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一十九章 白衣胜雪
    ,凤凰涅磐

    夕阳渐渐隐去,叶子轩的身影被灯光拉长,他看着繁华的都市,却陷入了沉默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

    他下午本来要去找过江龙,捏着基哥的那份录像敲打后者,拿一份供词将来指证陈家和宋伯仁,可是小和尚的失踪让他不得不暂时偏移重心,虽然李家城和芊紫衣没有寻求叶宫帮助,但叶子轩还是知会鬼头王和李红鹰盯着陈家场子。

    他跟小和尚有两面之缘,后者对师太情谊也让叶子轩欣赏,所以他愿意暗中帮忙,只是一等半天都没有消息,小和尚像是凭空消失一样,叶子轩寻思要不要用录音跟陈本胜对话,他相信录音丢出去,陈本胜再卑鄙无耻也会掂量三分。

    毕竟这关系到宋伯仁,以及庞大的宋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唐薛衣推门走入进来,向叶子轩告知一个情况:“叶少,李家的赵无忌刚才打来了一个电话,告知陈本胜咬死不认小和尚在手里,芊紫衣已经发话了,如果六点还见不到小和尚现身,她就带着如衣杀入陈家,鸡犬不留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意外:“芊紫衣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你不担心他们的安全吗?”

    唐薛衣看到叶子轩反应愣了一下,随后轻声接过话题:“李红鹰刚才传来一个消息,陈本胜又调入了不少好手进驻花园,里面兵力差不多有三百人,其中还有不少好手,这老家伙,怎么看都不像是豪门,更像是一个黑社会的头子。”

    显然他对陈本胜手里有这么多人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叶子轩神情保持着平静:“陈本胜是黑道出身的,靠着血腥的原始积累,以及西方的资金扶持,跻身香港四大豪门,虽然为了洗白远离黑道,但陈家从来就没真正放弃这些东西,所以他的底子和关系都还在,调几百号人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一点黑帮底蕴,陈三元怎么敢跟和记叫板?”

    唐薛衣轻轻点头,随后挤出一句:“芊紫衣虽然厉害,可几百号严阵以待的精锐,怕是杀不到陈本胜面前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声音平淡而出:“芊紫衣虽然为人心高气傲,但她不是没有脑子的人,她肯定不会傻乎乎直接杀入陈家,之所以通过李家城传话,不过是营造声势定住陈本胜,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,她所图绝非陈本胜。”

    他叹息一声:“想一想,如果芊紫衣真要血洗陈家,还会让李家城警告陈本胜有人出手吗?掩盖还来不及,哪会提前告诉对方?再说了,就算芊紫衣真的脑子进水,带着如衣硬闯陈家花园,我也不会担心,因为李家城比我更着急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低声一句:“声东击西?但如果不是陈本胜的话,芊紫衣要对谁下手呢?”

    叶子轩目光落在前方繁华街道:“陈三元。”

    黄昏,六点一刻,陈三元所在的花园,当初空小寒留下的打斗痕迹,已经被陈家精锐清理干净,它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奢华和平静,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中,陈三元躺在意大利沙发上,大口大口的喝着红酒,脸上有一抹挥之不去的烦闷。

    虽然父亲今天扛住了各方权贵问责,让陈家不至于千夫所指中倒塌,但陈三元依然感觉到一股不安,认为李元峰随时找他晦气,他的内心还是希望去台岛三叔公处躲一躲,只是父亲的威严死死压着他,让他不得不留在香港面对危险。

    在花园吃喝玩乐一天,身边还有几个漂亮的女人陪伴,但陈三元第一次感到无聊,觉得自己像是在坐牢,无法出去快活,无法呼朋引伴,又不敢打开手机联系外界,只能靠在沙发上喝酒,玩女人,看电视,陈三元感觉自己都快废了。

    无聊之中,他的目光望向青衣女子,樱雪子,一个很高冷却很漂亮的东瀛女人。

    陈三元眼里闪烁一抹炽热,扫过东瀛女人的身材:“樱雪子,你不用老是盯着外面,他们只会去陈家找我父亲,不会来这里对付我的,再说了,门里门外还有五十人,那些虚张声势的权贵根本进不来,樱雪子小姐,过来喝杯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总是站着,很累的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拿过一个高脚杯,拿起酒瓶哗啦啦的倒满,随后摇晃着起身:“你不仅救过我的命,还抓住小和尚拿到佛珠,让我父亲度过了难关,这两大功劳,怎么也该让我敬一杯?不然怎么表示陈家的诚意?樱雪子小姐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在樱雪子用冷冷目光扫过陈三元时,陈三元端着高脚杯走了过来,身上酒气很是浓郁,他把酒杯递到对方手里:

    “樱雪子小姐,请你接收陈三元的敬意。”

    樱雪子声音平缓而出:“对不起,我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声,随后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女人:“不是吧?不喝酒?红酒都不喝?我上次找的东瀛女子,不仅床上功夫一流,喝酒也是大大的好,差点把我都喝趴下了,樱雪子小姐,你不是不会喝酒,你是看不起我吧?”

    “叶少,我真不会喝酒。”

    樱雪子脸上带着一丝冰冷,一字一句的回应:“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,我必须要保持高度戒备,万一你有什么闪失,我怎么向陈老和宋市长交待?我也没有看不起你,我来这里就是帮陈家的忙,然后陈家也帮我们的忙,实现双赢!”

    陈三元淡淡一笑:“真不给面子?”

    樱雪子冷冷出声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不喝,我喝。”

    喝了差不多一天酒的陈三元,拿起酒杯往嘴里倒入进去,咕噜噜的把一杯酒喝了个干净,随即带着一抹醉意笑道:“看来我真是活得有点失败,连一杯酒都劝不了你,不过无所谓,当我做了家主,手掌大权了,你就会高看我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的香港注定是陈家的,山口组要想立足,也必须经过我点头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忽然狞笑:“到时中田狮雄找我谈判,我会告诉他,只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让你跟我喝十瓶酒,上十次床。”

    樱雪子俏脸一变:“陈少,自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向来自重,不,还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又喝入自己那杯酒,言语变得放肆:“所以我很清楚自己做些什么,倒是你,樱雪子,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,你再能打又怎样?你始终只是一个棋子,就跟你死去的妹妹一样,不是去杀人,就是被人杀,结果不会有第三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要学会及时行乐。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樱雪子没有半点废话,揪住陈三元猛地一甩,把他丢回到沙发上,声音阴冷:“陈少,看你喝醉的份上,我今天不跟你计较,但是再让我听到你侮辱我和妹妹,我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,你要清楚,我杀废物一样的你有如踩死蚂蚁。”

    差点被沙发撞翻的陈三元哈哈大笑:“问题是,你不敢杀我。”

    樱雪子俏脸流露一丝愠怒,拳头瞬间握紧,但随即又松开,举步向楼上走去:“盯着点,我换个衣服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上被陈三元喷到一些酒液,樱雪子很是厌恶这种气息。

    楼下八名东瀛人齐声低呼: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看着清高的樱雪子,轻轻冷哼一声:“是不是觉得自己为宋市长介绍,所以就高人一等?宋家连我们豪门都不器重,又哪会在意你们这些黑社会?等着吧,自以为是的女人,宋家利用完你绝对会一脚踢开甚至无情地下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宋禁城最恨东瀛人,宋伯仁跟你合作,不过是引你们进入八路军的包围圈。”

    樱雪子身躯微微一滞,随即一言不发上楼。

    在樱雪子去换衣服的同一个时刻,墨七熊跟过江龙曾经交战过的小山丘,两个气质极为特殊的女子正看着花园内外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复古紫袍的芊紫衣,三千青丝随风飘荡,衣袖也在风中猎猎作响,整个人透着一股子飘逸清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虽然山丘的晚风很大,但站立的她如履平地,女人神色淡薄,那张淡然的倾城容颜没一丝一毫的波动,她手里闪出那把锋利的黑剑,缓缓递到如衣的面前,声音带着一股子淡然:“如衣,杀人有时就是救人,你不杀他,他会杀你,会杀释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时候给你上最后一课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进去,拿下陈三元,换回小释心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淡淡出声:“这是最直接地破局之道,如果你不忍心杀人,那,你就给释心超度吧。”

    如衣身躯一颤:“恩师——”

    芊紫衣落下最后一句:“他的生死,在于你的剑,在于你的心,你可以选择释心生,也可以选择释心死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你就是佛祖,

    如衣俏脸很是挣扎,很是痛苦,芊紫衣忽然放掉黑剑,剑嗖一声下落,如衣伸手一探,作出选择。

    微风起,白色衣袖飘逸,胸口处,一只火中凤凰微微摆动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白衣胜雪,凤凰涅磐!

    ps:谢谢bbs28943051点赞本作品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