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九十章 目无法纪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九十章 目无法纪

  叶子轩吸引全场目光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

  时间太短,周围人目不暇接,视线转向叶子轩,气息深沉冷酷,下手干脆狠辣,这是他们的第一印象。

  而叶子轩随后抛出的那一句狠话,更是让全场止不住一愣,除了知道叶子轩身份的李元峰不觉得是狂话外,其余人全都目瞪口呆,不知这是何方神圣,竟然如此嚣张跋扈当着众人的面叫板陈三元,要么背景**的吓人,要么脑子进水狂妄自大。

  在香港,陈三元怎么也算是一线大少,特别是陈家子侄凋零让他位置更加凸显,李元峰现在看起来跟陈三元一样,都是豪门大少,但十年、二十年之后,两人差距就会相当明显,李元峰还是一个豪门大少,而陈三元却是陈家实打实的主事人。

  双方前景,十分悬殊。

  黑道出身又跟西方大鳄有不少牵扯的陈家,风头在香港虽然不是最足,但也不是随便可以踩踏,就是李元峰也守多攻少,所以叶子轩冒出来喊叫废掉陈三元,当场让不少人蒙了,连警方也是微微一怔,寻思这小子莫非不认识陈三元?

  几个貌美的女子也是眼神异样,直勾勾瞅着叶子轩,她们非常好奇叶子轩身份,明白和李元峰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男人不简单,至于不简单到什么境界,她们心中难解的谜,李元峰尚且压不住陈三元,这不顾后果踹出一脚的人行吗?

  是牛叉,还是装叉,她们心里转动着念头。

  “妈的!踹我?”

  在几名女伴搀扶下爬起来的陈三元,捂着疼痛不已的腹部勃然大怒,众目睽睽之下特别是李元峰面前丢脸,陈三元根本不会顾虑什么后果,也不在乎叶子轩什么来历,牙齿一咬,向四周同伴吼出一声:“给我弄死他,有事我扛着。”

  没等陈三元的同伴、十多名警察和李元峰他们作出反应,叶子轩身子又是一扭,轻飘飘从警员阻挡中滑过,顷刻到了陈三元的面前,两名漂亮女伴吓得哇哇大叫,下意识退后两步,陈三元脸色巨变,正要退后,叶子轩抬脚又是一踹。

  “砰!”

  又是一声闷响,陈三元仿佛被一列飞驶而来的火车,迎面撞中,整个人,一下子飞出老远,身后数人刚刚站起,又被陈三元撞翻出去,相似的人仰马翻,惨叫连连,叶子轩伸手掸着裤角处的沙土,刚才的那一记脚,他只用了七分力。

  此刻的他,望着众人的眼神,如一把出鞘的军刀,闪烁着森冷的光,所有的人都懵了,不仅是因为叶子轩的强出头,一脚表现出来的速度、力量,还因为叶子轩此刻的神情中,那种漫不在意的傲然,连续两脚,这完全就是开战节奏。

  这小子,哪里来的底气和信心啊?

  李元峰眼里闪烁一抹光芒,叶子轩今天不仅是为他出气,也是给林嫣儿一点告慰,李元峰发自内心的感谢。

  黄道等李家成员也是微微恍惚,谁都没有想到,叶子轩这么威猛,这么嚣张,踹第一脚可以说愤怒使然,第二脚就绝对是叫板的意味,黄道不由感慨一声,幸亏李元峰制止自己跟叶子轩冲突,不然自己也怕被叶子轩肆虐的体无完肤。

  “干他!”

  此时,陈三元再度在同伴搀扶中站起来,嘴角流淌出一抹血迹,脸上痛苦昭示他受了不小的伤,不过他很快咬牙忍住疼痛,不顾警察大声喝叫和制止,向同伴怒不可斥吼出一句,十几人马上卷起袖子,推开警察嗷嗷直叫冲向叶子轩。

  李元峰微微偏头,黄道他们也冲了上去,叶子轩为他出头,他又怎能顾虑后果让叶子轩孤军奋战?

  双方人马吆喝着渐渐靠近,几个警员根本无法阻止,只能不断呼叫同事。

  叶子轩隔着密集人群,向远处陈三元竖起拇指,随后倒下。

  鄙视!

  陈三元脸色难看,青筋凸出:“小子,老子今天不干死你,就不姓陈!”

  “住手!”

  就在双方要大干一场的时候,大批警员赶赴了过来,竭尽全力把双方隔离开来,身穿督察服饰的王大伟也带着几个亲信现身,听完一名警员简短叙述后,他眉头轻轻皱了一下,拉过一名女子嘀咕几句,随后穿过人群站到中间,厉喝一声:

  “全部给我退后,退后,听到没有?”

  “这里是警察局,不是菜市场,更不是钵兰街,在这里打架成何体统?”

  “你们眼里还有没有警察?还有没有法律?”

  “你们还是豪门大少,更该以身作则,怎能肆意妄为?”

  王大伟大义凛然的教训着双方,还不断向陈三元打出眼色,示意他不要鲁莽行事,陈三元捕捉到他蕴含深意的眼神,不耐烦的神情削减两分,随后一舔嘴角的血迹:“王督察,不是我们要闹事,而是有人闹事,众目睽睽踹我两脚。”

  此时,一个女伴把王大伟对她嘀咕的话,转告给陈三元知道,警务署长待会要带贵宾视察,不要在警局闹事。

  在陈三元的微微偏头中,十多名愤怒的同伴退后了几米,算是给王大伟一点面子,王大伟又把目光转向李元峰,神情依然是肃穆无比:“李少,林嫣儿死了,我理解你的心情,也明白你的痛苦,可凡事都要讲究证据讲究方式,喊打喊杀没意义。”

 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威严:“你跟陈少有不少嫌隙,可不代表就是他杀了林嫣儿,他还是案发现场的报警人呢,如果不是他无意撞见了尸体,恐怕林嫣儿她们要十天半月后才会被发现,你不感谢无所谓,可不能先入为主认定是他,疑邻盗斧。”

  “万一搞错了,可会让真正凶手偷偷发笑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王大伟,淡淡戏谑,这家伙可以做影帝了,当初真应该把他撞残。

  陈三元皮笑肉不笑:“就是,冤枉好人,可要遭雷劈的。”

  李元峰嘴角勾起一抹戏谑:“王督察,别给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林嫣儿是谁下的手,陈三元心里知道,我也知道,你心里肯定也知道,今天我给警方一个面子,不在这里动手,可出了这个门,凶手最好小心一点,别让我找到证据。”

 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陈三元:“李元峰拼着这条命不要,也要杀他全家给嫣儿陪葬。”

  似乎能够感受到李元峰言语中的杀机,王大伟嘴角牵动了一下,随即又板起脸喝道:“只要有证据,别说你为林嫣儿讨回公道,就是警方也会把他绳之于法,凶手不仅杀了四个大学生,手法还如此残忍无情,完全就是在挑衅警方和社会底线。”

  “警方绝对不会放过这种畜生。”

  在叶子轩不置可否一笑时,王大伟又把目光转向叶子轩,感觉有点熟悉,但并没有认出他就是口罩司机,眼神一冷喝道:“你,什么名字?什么来历?你不知道这里是香港警局吗?还是觉得跟大陆警局一样,有几个钱就可以让你为所欲为?”

  “挑衅,伤人,一桩一桩,目无法纪、、”

  李元峰淡淡出声:“这是我兄弟,踹人,是我意思。”

  “什么你意思,他意思的、、、”

  “警方没听到你对他的授意,只看到他连续两次踹人,还口出狂言,这是对警方极大挑衅。”

  在叶子轩淡淡一笑中,王大伟毫不客气的训斥李元峰:“如果李少执意要自称唆使者,我不介意把你留下问话。”随后又扭头望向陈三元,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开口:“陈少,你要不要告他蓄意伤人?只要你控告他,我就可以把他铐起来。”

  他手指点着叶子轩哼道:“这么多目击证人,当众伤人罪跑不了,少则半年,多则两年。”

  李元峰淡淡出声:“你们谁都告不了他,王督察有本事冲我来,动我兄弟,我保证找廉政公署谈一谈王督察。”

  王大伟脸色一变,不清楚李元峰掌握自己什么东西,但很快色厉内荏喝出一句:“李少,你这是威胁我吗?你觉得我会受威胁吗?我从警多年兢兢业业,问心无愧,别说你去找廉政公署,就是找警务署长投诉,我也一样坦然处之,毫无畏惧。”

  李元峰语气平淡:“希望王督察受得住考验。”

  “好了,王督察,别跟这些人争执了。”

  陈三元揉揉还有些疼痛的腹部,眼里带着一股怨毒望向叶子轩,阴阴一笑:“他踹我两脚,我自己会记着,不麻烦王督察主持公道了,警方还要忙着处理董云飞林嫣儿的案子,没必要在这小事上浪费警力,我不告他,我自己扛着。”

  毫无疑问,陈三元要私底下解决叶子轩。

  事实上,他身边几个同伴已拿着电话叫人,准备给叶子轩一记教训。

  王大伟点点头,适时找一个台阶下来,免得真被李元峰捅一刀没了前程:“陈少宽厚仁义,实在让人叹服,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息事宁人,香港会和谐很多。”随即又扭头向叶子轩喝道:“小子,还不感谢陈少,他让你免了牢狱之灾。”

  “傻叉!”

  话音还没落下,叶子轩一脚踹在王大伟臀部,王大伟砰一声向前扑去,摔了个鼻青脸肿。

  全场又是一片寂静。

  ps:谢谢沉夏潜初打赏本作品200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