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四十九章 龙头棍

天才布衣 第六百四十九章 龙头棍

  第六百四十九章龙头棍

  但鬼头王再强悍,他也终归是人。`

  再魁梧强悍的身躯也并非真是钢铁之躯,何况他腰部的旧伤还在,在人群中间穿行一半,他已口鼻溢血,腰间也有血液渗透出来,黑色风衣上,遍布遭受肆虐痕迹,有人按捺不住,直接调转斧头的后背,重重拍打他的后背,或小腿。

  “砰!”

  再也承受不住重击的鬼头王单膝跪地,魁梧背影随即多了些许悲壮,他喷出一口热气,慢慢回头瞧背后下手的家伙,眸子闪烁一抹狠辣杀机,吓的几个下手人握着短斧倒退几步,但鬼头王仍未还手,站起来,向血大嘴的位置走过去。

  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保证白霜霜母子的安全。

  远处的白霜霜看着鬼头王被人群攻,却忍气吞声没有还手手,痛彻心扉。

  她想要喊叫,无奈嘴里被胶布缠住,只能不断滴落眼泪,来表达自己的懊悔和痛苦。

  白青年见到眼泪落在身边,眉头一皱猛地弹起,一巴掌甩在白霜霜的脸上,啪一声脆响,白霜霜脸上多五个指印。

  嘴角流血。

  鬼头王听到动静猛地抬头,见到白霜霜正在半空旋转,白青年从悄然落地,晃动两下手腕,一副疼了手的表情。

  鬼头王杀意凝聚,咬着牙,誓要对方付出代价。

  差不多八分钟,浑身是血的鬼头王跪在血大嘴的三米外,饱受摧残羞辱,鲜血渲染的老脸,依然面不改色。

  “放人!”

  鬼头王吼叫一声,随后对着血大嘴咚咚咚的磕头,每一个磕头,都喊叫一声放人。

  见到鬼头王这样屈服,血大嘴的脸上多了一抹笑意,挥手制止同伴对他拳打脚踢之余,也让白青年把焚烧炉温度停止,随后,低下眉目蔑视鬼头王,戏谑一声开口:“鬼头王,你的膝盖,不是跪天跪地跪父母,不跪其他人的吗?”

  “怎么?现在为了一个女人屈服了?有点不英雄啊。  `”

  鬼头王抬起头,一抹额头和口鼻的鲜血,盯着血大嘴冷笑一声:“你错了,我这膝盖还跪两种人。”

  血大嘴悠悠一笑:“是吗?跪哪两种人啊?”

  “一是大哥。”

  鬼头王喷出一口热气:“二,是死人。”

  话音落在,在血大嘴脸色一变时,鬼头王忽然长身而起,右腿呼啸着扫出,两名一百八十斤的爷们,惨叫着摔飞了出去,随后,趁着混乱,鬼头王又飞踹两人,撞开一条道路,脚步一挪,像炮弹一样轰到血大嘴面前,手中提着短斧。

  情况变化突然。

  加上血大嘴自以为掌控了全局,挨了一顿暴打的鬼头王是强弩之末,所以见到他横在面前,一下子愣住。

  再想要退后,鬼头王的短斧已架在他脖子上:“全部不许动。”

  在数十名红义安精锐怒吼不已举起刀枪对着鬼头王时,鬼头王还一把扯开自己大腿裤子,露出一片橙黄的物体:

  “不怕血大嘴死的,就给我上来。”

  鬼头王无视脸上的鲜血,左手卡住血大嘴的脖子,右手提着短斧劈了出去,血大嘴两根指头落地,鲜血迸射出来。

  鬼头王直面其余人喝道:“全部不准动。”

  承受屈辱,被动挨打,就为这一刻的擒贼先擒王。

  见到鬼头王下手狠辣,数十人下意识一怔,挪移脚步后退了一步,远处的白青年也微微皱眉。

  鬼头王低喝一声:“放了白霜霜他们、、、、”

  “放你妹啊。”

  血大嘴也是一号人物,狰狞狂笑:“老子今天是杀你全家的,怎么可能让你们走呢?你他妈的有种别砍手指。”

  “有本事把老子砍了啊。”

  他向数十名兄弟吼叫一声:“砍死鬼头王,砍死鬼头王。8小 说`”

  数十名红义安精锐左右为难,主子被擒,难免投鼠忌器。

  血大嘴再度吼出一声:“砍死他!”

  就在数十人要不管血大嘴生死,一涌而上的时候,鬼头王对着左腿挥出一斧,又露出一片橙黄的物体:

  “我身上有**,能够覆盖三百平方,你们不怕死的,冲上来吧,一起死。”

  众人身躯一震,见到鬼头王两腿**,脸色巨变,下意识挪后几步,血大嘴怒不可斥:“一群废物。”

  “放人。”

  鬼头王威慑住众人后,就一边向他们喝叫放人,一边向白霜霜和儿子靠近,在数十号人虎视眈眈簇拥下,一步步靠近焚烧炉,血大嘴倒也算条汉子,悍不畏死,摆出要跟鬼头王一锅熟的态势,围来的数十人刀枪在手,偏偏束手无策。

  唯有扯开嗓子吼骂威胁,对鬼头王而言,没半点作用。

  鬼头王望向白青年:“放人,不然我废了他。”

  “扑!”

  白青年没有给鬼头王半点机会,手里水果刀猛地一掠,两根绳索瞬间断裂,白霜霜和她儿子嗖一声掉入残忍热温的焚烧炉,同时一脚踢在开关,重新启动,鬼头王脸色巨变,怒吼一声,一斧砍在血大嘴大腿,随后把他也丢入炉子。

  血大嘴惨叫一声掉入炉子,跟白霜霜他们齐齐出被灼烫的闷哼

  白青年也脸色一变,条件反射关掉开关,鬼头王趁机跃入炉子中,只是跳入途中,把腿上**扯掉丢了出去。

  鬼头王不想丢掉这个大杀器,可是裹着**跳入焚烧炉,那是抱着大家一起死。

  “小心,**!”

  见到**砸了出来,炉子外面数十人下意识向四处散开,脸上带着不可掩饰的惊惧。

  “嗖!”

  白青年此时也跳入炉子,动作利索扑向血大嘴。

  在鬼头王扯住白霜霜母子翻出焚烧炉时,白青年也提着血大嘴跳出,双方只顾着救人,暂时来不及交手。

  跳出炉子后,白青年就把血大嘴猛地一甩,丢给几名躲避的红义安精锐照顾,随后右脚在焚烧炉上一踢,整个人像利箭一样扑向鬼头王,在后者想要捡回**时,左脚一旋,点在鬼头王的胸膛上,砰!一声巨响,鬼头王噔噔后退。

  但他没有摔倒在地,硬生生稳住身躯,不让白霜霜母子受伤,还顺势撕掉他们的脚步和绳索。

  “老大,你走,别管我们了,你一个人肯定逃的掉。”

  嘴巴获得自由的白霜霜近乎哀求,知道两人是鬼头王的累赘:“不然全会死在这里,活下来,为我们报仇,足矣。”

  “我不会丢下你们的。”

  鬼头王摇头,拒绝白霜霜:“不然我也不会来了。”

  此时,被亲信搀扶着退出十多米的血大嘴,像是野兽一样吼叫:“阿飞,让你的人,砍死他们。”

  白青年舔舔嘴唇,水果刀轻轻一挥。

  “啊!”

  随着他这个动作,两个魁梧汉子闪出,吼叫着冲向鬼头王,嗓子里出的吼叫如野兽咆哮,鬼头王把白霜霜母子推到角落,还提起一把短斧给他们防身,随后自己向冲来的两名敌人迎上去,虽然鬼头王全身伤痕,但战意依然不削减。

  一声冷哼,杀机弥漫,鬼头王猛然跨步,双拳一沉,轰击而出。

  拳头上蕴涵的力道震碎寻常人的肺腑不是问题,砰!随着拳头一闪而逝,一记沉闷断骨声响起,两名红义安精锐的结实胸膛深深的凹下去,可他们并没被击飞出去也没有出惨叫,牙齿一咬,忍着剧痛缠住鬼头王的双臂,势大力沉。

  鬼头王脸色微微一变,没想到这两人如此强悍,在他要起脚把两人踹飞时,又是两条身影扑了过来,如流星抱向鬼头王扎在地上的双腿,鬼头王眉梢挑起,杀了这么多人,还是第一次见如此疯狂不怕死的人,嘴角牵动,双臂一压。

  “砰!”

  两具庞大的躯体离地而起,两颗脑袋轰然撞击,就像是剧烈碰撞在一起的西瓜,顿时迸射出一股鲜血。

  只是对方的手臂依然没有松动,依然死死抓着鬼头王的胳膊,鬼头王脸上划过一丝惊讶,只是来不及多想,承受两具尸体束缚之余,右腿又猛地扫了出去,骨头碎裂之声接连钻进耳朵里,扑来的四条粗壮胳膊被势不可挡的一腿扫断。

  两人闷哼着摔在地上,脸色苍白。

  只是虽然化解了对方这一轮攻击,但鬼头王双臂依然遭受束缚,行动不便,这时,白青年忽然动了。

  “小心!”

  在白霜霜喊叫着扑上来的时候,白青年已经贴近鬼头王的背部,手中水果刀像是毒蛇一样,刺入鬼头王的后背。

  下一秒,他还顺势轰出一拳,打在鬼头王背部。

  “砰!”

  鬼头王带着两具尸体踉跄前倾,嘴里流淌出一抹鲜血,他能清晰感受到骨头的折断,还有一抹彻骨的冰冷蔓延。

  后背,有着说不出的剧痛。

  一招得手,白青年后退一步,避免鬼头王的垂死挣扎,同时对白霜霜点出一脚,后者躲闪不及,喷血跌飞出去。

  “我刀上有毒。”

  白青年看着挣扎从两具尸体束缚中抽离手臂的鬼头王:“你,要死了。”

  血大嘴被人搀扶着靠近,狞笑一声:“死了,和记也就玩了。”

  鬼头王咬着牙起身,忍住抽走力量的疼痛:“我敢来,就做好了准备。”

  “我告诉你,和记的龙头棍,我已经交给一人。”

  “我死了,他会替我接管和记,陈家一样败亡。”

  血大嘴脸色一变:“谁?”

  “我!”

  一个声音从入口传来,三名扼守大门的红义安精锐刚刚回头,一道刀光闪过,咽喉一冷,溅血倒地。

  ps:谢谢傲剑无敌打赏1oo,国式无双打赏1oo,黃凡人打赏1o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