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九十四章 轮到他死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九十四章 轮到他死

  叶少好!

  虽然和记只是一个黑帮,还属于良莠不齐的组织,但数千人的阵势摆在那里,简单一句回应,顿时让在场众人震耳欲聋,宛如天地震荡,风云变色,给人营造出一种千军万马的雄壮气势,像是惊涛拍岸般强烈冲击陈三元他们的心灵。

  陈三元的嘴巴张得跟河马一样,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子轩跟和记有勾结,鬼头王还如此给面子调数千人助阵,原本的嚣张气焰顷刻熄火,身周三百零八条好汉,在和记茫茫人海中微不足道,他们挪移脚步向陈三元的房车靠拢,本能抱团取暖。

  没有人觉得自己是赵子龙,能在数千人中杀过七进七出。

  有几个人因为惊慌没握住武器,砍刀和铁棍当当落地,很是刺耳,十余名猪朋狗友更是两股战战,几近要挤入车里躲避,几个女伴眼泪都要出来,刚才骄傲全都不复存在,还以为今天能顺利踩回叶子轩,谁知依然被叶子轩狠狠打脸。

  李元峰和黄道眼里也划过一抹惊诧,他们已经知道叶子轩跟鬼头王有交情,可是依然没有想到,鬼头王会如此在乎叶子轩,随便打一个电话,就派几千人冲锋陷阵,李元峰觉得有必要重新审视叶子轩,这小子给人太多意外和惊喜了。

  陈三元脸色难看,摸出电话报警,随后又给一人打电话,此刻召集援兵根本来不及,而且陈家再多人也比不上和记。

  “踏踏踏!”

  在和记帮众气势汹汹堵住两边街道时,叶子轩右手一举,全场瞬间安静,随后吼出一声:

  “陈少说,他要以多欺少欺负我,和记的兄弟们,你们说,怎么办?”

  数千人齐齐一呼:“干他!干他!”

  和记帮众再次发出怒吼,声音汇成长龙回荡天空,陈三元他们脸色巨变,如非门口被黄道他们堵住,怕是要主动往警局冲来,李元峰脸上划过一抹笑意,望着陈三元喊出一声:“陈少,你我相识一场,要不要我替你跟叶少求个情?”

  陈三元嘴角止不住牵动,再度环视四周一眼,全是压缩战圈的和记帮众,他们没有嗷嗷直叫跳跃冲过来,而是像一部部推土机缓缓前行,不快却气势惊人,刀光像齿轮般交替着滚动,也正因为这样,让陈三元他们没有缺口可以突围。

  脚步撩起的尘土渐渐浓郁,像是恶魔一样吞噬陈氏阵营。

  陈氏精锐神情惊恐一退再退,原本分散抵抗的战线最后变成扎堆求生。

  人越聚越多,三百人全部成堆,但他们的勇气,正在迅速流逝,对方人手实在太多太多,即使自己再能砍杀,也会被人海无情淹没,看着近在咫尺的砍刀,他们都从心灵深处感到了寒意,随后蔓延全身,今晚这一战完全没半点胜算。

  叶子轩抬头望着陈三元,嘴角勾起一抹戏谑:“陈少,我今天就学一学你,以多欺少,看看是什么滋味。”

  陈三元脸色难看,随即又挤出一抹笑意,双手大力拍打:“小子,你牛,今天有眼不识泰山,认栽,认栽。”

  此时,不少存着复杂心理看戏的警察发现不对劲,探头一番从各个出入口现身,陈三元吐掉嘴里的雪茄,双手一摊保持一份狠戾:“不过你今天怕收拾不了我,这里是警局,你背后还有数百名警察,难不成你敢在这里对我下狠手?”

  叶子轩脸色一沉:“干他!”

  话音落下,和记帮众顿时吼叫上前,像是饿狼一样扑向陈氏阵营,陈三元嗖的一声钻入房车,同时吼叫一声:

  “挡住他们!”

  呼喊声四起,香港市民习以为常的火拼再次上演。

  “叮!”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警局对面的公寓天台,过江龙迎风而立,看着连警察都无法制止的人海混战,眼里不带半点人类感情,似乎那些流的血倒下的人都无法刺激他,短信响起,他摸出来扫视一眼,随即冷冷一笑:“不知死活的家伙。”

  “终究还是找我来做救星。”

  毫无疑问,短信来自钻入房车的陈三元。

  过江龙的身躯庞大,披着一件黑色风衣,站在天台边缘像是一块坚硬礁石,再大风浪也无法挪动他半分,在他的背后两米外,还站着八名相似魁梧的男子,一个个神情狠戾,双眼有神,浑身散发寒气,双手有着玩弄刀枪多年的老茧。

  听到过江龙的话,一个独眼男子上前一步,低声问道:“大哥,陈三元这么没眼力,连叶子轩底细都查不到,导致今天要吃一个大亏,这样的家伙,你还要去救他吗?还不如让他被叶子轩肆虐一番,这样以后做人做事才会谨慎点。”

  “他是一个废物,也正是因为废物,我才要去救他。”

  过江龙声音有着说不出的低沉:“这年头,废物才是最好的合作者,其余人都不能信任,更不能交心。”

  在独眼男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时,过江龙又补充上一句:“何况陈三元对我还有巨大作用,星期三的擂台一战,没有他,怎么把计划进行下去?杀不了李元峰,咱们又怎么拿到宋伯仁的钱?又怎么迎接回下山豹?所以这人要援救。”

  “但不是现在出手,等他感觉到生死降临,再出手保护他离开,他才会发自内心的感激。”

  独眼男子呼出一口长气,神情犹豫一会出声:“大哥,咱们一定要跟宋家合作吗?他可是杀掉二哥废掉三哥的人,咱们这样尽心尽力替他做事,会不会对不起死去的二哥和受苦的三哥?跟仇人合作还为他卖命,我心里始终不得劲。”

  “我们不是替宋家做事,我们是替钱卖命。”

  过江龙淡淡出声:“替宋伯仁完成这些任务,咱们就有二十个亿进账,你我要倒卖多少年古董,才能赚到这一笔钱啊?倒卖古董要冒风险,杀人放火也要冒风险,还不如痛快一把搏个大的,至于宋家欠我们的仇,我从来都没忘记。”

  他的眼里有着炽热:“正是因为我记得,所以我才要跟宋家合作,从他们身上捞取我们后半辈子的财富,再从他们行事作风查找软肋,等我们拿到二十亿,接回下山豹,就着软肋杀一个回马枪,我相信,那对宋家绝对是血淋淋的。”

  独眼男子眼睛亮起:“老大,我明白了。”

  “明白就好。”

  过江龙的语气一如既往淡漠:“有些兄弟误解无所谓,只要他们最终明白我的苦心就行,好好想一想,即使我们拿到钱财接回下山豹,不给宋家杀个飙血回马枪,我们跑到国外,把宋家的香港阴谋对外宣告,也足够宋家喝上一壶。”

  “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跟宋家和解,兄弟的死哪里是钱财能够买脱?”

  “而且宋家只怕也没想过我们会化解恩怨,在他们的算盘,肯定也有借机除掉我们的部署。”

  “我们算计着宋家,宋家肯定也谋划着我们,只是看谁的刀更快罢了。”

  过江龙很是清醒:“现在双方联手,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
  独眼男子微微低头:“穿山甲明白了,以前对老大有所误解,还请老大多多包涵,只是我们最终要对叶子轩下手,这小子看起来很不好招惹,比起董云飞李元峰,他更加狡猾和无情,我们想要干掉他,只怕要耗费不少工夫和兄弟。”

  这些日子,他带着二十多名兄弟,分成六批盯着叶子轩,可让他们郁闷的是,二十多人,依然很难锁定他踪迹。

  “不急,慢慢来,是人就有软肋,我们一定会找到机会杀掉叶子轩。”

  过江龙一拂衣衫,猎猎作响:“现在最重要的是,让李元峰死在擂台。”

  “他死了,才轮到叶子轩死。”

  ps:谢谢漢鼒点赞本作品888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