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零零章 两清了
    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就在如衣的卧室里,洞开的门窗中,晨风徐徐吹入,让房间多了一抹清爽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紫衣女子跟如衣包扎好伤口,随后望向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我想跟你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点点头划过一丝无奈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早上担心如衣出事跑过来,不仅生出偷拿内衣的误会,还被紫衣女子再度认为两人有一腿,更是杀气腾腾的就地打了一场,看眼前这架势,紫衣女子不问个究竟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不过叶子轩还是很快稳住了心神,让墨七熊带着叶宫子弟离开房间,还让酒店服务员送来早餐,摆在房间的小餐桌,随后彬彬有礼的向紫衣女子笑道:“阿姨,还没有吃早餐吧?一起坐下来吃点?这里的马蹄糕和黄金糕很是可口。”

    看到叶子轩这副淡定的神情,紫衣女子眼里划过一抹诧异,随即神情平静的点头:

    “好,一起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实力永远都是硬的话语权和尊重的基础,紫衣女子虽然还不知道两人的真正关系,但叶子轩有足够的资格邀请共进早餐,她未必是天下无敌,但能跟她平分秋色的后辈,少之又少,所以她干脆利落的餐桌上坐了下来,扯过一张湿纸巾擦拭双手。

    如衣捡起那枚水晶筹码跑了过去,坐到紫衣女子的身边开口:

    “恩师,你听到的,看到的,其实都是一场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如衣没有破色戒,请恩师相信我,我可以把事情全部解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也点点头:“没错,昨晚和今天都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一身紫色披风的女人迎着头顶灯光的一缕光辉,随意地依靠在精致木椅上,淡淡冷辉中,那头飘逸的长随风轻撩,娇艳的红唇有着四十年龄的风韵,这一刻,她的脸上没有像出现时那般冷冰冰,身上的气息也不像刚才那般阴柔诡异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耐看的女人,叶子轩可以想象她年轻时的惊艳。

    叶子轩拉开椅子在紫衣女人面前坐下,如衣笑着给后者倒了一大杯玉米汁,随后声音轻柔的介绍:“恩师,这是叶子轩,叶少,他是我的救命恩人,帮过释心逃避陈家追杀,还把黑雪莲珠还给师弟,师父能顺利手术也多亏他帮忙。”

    紫衣女子没有半点情绪起伏,只是目光平和的看着叶子轩,如衣呼出一口长气,又向紫衣女子轻轻侧手:

    “叶少,这是我恩师,芊紫衣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彬彬有礼问候:“芊女士,你好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静静地注视着坐在面前的叶子轩:“身手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认识不少青年才俊,但不得不承认,叶子轩是第一个让她欣赏的人,尽管双方都没尽全力,但已经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:“阿姨没有全力出手,多少给了子轩面子,你放手一战,子轩肯定没刚才的轻松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淡淡一笑:“还懂得谦虚,年轻一辈,难得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低头:“谢谢阿姨赞誉。”

    没等如衣欣喜缓和的神情,芊紫衣话锋一转:“这世上有没有好人?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怔,随即轻声回应:“有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又补充上一句:“你是不是好人?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起来,落落大方回应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在如衣一颗心悬起担心两人冲突时,芊紫衣脸上绽放一抹笑意:“够实诚,看来终究还是有点可取之处,怪不得如衣会被你迷的神魂颠倒,只是我想要问一问,你不是好人,你却做了不少好事,你的意图是什么?贪钱?或贪佛珠?”

    芊紫衣的言语很是犀利,目光更是蕴含着深邃:“可是看你样子不像是缺钱的主,黑雪莲珠,你也很仗义的还给了释心,你能否解释一下,不是佛门子弟,不是仁义好人,为什么不遗余力的帮助如衣?千万不要告诉我,这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如衣下意识轻咬嘴唇,恩师就是恩师,总是能一眼看到很多东西,也是自己逃避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她的美貌,喜欢她的恬淡,喜欢她的善良。”

    在如衣寻思叶子轩会拿出什么理由应付恩师时,叶子轩坐直身躯很直接回应:“我甚至觉得她遁入空门是暴殄天物,不是我对佛门和佛祖不敬,而是觉得如衣可以走更好的路,帮更多的人,消极地普渡众生,还不如积极恩济天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望着面前的女人,眼睛如水平静:“我贪恋她很多东西,所以愿意帮助她,只是我可以坦然告知,我没有对如衣非分之想,至少没有居心叵测想着跟她上床,她曾经跟我说过,如果给不了她唯一感情,就不要撩拔她的情感。”

    “我尊重她的选择,所以这些日子已克制自己情绪,跟她保持一段距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不怕自己被误会,但担心如衣受委屈:“昨天出现在她房间,是她发高烧,我给她带来一碗菜粥,今天过来,是早上打她电话没人接听,担心她出事就过来看看,你如不相信,可以调看走廊的监控,就知道我什么时候出入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不仅如衣目瞪口呆,心里有着害羞和甜蜜的复杂情感,就连喝着玉米汁的芊紫衣眼里也闪过一抹光芒,本以为叶子轩会东拉西扯来掩饰自己的居心,却想不到他如此坦然的告知出来,还让人感觉不到丝毫龌蹉。

    他的言语,只有一股子真诚。

    随后,芊紫衣的神情多了一抹缓和,还伸手一握如衣的手掌,似乎能够感同身受后者的纠结,随即声音轻柔的开口:“如衣,我和你师父从来都没想过,让你一辈子遁入空门,青灯古佛孤独一生,如果你想要还俗,我们绝对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哪天你找到合适的如意郎君,我和你师父还会给予祝福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幽幽一叹:“所以你不要被佛门禁忌束缚,有了喜欢的人,完全可以放手去追求。”

    “前提是,值得你喜欢,值得你付出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如衣抿着娇艳的嘴唇,轻声挤出一句:“恩师,我明白,我有分寸。”随后她又抬头看着叶子轩,眼里有着说不出的纠结,从不否认,自己对这男人有着别样情愫,不然当初也不会宽衣救人,只是她又清楚,她要的,叶子轩给不了。

    叶子轩也看着她,眼里有着愧疚。

    “如衣喜欢你,你也承认贪恋她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看着沉默的两人,目光多了一份柔和,落在叶子轩的脸上:“只是我也看得出来,有些东西是你们不可逾越的障碍,你们的结局只能说有缘无份,但无论如何都好,叶子轩,你是一个坦荡的男人,没有采取欺骗手段来迷惑如衣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虚情假意的开心,我更愿意如衣感受真实的痛苦,我现在也相信你们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叶子轩,谢谢你的坦荡,也谢谢你照顾如衣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叹一声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早上从陈家赌场赢取的一千万美金支票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放下手中的滚烫玉米汁,随后掏出几张支票推到叶子轩面前:“有缘无份,有些账目总是要分清,不然过多纠葛只会伤害你们两人,你这些日子照顾了真妙师太他们三人,还归还了极其重要的黑雪莲珠,这一千万算是我们的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拒绝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眉头一皱的时候,芊紫衣声音轻缓而出:“我知道你是心甘情愿付出,可如衣他们不能坦然无忌受之,给他们一点尊严,不要让如衣觉得欠你的,更不要让她一直念着你的恩,叶少,你是一个聪明人,应该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如衣嘴角轻抿,眼里多了一抹泪花。

    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很痛快的拿起支票,表示双方两清了,随后挥手叫过一名叶宫子弟,把几张支票递了过去:“捐给希望工程。”

    叶宫子弟一怔,随即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清了。

    叶子轩向芊紫衣微微鞠躬,随后轻笑一声,转身离开,看着叶子轩的背影,如衣心里忽然一痛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