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四十七章 非救不可

天才布衣 第六百四十七章 非救不可

  送走薄小衣后,叶子轩喝完大半杯咖啡,见到太阳落山就要回酒店,却在起身时接到白秋画的电话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  叶子轩有些讶然她这时候联系自己,叶宫很多情况都是早上和晚上九点传来,除非有什么突发事故,不然白秋画不会轻易给自己电话,事实也如叶子轩所料,刚刚戴上耳塞,叶子轩就能感受到白秋画的焦虑,随后就听到她开门见山:

  “叶少,有没有看新闻?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怔:“没有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他下午只顾忙着跟鬼头王和薄小衣对话,没有耗费时间去翻阅新闻。

  白秋画呼出一口长气,简明扼要的开口:“中午冒出几条新闻,让香港一战更加火上浇油,西方媒体清一色头条,大肆批判香港早上的冲突动荡,他们指责香港回归华国之前,一直好端端的没事,回归之后,却接连发生恶**件。”

  “今天事端更是人神共愤。”

  “他们斥责大陆官方收买黑社会对民主人士下手,要求港府全力庇护陈家等民主成员。”

  在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的时候,白秋画又补充上一句:“几个大使馆向京城提出了诉求,希望不要让事态恶化,给予香港应有的民主,英国更是高调宣告,陈本胜是英籍人士,如果官方不能给予应有保护,将会严重影响两国关系。”

  叶子轩一愣:“靠!这都行?”

  “除了西方媒体的报道,台岛也有大批民众游行示威。”

  白秋画语气带着一丝无奈:“一个小时前,有一千多名民众去老马府邸请愿,要求台岛当局对话港府,呼吁官方保持应有的理智,不要给旺角运动的民主人士扣帽子,要跟台岛的太阳花一样,尊重人权,民权,不要寒了华人的心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这游行示威,肯定是宋光石他们搞出来的。”

  “没错,游行的民众全是宋光石发动的。”

  白秋画苦笑一声:“可对于不明真相的群众来说,他们就是关系港民的普通人士,影响很大,画面第一时间传遍东南亚,也传到国外网络,现在香港成了世界焦点中心,西方、东瀛、南韩全都关注着陈本胜的命运,可谓万众瞩目。”

  “当然,这还只是外部压力,京城也开始向港府施压。”

  白秋画又抛出一句话:“要当局尽快稳定局势,保护对香港对大陆作出巨大贡献的陈本胜安全,尽快调查出杀害陈三元的凶手,给各方势力一个交待,宋家尤其震怒,借机向沈家连连发难,责备沈老插手香港事务,搞得民不聊生。”

  “我还真是小瞧陈本胜了啊。”

  叶子轩掠过一丝讶然,随后淡淡一笑:“一个老家伙,自挂主角光环啊,这么多势力为其摇旗呐喊。”

  “叶少,这一战,无论是经济对抗,还是暴力对抗,都必须尽早落幕。”

  白秋画徐徐呼出一口气,善意提醒着叶子轩道:“国内国外的压力很大,陈家虽然不是东西,但这些年修桥铺路也捞了不少人心,港民对陈家还是有一定支持度,再加上他旗下的黑紫荆混淆是非,长久僵持下去,对和记有弊无利。”

  “相对于京城来说,灭掉鬼头王肯定比灭掉陈家来得实际。”

  叶子轩忽然问出一句:“叶家有什么反应没有?”

  “沉默!”

  白秋画神情犹豫着挤出一句话:“面临困境的是和记,不是你,不是叶宫。”

  叶子轩能捕捉到白秋画言语中的情绪,叹息一声问道:“龙爷、佛爷,还有你,是什么想法?”

  白秋画先是沉默,随后淡淡出声:“心里话,还是客套话?”

  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你我还要说客套话吗?”

  “因为客套话比较有情义,心里话比较自私,怕你不喜欢。”

  白秋画对叶子轩显然很是了解:“不过你想要知道,我还是可以告诉你。”

  “和记没有找叶宫寻求帮助,叶宫可以趁机袖手旁观,坐看鬼头王在这场争斗中失败。”

  “和记分崩离析,等和记倒了,我们再打着为和记讨回公道的幌子,收拢和记子弟,一举铲除元气大伤的陈家。”

  “这是最符合叶宫未来利益的做法,也是叶宫和叶家愿意付出心血的谋划。”

  “因为它值得!”

  “现在援手和记,代价太大,收获太小。”

  白秋画不忘记提醒叶子轩:“耗费力气帮了和记,它会分一半地盘给叶宫吗?即使鬼头王答应,一年后,社团大选,选上的新老大,会认可鬼头王的承诺?会跟叶宫一如既往和睦相处?一切都存在变数,还不如直接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  “只要我们对和记不落井下石,它死,它生,叶宫问心无愧。”

  “这是我、佛爷、龙爷的想法,也是叶市长他们的态度,当然,最终决定权在于你。”

  相比叶子轩来说,早早出道的白秋画,懂得如何利益最大化,更清楚枭雄比英雄活得久。

  叶子轩没有说话,点点头,平静挂掉电话后,他靠在沙发上沉思,虽然早知道黑道的路不是简单拼杀,可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风雨压城,原本只剩最后一口气的陈本胜,在外力作用下瞬间满血复活,国外势力助威,宋家推波助澜、、

  和记处境相当危险。

  只是叶子轩又无法直接寻求叶家成员庇护,如果是叶宫面对这种处境,叶子轩相信,大伯他们会毫不犹豫援手。

  可现在处境艰难的是鬼头王,虽然叶宫跟和记兄弟相称,但只是他叶子轩的子弟,跟叶家其余人没多少关系。

  不是自家人,对叶家又没有利益刺激,叶家很难政治庇护。

  而且白秋画的心里想法,也反应了不少叶宫和叶家人的盘算,那就是趁着这次难得的黑道大洗牌,先让和记倒下,然后再雷霆灭掉陈家,叶宫可以就此坐大坐强,成为香港黑道的唯一霸主,名利双收,远比将来跟和记平分江山为好。

  从利益角度来说,叶子轩承认,白秋画他们的想法最符合叶宫发展,可是情感上,他始终过不去,鬼头王对他不薄,至少很慷慨的力排众议,把基哥的地盘送给了叶宫,让叶宫有了一块立足之地,不然现在叶宫还无法在香港扎根呢。

  因此要他坐看鬼头王倒下,叶子轩心里难于接受,哪怕将来有冲突,但此刻依然无法算计。

  就在叶子轩的沉默中,棺材板走上来,握着电话低语一句:“叶少,唐薛衣来了电话,鬼头王乔装打扮离开总堂。”

  叶子轩抬头:“一个人?”

  棺材板点点头:“一个人。”

  “他开着一部奔驰走的,身边没有一个保镖,没有人清楚他去做什么,不,应该说,没几个人知道他离开总堂。”

  他又迅速补充一句:“唐薛衣还见到,鬼头王离开总堂不远,就有几个不怀好意的家伙跟上。”汇报到这里的时候,棺材板对叶子轩又叹服了两分,中午离开时,让唐薛衣暗中盯着鬼头王,他还感到奇怪,没想到鬼头王果然有异常。

  “估计鬼头王有危险。”

  叶子轩把残存的一口咖啡喝完,起身向外走去:“走!”

  棺材板没动,低声一句:“叶少,你,可以不救他的。”

  毫无疑问,白秋画他们的思想,也灌入了棺材板他们的耳朵。

  前行的叶子轩身躯一震,回头看着沉寂的棺材板,他清楚什么意思,但也就停滞一秒,果断而又坚决:

  “走!”

  棺材板望着叶子轩:“非救不可?”

  “非救不可。”

  ps:谢谢打赏作品588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