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一十七章 血洗陈家

天才布衣 第六百一十七章 血洗陈家

  “你认不认识释心?”

  挂掉电话后,李家城望向面前的叶子轩,低声问出一句:“就是跟如衣和真妙师太关系颇好的小和尚?”

  叶子轩听到释心失踪就心里一揪,随后回过神来点点头,清晰回应面前老人:“认识,我还帮过他几次,他手里有陈本胜想要的黑雪莲珠,所以一度遭到红一刀追杀,静林小筑也因此被陈家放火烧了,后来躲入医院才算暂时消停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”

  “怎么?他失踪?昨天上午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之间就失踪了呢?”

  从医院撤回来的兄弟,向墨七熊告知过最后的情况,一切风平浪静,师太手术也相当顺利,叶子轩知道芊紫衣她们不想再跟自己有纠缠,也明白她过人的身手,于是尊重他们意见没再派人保护,谁知也就分开一天,小和尚竟然失踪。

  叶子轩很快想到一种可能。

  李家城没想到叶子轩跟小和尚他们还有这一段过往,满是皱纹的脸上止不住一怔,随即想到他跟如衣交情又释然,他一口喝完杯中红酒,望向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他是昨晚不见的,真妙师太昨天手术,我还抽空去看了,一切顺利。”

  李家城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告知叶子轩:“当时芊女士、如衣和释心都在医院,我见到真妙师太平安无事度过难关,就跟芊女士谈起拳馆一战,希望她能够压阵保证李元峰的安全,她以前欠我一个人情,所以最终答应跟我去拳馆。”

  “我本来想安排真妙师太他们住最好的特护病房,可你知道芊女士不愿受人恩惠的性格,所以毫不客气拒绝了我。”

  在叶子轩掠过一抹苦笑时,李家城又补充上一句:“因为芊女士跟着我去了拳馆,昨天照顾真妙师太的只有如衣跟小和尚,我本来也想留几个人帮忙,但芊女士说两人足够照顾师太,所以我也没有再坚持,就带着芊女士去了拳馆。”

  “师太手术后,身体恢复的不错,一切系数都正常。”

  在叶子轩认真聆听的时候,李家城话锋一转:“但黄昏饭点的时候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打完针水的师太忽然吐出一口血,样子很是难受,如衣急按床铃却没有反应,惊得释心开门出去找医生,医生来了,但释心却没有跟着回来。”

  李家城神情带着一抹凝重:“如衣当时只顾着真妙师太安全,所以一时没有留意释心是否回房,直到医生处理完真妙师太的变故,如衣才发现小和尚不见踪影,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听,走廊也不见人,但她又无法离开病房找人。”

  “待芊女士回到医院,有人看着真妙师太,她就亲自出去找人。”

  李家城苦笑一声:“但找了一个晚上,都没有小和尚的影子。”

  “早上我派秘书给师太送一个果篮,她探听到这事就给我电话。”

  “我已经让她知会李家旗下势力,想法子找一找小和尚,希望他平安无事,不然又要血雨腥风了。”

  在叶子轩若有所思的时候,李家城忽然望向叶子轩问道:“叶少,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对小和尚下手呢?”

  叶子轩放下手中的红酒,看着不远处波浪起伏的海面,声音很是平缓:“释心就是一个和尚,四大皆空,也是身无分文,连混混都懒得打他主意,如今失踪一个晚上,估计落入有心人手里,但对方绝不是冲着他的背景和钱财去的。”

  “对方要的,是小和尚手里的黑雪莲珠。”

  叶子轩心里已经有了目标,声音带着一股子坚定:“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小和尚怕是落入陈家人手里。”

  李家城腾地坐直了身躯,脸上带着一丝讶然问道:“陈家人?你是说,陈本胜真相信什么谣言,为了黑雪莲珠抓走小和尚?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他怎么还迷信这些东西?以陈家的财力,完全可以聘请最好的医生,远比佛珠要有用。”

  叶子轩绽放一抹笑容:“有这可能,陈本胜中了慢性毒药,凶多吉少,为了活命,死马当活马医很正常。”

  随即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,眼睛亮起掏出手机,他迅速打开一个网页调看早上的新闻视频,叶子轩想到墨七熊曾经说过的话,陈本胜早上为了化解危机,直接提着一把砍刀走到门口,摆出滚刀肉的态势,他想要对自己猜测进行求证:

  “李先生,你知道陈本胜早上如何面对众人呢?”

  叶子轩问出一句:“他是坐着轮椅出来,还是直接走出来?”

  李家城先是有些茫然,随即想通其中关系,低喝一声:“他拄着拐杖走出门口的。”

  此时,叶子轩也打开了视频,清晰捕捉到陈本胜站着的一个画面,虽然神情还很憔悴,但身躯很笔直,他看了三秒,随后关闭手机叹道:“陈本胜的伤势得到控制,至少他可以站起来了,结合小和尚的失踪,佛珠八成落在他手里。”

  “陈本胜手段太卑鄙了,不仅勾结外敌扰乱香港,还对无辜和尚强取豪夺。”

  李家城挥手叫来赵无忌,一脸萧杀的开口:“替我给陈本胜打个电话,告诉他,我已知道小和尚在他手里,让他今天下午六点前交出小和尚和黑雪莲珠,不然我就要带着各方亲自声讨陈家了,他不想陈家鸡犬不宁,最好给我交人。”

  他要给芊紫衣一个交待。

  赵无忌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香港医院,后园,提着两份食物回来的芊紫衣,被八名神情狠戾的男子堵住了去路,一个个杀气腾腾,流露着桀骜不驯的气息,其中一个平头青年拿出手机,调出照片审视一眼,随后向同伴点点头:“就是她了。”

  随后,他望向芊紫衣冷冷开口:“赢走一千万美元,伤了我们五名兄弟,这账要算一算了。”

  芊紫衣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看着八人淡淡出声:“陈家人?”当初她从陈家赌场赢取一千万美元,适时收手要离开的时候被堵住,她毫不客气撂翻五人从容离开,还以为对方不会再来找麻烦,没想到找到医院来:“愿赌不能服输?”

  “废话少说。”

  平头男子冷喝一声:“把支票交出来,此事可以算了。”

  芊紫衣淡淡回应:“没有。”

  “没有?”

  平头男子嘴角勾起一丝戏谑,吊儿郎当地重复了一下芊紫衣的字眼,下一秒,他猛然冲了上去,一拳打向芊紫衣的脑袋,就在拳头即将打到而还未触碰对方的面前时,芊紫手掌迅速抚向自己的胸口,手肘一晃,顶在平头男子拳头上。

  一股力道随之爆发出去。

  “砰!”

  拳肘凶狠相撞,平头男子感到整个臂膀都发麻,胸口发闷,全身气血翻滚不已,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开,他傲然面孔上出现了一丝痛楚的神色,拳头已经肿胀起来,看样子骨头都受伤,这女人太变态了,念头转动中,芊资料轻声一句:

  “礼尚往来!”

  还没平头男子反应过来,芊紫衣脚步一挪,贴近前者,轻飘飘地轰出一拳,这一重击非同小可,平头男子下意识想后退,但无论是时机还是动作都有些迟了,芊紫衣的拳头已近他面门,平头男子脸色巨变的低吼出声,双手本能抬起。

  “杀!”

  一声巨响之后,平头男子双臂折断,感到自己的双手不是被拳头打中,而是一记大铁锤,似乎手骨都要出现裂纹,没等他发出惨叫声,头颅也传来剧痛,芊紫衣的拳头已经滑出,铁锤抨击般的抡在他面门,拳头占据了后者全部视野。

  “砰!”

  头骨裂开的声音很瘆人很清晰,平头男子的脸上浮现难于置信的神色,随后表情变得僵硬起来。

  五官同时流出鲜血!

  芊紫衣没有停顿,再次踢出一脚,平头男子根本无法退闪,芊紫衣脚尖正中他的胸口,那百余斤的身躯好似断线的风筝,跌在地上又砰的弹起,直向后面的同伴飞了过去,还没有落地,芊紫衣又踏前半步跃起,像是苍鹰扑食般坠落。

  膝盖,势大力沉的跪向对方胸口。

  触目惊心!

  “咔嚓!”

  芊紫衣的膝盖重重的跪在平头男子胸口上,胸骨顿时塌了下去,在他喷出鲜血之际,芊紫衣又转身对着他的腰踢出一脚,巨大力量使敌人的身子就像是风扇一样,旋转如风,他的头颅跟数名同伴相撞,数人惨叫一声,倒地昏死过去。

  “不知死活。”

  芊紫衣无视被自己重伤的平头男子,也没看残存几名惊慌失措的敌人,提着食物从容走回医院,上楼,来到真妙师太治疗的病房,推开房门,正见真妙师太沉睡,如衣坐在沙发发着信息,不惜代价的寻找释心,芊紫衣正要上前,却听到手机响起。

  在如衣下意识望过来时,她把手机摸出来接听,片刻之后,神情平静挂掉电话。

  如衣低呼一声:“恩师,释心有消息了吗?”

  “来,吃饭,吃饱了,咱们去陈家。”

  芊紫衣淡淡出声:“要么带回释心,要么血洗陈家。”

  ps:谢谢苏子颜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、小海豚_22257873打赏本作品100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