杀两人,气势不减向红一刀迫了过去。

  红一刀再次娇喝:“动手!”

  “扑!”

  这时,刀光一闪,鬼头王身躯一震,腰后鲜血溅射。.`

  红一刀眼中陡然闪过喜意,转瞬愕然,鬼头王等待良久,这才沉声问道:“霜霜,为什么不刺下去?”

  一把利刃刺入鬼头王腰间,不深,另一端却是握在白霜霜之手。

  鬼头王终于知道,为什么红一刀毫不在乎基哥的生死了,霜霜才是陈家心中的最佳人选。

  见到这个变故,大厅无形中静了下来,百余名敌人远远地散着,看着眼前诡异神情,并不上前。

  “白堂主,你——”

  在基哥睁大眼睛看着眼前一幕,残存的和记保镖愤怒不已,抬着匕指向白霜霜,想要一刀刺死这女人,鬼头王却伸手轻轻制止他们,也没有让身体离开匕,只是看着最亲信最恩宠的手下,声音轻缓:“霜霜,为什么不刺下去?”

  白霜霜脸色苍白,额头汗水涔涔而下,听到鬼头王询问,手上青筋暴起,可匕如铸在空中,纹丝不动。

  她终究没有勇气,也不忍下这杀手。

  红一刀厉声喝道:“妹妹,刺下去!”

  鬼头王呼出一口长气,轻轻一笑:“我一直想着自己的江湖结局,可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死在霜霜的手上。”

  白霜霜流淌一抹泪水,松开紧握的匕,咕咚一声跪倒:“老大,对不起,对不起——”

  “是忠诚,是背叛,往往跟筹码有关。”

  鬼头王叹息一声:“也罢,被你捅一刀比阿基好多了,起码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。”

  鬼头王向来很少欢笑,脾气的时候比较多,可现在这环境,反倒多了几分和蔼。

  红一刀脸色阴晴不定,咬着嘴唇尽力缓冲伤势,她想给鬼头王补上一刀,可是伤势太重,如非她及时撤离,估计早被鬼头王一刀劈杀,可此刻依然剧痛不已,让她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,她想要下令围杀,又担心鬼头王距离自己太近。

  狗急跳墙,难保他不会冲过来抱着自己死,于是转而让人过来扶自己。

  “扑!”

  鬼头王拔出腰部的匕,嘴角勾起一抹微笑:“霜霜,我知道,你一定有苦衷,对不对?”

  白霜霜沉默良久,挤出一句话:“陈家给我一个亿,还有主事人位置。”

  “阿基杀掉你,我再杀掉阿基,名正言顺上位,无人可撼。”

  基哥闻言怒不可斥,死死盯着红一刀:妈的!老子彻头彻尾就是炮灰啊。

  鬼头王哈哈大笑:“这不是理由,你从不在乎钱财,不在乎位置,你应该清楚,我一直把你作为接班人培养。”

  “我都可以顺利给你的东西,你又怎会舍易求难上位?”

  在白霜霜紧闭红唇时,红一刀被人扶着站了起来,身前又多了数十号人,冷喝一声:“鬼头王,你碌碌无为,胆小怕事,整天只会做缩头乌龟,还贪财好色,以前借着醉酒上了白霜霜,事后还装作若无其事,这已经够白霜霜反你!”

  白霜霜却是霍然抬头:“老大,并非如此,是我儿子被陈少捏住了……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鬼头王恍然大悟的点点头,脸上有些凄凉,心中却多少欣慰,无论如何,这都算是一个好理由。

  “好了,废话说完了,你也该死了。”

  红一刀夺过一把枪,砰砰砰几记枪声响起,把横在鬼头王面前的和记保镖射翻。

  看着和记保镖不甘和愤怒的眼神,白霜霜眼泪四溢,后悔却没有了意义。

  整个大厅,就剩下鬼头王一人,面对百余名蠢蠢欲动的敌人。

  “砰!”

  就在这时,一副棺材从天而降,重重砸在红一刀的面前,棺材碎裂,露出满满的送葬礼炮。

  上面,十几条导火线嗤嗤作响。

  “小心!”

  红一刀脸色巨变,不顾身上剧痛,就地向后翻了出去,其余人也都下意识翻出躲避。

  在鬼头王一怔生出变故时,嗖一声锐响,一道绳索从二楼甩了过来,在鬼头王下意识拉住时,绳索忽地一扯。

  一股巨力横生,把鬼头王向二楼扯了过去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下一秒,棺材中的礼花轰的炸开,无数火花四处乱窜,同时一大股浓烟腾升。

  叶子轩再度用力,把鬼头王扯了上来,看着浑身是血的后者一笑:“鬼头王,你好。”

  鬼头王无视楼下混乱的人群,扫过躺着数十具尸体的二楼,随后望向叶子轩回应:“叶少,你好。”

  叶宫主事人,鬼头王早铭记于心。

  他看着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叶少是来杀我的?出一口暗花的恶气?”

  叶子轩漫不经心回道:“要杀你,就不会出手救你了,我也没有嗜好亲手杀掉不爽的人,更不会冒险来杀你。”

  他又把一副棺材丢了下去,又是一顿噼噼啪啪的爆炸,让百余人鬼哭狼嚎,也让大厅实现变得模糊,白烟阵阵。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,鬼头王好奇问出一句:“救我?你是来救我的?”

  “当然,不然我来这里给你上香啊?趁着还有一点时间,我帮你处理伤口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诧异鬼头王认识自己,扫过他腰部不断流血的伤口,又看看他苍白的脸颊,摸摸身上却一脸苦楚,很多珍贵的内服药丸已经用完,只剩下一些外敷的伤药,叶子轩拿出伤药,随后又拿出一个小盒子,打开,戴上一个手套。

  “啪!”

  在他把伤药放在舍利子手套,狠狠拍在鬼头王腰部伤口,传递一股热量时,正在搜寻霜霜身影的鬼头王下意识低头。

  他一眼看到舍利子手套,一直宠辱不惊的脸庞,罕见动容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