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一十六章 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

第六百一十六章 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书?阅☆屋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六章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六章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

    芊紫衣?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吐出这几个字眼,拿着酒杯的李家城神情止不住一愣,带着一抹讶然望向叶子轩,似乎有点好奇他会认得神出鬼没的芊紫衣,随后恢复平静笑道:“叶少真是朋友遍天下,连芊女士都有交情,看来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等于承认他跟芊紫衣认识,随即好奇追问一句:“据我所知,芊女士常年都呆在国外,游学,访师,偶尔回华国也是呆在香港寺庙,除了几个老朋友之外,很少跟他人接触,叶少常居华海和京城,怎么会跟芊女士认识呢?”

    “我跟芊女士不算很熟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得到确认后笑笑,很诚实地回应:“也只有一面之缘,就这一面,还是因为跟她的徒儿如衣误会所致,后来在拳场恰好看到她的身影,但又不敢百分百肯定,所以刚才冒味问了一下,只是一个求证,李先生不要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他多少猜到李家城跟芊紫衣关系密切,所以笑着撇清两人交情,免得生出事端。

    叶子轩把自己跟如衣的关系简单描述一下,接着又把自己跟芊紫衣的开战当成佐料,李家城听完后恍然大悟,随即扬起一抹笑意:“芊女士这人向来干脆,不管是感情还是恩怨,全都快刀斩乱麻,所以让如衣跟你断绝关系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也不要惆怅,有缘,你跟如衣还是会重逢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笑了起来:“没有惆怅,只是觉得可惜,做一个朋友都没机会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挥手让赵无忌过来开酒,随后靠在沙发上点着叶子轩:“叶少这么豪迈这么出色的人,竟然被一个情字牵绊,我是该赞你爱江山更爱美人,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了?不过无论如何都好,这件事交给我,我来帮你说服芊女士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不要干涉你跟如衣的交往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自己的胸膛:“将来你们如果成了好事,不要忘记请我喝酒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想这些了,来,咱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没等叶子轩作出反应,李家城又笑着拿起了酒瓶,给两人面前的酒杯倒上,酒香四溢:“这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,只跟最好的朋友分享,今天就让我用最真挚诚意,向叶少表示感谢,来,第一杯,我敬你,感谢你救了李元峰一命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举起酒杯,一脸诚意道:“叶少,请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也没有半点客气,直接举起酒杯和李家城示意。

    随后,李家城笑容满面地扬起脖子,只听“咕咚”一声,一口气将红酒送进嘴里,一杯酒下肚,李家城面不改色心不跳,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,眼看李家城如此干脆,叶子轩也大笑一声,脖子一扬,一口气把酒喝个精光。←百度搜索→【ㄨ书?阅ぁ屋】

    红酒很有口感,叶子轩判断得出这是顶级红酒,暗叹李家城今天这顿饭确实有诚意啊,在叶子轩放下酒杯时,李家城又给他倒满,随后笑着开口:“叶少,第二杯,我代表拳馆三百多人敬你,昨晚一战,你出手救了他们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他指一指自己胸膛:“很多朋友给我电话,让我好好感谢你,救了他们儿女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随后,叶子轩拿起酒杯跟李家城轻碰一下,把第二杯酒缓缓喝完,气氛越发融洽。

    很快,李家城倒上第三杯:“第三杯,谢谢叶少扭转了李家困境,希望将来能共同进退、、、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李家城欲要再次喝酒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子轩放下了酒杯,脸上多了一丝玩味,叶子轩的突然开口,令得在一旁举着酒杯的李家城愣了一下,眉头微微挑起,略带疑惑地望着叶子轩,叶子轩手指在酒杯边缘滑过:“李先生,这一杯酒,叶子轩怕是受之不起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悠悠一笑:“叶少何意?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笑,不急不躁:“作为元峰的朋友,救他,这是我应该做的,昨晚破掉炸弹威胁,救了几百人,也受得起一杯酒,但李家壮大辉煌也好,灭亡也罢,和我没任何关系,也谈不上共同进退,所以,你不必代表李家谢我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有些事情不是谢谢和一杯酒就能办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李家城微微一愣,随后眼里闪烁一抹欣赏,没有想到叶子轩窥探到自己的意图,作为商人的他很直接开口:“看来叶少有条件,既然如此,那么李家城直接说吧,只要是在我李家城能力范围之内,不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语出惊人:“如果是能力之外呢?”

    感觉到叶子轩的似笑非笑,李家城身子微微一震,表情随之变得深邃:“若是能力之外,就恕李家城无能了。”

    生硬的话语,冰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丝毫意外看着李家城,他原本还不清楚后者用意,现在多少已经窥探,以叶子轩跟李元峰的交情,李家城只是为了感谢叶子轩的话,远远犯不着在来儿子的游艇招待,更没必要拿出多年的好酒分享,还拍胸膛保证做媒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样善待自己,不过是想要拉自己冲锋陷阵,而目标就是陈家。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,然后又对李家城道:“看来李先生也有底线啊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,看着还带有稚气的叶子轩,眼里满是说不出的欣赏,心中止不住发出一声感慨,叶子轩能够成为叶宫主事人,赢得沈老家伙的青睐,靠的绝对不是运气,随后哈哈一笑:“叶少,可以谈一谈你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是李家能力之内,还是能力之外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反问:“什么是能力之内,什么又是能力之外?”

    “站队,政治恩怨,这就是李家的能力之外,李家只是一个商人,只想赚钱,背后的东西,不想涉及太多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很直接的抛出底线:“除此之外,叶少要什么,只要李家给得起,绝对奉上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,大家都是聪明人,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脸坦然地看着面前老人,重新端起还没有喝下的第三杯酒,声音平缓而出:“我知道,你想让我卷入李家和陈家的争斗,不过,很可惜,我对这件事没有丝毫的兴趣,这也是我喝酒前打断你的话的原因,想必你也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家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,你坏了他的好事,还羞辱了陈三元,他不会放过你的,难道你认为你可以当局外人?”

    李家城没有否认自己的算计:“而且叶少跟和记来往密切,和记跟陈家冲突在即,你能置身度外?”

    陈李两家矛盾激化,再也无法调和,只是陈家现在虽然千夫所指,但李家城清楚陈本胜背后有西方人强力支持,李家联手众人下手,虽然会给陈家一记重击,但不足于让陈家分崩离析,而陈本胜那种人,只要给他喘息机会,就一定能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为了永绝后患,避免董云飞这样的事情发生,李家城想要拉叶子轩入伙,让陈家万劫不复,而他今天之所以如此隆重地邀请叶子轩来这里喝酒,除了感谢叶子轩救李元峰和无意帮李家一个大忙外,还想将叶子轩拉入这场争斗,给李家增添筹码。

    “我是否可以当局外人,这个不需要李先生来关心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伸伸懒腰:“而且,我这个人有个习惯,我不喜欢他人逼迫我做一些事情,更不喜欢有人挖坑让我跳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有能力之外,叶子轩一样有自己底线。”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了叶子轩的不快,李家城叹了一口气道:

    “好吧,这件事情是李家城太想当然了,不对之处,还望叶少海涵啊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不想站队,不想卷入政治恩怨,想法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只可惜,树欲静,而风不止。”

    李家城忽然抬头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陈家的背后除了西方人之外,还有宋家暗地里支持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贴近李家城的老脸出声:“你该清楚,宋家向来遵循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”

    “宋家?”

    李家城身躯一震,正要说话却听到手机响起,拿起来接听,脸色微微一变:“小和尚失踪了?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