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零五章 对擂
    

    周三,晚上,华灯初上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

    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,下班,回家,吃饭,睡觉,没有什么不同,但对于香港一些权贵来说,却是一个值得纪念和兴奋的日子,因为李元峰今晚会亲自出战,对抗连赢八场拳战的面具人,也就是说他要打黑拳。

    正规的拳赛,是用拳头来比赛,会有很多限制,从某种意义上说效仿了欧美不少东西,今晚一战则不同,从某种意义上说,它算得上格斗比赛,没有规矩,不讲究打法,不讲究招式,不讲究手段,只讲究结果,它也不会有裁判出现。

    双方选手对抗之前要签下生死状,一旦上场就是不死不休,必须要有一人被杀死,这一战才会结束。

    不管是豪门大少李元峰死了,还是战无不胜的面具人挂掉,对战过程一定精彩绝伦,所以各显神通想要去拳场观战,特别是了解到,林嫣儿的死跟面具人有关时,权贵子弟完全发疯般喊叫买票观战,甚至有人砸出一百万来看这一战。

    豪少恩怨,女人情仇,生死黑拳,何等的话题,何等的热度?这一战不仅很多纨绔子弟想要凑热闹,一些来头不小的权贵也想看一看,李元峰适时丢出三百个观战名额,一票八十万,两小时卖了个干净,同时让人打开盘口接受下注。

    截止到黄昏六点,赌注高达十三个亿,其中八成是押在面具人身上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浓郁,元峰会所的灯光全部亮起。

    时间指向七点,一辆辆奢侈豪华的轿车横在了会所门口,还第一时间拿出请帖排队进入,然后根据不同的身份,在会所全副武装的黑衣大汉的指挥下,将车子停在不同的位置,按照规矩交出钱包和手机后,再搭坐电梯进入相应区域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停车场里就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华轿车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只要杂志上能够看到的名贵轿车,停车场里都能见到影子,虽然今晚邀请的人不多,但对战的擂台也是小型拳馆,恰好容纳三百来人,所以看去依然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“来的人还真多啊。”

    七点四十分,叶子轩带着墨七熊他们出现在拳馆,环视四周闹哄哄地人员止不住感慨一声,今晚注定有人要倒在这擂台上,本来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,可是四周看客却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一样,显然都等着看一看失败者横死的刹那。

    墨七熊接过话题:“对寂寞空虚的他们来说,这是难得一个刺激的乐子,自然要打起精神看个痛快。”他还向不远处的黄道补充一句:“我刚才听到黄道说,赌注已经超过二十亿了,等于会所两年的利润,所以今晚注定是场盛宴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估计八成都是买面具人赢这一战。”

    念头转动之中,一行人已经踏进了走廊,穿过一条铺着波斯地毯的长廊,进入六边形建筑物的中心,是一个两层楼高直径三十米的大厅,顶部是透明的防弹玻璃罩,大厅中间,也就是这座建筑物的中心点,立着高一米二的标准拳台。

    那是今晚对战的场地。

    借着灯光可以看到,有些地面还残留着狭长的黑痕,显然是擦拭不掉的血迹,场地的上空挂有死个高清晰的大屏幕显示器,利用了最新的技术,全方位拍摄不说,还有减慢回放的功能,可以让现场观众看清选手招式,以及分解动作。

    大厅四周看台分为两层,底下一层是一长排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,每张沙发前都摆放一张红木茶几,果盘酒水一应俱全,座位数量大概五十左右,沙发往后四五米,有两百多张圆形椅子,看台上层则是四个豪华包厢,**却不隔绝。

    便于观看交流和感受气氛。

    不过叶子轩和墨七熊他们并没有上去包厢,因为这次拳赛相当简单,还是李元峰自己的场子,不存在什么场面失控的斗殴,所以他更想近距离观看这一战,也便于替李元峰盯着陈三元,至于头顶厢房,留给十多名见证此战的公证人。

    叶子轩一边向位置走去,一边扫视陈家阵营,视野之中,清晰可见数十名陈家成员正谈笑风生,其中还有十多名年纪轻轻的时尚男女,他们显然也做足了功课,见到叶子轩出现立刻瞥了过来,眼神鄙夷玩味,还带着不曾掩饰的杀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们对叶子轩已经有所认识,能够叫和记帮众砍陈三元的人,他们早死死记在心里,等待机会出这口气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和墨七熊等人经过陈氏队伍面前时,一名陈家青年拍拍身上华衣站了起来,嘴角翘起还竖起了中指,道不出的猖狂和跋扈:“你就是那什么叶少?哼,小子,有种啊,花钱叫黑社会砍我表哥,今晚一战后,老子跟你单挑。”

    头发染黄,带着两条项链,穿着骷髅头像的衣服,陈家小子很是嚣张。

    事实他也做过不少天高地厚的事,揍过无数学生,揍过老师,校长,民间传言这小犊子把好几个小女生肚子搞大,几个女生家长忍气吞声,迫于黑道白道上的压力,只能给孩子转学,小犊子看上的班花校花,没有一个能逃脱他魔掌。

    不做他的女朋友,不听从他的安排,下场就是天天被欺负的鼻青脸肿,所以见到叶子轩也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叶子轩瞄了他一眼,不置可否的前行,一看对方非主流的样子,就清楚是陈家的废物,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倒是墨七熊向对方点点手指,警告陈家青年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“扮酷啊?”

    陈家小子不依不饶,拿起一个水瓶砸向叶子轩:“李元峰今晚都要挂了,你拽什么拽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墨七熊毫无征兆的轰出一拳,水瓶一声巨响,狠狠砸了回去,陈家小子脑袋一震,头破血流,渲染了极具冲击力的视觉效果,速度快的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,在几个人下意识尖叫挪移身躯时,墨七熊大步流星的冲了过去,揪住前者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左右开弓,墨七熊对着他连抽十几个耳光,把陈家小子打得鼻青脸肿,期间几个陈家成员吼叫着冲上去,却被墨七熊踹飞,随后,墨七熊把对方丢在座位上:“小畜生,轩哥也是你叫板的?老实点,下次再敢张牙舞爪,我抽死你。”

    陈家小子鼻血飞溅,哀嚎,哭泣,模样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墨七熊没有理会他,把染血的手掌在他衣服擦擦,随后从看台上跳下来,这时,一个声音气势十足地从背后传来:“小子,虽然我表弟不是什么好货色,可你他妈的这样抽他,有没有把陈家放在眼里?有没有把我陈三元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叶子轩跟墨七熊他们扭头望去,正见陈三元带着一批同伴现身,还是非主流打扮,嘴里叼着一支雪茄,看着转过身来的叶子轩冷笑一声:“我说谁这么胆大妄为呢,原来是牛哄哄的叶少啊,连我都敢踹,又怎会对我表弟手下留情?”

    “许彬彬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耐烦的向表弟喊出一句:“难听死了,跟哭丧一样,被揍了不要紧,认准他的样子,找机会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三元这一番话,许彬彬马上抹掉眼泪,抽泣着不再喊叫,但怨毒看了墨七熊一眼。

    陈三元把目光收了回来,盯着叶子轩一笑:“叶少,你我梁子越来越深了,我都不知道你脑子是不是进水。”

    “老跟我作对,跟找死有什么区别?是,李元峰现在可以给你撑腰。”

    “但过了今晚,李元峰死了,没有了李家做靠山,你还能叫鬼头王砍人吗?”

    他吐出一大口浓烟:“忘记告诉你,我已经跟鬼头王握手言和,他不会再叫和记针对我,小子,你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成光杆司令了,以后轮到老子叫几百人砍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看来陈少信心十足啊,只是不到最后一刻,你喊着胜利太早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哈哈大笑起来,不置可否的哼道:“李元峰虽然牛叉,但在陈家拳手面前,就是一个渣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识好歹,一定会为自己所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没等叶子轩回应什么,一个娇滴滴充满诱惑的声音响了起来,李志玲走到陈三元的身边,轻轻一靠笑道:“在香港,能够担得上大少两字的人,只有三个,一个是死去的董云飞,一个是即将要死的李元峰,还有一个就是陈少了、、”

    “你不好好抱陈少大腿,却反过来跟陈少作对,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哈哈大笑:“李小姐言之有理,最喜欢你这样的聪明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一把搂过李志玲,对着她诱人的红唇狠狠亲了一口:“今晚我下了两个亿,赢了,分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李志玲依偎陈三元怀中,:“谢谢陈少。”

    她的红唇,她的指甲,在灯光中,有着致命诱惑的色泽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