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九十八章 捉奸在床
<=""></>

    第五百九十八章 捉奸在床

    或许是昨天喝了酒的缘故,也或许是太晚睡觉,叶子轩一觉睡到八点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他摇摇昏沉脑袋,伸伸懒腰后就把《易筋经》和《洗髓经》练了一遍,接着就把自己细细收拾一番,望了墙壁的时钟一眼,他就拿起电话给如衣拨打过去,想看她病情有没有好转,同时思虑要不要送她去医院看师太手术。

    然而,让叶子轩疑惑的是,房内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叶子轩眉头轻皱了一下,又拨打如衣的手机,跟座机一样还是没有人接听,如衣不会不听自己电话啊,叶子轩心中闪过一个不好念头,拿起一件外衣披在身上,随后就动作利索走向房门,墨七熊见状问出一句:“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去找如衣吃饭,你们有没有见她出去?”

    墨七熊轻轻摇头:“没有,外面把守的兄弟没有反馈,如果她出去了,会有人打电话过来知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没出去就好,我找她吃个早餐,晚点去医院等师太手术。”

    没等墨七熊回应什么,叶子轩就风风火火的出门了,随后来到了如衣的房间门口,他将耳朵贴在门口听了一会,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片,没有任何声音,叶子轩脸上多了一抹凝重,他清楚出家人不会睡到这个时候,伸手轻轻敲击房门。

    “咄咄!”

    连敲六下,房间依然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对此,叶子轩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,如衣是一个很细心的人,如果如衣出去的话,是不会不接电话地,莫非是高烧过度陷入昏迷?可是不应该啊,自己配制的药粉可以退烧啊,或者有人潜入房间捏住她性命,可也不该没迹象啊。

    叶子轩脑海转动不少念头,只是无论哪一种猜测,他都不决定等下去,反身找墨七熊拿来一张房卡,动作利索的打开房门,随后用匕首劈断反锁的链子,房门应声而开,叶子轩瞬间冲了进去,房间里空荡荡的,根本没有如衣的身影。

    对此,叶子轩没有停顿,又瞬间冲到了阳台,依然没有如衣的身影,窗户也没见破损。

    当叶子轩走回房间的时候,床上一些东西却吸引了他,一套白色的内衣,一套灰色的内衣,一条打底裤,一袭浅色长裙,还有一根束胸,在衣服旁边,还有如衣昨晚穿着睡觉的宽松服饰,随即,叶子轩还嗅到一抹玫瑰沐浴露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靠!原来是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已经不用绕到角落的浴室去探视,看床上衣物就判断出如衣情况,暗暗松一口长气,同时暗拍自己脑袋关心则乱,怎么就没有想到如衣洗澡呢,不过看了一眼时钟,他又觉得不该怪自己,早上九点钟洗澡,换成谁都不会想到。

    看到如衣的贴身内衣,叶子轩又回想起海边的缠绵,不由自主蹦出了此时如衣在浴室洗澡的情景,但他很快暗呼一声罪过控制住念头,转身就要离开房间,只是刚刚走出两步,一阵冷风就从打开的阳台灌入进来,白色内衣瞬间飘飞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内衣,扭头苦笑自己就是一个马大哈,打开阳台却忘记关闭,待会如衣出来岂不容易被人偷窥,于是他退后几米把阳台玻璃关上,还细心拉上米兰色窗帘,就当他准备离去的时候,一阵轻微的脚步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愣,心中想到了什么,正打算离开,却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浴室走出来的如衣,身体被浴巾紧紧裹着,此刻正用毛巾擦着脸颊,刚出浴室的她身上带着一片朦胧的水蒸气,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白里透红,她那恢复精神的脸蛋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抹红,身上散发出一股沐浴液和体香混合的香味。

    而裸露出来的双腿,在灯光下格外雪白,刺眼,有着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香味填充着整个卧室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如衣本来在低头擦着水珠,并没有看到叶子轩,愕然感觉到自己被一道目光锁定,她下意识的抬起了头,先是一惊,随即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尖叫,如非及时认出房内不速之客是叶子轩,估计她会当场把后者踹飞,饶是如此依然低喝:

    “叶少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还锁住叶子轩手里的内衣,俏脸涌现一抹红润,也不知道是急还是羞,叶子轩也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内衣,脸上很是尴尬,良久挤出一句:“如衣,如果我告诉你,冲入房间,是因为打你电话没人接,担心你出事才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抓着你的内衣,是因为刚才阳台的风吹过,把它吹起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头皮发麻:“我本能的把它抓在手里,这个解释,你会不会相信?”

    如衣看着紧闭的阳台,抿着嘴唇眼勾勾看着叶子轩,叶子轩回头望了一样,一脸沮丧的补充:“这门,我刚关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是事实,可叶子轩感觉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像是被抓包的孩子一样,如衣止不住扑嗤一笑,似乎难得见到叶子轩这样,随即她又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服,脸上娇羞更盛,踩着地板飞快地跑回浴室:“叶少,把我的衣服拿过来一下。”声音不大,语气颇为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听到如衣的话,叶子轩看了手里的内衣一眼,又扫过床上的衣物,脑袋里一片问号。几秒钟后,他有些尴尬的问道:

    “内衣是白色的,还是灰色的?”

    浴室的如衣言语害羞,脸上一片滚烫:“白色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着手上的白色内衣跑到浴室,递给如衣之后又拿起打底裤和长裙送过去,待床上衣物全部送完了,叶子轩才重重呼出一口长气,随即一抹额头汗水自语:“幸亏如衣相信自己的人品,不然就要变成偷窥和偷内衣的色狼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向如衣喊出一声:“如衣,谢谢你相信我,不然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。”

    如衣声音轻柔:“如果我不相信你,我也不会留在这里了,我信得过你的人品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由衷的感激:“谢谢如衣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这时,叶子轩身边的电话响起,他顺手拿起来接听,随即听到一个淡然的声音:“如衣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下意识回应一句:“哦,你找如衣啊,她刚洗完澡,在穿衣服,你待会再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洗澡?穿衣服?”

    电话另端低喝一声:“又是你的声音?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叶子轩马上愣住,随后就见到,走出浴室门口的如衣,一脸沮丧。

    没等如衣拿过手机回答,房门就砰的一声撞开,随后叶子轩就见四名叶宫子弟跌飞进来,还有两人被同伴冲力带着踉跄退进来,显然是他们发现敌情过来抵挡,在叶子轩眼睛一眯时,一个筹码疾射过来,直取握着电话的叶子轩胸膛。

    惊人气势,让赶过来的墨七熊他们变色。

    一名叶宫子弟横在叶子轩面前,怒吼一声,反手一刀,想要劈掉射向叶子轩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他精准的劈在射来的水晶筹码上,原本以为可以把筹码劈成两半,或者也可以把它劈落在地,可是薄刀和筹码相撞的瞬间,他就脸色巨变如遭雷劈,薄刀一声脆响断成两截,筹码气势不减打在他身上,下一秒,他连人带刀跌飞出去。

    嘴角流淌一抹血迹,挡无可挡!

    随后,一个紫衣女子出现在众人视野,身躯修长却像是阳光一样,填满三十平方的卧室。

    如衣惊喜疾呼:“恩师!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