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二十八章 张醉墨
    

    陈三元被捕的第二天,香港风云变幻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

    先是一直游离李家集团外围的李元峰,高调回归李氏核心层,协助李家城驾驭李家这艘大船,使它平稳前行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一出,舆论顿时一片哗然,这些年李元峰都是以浪子形式活跃香港,也就是说他主动放弃成为李家继承人的机会,李家城数次要他回去李家帮忙,都被李元峰毫不客气的拒绝,如今愿意回归,意味着他很大机会成为继任者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圈子中众多人物还在吃惊于李家变故的时候,一场更大的倾盆大雨,轰然而至。

    场面之大,涉及范围之广,让所有人目瞪口呆,难于置信,重回李家董事局的李元峰,当天早上八点就开始举行高层会议,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发言,到最后总结,一场会议开了将近两小时才结束,李家做出大动作,亮出锋利刀锋。

    矛头直至豪门之一陈家!

    仅当天,李氏旗下大批资金强势狙击陈家股市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,手段血腥而霸道,让陈氏集团股票开盘就大跌,李家的行为犹如原本平静的湖面,被投入了一个体积巨大的石块,浪花重重,整个香港圈子全部轰然震动,巨大涟漪一圈圈向外波及,很多人都嗅到一抹久违的商战气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董家向警方指控陈家唆使过江龙杀害董云飞,让陈家上下遭受九龙重案组全面调查,董家还单方面宣告,鉴于基本法精神,董家终止跟黑紫荆有牵扯的陈家合作,三十六个项目当天停工,还保留追究陈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    李家和董家两大新旧门阀的动作,顿时引得不少跟陈家有生意往来的势力跟风,纷纷喊叫跟陈家断绝关系,并把手中关于陈家黑料的东西捅了出去,让陈家遭致更大压力,数百名讨要精神赔偿未果的权贵,义无反顾直接加入了联盟。

    陈氏集团陷入漩涡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这还不算结束,在白道对陈家罕见联手打压陈家后,和记鬼头王也高调宣告,陈家雇凶杀害南伯和山叔,还拒绝交出凶手给和记一个交待,和记社团从今天开始,将会对陈家进行无间断报复,直到陈本胜交出凶手作出交待为止。

    和记还在当天上午开始发难,突袭陈家旗下各个重要场子,数千号人分成一百支小队,冲进去之后并没有大肆杀伐,只是驱赶客人和打砸场所,呆了将近两个小时在全部撤退,来去如风,昔日效率颇高的香港警察,罕见地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鬼头王对李家开战,香港再度变得哗然。

    这是黑白两道第一次合作!

    大势不可挡,沉寂了许久的香港,随着李家、董家以及和记对陈家出手,偌大的香江舞台,彻底搭建完毕。

    锋芒耀眼。

    舞台如棋盘,纵横交错。

    香港局势风云变幻的时候,最为关键的人物之一,叶子轩,却风轻云淡的站在圣母玛利亚医院,把一剂亲自配制熬好的中药缓缓倒入小和尚嘴里,墨七熊带人在枯井找到他的时候,小和尚只剩下一口气,晚上个把小时就会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手脚脱臼,全身伤痕,肋骨也断了两根,毫无疑问遭受过不小的折磨,而且他在枯井是被泥土埋了大半个身子,正如樱雪子说的,如当时不知道小和尚下落,找到时候必定是尸体一具,所以墨七熊救出他后,小和尚依然处于危险中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晚上的抢救,小和尚才算是保住性命,只是叶子轩感觉到他状态不是很稳定,因此弄了一些药材熬了一壶中药,早上醒来就带着它过来给小和尚调养,差不多半小时,他才半中药喂完,刚刚放下东西,如衣就递过一张纸巾: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接过纸巾,擦拭手上几滴药汁:“不用感谢,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如衣看着笑容温润的叶子轩,脸上涌现一抹复杂情绪,说好不欠这个男人的人情,说好要跟他不再往来,可命运总是难免开起玩笑,让自己和小和尚又欠下一个大大人情,不,是两条命,看来此生怕是难于跟他断绝纠缠,很是折磨。

    昨晚叶子轩出现的时候,她一度幽怨叶子轩为什么要去救她,她情愿死在乱枪之下,也不愿再欠叶子轩的人情,可是看到释心奄奄一息被救出来,她心里又充满了感激,如果不是叶子轩援手,她即使杀了陈三元他们也救不回师弟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药喂完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沉默的如衣,叶子轩没有跟往常一样逗她,免得让她心里更加负担,淡淡一笑开口:“释心估计下午就会醒来,你也不要惦记这个事,我昨晚杀出本意不是帮你,而是我要重创陈家谋取叶宫利益,救你救释心,完全就是顺手。”

    如衣看着叶子轩,红唇轻抿:“我知道,你是特意来救我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怔,随即什么都没说,轻轻一笑转身离去,他不是一个洒脱的人,但也不会拖泥带水,既然跟如衣没有太大的未来,叶子轩就不想过多纠缠,做完能做的事可以做的事,他就功成身退,免得让自己惆怅也免得如衣痛苦。

    他给不了如衣想要的,所以只能希望她开心。

    “叶——”

    看着叶子轩渐渐消失的身影,如衣张嘴想要喊出一句,但最后又收回了字眼,俏脸涌现着一抹落寞,就在她抱紧双肩掠过一丝惆怅时,芊紫衣从外面走入了进来,看着沉默的如衣轻声问道:“走了?很难过?你心里真的放不下他?”

    如衣恢复几分平静,低声一句:“恩师,是如衣道行不深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叹息一声:“其实你如果有所选择,你就该遵循本心而去,昨晚我一直在暗中看着你,说实话,我没有想到他会来救你,更没有想到会如此强势保护你,我原本担心单纯的你被欺骗,可昨晚一战,我很清楚,他确实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对你没有感觉,他何必冒险跟陈家死磕?”

    如衣微微低头:“可那又如何?他给不了我要的,我又无法给他要的,我们注定是交叉线,有交集,但最终错开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上前一握徒儿的手,声音前所未有轻柔:“修百世方可同舟渡,修千世方能共枕眠,前生五百次的凝眸,才能换今生一次的擦肩,今生你动了心,他有了意,不知前世熬过多少苦,走下去,很可能就是一世白头,干吗弃之?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尝试一下,又怎知道他不会改变?又怎知道自己不能改变?”

    在如衣身躯一震时,芊紫衣用力一握她的手:“一切有为法,尽是因缘合和,缘起时起,缘尽还无,不外如是!很多年前,我跟你一样,对情感有着自己的倨傲,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,十多年下来,我才懂得什么叫水至清则无鱼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我要你放纵自己,只是想说有时候值得追求的,可以珍惜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说着永不分离的人,早已散落在天涯,你没有奢望永远,就更加可以从容面对这一场情感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轻声劝告着如衣:“哪怕最后还是分道扬镳,可毕竟有过美好时光,当然,如果你能够干脆利落的断绝双方关系,我肯定支持你放弃她的选择,但你现在做不到,既然做不到,那就试着爱一次,如衣,去告诉他,你的心声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时候,一时错过,就是一生错过。”

    她摸出一串佛珠,放在如衣的掌心:“这是同心珠,带着它,它会给你带来好运,带来姻缘。”

    “惜缘,随缘,才能以佛心看缘起缘落。”

    如衣闻言一怔,随即脸上掠过一抹异彩。

    此时,叶子轩正站在医院门口,还没钻进叶宫的车队,一列挂着两地牌照的黑色奔驰就缓缓行驶了过来,不张扬,不跋扈,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威压,车子横在叶子轩的对面,车门打开,一个身材高挑的靓丽女孩,气势不凡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来往医院的不少人纷纷驻足,看着这一列非富即贵的车队,看着很是富贵逼人的女孩。

    敬畏,艳羡,感慨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秀发盘起的美女,高贵,清冷,端庄,黑色纪梵希连衣裙未到膝盖,一双曲线纤美的长腿由于皮鞋衬托,更显笔直修长,激发男人的**,美女的右臂优雅抬起,摘掉脸上的黑色太阳镜,出身显赫的女孩自然而然流淌一抹贵族范儿。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怔,随后一笑,张醉墨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没等叶子轩出声,张醉墨巧笑倩兮:“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靠在车门上,悠悠一笑:“好久不见,你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学会的口花花?哄骗了不少女孩子吧?”

    张醉墨挪移脚步向叶子轩走了过来,一抹淡淡香气在空中弥漫:“听说你要做澳门女婿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:“是啊,准备学赌王,娶四个妻子。”在张醉墨用墨镜点点叶子轩时,叶子轩话锋一转: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很快走到叶子轩的面前,笑容恬淡,轻舞飞扬,张开双臂要跟叶子轩来了一个拥抱:“婚约解除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女人落落大方张开双臂,叶子轩掠过一抹笑容,上前一步跟张醉墨拥抱:“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无数路人眼睛瞪大,有着说不出的羡慕,能够俘虏张醉墨这样的女孩,叶子轩真是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跟女人身体触碰的时候,张醉墨双手微微用力,紧紧抱着叶子轩呢喃:“我,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抱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

    她扬起的俏脸,在阳光中很是灿烂,很是醉人,很是开心,像是一朵盛开的花。

    眯起的美眸中,张醉墨见到,不远处,一个绝色尼姑屹立,泪眼婆娑,手中佛珠悄然断裂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珠子,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ps:谢谢杨亚铮打赏10000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