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四十四章 暗波汹涌
    

    现实社会就是一个偌大的迷宫,普通的小老百姓磕磕碰碰许多次后,仍旧找不到柳暗花明的方向,很多人数十年如一日为生活而迷茫为度日而操心,但那些高高在上的上位者总是能够很好的把握住前行方向,不至于在小水沟里翻船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他们所处的高度决定了视野较开阔。

    坐在和记总堂品着咖啡的鬼头王,算是一粒混在沙子里的钻石,所处的位置让他有了超乎寻常的眼光,陈三元一死,和记堂主遭遇袭击,鬼头王二话不说就下令全面报复,他没有傻乎乎去找陈本胜解释,也不在乎自己是否背了黑锅。

    只要陈家是和记敌人这个大前提存在,那么开战就是无可避免的事,所以浪费时间去寻找凶手或解释,还不如抢占先机下手,灭掉陈家这个敌人,再慢慢找凶手算账不迟,否则被发疯的陈本胜撕下一块肉,自己可就对不起社团的兄弟了。

    还有死去的南伯和山叔。

    鬼头王这次能作出迅速反应以及放开手脚大干一场,除了两家不可调解的恩怨之外,还有就是盟友阵营强大,鬼头王不愿意浪费李家、董家以及叶子轩这些好牌,所以亲自坐镇总堂,把一个个命令发出去,对陈家进行全方面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张老式的长椅上,鬼头王双手捧着杯子喝着亲手煮的热茶,听着旋律柔美年代已久的夜上海,整个人很怡然自得,思维却常常迅速跳跃,寻思如何尽快解决陈本胜的战斗力,他清楚,一定要在香港大乱前解决敌人,不然后果严重。

    香港政府绝对不会允许,陈家跟和记开战太久。

    这盘旗不太好下啊,起码比二十年前凶险了很多,鬼头王低头抿了一口热茶,品味着先苦后甘的味道,随后吐出一口气,在这场凶险的博弈中他已落下子,以后怎么落子要看接连蹦达出来的对手,他已经查到,陈本胜请了不少外援。

    “老大。”

    喝入大半杯热茶,鬼头王的身体暖和很多,拿起手机回复几个警方电话,这时,一个身穿蓝衣的女子走入了进来,快步走到鬼头王的面前:“收到一个情报,陈本胜把红义安的血大嘴也请了过来,昨天死在鹿港国际公寓的就是他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血大嘴?”

    鬼头王淡淡出声:“就是那个喜欢吃腹中胎的畜生?”

    红义安有不少骨干,但鬼头王对血大嘴印象颇深,因为血大嘴有一个人神共愤的嗜好,那就是常常购买刚出生婴儿烹食,让人闻言就对他生出畏惧和厌恶,这也给红义安带来不小声誉影响,只是血大嘴能征善战,所以没被驱赶出帮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陈本胜把这人请回来对付自己,可见陈家是誓要啃掉自己这跟骨头了。

    听到鬼头王的反问,蓝衣女子点点头:“正是,消息显示,他这次带了足足三百人回香港,目的就是协助陈本胜稳住阵脚,早上一系列案子,也是血大嘴拿着陈家情报指挥手下做的,老大,这人心狠手辣,手段龌蹉,我们要提防。”

    蓝衣女子面容清秀,自带一抹高冷:“这些年我们跟红义安虽然井水不犯河水,但双方历史恩怨摆在那里,和记当年杀了不少红义安留在香港的棋子,也收编了他们不少兄弟,如今找到陈本胜这借口,只怕他们会旧账新账一起算。”

    “血大嘴又是没有底线的人,我们要提防他暗中捅刀子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嘴角勾起一丝戏谑,声音平缓而出:“看来红义安是安乐日子过厌烦了,不然怎会千里迢迢回来香港闹事?也罢,要算账就算个够,血大嘴他们既然来了,那就不要让他们回去了,凤来,你派人手好好搜寻血大嘴的藏身处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,告诉我,调重兵灭了那畜生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再给我发出江湖通告,谁敢收留血大嘴,谁就是和记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被称呼为凤来的女子点点头:“是,老大。”

    在凤来低头要离开和记总堂时,鬼头王忽然想起一事,声音一柔:“对了,最近有霜霜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凤来微微一怔,随即轻轻摇头:“没有,殡仪馆一战后,她就消失不见了,可能是被陈家藏起来了,也可能是被陈家杀人灭口,还可能是霜霜自己跑路了,毕竟她要面对和记全面追杀,一旦被逮住,就是跟基哥一样三刀六洞下场。”

    基哥被叶子轩废了,但并没有就此结束痛苦,和记把他带回堂口后,就开香堂行家法,经过三刀六洞,九九八十一鞭后,被拖去郊外活埋,凤来低声一句:“大哥,我知道你还念着她,可是她回不来了,也不能回来了,忘掉她吧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叹息一声:“只是想要知道她的生死,她确实负了我,但也手下留情,如果她那一刀全刺下去,我已死了。”

    凤来平静出声:“老大,当她死了吧,她没刺死你,陈家必然刺死她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轻轻点头,随后眼里迸射一抹光芒:“都是陈家混蛋,拿她儿子要挟,妈的!我非铲了陈家祖坟不可。”

    风来低声一句:“大哥,保重,我们一定会胜利的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没有再说话,只是端起茶水喝入一口。

    “唐大哥,风云变色之际,还有空喝茶啊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了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,总堂暗影中的护卫身躯一震,右手下意识摸向腰间武器,随后就见叶子轩伸着懒腰走进来:“都到午饭时间了,不要喝茶了,搞几个菜来喝两杯,我可是连早餐都没吃,肚子饿得很。”

    见到是叶子轩,十多名和记精锐齐齐松开手,不着痕迹退回到暗影之中。

    凤来跟叶子轩打过招呼后,也低着头离开了大厅,鬼头王散去刚才的怒意,哈哈大笑起来,向叶子轩举步迎接了过去:“连早餐都没吃?看来老弟昨晚真是七战七还啊,不然以你的体力,怎么会早上起不来吃早餐?君王不早朝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杨小姐这么漂亮,是男人就难免倒在温柔乡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苦笑,轻车熟路拉开一张椅子坐下:“老哥,你想多了,我昨晚一个人睡,主要是前些日子太劳累,昨晚又喝了酒,还很高兴,所以失眠到四五点,差不多天亮才睡,一觉起来,不仅到了中午,香港还变了天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像是回到自己家里一样自然,看着精光内敛的和记大佬:“虽然是和记跟陈家开战,但你我是兄弟,所以赶过来看看能否帮点忙,没想到你悠哉喝着茶,显然胸有乾坤,我这颗悬着的心落了下去,但肚子的饥肠辘辘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要告诉我,这里没有好酒好菜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几句话,鬼头王发出一阵爽朗笑声,给叶子轩倒了一杯茶回道:“外面虽然风雨飘摇,社团四处厮杀,但再怎么艰难困苦,我这个做老大的也该稳住性子,龙头都乱成一团,手下兄弟更加人心惶惶,所以茶必须的喝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心里再紧张,再凝重,我也要流露乾坤在手的态势,这样,兄弟们对这一战才会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笑了起来:“老哥不愧是老江湖,深得领头羊的心理驾驭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微微一侧身子,让腰部伤口舒适一点:“老弟过誉了,我就是打肿脸充胖子,哪里有你的运策帷幄,这一战,和记占据天时地利,又有老弟的大力扶持,我再不能从容应对,就可以一头撞墙死了,也辜负老弟对我的期望了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悠悠一笑时,鬼头王又抛出一句:“不过,和记虽然没有叶宫财大气粗,但好酒好菜还是拿得出的,我一个老朋友,早上刚给我带了两只土鸡,一篮土鸡蛋以及松露,全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,中午,咱们哥俩好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他还偏头望着叶子轩:“叶少,这家常菜,合口味吗?不喜欢的话,我让人搞点山珍海味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摆摆手:“不用,就这土鸡,够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玩味补充一句:“老哥放心,这顿酒,不会白喝你的,我带了礼物过来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july骄阳似火打赏作品588逐浪币,yi起失败打赏1888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