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一十四章 风波起

天才布衣 第六百一十四章 风波起

  天亮,阳光从窗户倾泻进来,洒满了大半个房间,也让睡了一个好觉的叶子轩心情大好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  洗漱完毕走到大厅的时候,叶子轩见到墨七熊正大口大口地啃着一大块牛肉干,脸上顿时扬起一抹无奈笑意:“七熊,每天都见你狼吞虎咽,吃的还都是**的干货,你就不怕哪一天撑坏肚子吗?你该喝点粥,喝点牛奶,吃点包子,糕点。”

  “哥,那些玩意根本满足不了我啊。”

  在棺材板去厨房把叶子轩早餐端出来时,墨七熊望着叶子轩嘿嘿一笑:“喝再多粥,吃再多包子,没有三个小时,我又饿得跟狗一样,到时还是要大吃一顿,简直就是浪费粮食,还不如啃牛肉干吃馒头来得痛快,来得扎实,还可多撑几小时。”

  叶子轩无奈摇头:“我是担心你胃受不了。”

  墨七熊憨厚笑着回应:“没事,我壮的跟牛一样,区区牛肉馒头不在话下,而且吃这些干粮,我感觉伤势也好得快一点,全身的力量比喝粥时强大不少,哥,你就别关注我吃东西了,你该关注一下新闻,陈家早上差点被人铲掉了,场面很是刺激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叶子轩在餐厅坐了下来,拍拍棺材板后就把目光望向电视,新闻正在重播陈家事件,陈家花园大清早被一百多号人包围了,来自香港各界的权贵纷纷声讨陈家,虽然新闻播报是生意纠纷,但叶子轩清楚,这些都是昨晚受惊的宾客们,事后要公道了。

  毕竟昨晚的两记爆炸,寒颤了不少人的心。

  墨七熊向叶子轩告知错过的东西:“哥,新闻看不出太多内容,虽然也让人感觉陈家处于风雨之中,但远远不如事实来得残酷,陈家好几个门店和工地都被权贵联手打砸了,关于陈家的三十多个合同也都停止合作,陈家这次要吃不小的亏了。”

  “如果不是陈本胜这家伙有点魄力,估计陈家也被人洗劫一番。”

  听到陈本胜,墨七熊来了几分兴趣:“一百多号人本来要冲击陈家,要陈本胜对自己作出巨额的精神赔偿,他们还把十几个陈家守卫打了,准备找陈家索赔一个亿,一人一个亿,结果陈老头跑出来,提了一把开山刀,直接钉在陈家门口草坪。”

  “先是告诉众人,陈家根本没想到过江龙发疯,陈家也是一大受害者,陈家亏了两个多亿。”

  在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时,墨七熊眼里划过一股欣赏:“众人找陈家索赔,陈家该找谁哭诉?而且陈家只是请过江龙打拳,无法掌控他的意识和行为,过江龙一切行为由他个人负责,总不成请个工人干活,他杀人放火,主家要跟着连坐吧?”

  “你看看,这家伙扮起可怜来多完美无缺,”

  “然后老家伙告诉众人,要钱没有,要命有一条。”

  “谁觉得陈家亏欠的话,就拿刀砍上一刀。”

  “这一番话,堵住不少人的嘴,陈家虽然千夫所指,但还是没人拿刀砍陈本胜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多了一丝玩味:“老陈不愧是一家之主,比陈三元那非主流有魄力多了,老陈这么淡定,想必陈三元也没有按照我们设想跑路了?”在墨七熊轻轻摇头中,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还想陈三元被吓得跑路,借机钉死他跟过江龙关系。”

  “没跑路,但日子也不会好过。”

  墨七熊把知道的告诉叶子轩:“董家开始为董云飞横死奔走,指责陈三元居心叵测,勾结过江龙杀害董云飞。”

  叶子轩双手捧着牛奶:“希望可以给陈家一记重击。”

  “叶少,秋画姐姐要跟你视频电话。”

  这时,空小寒握着电话从房间走出来,叶子轩笑着点点头,让他打开投影仪,跟白秋画来了一个远程视频,叶子轩一边接过棺材板递来的早餐,一边向屏幕上英姿飒爽的女人笑道:“秋画,早上好啊,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,日子过得不错啊。”

  “谢谢叶少赞誉。”

  视频中的白秋画,穿着一条牛仔短裤,一件白色衬衫,双腿裹着棒球袜,颇有足球宝贝的风范,听到叶子轩这一句,俏脸绽放一个如花笑容:“不过秋画就是一个劳碌命,整天忙上忙下,哪里有叶少潇洒,杀人放火,还俘虏不少美女啊。”

  “劳碌?行,改天给你放放大假,让你也轻松轻松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,掩饰几分尴尬,随后悠悠笑道:“大清早找我视频,怎样?是不是证实面具人身份了?”

  “他是不是过江龙?”

  “还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  屏幕上的白秋画巧笑倩兮,向叶子轩嫣然一笑:“我手里现在只有过江龙十多年前,通缉时的资料和照片,那也是他唯一的正面头像,除了他手下兄弟外,所有跟他打交道的人,要么见的是戴了面具,要么被他杀人灭口,所以资料相当有限。”

  “这也是他数十年没有被抓归案的要因,除了他常年盘踞深山老林难于围捕之外,还有就是根本没几个人认识他。”

  白秋画把过江龙的情况告知叶子轩:“就连那一副通缉头像,也是他一个反水的兄弟提供,他当年喝醉酒强暴了一个新入伙手下的妻子,事后还想要杀手下的全家以绝后患,迫得那个手下投靠警方,只可惜有了照片出了悬赏,却依然没有效果。”

  叶子轩低头喝着手中牛奶,安静的聆听白秋画描述,正如他对过江龙所说的,他对后者从来没过多在意,跟过江龙有血海深仇的是宋禁城,在过江龙眼里,杀掉过山虎和下山豹的也是宋禁城,而不是叶宫,他也不想去招惹那帮悍不畏死的匪徒。

  如不是宋禁城曾经提过醉墨赌约,叶子轩估计连过江龙是谁都懒得问。

  此时,白秋画正靠在椅子上笑容灿烂:“从你们昨晚发回来的照片比对,跟十几年前的通缉相片很相似,之所以没有百分百向你保证,是因为他比当年瘦了不少,当年他少说两百斤,乍一看去有点出入,所以还需要一点时间求证,明天给你答复。”

  随后,白秋画眼里闪过一抹不解,又轻声抛出一句:“叶少,人物有七分相似,身手还强悍过人,气质又跟下山豹他们一样,面具人是过江龙身份应该不会有偏差,何况他双手一脚都已经断掉了,何必还要多方证据来确认身份呢?意义何在?”

  “我说是过江龙,你说是过江龙,他自己也说过江龙,但不代表他就是过江龙。”

  叶子轩大口咬入一口面包:“要向宋禁城证明面具人是过江龙,解除他跟张醉墨的婚约,总是需要证据的。”

  白秋画微微一愣,随即笑着点点头:“好,我让人去东北警局翻一翻档案,看看有没有什么佐证资料。”

  叶子轩轻笑一声:“谢谢秋画了。”

  “此次拳馆一战,陈家大败,还陷于千夫所指的艰难困境。”

  白秋画神情犹豫了一下,随后向叶子轩提出一个建议:“而叶宫继得到鬼头王支持后,又多李元峰这一个强大盟友,佛爷觉得咱们可以加派两百人去香港,让李红鹰的堂口扩大一倍,足够的人手会让我们立足香港,变得更加容易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摇头,拒绝了这一个方案:“此时整个香港神经正是绷紧的时候,虽然多了李元峰这个得力盟友,还有董菲菲暗中帮忙,但叶宫这个时候加派人手进驻香港,不仅会引得各方势力猜测,还会让对着陈家的矛头少掉很多。”

  “还是先缓一缓,等撂翻陈家太公分猪肉时,叶宫再进入不迟。”

  叶子轩想得很是长远:“那时香港各方都因瓜分陈家而高兴,也就不会过于拒绝叶宫进驻。”

  白秋画笑着回应:“好,我会知会龙爷和佛爷。”

  挂掉视频后,叶子轩漫不经心的把东西吃完,随后扯过纸巾擦擦手,起身要出门走到如衣门口,下意识要敲门却想起当初诺言,苦笑一声收回了手指,正叹息着要转身回房时,唐薛衣冒了出来告知:“如衣她们昨晚就退房离开了。”

  叶子轩闻言止不住一怔,扭头看了一眼房门,眼里多了一抹惆怅,没想到芊紫衣做事如此果断,两清之后,就拒绝自己一切帮助,不仅让医院保护师太他们的护卫全部撤回来,还干脆利落的退掉房间,让如衣跟自己断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“罢了。”

 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随后伸伸懒腰向电梯走去,强行驱散如衣的影子,准备去医院探视受伤的李元峰,还没走到电梯,就见电梯门先打开,随即叶子轩就见到一个中年男子领着几个人现身,他满脸笑容走到叶子轩面前,态度毕敬:

  “我叫赵无忌,李先生的管家。”

  “叶少,李先生想请你共进午餐,不知道叶少中午有没有空?”

  ps:谢谢天逸316点赞本作品逐浪币、黃凡人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