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九十二章 叫人打你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九十二章 叫人打你

  第五百九十二章叫人打你

  “呜——”

  救护车呼啸着从警局开了出去,十几辆救护车把李元峰和陈三元旗下重伤的同伴,用最快的度拉走送去医院,将近四十人开战,每一个都挂彩,其中一半还是断手断脚的重伤,而重伤者中,又以陈三元手下居多,占据了七成有多。  `

  虽然走廊挤着不少人,防爆警察还迅现身,但出手狠辣的李元峰还是撂翻不少人,几乎是一拳一个,如非陈三元推来几个女人阻挡,还及时躲入防爆警察的盾牌背后,估计陈三元都会被他废掉,饶是如此,六扇盾牌才压住李元峰。

  救护车带走的还有中枪的王大伟和数名亲信,他们算是此次事件的最憋屈者,自家地盘上被叶子轩夺枪射伤,要多窝囊有多窝囊,王大伟更是手脚都中枪,如非救护车来的及时,以及叶子轩极其合作放开他,估计流血都会要他的命,

  警局开战,还袭警动枪,事情可谓恶劣。

  因此尽管李元峰和陈三元的身份摆在那里,警方也没有给他们离去的机会,一一铐起来送进囚室,等待警方高层的定夺,几个赶赴过来的警方大佬,简短询问同伴几句就锁定叶子轩是罪魁祸,而且也是这家伙无法无天袭警,动枪。

  自家地盘,被一个大6仔肆意践踏,还打伤几名同伴,他们感同身受,同仇敌忾,对叶子轩也就恨之入骨。

  这几个有点身份的警方大佬面对认定的犯罪分子,近乎条件反射般展现威严,绷紧脸不管李元峰他们如何解说,昂头挺胸,迈步接近叶子轩,似乎想严厉教训一番,只是他们尚未接近叶子轩就接到上司电话:不得对叶子轩任何无礼。

  性子有些倔的警官不服气,不给叶子轩一点教训,那警方的颜面何存?王大伟他们的公道如何讨回?相比重判叶子轩来说,他们更想废掉后者,于是喊叫着这是谁的命令,得到的回复令他们膛目结舌,呆立原地许久,命令来自一哥。 `c om

  几名大佬不解,很是诧异,恼怒,却也无可奈何,只能让人把叶子轩关入李元峰所在囚室。

  “兄弟,你没事吧?”

  在干净明亮的囚室里,处理完伤口的李元峰见到叶子轩进来,眼睛亮起冲了过来,一把握住叶子轩双臂喊叫一声:“如果他们对你公报私仇了,告诉我,李家律师团很快就要抵达警局,有他们在,你丢了一根毫毛,我都讨回公道。”

  显然,李元峰已经把叶子轩当成最亲密的战友最可靠的兄弟,在他细细检查叶子轩有没有受伤时,叶子轩淡淡一笑,拍拍李元峰的肩膀笑道:“放心吧,没事,他们奈何不了我,留下我聊了几句,真动了我,就不会送我来这里了。”

  李元峰见到叶子轩确实完好无损,悬挂的心彻底落了下来,同时划过一抹讶然,虽然王大伟是陈家的走狗,平时也收了不少黑钱做事,但他身上终究披着一层警衣,叶子轩对他轰出四枪,还伤了几名警员,警方该对他恨之入骨才对。

  即使不给叶子轩补上两枪,也会暗中下几记黑手出气,怎么让他安然无恙呢?

  李元峰一时没有往千里之外的叶家思虑,所以眼里对叶子轩平安无事掠过茫然,但很快又恢复了笑容:“没事就好,有事了,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。”随即望着面前的铁栅:“你也不用担心警方控告,律师团会让我们安然无事。”

  李元峰已经给父亲打了电话,态度坚决要保释两人,叶子轩笑着在一张小床躺下,伸伸懒腰回应一句:“无所谓了,反正不是第一天进这种地方,权当外面红尘太浮华,进来这里修身养性,你想一想,不用干活,还有三餐,多好。”

  “兄弟,还是你活得洒脱。”

  李元峰苦笑一声,他自认为自己活得自在,淡然尘世,可是相比叶子轩却依然感觉逊色,随遇而安,在叶子轩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,随后李元峰直挺挺的跪了下去:“叶少,今天谢谢你仗义出手,飞踹陈三元,让我出了一口恶气。”

  “这份大恩大德,李元峰铭记在心,我在这里誓,以后叶宫用得上李元峰的地方,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
  面对陈三元的挑衅,李元峰克制着没有出手,避免掉入后者的陷阱,可也因这份理智,让李元峰更加愧对林嫣儿,觉得自己不是男人,连冲冠一怒为红颜都做不到,因为做不到,叶子轩的壮举,让李元峰自内心的感激,一世铭记。

  “李少,起来,男儿双膝跪天跪地跪父母,怎可对一个外人下跪?”

  正要摸出手机把玩的叶子轩猛地弹起,一个箭步上前扶起李元峰,硬生生把后者拽了起来:“踹飞陈三元,并不仅仅是为你为林嫣儿出气,也是为我自己讨回一个公道,我跟陈家有诸多恩怨,动他,迟早的事,你没有必要感激我。”

  李元峰眼里更加流露一抹光芒,对叶子轩的感激又加深一分:“叶少,我当然知道你跟陈家恩怨,可是刚才的不利情况之下,你依然气势如虹的出手,如非是替我讨回面子出口恶气,以你的定力,根本不会作出这种失去理智的事。”

  “你要对陈三元下手,有很多地方,没必要选择在警局。”

  李元峰呼出一口长气:“不管你认不认,从现在起,我都把你当恩人,当兄弟。”

  叶子轩一握他的肩膀,声音轻缓:“咱们早就是兄弟了。”

  李元峰哈哈大笑,随后跟叶子轩来了一个重重拥抱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  两人坐回各自的小床后,叶子轩忽然抛出一句:“李少,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?找证据?”

  “找证据只是一方面。”

  李元峰没有丝毫隐瞒算计:“只是我迷惑陈三元的幌子,其实你我都清楚,林嫣儿的死绝对是他所为,所以我在让人搜寻证据之余,也会找机会对他下死手,我还会跟鬼头王联手打压陈家,不管李家会不会介入,我都要死磕到底。”

  李元峰左右不了家族决定,但他自己会全力以赴为林嫣儿报仇,随即目光又一冷:“本来我想要听你和鬼头王的话,周三的擂台对抗暂时延后,可我现在不想改变计划,我要亲自上场,我要打败陈三元的最大依仗,让他无牌可用。”

  “也只有杀了面具男,我才有机会杀陈三元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,神情犹豫一会回道: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只是我有个猜测,林嫣儿的死是陈三元故意为之

  之,目的就是激怒你不要延后对抗,也刺激你亲自上场对战报仇,一旦你上场,他就可以让面具男光明正大废掉你,杀死你。”

  “这点我刚才想过了,大概率就是陈三元阴谋。”

  李元峰的眼里少了几分仇恨,多了一丝冷静和思考:“但也就如你所说,面具男十分厉害,明面上对抗我都没有必胜的决心,暗中较量我更加没有把握,与其暗地里被对方无情杀死,还不如擂台上较量,起码对方不会玩龌蹉手段。”

  叶子轩轻叹一声:“这倒是事实。”

  “面具男必须死。”

  李元峰微微抬起头:“他如不死,我根本杀不了陈三元。”

  叶子轩想到空小寒的伤势,再度点点头:“那家伙确实不能留着,有他暗中保护陈三元,根本很难要陈三元的命。”

  “只是我依然不建议你现在对战,陈本胜没几天了,熬一熬,等他死了再出手,那是最好的时机。”

  “你现在虽然有悲愤的力量,可也有被仇恨蒙蔽的冷静,很容易上当受伤。”

  李元峰脸上划过一抹凄然:“我当然知道那是最好时机,可是我坚持不了太久,林嫣儿的死不瞑目,让我无法熬上十天半月,我想让他早点死给嫣儿报仇,就算我咬牙坚持,只怕到时精神不振,心力交瘁,更加难于跟面具男一战。”

  听到这一番话,叶子轩没有再坚持了,点点头回应:“李少,我知道无法劝阻你上台对抗,我能明白你此时的状态,不过我希望对战那一天,记得带我过去现场看一看,我未必能帮上什么大忙,但起码可以替你盯着陈三元玩花样。”

  李元峰脸上涌现一丝感激:“谢谢叶少。”

  两人接着又聊了一会,随后各自躺在床上闭目养神,临近黄昏的时候,一阵脚步声从走廊传来,还有几声骂骂咧咧。

  熟悉的声音!

  叶子轩跟李元峰几乎同时睁开眼睛,正见保释的陈三元从门口经过,身边跟着几个女伴和律师,还有几名警员护送。

  显然陈三元恢复了自由,只是依然恼怒自己被关押。

  陈三元此时也见到了两人,手指点着叶子轩喝道:“小子,我在外面等你,有本事别出警局,不然叫人打你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待会见。”

  ps:谢谢龙少18打赏本作品11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