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悲,一喜
    第六百一十三章一悲,一喜

    在叶子轩他们认出过江龙身份留下慢慢拷问的时候,陈三元正一路红灯冲向陈家花园,昔日的嚣张跋扈全都变成无尽凝重,虽然过江龙和穿山甲的**行为,不是陈家的主意,但他清楚自己撇不了关系,作出的解释也不会被人接受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???.?`

    再说了,李元峰向来就是他的死对头,无论过江龙所为是不是陈家意思,李元峰都会把它栽赃到自己身上,想到群情汹涌的数百人,陈三元心里就跟喝了药一样苦,他相信,最迟明天,陈家就会遭受无数权贵讨伐,搞不好会被驱赶出去。

    何况还有董云飞的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三元一边猛踩油门,一边咒骂着叶子轩,如不是后者捣乱的话,今晚就算杀不掉李元峰,过江龙他们也能全身而退,不会成为李家的刀下鬼,自己将来就有翻盘机会,可如今,过江龙他们几近全军覆没,自己也是一身麻烦。

    陈三元恨不得把叶子轩大卸八块,他还誓,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找叶子轩报仇,太多新仇旧恨了,念头转动之间,车子已经窜入了陈家花园,不待陈家守卫问候,就一脚油门轰到主建筑门口,车子连火都不熄,钻出车门,直接冲入了奢华大厅。

    “爸,过江龙输了,几百人群情汹涌,要找我们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站在大厅转着身子,脸上带着焦虑,向楼上出一声喊叫:“我必须要离开香港避避风头,你让人马上启动后园的直升机,再给台岛的三叔公打个电话,今晚就送我去台湾吧,不然李元峰会蛊惑权贵子弟,把我撕成粉碎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局面一团糟,咱们根本独木难支,只能避避风头,让宋家想法子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喊出几声没得到回应,就一把推开迎接上来的佣人,噔噔噔的上到二楼,大厅安装了监控录像,坐在书房的父亲肯定能听到自己说话,可是却没有得到后者的回应,不知父亲想法的陈三元不得不耐着性子,冲去书房当面对话。?.??`

    总之,这个游戏他不玩了,他要跑去台湾避避风头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或许是心头过于焦虑,陈三元第一次没有敲门冲入书房,踏在地毯上的他还没稳住身躯,一把武士刀就架在他脖子,那份冰冷瞬间让陈三元僵直身子,见到来者是陈三元后,脖子上的武士刀才嗖一声离开,无影无踪,室内灯光随之亮起了几分。

    陈三元俨然现,笑容满面的父亲端坐在单人沙上,手里捧着一个瓷碗,上面黑乎乎的冒着热气,而房间角落站着几个东瀛男女,一脸萧杀的戒备,此刻,陈本胜正把目光投向陈三元,带着一丝不满:“这么大了,还冒冒失失?”

    陈三元下意识回应:“爸,今晚一战——”

    “今晚的情况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本胜低头喝入一口黑乎乎的汁水,随后冷眼看着有点惊慌的儿子:“过江龙输了,全军覆没,任务没有完成,还让数百看客迁怒我们,这些我都已经收到消息了,陈家确实面临一个巨大危机,但你不至于天塌下来一般惊慌失措。”

    “心要静,神要定,这样才能找出问题缺口,对症下药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陈本胜脸上没有丝毫波澜:“慌慌张张能解决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陈三元闻言微微一怔,看着父亲从容淡定的样子,情绪无形平复了两分,随即挤出一句:“父亲教训的是,孩儿今晚确实有点慌乱,辜负你多年的培养,我以后一定尽力克制自己情绪,只是咱们现在处境异常艰难,必须要避一避。.?`”

    “李元峰他们最迟明天早上就会兴师问罪,我如果不离开香港的话,估计他们会把我撕成碎片。”

    听到儿子这一番话,陈本胜脸上划过一丝失望,随后大口喝入汁水:“逃避是消极解决问题的手段,再说了,你躲得了一时,躲得了一世吗?如你这次不留在香港面对危机,李元峰一定会趁机把你彻底赶出香港,你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去台湾,也不用找三叔公。”

    在陈三元微微一怔的时候,陈本胜手指一点前者开口:“你就留在曾经被人遇袭过的别墅里,坦然面对李元峰和各方权贵,强硬的告诉他们,过江龙所为跟你没有半点关系,他只是你重金请来的拳手,董云飞的死,你更加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老人双手捧着瓷碗,嗅着药香散的汁水:“反过来,你也是一个受害者,聘请过江龙不过是因为他能打,跟李元峰向来死对头的你,想用过江龙找李元峰晦气,仅此而已,他就是一个工具,除了上台打拳,一切变故都跟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你有责任,就是没有甄别对方身份,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低声一句:“可他们不会相信,李元峰更加会泼脏水——”

    “要骂给他们骂,要泼给他们泼。”

    陈本胜流露出这个年龄应有的睿智:“只要他们拿不出实际证据,谁也无法向你难,毕竟我还活着,你堂堂正正的扛着,拿不出证据的他们顶多叫骂几句,相反,你一旦跑路,那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,所有的事情都变成你主使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皱着眉头思虑一会,随即也重重的点头,父亲说的有道理,过江龙玩花样,他有点责任,但算不上主使者,毕竟过江龙的实力摆在那里,他陈三元没有那么强悍的驾驭能力,明眼人都能看到这一点,所以自己不至于走上绝路。

    反过来,跑掉了,那就等于扛下全部罪行。

    只是他思虑到最后,又生出一抹担忧:“父亲,你如果身体无恙,有你罩着,李元峰他们或许不敢对我下死手,可是你的双脚中毒,病情没有好转,他们又未必会把陈家放眼里,顶多熬上十天半月,等你身体垮了就对我新仇旧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陈本胜闻言大笑了起来,随即重重一拍自己双腿,咬咬牙站了起来,在陈三元惊愣的目光中,陈本胜一口喝完碗中的药水,随后把瓷碗丢在桌子上,手里闪出一串佛珠:“忘记告诉你一件事,樱雪子已经找到小和尚,还拿到佛珠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微微一怔,自己还没寻思怎么破掉小和尚他们身边的保护力量,东瀛人就已经破掉戒备拿到佛珠?随即又听到父亲补充一句:“这东西果然有用,我服完一颗后,毒性就得到了遏制,伤口开始痒,肿胀的小腿也消掉大半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你们看拳赛的时候,我小腿恢复了几分力气,还能撑着轮椅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黑雪莲珠如此有效,于是我又取了一颗,把它熬成一碗药来喝下,让身体更好的接收。”

    陈本胜脸上带着一股炽热,声音中气十足:“这不,我可以慢慢站起来了,身体还感觉到一股热量涌动,全身恢复不少力气,或许,明天我就可以出去散步了,你说,我现在是十天半月就横死的人吗?我感觉十年八年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陈三元一个箭步冲到陈本胜身边,卷起他的裤脚细细查看,果然,昔日时不时流淌毒血的伤口,开始结疤愈合,而且伤口四周的红肿溃烂也得到遏制,陈三元顿时生出一股底气,有陈本胜撑腰,他现,自己或许该留下来面对各方。

    “这佛珠真是好东西,父亲,你一定要好好保存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看着父亲手里的佛珠,脸上满是说不出的欣喜:“这种能起死回生的东西,迟早还能派上大用场。”

    陈本胜手指轻轻滑过珠子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:“当然,我会好好珍惜它。”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闪过佛珠的传说,每个人只能用一颗,服食完之后就要丢出去,不然迟早会被佛珠反噬,陈本胜心里掠过一丝讥嘲,这么好的东西,只吃一颗,只用一次,那是脑子进水的人所做,何况他骨子里从来不相信什么鬼神报应。

    “过江龙虽然失败,让咱们任务搁浅,可是我病情的好转,又弥补了这个缺憾,甚至更加有利。”

    陈本胜拍拍儿子肩膀:“因为我还能多活十年八年或更久,李元峰他们就不敢欺负你,免得让我恼怒一拍两散,而且因为我恢复了健康,西方又愿意给黑荆花注入大笔资金,大批人手,陈家的问题,陈家的困难,他们会帮忙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去台岛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陈本胜掌心多了一股力量:“留下来,陪我看风起风落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恭敬回应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陈本胜忽然偏头:“带着樱雪子回三元花园,你我拉开距离让事情多点缓冲地带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点点头,随后领着几个东瀛人出门,只是踏出那一刻,他忽然想起基哥的录像,心里有一丝不安,但随即消逝。

    还没关上房门,陈本胜的声音又飘了过来:

    “另外,把那小和尚做掉,手法干净一点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你也在啊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