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二十七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

天才布衣 第六百二十七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

  晚上十一点,会见完几个外商的宋伯仁接到一个电话,听完后就带着几个保镖钻入自己的黑色奔驰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  在宋伯仁的催促中,跟随多年的司机油门踩下,奔驰像是利箭一样驶出,三十分钟后,黑色奔驰停在宋氏集团的大门口,小眯了一会的宋伯仁睁开眼,趁着车子停稳的空档,透过车窗望着窗外作为宋氏后方的集团,脸色凝重而严肃。

  这座承载了无数荣耀和威压的大楼背后,是一个真正血腥而的世界。

  曾经在这所大楼经过磨练的宋伯仁感慨一声,随后动作敏捷钻出车门,大楼外一片平静,只是主建筑八楼亮着灯光,宋伯仁深呼吸一口,下车,进门前特意整理了下行装,一身黑色西装,领带,皮鞋,正式而隆重,毕竟要见宋禁城。

  集团四周很是安静,但主建筑门口、大厅、电梯和八楼都有身穿黑衣的保镖,见到宋伯仁出现微微点头示意,同时礼貌性请他通过安检门,宋伯仁没有丝毫不快,照着程序走完就钻入电梯,不需要他按下,电梯主动亮起八楼的数字。

  那里,是宋氏集团的核心会议室,很多机密性的东西,都是在那拍板,三十多年,从未出现过一丝哪怕细小的错误。

  “请进。”

  宋伯仁轻车熟路走到会议室门口,伸手轻轻敲击木门,很快就得到一声应允,宋伯仁推门进去,正见宋禁城端着一杯咖啡,站在落地窗玻璃前面,欣赏着窗外的夜景,宋伯仁呼出一口长气,笑着挤出一句:“禁城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香港刚刚来了一个消息。”

  宋禁城没有回头看宋伯仁,轻轻摇晃咖啡望向窗外灯光:“继过江龙被叶子轩废掉手脚,拳馆一战失败后,樱雪子也被叶子轩一刀宰了,最重要的一点,陈三元被抓了,罪名是勾结东瀛间谍,叶子轩出动驻港部队把他们全部拿下。”

  “驻港部队?”

  宋伯仁闻言微微一怔:“叶子轩有什么权力调动驻港部队?而且驻港部队必须港府邀约才能插手当地事务,叶子轩带着他们去对付陈三元,不合规矩,驻军司令又怎么会傻乎乎给他派兵?难道他不担心被港府参一本毁掉自己前程?”

  “叶子轩没有权力,但叶老有。”

  宋禁城声音很是平静:“叶子轩找叶老借兵,叶老一个电话打到司令部,黄司令没有任何质疑,也没有向一号二号请示,直接给叶子轩派出一个连队以及装甲车,叶子轩带着一百多条枪,杀入陈三元花园,把他和东瀛人全部拿下。”

  “叶老怎么会给叶子轩调兵呢?”

  宋伯仁一脸震惊:“他不是向来遵循江湖恩怨江湖了吗?怎么突然动用部队帮叶子轩对付陈家?”在他的印象中,叶家老人虽然对军队重要位置把关,但他很少会插手日常事务和后辈恩怨,如此却调动驻港部队帮孙子,他想不明白:

  “莫非叶老想要重出政坛?重掌大权?他可是八十高龄。”

  宋禁城轻轻挥手,示意宋伯仁安静下来:“这也怪不得叶老和叶子轩,是陈本胜玩火玩过头了,他不知道哪里听来谣言,什么佛珠可以治疗蛇毒,于是绑架了一个和尚抢夺了一串佛珠,结果被和尚的师姐单枪匹马杀人陈三元花园。”

  “担心儿子安危的陈本胜一急,心里乱了分寸,把苦心经营多年的飞虎队压上去。”

  他转过身看着宋伯仁:“还给飞虎队下了格杀令,要对擅闯花园中杀无赦。”

  “和尚的师姐恰好跟叶子轩有点关系,于是他就带了驻港部队过去。”

  宋伯仁闻言眉头紧皱起来,恨铁不成钢喝出一声:“真是猪一样的队友,有樱雪子他们坐镇,陈三元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,干吗要动用武装到牙齿的飞虎队?给叶子轩找到一个官方对抗的借口,也给叶老找到一个敲打各方的幌子。”

  随即,他又一脸歉意:“这事我也有责任,应该提醒陈本胜不要擅动飞虎队。”

  宋伯仁踏前一步,低声问出一句:“禁城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叶子轩占据黑白两道的优势,过江龙和樱雪子又相续被杀,一个陈家独木难支,西方势力又不便介入,我们是要撇清跟陈本胜的关系,还是暗中动用资源扶持他一把?”

  “这些不重要。”

  宋禁城微微挺直笔挺身躯:“我叫你过来,不是讨论如何扶持陈本胜,更不是作出反击扭转局势,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,你跟陈三元的交易,有没有泄露出去的可能?陈三元被叶子轩光明正大抓了,他会不会为了活下来出卖了你?”

  “他比纨绔子弟好一些,有些倨傲,但骨头不会太软,当然,在叶子轩的手里,估计他扛不住。”

  宋伯仁呼出一口长气:“不过我也算了他会出卖这一步,所以我跟他见面和对话都是秘密中进行,也就是说,不管陈三元说再多东西,再怎么指证我是幕后黑手,我都可以一口否认,他拿不出半点证据,也就无法通过我指证宋家。”

  在宋禁城轻轻点头时,宋伯仁又补充上一句:“倒是过江龙有点麻烦,他知道的比较多、、、”

  “过江龙不用担心。”

  宋禁城眼里有着自信:“别说下山豹还在我手里,就是过江龙站出来指证,也要有人信才对,我杀他二弟,废他三弟,还杀了不少悍匪,在叶子轩他们眼里,过江龙就是我宋禁城的仇家,仇家喊着我买凶杀人,有几个人会相信呢?”

  宋伯仁闻言一怔,随后叹息一声:“原来你早想到这一步,服了,过江龙出卖不了我们,那就没有人可指证我。”

  宋禁城又问出一句:“确认没有留下什么证据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宋伯仁肯定的摇摇头:“没有任何牵扯宋家的手尾。”

  “很好!”

  宋禁城的脸上多了一分轻松,端起咖啡喝入一口,随后淡淡出声:“在张家几个子侄的大力推荐下,你很快就是藏区实打实的一把手,最多三个月就可接替内退的邓书记,所以你不能有任何把柄在他人手里,特别是跟陈家的交易。”

  “不然一旦被沈万千他们揪住,不仅你无法上位,藏区也要换主,毕竟陈家有太多西方势力影子。”

  他手指摩擦着滚烫杯子:“你心里应该清楚,多少人盯着藏区这块肥肉。”

  宋伯仁脸上一喜,随即出声回应:“放心,绝对不会有任何纰漏。”

  自信满满。

  “过江龙废了,我少了一个心头大患,出入不用担心这批悍匪惦记。”

  宋禁城虽然位置显赫,但想到下山豹他们,多少还是有些头疼:“山口组也被我扯入了香港漩涡,他们跟叶子轩的冲突进一步加深,无论将来哪一方胜利,对咱们都有利无弊,这一局,我们看似输得很难看,其实也少了很多麻烦。”

  “现在叶子轩基本掌控香港局势,你去香港做最后一点事情。”

  宋伯仁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不知我现在适合干些什么?”

  宋禁城声音平缓而出:“旺角扰乱运动,掌控和记社团,清洗豪门子弟,陈家一败再败,被香港各方千夫所指,现在差不多到了撕破脸皮的时候,双方都在调集势力蠢蠢欲动,你过去香港不是帮陈家一把,而是要挑起他们的纷争。”

  “与其陈家被叶子轩他们清水煮青蛙干掉,还不如激发陈本胜血性跟各方死磕。”

  他轻声一句:“局势大乱,对我们才有好处啊。”

  宋伯仁点点头:“好,我马上启程。”

  在宋伯仁转身离去关闭房门后,望着空荡荡会议室的宋禁城心里总有一丝不安,他端着咖啡绕着会议桌慢慢踱步,寻思哪个环节会出纰漏,最后,还是宋伯仁跟陈三元的接触,让宋禁城觉得存在变数,这是唯一无法主动掌控的环节。

  宋禁城思虑一会,一口喝完咖啡,随后手指一挥,一道红色身影现身。

  “韩月,替我起早一份方案,我要赶在明天早上九点前,让伯伯把这方案送去红墙报备。”

  韩月低声回应:“什么方案?”

  宋禁城手指一点:“宋氏计出奇兵,重创**势力。”

  “同时对外宣告,宋禁城愿赌服输,取消醉墨婚约。”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