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诛他满门
    

    夜色正浓,别墅门口,惨白灯光中,如衣,樱雪子齐齐暴动,同时握着武器冲向对方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十来米的距离,转瞬而至,两人轰然相撞,当当!刀剑在半空中连连挥出,樱雪子能作为山口组派来香港复仇的领头羊,武力,心智,定力,都不是普通人能随意媲美,而芊紫衣调教出来还握有黑剑如衣,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角色。

    两人骁勇无敌,如狂风暴雨,刀剑联系撞击,弹腿挥洒自若。

    棋逢对手,大战正酣。

    所有陈家精锐和八名东瀛男子,看着夜色中缠斗在一起的两人,都面面相觑,不知所措,想要冲上去帮忙,又感觉插不上手,可不上去又担心樱雪子有什么闪失,毕竟如衣的身手摆在那里,能够从门口杀到这里的主,谁不忌惮三分?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五六个回合过后,刀剑相碰齐齐脱离手中后,樱雪子,一脚飞起,点中如衣的胸口,如衣身体向后退了退,单手猛然下压,拖住樱雪子的腿部,骤然发力,樱雪子冷笑连连,顺势向前一步,整个人凌空跃起,另一只脚旋转点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往无前,招招死手。

    如衣不动如山,眼神平静应付对手,身处樱雪子一系列连绵不绝的攻势中,愈发镇定自若,偶尔出手,却都有近乎点睛般的妙用,心境转变之快,远非常人,她清楚,自己从门口杀到这里,体力精力耗损太大,应对樱雪子必须小心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脚背狠狠扫来,如衣微微偏过头,躲过樱雪子一脚,整个人猛然向前一步,从容伸手,再次抓住尚未落地的樱雪子脚踝,猛地一甩,把樱雪子抛向了夜空,双方脱离的时候,樱雪子另一只脚正好落在如衣肩膀,冲击力巨大。

    樱雪子落地,小腿微抖,止不住踉跄,但很快站稳。

    如衣身躯也晃动了一下,向后退了一步,随即站稳身体。

    不分胜负,大战仍在持续。

    如衣又一次抓住樱雪子手腕,只不过这次并没有将她甩飞,而是将自己整个人贴了上去,近身作战。

    如衣剑法厉害,拳脚也霸道,短打更是强悍,骤然间狂风暴雨,连绵不断!

    樱雪子由主动攻击转为被动防御,神情多了一丝凝重,双方交手十多个回合,彼此间都知根知底,如衣奈何不了她,但她也奈何不了如衣,只是现在的势均力敌,是建立在数十名陈家好手性命之上,自己养精蓄锐,如衣则耗损过半。

    这个不分胜负,其实昭示她逊色一筹。

    这让樱雪子多少有一抹沮丧,但她很快又恢复斗志,现在自己有主场优势,可用之人众多,樱雪子心里打定主意,就算今天自己拼成重伤,也要不惜一切带价将面前的她留在这,她还真不相信,自己跟如衣两败俱伤后,如衣还能逃命。

    卑鄙无耻?

    身为山口组骨干的樱雪子不觉得是,在她看来,只要能赢了对手,任何手段都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这就是王道。

    如衣没有各种念头,一旦近身出手,念叨师弟安危的她直接倾尽全力,樱雪子步步倒退,始终隐忍,大腿挨了一记抽打后,她娇喝一声,终于爆发,全身肌肉瞬间绷紧,整个人直接还手,全然不顾如衣的攻击,一副两败俱伤的打法。

    拳拳到肉。

    陈三元看着现场厮杀,拿着一个酒瓶连连发笑:“干得漂亮,樱雪子,把她拿下,拿不下,就困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支援一到,她就是瓮中之鳖了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眼里闪烁着一抹**:“尼姑啊尼姑,本少玩了那么多女人,还没有碰过尼姑,这次可以开开荤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如衣脸上没有什么反应,樱雪子却喝出一声,随即后退出几步,望着逼迫过来的如衣一笑,只不过笑容中有些嘲弄。

    没由来的,如衣心中止不住一沉,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樱雪子娇喝一声,同时双手一挥,五道白芒霎那间闪亮,像是流星一样直射如衣,夜色下,灯光中,白芒如电,势若雷霆,快,准,狠,如衣面色微微一变,五把飞镖突如其来,眨眼间来到如衣面前,直取她的周身要害。

    在陈家守卫跟陈三元眼里闪烁一抹惊讶时,如衣迅速冷静下来,身体暴动,脚步错开。

    一快一慢,连续变幻不定,于间不容发间巧妙躲避,诡秘近乎玄奥。

    嗖嗖嗖!五把飞刀齐落,方向不同,但力道均匀,如衣步伐诡异避开了四把。

    但最后一把,还是擦破了她的肩膀,鲜血洒落。

    如衣退后几步,反手抓起黑剑。

    陈三元见状喊出一声:“砍她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残存的陈家好手瞬间暴动,一前一后向如衣扑杀过来,如衣左脚向后一挪,地面轰然作响,此时,四名奔行最快的四人已经贴近,四把如水清亮的长刀,同一时间罩向气势如虹的如衣,其余同伴也是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如此距离,如此凶猛,让人难于抵挡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如衣没有在乎自己的伤势,手腕一抖,一道黑光璀璨闪过,所有长刀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,四名陈家守卫胸膛哗然破裂,长刀落地,鲜血飚射,像是四根树木般各自倒下,如衣漠然站在他们的面前,手中黑剑漂染着鲜血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四名陈家守卫根本没有看清他出手,但眼中光芒却在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他们用尽最后力气捂着胸膛伤口,压迫着堵也堵不住的鲜血,眼里有一丝不甘和愤怒,显然没想到一招落败。

    连连得手的如衣没有丝毫停顿,身子从两命对手中间敏捷穿过,两人冲前几步就一头栽倒在地,胸口多了一道两寸长的伤口,随后,如衣又对着四名守卫劈出一刀,这一刀,速度慢了半分,当!四人眼疾手快架住这一刀,力量凶猛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在如衣手腕一沉压上两分力道时,四名陈家守卫怒吼一声,竭尽全力把长刀掠起,把如衣连人带剑向半空掀出去,如衣没有丝毫慌乱,相反她脸上带着一抹淡淡戏谑,身躯弹射到半空的时候,黑剑对着栏杆猛然一刺,身子再度拔高。

    樱雪子脸色一变,低喝一声:“挡住她。”

    就在八名东瀛男子要射出飞镖时候,如衣已借着陈家好手和黑剑刺墙的力量跃上阳台,所有动作显得一气呵成,在众人惊愣之中,如衣已站在陈家三元的面前,黑剑划出刺入眼球的光芒,点向陈三元肩膀,带着一股子无坚不摧气势。

    陈家三元显然没想到手下如此不堪一击,更没想到如衣会直接冲上来对付自己,吼叫一声,砸出酒瓶,随后点头就要跑路,但面对如衣电闪之势,所有努力都显得徒劳,寒光闪,鲜血溅,陈三元肩膀被黑剑洞穿,发出一声凄厉惨叫: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如衣身躯一转,把黑剑拔了出来,鲜血滴落在地,随后踏前一步,把陈三元转到自己面前,剑刃落在他的脖子:

    “释心在哪里?”

    樱雪子跃上阳台,脸上掠过一丝无奈,望着陈三元暗叹猪一样的队友。

    “哐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巨响轰然炸起,紧闭的大门猛然间倒塌,向两侧摔了出去,六辆挂着香港牌照的路虎卫士汹涌杀至,气势如虹地直接撞进院落,对着人口最密集的主建筑方向,二话不说,直接冲了过去,跋扈登台,嚣张的近乎刺眼。

    原本惨叫的陈三元见状,猛然间咧开嘴笑起来。

    樱雪子轻轻松了口气,跳出阳台,挥手让人收起武器。

    六辆路虎卫士直接碾压草地而过,随后横在了漂染鲜血的别墅门口,前后排车门同一时间打开。

    二十四个全副武装的制服男子,端着冲锋枪迈步而下。

    如衣瞳孔猛然收缩,她嗅到一抹不寻常气息。

    陈三元挤出一抹笑意:“师太,你完了。”

    二十四个从车上下来的男人体形不一,但一身制服却把几人衬托的格外森冷,为首是一个年纪四十岁左右缺了一个耳朵的男人,神色冰冷,看了看劫持陈三元的如衣,眼神一挑,继而冷笑一声:“这年头,尼姑不好好念经,跑来私人宅子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我陈开泰还是第一次见到,不过既然来了,就别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戏谑看着如衣:“不想我派人抓了真妙师太,马上放下武器投降。”

    如衣冷冷出声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港之利器,飞虎特情组。”

    “司雪静,法号如衣,静林小筑僧侣,劫持人质,滥杀无辜,危害香港安全,就地逮捕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直接一顶大帽子扣下来,展现着上位者的大气魄:“如敢违抗,格杀勿论,株连全寺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二十三名同伴几乎条件反射一般,端起手中杀气四溢的冲锋枪,打开保险,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陈开泰厉声喝道:“马上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又射来几盏刺眼灯光,还伴随一个杀伐浑厚的声音:

    “擅动如衣,诛他满门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陌言5841打赏本588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