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二十九章 事端横生
    

    香港大厦七十七层,九重天餐厅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这是香港最佳最高的赏景场所,人均消费三千左右,富人晚上喝几瓶好酒的花费不止这个数,但兜里没多少铜板的穷人进这儿,十之**畏畏缩缩,紧张的手足无措,叶子轩和张醉墨却很从容踏入进来,坐在张醉墨早就订好的位置。

    置身充满现代气息的地方,坐于临窗的最佳观光位置,张醉墨轻晃玻璃杯中的鸡尾酒,笑容有着说不出的明媚:“宋禁城昨晚就宣告取消婚约,我知道消息,就早早飞来香港,订好餐厅,就是想要跟你分享喜悦,也感谢你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废了过江龙,只怕我真要成宋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端起鸡尾酒晃动两下:“这不算我帮忙,只能说是无意之举,我是揭开他的面具后,才知道他就是过江龙,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,不过你非要感谢,我也受着,能够好好敲诈张大小姐一顿,难得机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瞅瞅桌上精致到快让人舍不得下咽的点心小吃,瞅瞅周围衣着谈笑近似绅士名媛的光鲜男女们,最后目光落在玻璃窗外的维多利亚港,他或多或少明白为啥那么多女人出卖自己追求物质享受,有钱,生活真可以过得无比惬意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样玩世不恭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跟叶子轩轻碰酒杯,动作优雅的抿入一口酒:“不过这吊儿郎当的态度,我喜欢,它比京城权贵的虚情假意,来的让人开心,你也是,离开京城这么久都不回去看看,我好几次去叶家找你都没见人,春节拜访也是人在异乡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快成流浪人了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眼神多了一丝玩味:“静初还找我探听你下落,说你这个紫荆城股东,连场子都不到,完全就是甩手掌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悠悠一叹:“其实我不止一次想回去,只是每个节点都恰好有不少事情缠身,忙得实在抽不出空,就连春节也是视频拜年,不过我虽然想念京城,但觉得还是外面轻松,少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,还能随着自己性子做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张醉墨伸出温润的手,轻轻一拍叶子轩手背笑道:“在京城看似高高在上,锦衣玉食,但其中操的心也是极其的累,还不如在外面来的逍遥和自在,不过我还是要怪你,这么久不跟我联系,是不是要疏远我?”

    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:“你可是名花有主,未来宋夫人,我哪里敢随便跟你联系?”随后又摆摆手回道:“开玩笑了,不是不跟你联系,也不是疏远你,而是事情一件连一件,我连喘息时间都没有,所以忘记给你电话和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也跟你开玩笑,别无奈了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扬起精致的脸颊,眼神柔和的看着叶子轩:“不管你以前是什么原因没联系我,以后一定要跟我多多交流,如果你不理会我,我就主动骚扰你,我现在没有婚约在身,不用再在意家人或他人目光,我喜欢跟谁来往就谁来往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怔,随后笑着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多少能够捕捉到女人蕴含的意思,只是对方没有直白,自己也不便多说什么,随即,张醉墨又举起酒杯跟他一碰,声音轻缓而出:“对了,先给你打个预防针,宋禁城宣告跟我解除婚约,爷爷和母亲没什么反应,但几个叔伯很是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希望我跟宋禁城重新结合,我拒绝他们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很是不快,还有点愤怒,知道是因为宋禁城跟你愿赌服输,他们就迁怒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喊着有机会要教训你,所以哪天张家子侄找你麻烦,你不要意外,同时,你不要给他们面子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笑着给叶子轩一棒:“该骂的骂,该揍的揍,爷爷不会护短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叶子轩张大嘴巴:“张家子侄恨上我了?觉得我破坏你们婚约,看来真是好人难做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扛得住的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笑容很是灿烂,给叶子轩添上半杯酒:“对了,我还听说你昨晚冲入陈家,是为了救一个尼姑?”

    “你很爱她吗?值得你调动驻港部队去帮助她?”

    她还悠悠一笑:“还扛着炊事班采购经过陈家,发现凶案见义勇为的幌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神情犹豫了一下,最后落落大方回道:“多少有点喜欢,一起跑过路,还共过生死,昨天知道陈家要对她痛下杀手,所以我就过去帮她一把,只是这跟爱不爱无关,换成其余朋友,我一样会出手援救,而且我跟她没有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不要觉得我又哄骗女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在张醉墨轻轻摇晃酒杯聆听的时候,叶子轩把自己跟如衣的往来道出来,包括被王大伟追得跳海一事,不过隐去了两人**相对的场景,张醉墨听完后轻轻点头,随即望着叶子轩轻声开口:“你们有过这么多回忆,她肯定动了心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脸遗憾:“只可惜,她要的,我给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呼出一口长气,目光柔和的看着叶子轩出声:“刚才我跟你在医院相拥的时候,你后面十米处,出现一个绝色尼姑,她泪眼婆娑,手中佛珠落了一地,随后呆呆的转身离去,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她就是对你动了情的如衣。”

    “她很伤心,你该给她打个电话,安抚一下情绪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身躯微微一怔,似乎没有想到如衣曾经出现过,他下意识拿起电话,但很快又松开了手指,脸上多了一抹落寞开口:“正如我刚才跟你所说,她要的,我给不了,这就注定我们无法在一起,没有未来,我又何必纠缠不清呢?”

    “伤了自己,也伤了她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端起酒杯:“或许我跟你的拥抱,对她来说,是一个很好的了断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痛快。”

    张醉墨伸手拍拍男人的手背,拿起酒瓶给叶子轩倒了一杯:“虽然我对你们的结局有点惋惜,但尊重你也尊重如衣的意见,既然你已有了决定,我也就不多说什么,来,喝酒,感情的事,醉墨帮不上忙,但陪你借酒消愁还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端起了酒杯:“干了!”

    张醉墨跟叶子轩重重一碰,随后一口喝下,笑容灿烂,眼神有着一抹疼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医院的天台凉亭,冷风徐徐,如衣像是一尊雕像一样,目光平和的眺望着前方,悲伤,苦楚,爱恋,此刻都看不到半点痕迹,芊紫衣显然已经知道了一切,站在如衣的身边轻声开口:“你就这样放弃?就没想过挽留吗?”

    “舍不得又能如何,撕心裂肺的挽留,只是不甘心的表现而已。”

    如衣像是看透了很多东西,语气平静的让芊紫衣都一怔:“况且,我又能给予他什么?相比他身边的女人,我实在太渺小,他可以用江山来做聘礼,但我拿什么做嫁妆?他身边女人一个比一个优秀,我只是一介四大皆空的出家人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幽幽一叹:“没事,将来你会遇见你爱的,爱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如衣脸上掠过一抹笑意,轻轻摇头回应:“恩师,认识他这些日子,我动了心,还幻想过,我一直以为他会成为我的丈夫,会是和我一起老了看日落的人,理所当然的,我把他当成了生命的全部,动了不该动的心,就再也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未来会遇见更优秀的男人,可是,千帆过尽,我想再也找不回当初那一叶轻舟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能够感受到如衣的惆怅,伸手一握她的手臂:“如衣,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你总会在以后的时间忘了他,先忘了他的样子,再忘了他的声音,忘了你们的生死经历,忘了你曾动过的那颗心,现在不行,但以后一定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的安慰中透着一丝惋惜:“相信师父,一定可以忘记。”

    如衣轻声一叹:“是啊,也许有一天,我会忘记当时他的模样;也许有一天,我会忘记曾经一起经历的所有细节;也许有一天,我会忘记为他的奋不顾身;所有关于我们的记忆,都敌不过流年的冲淡、但我想,无论时间如何流逝、”

    “以后的我,都忘记不了当初动心时的,那种不顾一切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微微一怔,像是被击中内心深处的往事,点点头:“嗯,我能理解,那是一种溺水三千,只取一瓢的痴心。”

    “如衣,不要伤心了,也不要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很是心疼强装坚强的徒儿,转到她面前柔声开口:“这两天,等真妙师太和释心病情稳定,我就把他们交给宝莲寺和李家照顾,以我跟他们的交情,师太和释心一定会被精心照顾,而你,跟我去英国,不管你将来会不会再爱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送你一份嫁妆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的眼里有着一抹炽热:“一份可以衬得起任何聘礼的嫁妆。”

    如衣微微一愣:“恩师,跟你去英国?”

    芊紫衣点点头:“我带你去看看另外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如衣掠过一抹讶然:“另外的世界?”

    芊紫衣目光清冷的看着如衣:“你现在只需回答我,愿不愿意跟我走?”

    如衣沉思,咬着嘴唇,良久,点点头:“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,找一个机会,跟他道个别。”

    芊紫衣淡淡出声:“给你这份感情,划上一个句号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锐意无限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、8046点赞本作品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