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八十九章 剧烈冲突
    

    香港警局,气氛浓郁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三名法医忙碌完毕消毒气息浓郁的尸检房里,冰冷的铁床上躺着一个一米七五左右的女孩,身上盖着一张白布,但裸露的双脚和俏脸有着明显伤痕,脸上残留着惊恐和绝望,还有一抹深层的痛苦,一看就知道,她死前没有少受折磨。

    气氛凝重。

    李元峰见到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女人,如今变成一具尸体躺在铁床上,他的心就顷刻碎了,酒,女人,武术是他人生中的三大挚爱,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浮云,连李家资源都难让他动心,可如今,他最喜欢的女人成为尸体,他难于承受。

    虽然相隔一段距离,叶子轩和黄道也伸手拉住他,但李元峰依然能够看清林嫣儿垂死的容颜,平时灿若星河的眼眸在此时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光辉,眼角眉梢的深情爱恋之意也烟消云散,只有说不出的无助和绝望,让他心里宛如刀绞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李元峰心中思潮起伏,两人在一起的许多往事在脑海中猛然闪现。

    林嫣儿的一言一语,一颦一笑,其中所含的柔情密意,在李元峰心里不断冲击,特别是当他想起林嫣儿时常在自己耳边哼唱的诗词,眼泪就不受控制的落下: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,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、、

    “嫣儿!”

    李元峰放慢了脚步,缓缓靠近林嫣儿,那张女人一般的面孔,流淌着一抹男人的泪水,曾经的雄心壮志在这一刻完全不见,有的只是无比的伤心和滔天的恨意,让他想要发出号叫却又张不开嘴,他的整个身子在尸检室激烈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记歇斯底里喊叫,黄道等跟随以及警员,都觉得自己的精神、灵魂仿佛都听见了一声悲愤难抑的巨吼,那吼声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刚猛,让他们如被雷霆击中,一时间僵立在那里,忘记去拉扯李元峰,叶子轩也是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他感受得出,李元峰对这女人有着深深爱意。

    李元峰发疯一样扑向尸体,两名警员下意识抱住他:“李少,你还是不要靠近,有些东西还是不看为好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    李元峰死命冲前,警察的话让他更疯狂,显然还有更刺激自己的东西,两名警察虽然身材魁梧,可是被李元峰这样一撞依然踉跄后退,所幸又冒出两名警察拦住他:“李少,你冷静一点,不让你靠近,是为了你好,也为了死者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不能让李元峰发现,林嫣儿的双峰破裂,那是活生生用蛮力捏爆,警方没有想到,李元峰对这女人如此失控,还以为纯粹是人生的过客,早知如此就不会让他进屋子看尸,一旦发现惨象,李元峰失心疯,整个香港又要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叶子轩心里清楚,此时不能让李元峰审视死者太多,不然只会发现更多揪心的地方,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伤心自责,他上前一步,一把按住李元峰的肩膀道:“李少,节哀顺变,你气急攻心已经吐了血,再悲伤只会损害自己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林小姐绝对不希望见到你这样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低喝一声:“也希望你给她保留一点尊严。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李元峰满脸悲愤的喊叫:“我要看嫣儿,我要守着她,我已经对不起她了,不能再让她孤零零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上加上两分力道,死死压着李元峰的挣扎,声音一沉劝道:“李少,你守着她干吗?她已经死了,你就是守上一百天,跪上一千天,她也不会醒过来的,大家都理解你的痛苦,也知道你的自责,可是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是保重你的身体,找出凶手给林小姐报仇。”

    在李元峰身躯微微一滞的时候,叶子轩补充上一句:“此刻越是痛苦,越要保持理智,你一头撞死在这里也没用,无法让林小姐醒来,也无法把凶手绳之于法,唯有振作起来杀掉凶手,给林小姐一个交待,她才会在九泉之下安息。”

    黄道也点点头,满脸悲伤的劝告:“是啊,李少,你不能消沉啊,你要为林小姐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报仇、、报仇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和黄道的话,李元峰停止了拥抱尸体的念头,叶子轩趁机拉着他往门口退去,李元峰恋恋不舍看着林嫣儿的俏脸,在房门砰一声关闭格挡视线时,他忽然转身一把揪住一名警官的衣服喝道:“告诉我,是谁杀了林嫣儿?”

    “我要把他揪出来,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被揪住的警官身躯晃动了一下,随后一脸为难的环视同事一眼,按道理是不可以向外人透露案情资料,一不小心就会引发事故,可是看到李元峰双眼通红的样子,他又知道不说点东西怕是难于脱身:“林小姐尸体是在公寓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在李元峰恢复如水冷静,眼神犀利聆听时,警官咳嗽一声,又挤出一句:“有人早上发现她们房门虚掩,于是就好奇推了一把,结果发现住在一起的四个女孩,全都裸露着身体横死,两个在床,两个在沙发,全是遭受侵犯后被杀。”

    “现场发现一个鞋印,还有疑凶的体液,警方正在四处调看监控,相信很快就会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劝告李元峰:“李少,给警方两天时间,一定会把凶犯抓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“董云飞死了那么久,你们都没有破案,叫我怎么相信你们的办事能力?”

    李元峰嘴里喷着一股热气,眼睛闪烁着光芒:“你们按照你们的规矩办事,我按照我的手段做事,黄道,召集全香港最优秀的法证专家,重返现场查探每一个角落,一定要给我找出凶手特征,再给我丢一亿出去,收集每一个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确认疑犯之后,马上下格杀令,天涯海角,我都要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黄道大声喊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李元峰一把松开警官:“还有,我要见发现凶案现场的人,告诉我,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还未等面面相觑的警察作出反应,一只净水瓶子忽然从一拨人群中冷不丁飞出,劲道十足,直射李元峰,李元峰脸色一沉,一记漂亮回旋踢,脚尖点爆净水瓶子,水珠纷飞散落,事情生的太突然,周围十多人愣神好几秒才慌乱躲闪。

    随后,纷纷侧头,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“陈三元?”

    站在李元峰背后的叶子轩顺着众人目光望去,不远处十几号年轻人透着一股冲天的跋扈气焰,身边女伴个个算百里挑一的极品,居中的青年赫然就是陈三元,叶子轩的目光眯了起来,林嫣儿死了,陈三元就出现,多少有些挑衅意思。

    叶子轩甚至判定,陈三元八成是害死林嫣儿的人。

    黄道见到地上水瓶,怒吼一声踏前一步:“混蛋,你们想死吗?”

    “陈三元,是不是你害死林嫣儿?”

    李元峰的手下也跟着踏前,喝叫连连,陈三元身边的人随之作出反应,靠近,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警察似乎知道两方有嫌隙,马上分出两批人阻挡靠近,见到陈三元,李元峰反而如水沉静,轻轻挥手制止手下:

    “别动手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淡淡出声:“这里是警局。”

    “对嘛,这里是警局,你们动手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在黄道他们愤愤不平的退后时,陈三元冷冷一笑,道不尽的嚣张:“再说了,我可是好人,我是案发现场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点着黄道他们骂道:“如果不是我发现林嫣儿被杀,她尸体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发现,凶手更是鸟毛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感谢我,还要对我动手,是不是脑子秀逗啊?”

    陈三元态度很是嚣张:“一群不知好歹的傻叉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三元这一番话,李元峰眼睛瞬间变得血红,低吼一声:“林嫣儿的死,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他绝不相信陈三元是所谓第一报案者,很可能是他杀人,再耀武扬威报警,以此来打击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偏偏得忍气吞声,毕竟这里是警局,自己也没有证据,一旦打伤了陈三元,后者一定会借机把自己送入监狱,虽然不可能真正坐牢,但绝对束缚自己动作,找出凶手就变得遥遥无期,绝对不能中计了。

    只是对于铿锵男儿来说,这种屈辱这种忍耐如鲠在喉、如芒在背,难受啊!

    陈三元哈哈大笑起来,盯着李元峰轻哼一声:“别诬陷我,不然分分钟叫律师告你诬陷,再说了,就算是我、、”

    他摸出一支雪茄,身边一女给他点燃,陈三元吐出一口烟雾,对着李元峰猛地喷出:“你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他夹着雪茄,嚣张跋扈:“有本事你打我啊!”

    “打了我,我的兄弟,现场阿sir,我的叔伯阿姨,全会给我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在李元峰一握拳头却被警察堵住时,叶子轩已经窜了出去,毫无征兆的对着陈三元踹出一脚。

    陈三元像被车撞一般,朝后翻到,凄惨无比地仰面跌入后边人群。

    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,我打残了你,没一个人替你出头?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