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九十六章 暗流涌动
    

    深夜的香港依然肆意展现它的独特魅力,妖娆,璀璨,但是不媚俗,西贡码头,李元峰的奢华游艇上,叶子轩凭栏眺望,幽深眼眸微带醉意,还淌动淡淡忧伤,警局一番折腾,李元峰吐出一口恶气,但林嫣儿的死还是让他揪心疼痛。

    这份疼痛,让他连别墅都不想回,生怕见到林嫣儿的东西触景生情,叶子轩担心他悲伤过度,于是舍命陪君子,留下来陪着他喝酒,借酒浇愁,愁更愁,李元峰畅谈两人甜蜜往事,喜怒交加,叶子轩闻言同样戚戚然,心头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!

    攀爬至如今位面,李元峰这样的豪少照样有不顺心的事、不顺心的遭遇,叶子轩想起几个女人也是诸多纠结,江静瑶的幻想破灭后,他看淡男女之事,结果却遇上一个个好女孩,让他开始为感情羁绊,特别是如衣的那番话至今歉意。

    给不了她唯一的感情,就不要撩拔她的情感。

    很少喝醉的李元峰透着三分醉意,摇晃身子捏出最后一根香烟,点燃,吐出一个烟圈,然后将烟盒揉成纸团,狠狠砸在地板上,泄似的咆哮:“林嫣儿死了,她死的有多惨,我就要畜生死得有多惨,星期三,我一定要杀了面具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端着一杯热茶,拍拍李元峰肩膀,示意他别这么激动,缓缓开口:“要想杀面具人给林嫣儿报仇雪恨,你就不能感情用事,不能再陷于仇恨之中,仇恨可以给你力量,但一样会蒙蔽你的理智,到时很多致命的东西都会忽略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

    李元峰满脸的厉色渐渐消退,随后直接躺倒在地板上,吐出一口浓烟:“我要冷静下来,不然连五成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还闪烁一抹光芒,想起那名大杀四方的青衣女子:“我通过探子去探听青衣女子底细,结果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,连陈三元身边的忠实走狗都不知道她是谁,只是得知潜入了一批东瀛人,什么来历,目的什么,无人清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回想着青衣女子的身手,随后声音平淡开口:“陈家最近霉运连连,暗中做的龌龊事相续曝光,陈三元都快众叛亲离了,陈家跟和记大战一触即发,如今又要跟你来一场死磕,可谓四面作战,人手不足,难免会找盟友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是东瀛人出现,就是西方人也能理解,老陈可是黑荆花老大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点点头:“有理,不过不管是什么帮手,击败面具男子后,我就加入和记向陈家开战,把他们全部铲掉。”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还没等叶子轩回应什么,通往游艇的码头通道上,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,随后射来几道刺眼光柱,十辆黑色奔驰簇拥着一辆林肯车现身,不偏不倚停在快艇前,几名配枪警卫先行下车,神情肃然,眼神凌厉,动作矫健,显然是好手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眉头一皱寻思是敌是友时,从地上起身的李元峰走到白色栏杆边,盯着车队掠过一抹戏谑:“难得啊!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林肯车门悄然洞开,钻出一个拄着拐杖的白发老者,五官分明,身材高大,腿脚不便,但双眼却给人一种焕发之感,好像他永远不会疲惫不会劳累的样子,浑身弥漫不怒而威的上位者气息,他拄着拐杖走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白发老者望向看着他的李元峰,声音一沉:“打架,喝酒,伤人,飙车,从小到大你了惹多少乱子?”

    他的口气很是冷硬,毫不留情地教训李元峰,似乎毫无人情味,见到对方这个样子,叶子轩则暗松一口气,不是陈三元找来讨回面子的权贵,而是李家成员,至于李元峰的家事,他只能做个看客,没法插嘴多言,所以保持着沉默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“多少乱子,我也占据道理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淡淡出声:“也是我自己收拾,除了今天动用了律师团,我好像没怎么麻烦李家城先生?”

    俨然是一出父与子。

    “胡搅蛮缠!”

    李家城目光一沉,盯着李元峰喝出一句:“在警局打人,伤人,还引发大规模火拼,跟陈家小子耍威风也有理?”

    李家城陡然提高语调,周围数十名警卫的肃穆面庞,瞬间多一丝敬畏和不安,并非胆怯,而是感觉到李家城的怒气,这位可以随意进出中楠海的香江大佬怒气,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正视:“你知道今天伤了多少人吗?七百三十八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大半重伤,磕磕碰碰,调来黑帮火拼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“特首亲自点名陈家和李家,就今日一事作出交待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目光变得锐利:“明天,报纸就会大做文章,身为李家人,凡事不忍耐一点,那就是给家族抹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想要举手认账,告知是自己发起斗殴,但想一想还是算了,李家父子的事,扯进去更加说不清。

    “陈三元害死了林嫣儿,我他妈的凭什么忍耐?”

    李元峰无所畏惧,压抑太久的愤懑情绪,借酒发爆,也提高嗓门道:“我情愿报纸说我给李家抹黑,我也不愿意被人讥笑是乌龟,连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住,李家身份有什么意义?事情再来一遍,我依然会对陈三元动手,绝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愤怒自己过于理智,血性不够,不然我现在就不是在这里喝酒压制自己,而是带着枪带着人杀入陈家。”

    “血洗他七回八回,把陈三元挫骨扬灰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闻言,威严面庞蓦地僵滞,一愣,善于洞察人心的叶子轩从他脸上察觉一丝愧疚、一丝后悔,似乎李元峰那句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住,不知不觉刺激到他的心灵深处,只是李家城有自己的脾性,虽然存有愧疚,却轻哼一声转身。

    李元峰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目光冷冷看着离去的老人。

    在要钻入林肯车的时候,李家城停滞了动作,侧身回眸,望了眼跟他血脉相连的李元峰,随后神情多了一抹柔和:“我已经跟陈本胜,跟特首谈过了,你与陈家小子的恩怨到此为止,陈家小子要是再没完没了,特首亲自打断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该怎么做自己想,你已经是个大人,我不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者难得搭理年轻一辈的事,可今天他却亲自周旋此事,给陈家一个警告也要了一个承诺,让李元峰的路好走一点,只是他估错了形势,换成昨天,李元峰会点头答应,但今天却不行:“现在不是他想不想完,而是我要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林嫣儿的死,无论如何,我都要讨回公道,不然我活在这世上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冷冷出声:“星期三,我亲自跟陈家拳手,也是凶手,生死决战,李先生如果有空,可以过来一看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握着车门的手背,青筋凸出,随后又恢复平静,一声不吭钻入车里离去,车队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看着渐行渐远的父亲,李元峰眼神恍惚,对父亲的态度有点失望,叶子轩拍拍他的肩膀,微微一笑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开口:

    “其实,你父亲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没有说话,只是望着夜空发呆。

    车队很快驶出码头,四平八稳的行驶在主干道上,李家城渐渐消化完李元峰的悲伤,眸子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清亮,随后望向副驾驶座上的一人,一个几近五十的男子道:“老赵,你说,如果让一龙去对付陈家拳手,会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看过拳场的录像、、、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恭敬回应:“一龙大师出手,无法活着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龙都无法干掉他,李元峰更是差点火候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平静的脸上,罕见皱起了眉头:“难道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小子上台受死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低声一句:“老爷子,真妙师太明天手术,听说芊紫衣会来港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眼睛亮起!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22250106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