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三十三章 败敌
  面包车侧翻出去,撞中一辆红色宝马,宝马哐当一声,车门凹下一大半。

  在棺材板踢开车门从容落地时,支离破碎的面包车中,嗖的一声钻出一个人,正是被称呼为阿布的瘦小女子,满脸是血,手上还有不少玻璃碎渣,但她脸上没有太多表情,双手一抖,把玻璃碎渣全部震落出去,随后侧目望向棺材板,眼神凶悍。

  为了引开警察追击,她一人一车孤身犯险,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,以为可以从容抵达中转处,逃开警察的追击,谁知却在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,而且一看棺材板阴狠杀伐的态势,阿布就知道,如果不撂倒这个家伙,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跑路。

  无论是逃窜,还是抢车,她相信棺材板都会阻挡。

  杨欢颜握着叶子轩的手:“叶少,没事吧?”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放心,棺材板可以做一个立功市民。”

  谈笑中,叶子轩把手往自己身上挪了挪,杨欢颜腿上的丝袜触感,让他心里总是怪怪的,杨欢颜感觉到叶子轩动作,固执把男人的手拖回,牢牢握住给自己安全感,她知道自己跟叶子轩没有未来,所以任性珍惜这难得的独处时间,哪怕越池一点。

  叶子轩轻叹一声,没有再坚持,目光望向窗外。

  “你怎么开车的?”

  红色宝马车门砰一声打开,一个穿着阿玛尼的秃顶男子钻了出来,大腹便便,满脸震怒,叶子轩和杨欢颜见到秃顶男子一怔,两人都认出他是白冰冰的富豪男友,强哥,在叶子轩暗呼不好时,强哥正双手叉腰,居高临下向阿布发出一声吼叫:

  “你他妈的赔得起吗?”

  “啪!”

  一声脆响,扣人心弦,块头已算不小的强哥竟惨兮兮斜飞起来,去势迅猛,人们无法想象他到底承受多大力道,不但他自己遭殃,还带倒几名下来观望的车主,众人拥做一团,喊叫连连,后面车子随之刹车,车子堵住道路也迟缓着警察的速度。

  扇出一巴掌的阿布看都没看强哥,目光始终盯着散发阴冷气息的棺材板,缓冲身体疼痛,准备出手解救对方。

  “你怎么打人啊?”

  在强哥摔一个鼻青脸肿时,宝马又钻出一个时尚靓丽的女子,白冰冰像是母老虎一样,一边心疼看着摇晃晃起来的强哥,一边指着阿布喊叫起来:“你是不是神经病,你撞了车不道歉,还打人?我告诉你,这里是香港,我要报警,我要你坐牢、、”

  “啪!”

  没有半点悬念,阿布又是毫不客气一巴掌,直接把白冰山扇飞出去,重重撞在强哥身上一起倒地,两人闷哼不已,脸上都有五个红红指印,杨欢颜下意识想要推开车门出去,却被叶子轩伸手拉住,场面混乱,杨欢颜下去很容易出事,他淡淡出声:

  “留在车里,白冰冰他们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杨欢颜闻言松掉拉开车门的手指:“好。”

  “围在这干吗?不想死的,全都滚远一些。”

  在阿布眼里闪烁一抹杀意盯着棺材板时,棺材板提气高喊一声,阿布有多么危险,全场唯有他、叶子轩和警察清楚,然而白冰冰等人哪知他的好意,有人握着电话诧异,犹豫要不要躲远点,有人则干脆不动,摆出凭什么听你的话?总之众生百象。

  棺材板恨铁不成钢地冷笑一声,看来没有血的教训,永远不懂什么叫疼。

  “嗖!”

  此时阿布已经脚步一挪向他冲了过来,显然知道这是撞击面包车、还会死咬自己的主,棺材板直视大步而来的阿布,眼睛渐渐冷冽,久违的杀意在心底蔓延,陈天策死了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酣畅淋漓的厮杀过,阿布现身,正合他意,可以热身了。

  两人相隔十多米,强哥他们挨了耳光后,没人再敢阻挡阿布,一个个如惊弓之鸟,慌张闪避,给两人腾出片空地。

  “嗖!”

  十多米距离很快缩短,脸上带血的阿布急速狂奔,挥洒的强大气场,压迫的围观看客不由自主后退。

  叶子轩眼睛眯起:“这女人,确实厉害。”

  虽然只是两个照面,叶子轩感觉这阿布就是打不死的小强。

  下一秒,阿布脚步一弹,向棺材板发起攻击,棺材板双手一沉,严阵以待。

  “砰!”

  人们被突如其来的沉重闷响惊呆,仿佛感受其中蕴含多变态的力量,棺材板面无表情地双手叠加,硬接阿布助跑后的一记霸道回旋踢,旋即他脚下发出“刺啦”的刺耳摩擦声,人们细瞧之下又是一惊,棺材板退后一步,手掌微红却没半点表情。

  “来!”

  棺材板揉揉手掌,战意沛然,提臂,轻轻甩动,双手也逐渐握拳,全身骨节随即爆一连串脆响。

  围观者者目睹此情此景,瞠目结舌,影视中的画面,在自己面前上演。

  “呼!”

  没有丝毫废话,在警察弃车步行追来的时候,棺材板跟阿布已经再度交锋,两人都是大开大合的霸道路数,拳脚密集相交,揪扯人心的沉闷碰撞声几乎连成一片,人们瞧着阿布每次攻出的拳脚,虎虎生风,好似感受凛冽的寒风拂面,让人心惊。

  而棺材板硬碰硬的化解,又让不少人叹为观止。

  坐在叶子轩身边的杨欢颜颇为感慨,以前总觉得这些打打杀杀离自己太远,即使有也是存在影视上,结果没想到,这一个月以来,自己不仅置身打打杀杀,还见过不少血和死人,让她奇怪的是,她对此并没有太多惧怕,或许是叶子轩陪伴缘故。

  想到这里,女人的眼神又温柔了两分。

  “砰!”

  双方拳头相碰后,阿布脚尖重重点地,瘦小身躯直撞棺材板,石破天惊。

  棺材板不退反进,身子一侧躲过阿布的撞击,随后贴着对方上去,双拳雨点般落在阿布小腹,快逾闪电,连绵不绝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原本悍然前冲的阿布,击打的连连退步,得势不饶人的棺材板就那么侧着身猫着腰,贴紧阿布,如影随形般出拳,陷于被动的阿布低喝不已,跌跌撞撞后退的同时双拳轰出,恨不得打爆棺材板脑袋,棺材板反应更快,躲过两拳,身躯向后一仰。

  随后,左脚猛地一踹。

  “轰!”

  瘦小的阿布直接被踹退出去,重重的撞击在红色宝马上,车子震颤,阿布后背挤压车厢铁皮向内凹陷,贴着反光膜的车窗玻璃噼里啪啦崩裂,声势惊骇人,靠近车子想要寻找机会开车离开的白冰冰和强哥,神情一震,嗅到不好下意识闪开躲避。

  只是速度慢了半分。

  “砰!”

  阿布没有擦抹嘴角溢出的血,眼神流淌着一抹残酷,凶悍地伸展双臂,一把擒住白冰冰和强哥,身上力道猛地涌出,不待哇哇直叫的两人争执,像炮弹一样砸向棺材板,棺材板眉头一皱,没想到对方这么无耻,下意识接住两人,免得脑袋开花,

  刚刚把满脸惊慌的白冰冰他们推开,阿布又把两个人砸了过来,两名青年直挺挺向棺材板撞去,完全就是人肉武器。

  围观者见到这个场景才慌忙撤后,同时明白棺材板让他们滚开的良苦用心。

  “扑!”

  棺材板双手一探,缓冲两人砸来的力道,随后一推,把他们推到地面上。

  还没喝叫他们赶紧滚蛋,阿布又砸来了一人,她也跟在后面扑上来。

  棺材板把无辜者格挡出去,阿布腾身踢出的一脚,已到了棺材板胸口,凶猛,速急。

  “砰!”

  极尽霸道。

  时机拿捏妙到位。

  “嗯!”

  棺材板躲无可躲,只能硬生生挨这一脚,一声闷响,棺材板胸膛被阿布点中,一股蛮力涌至,身躯夸张的倒着飞射。

  棺材板撞向叶子轩所在车子,带人的视觉震撼力,堪比电影特效。

  惊呼声四起。

  阿布反手闪出一把军刺,趁胜追击向棺材板追击过去。

  白冰冰和强哥他们目瞪口呆,暗呼棺材板必死无疑了。

  “嗖!”

  就在这时,车窗落下,一手从车里探出,轻描淡写的拍了两下,把棺材板身躯稳住了下来,还没等阿布眉头皱起,叶子轩掌心吐出四成力道,棺材板身子瞬间弹了回去,像是利箭一样跟阿布擦身而过,一道亮光各自从对方手里闪起,劈向对手。

  只是借助叶子轩力量反弹回去的棺材板速度快了半分。

  落日余晖渲染之下,分外妖娆。

  棺材板站在阿布站过的地方,阿布却在冲出几米后,半跪在地,她的腰部流淌一抹鲜血。

  棺材板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刀,刀刃,滴落着殷红鲜血。

  “不准动!”

  此时,十几名警察已经赶赴过来,举起枪械把阿布围了起来,神情紧张,摆出随时开枪的态势。

  阿布没有抵抗,丢掉手里的武器,任由警察铐上自己,只是眼神带着一股怨毒,狠狠看了棺材板一眼。

  棺材板手指抹掉血迹,从容不迫返回车子。

  叶子轩看着被警方包围的面包车,车里并没有刀疤男子的身影,眉头轻轻皱了一下,但随后恢复了平静,手指轻挥:

  “走。”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