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五十五章 陈本胜,死

天才布衣 第六百五十五章 陈本胜,死

  第六百五十五章 陈本胜,死

  陈本胜向叶子轩吼出一声,很是愤怒对方杀到自己面前。

  “杀!”

  接着,他又没有等叶子轩给出答案,看着六名跟随多年的亲信,胸口喷血神情惊愕的惨象,他就知道对方是谁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叶子轩来杀自己,想不到鬼头王横死的欣喜还没散去,厄运降临,陈本胜面目狰狞疯狂的喊叫道:

  “冲!冲上去!都给我冲上去!杀了他!”

  好不容易杀掉鬼头王,局势正向陈家偏斜,陈本胜即将享受胜利果实,他可不想倒在这黎明之前。

  “杀!”

  随着他的指令发出,一名陈家守卫拔出匕首冲了上去,口中发出如雷咆哮,仿佛怒狮一般。

  身后几人也都闪出武器,跟着同伴一起攻击。

  陈本胜发出围攻的指令后,就第一时间冲到书桌旁边,下面柜子藏匿着他的大杀器,拿出那玩意,今晚只赢不输。

  虽然现场还有十多名保镖,外面守卫也正向这里赶赴,房间还有老鬼坐镇,可陈本胜还是觉得没有保障,与其把命运交给别人,他更想自己掌控,只是刚刚碰到冰冷的柜子,陈本胜的喊叫蓦然中断,嘴巴张大如同河马眸光明显呆滞。

  只见刚才还活蹦乱跳悍猛无比的陈家保镖,随着金属撕裂空气的锐响,在几道纵横交错的眩目刀光下,雄壮身躯猛然停顿,然后身上溅射数道鲜血,临死前的惨叫瞬间暴起,在整个书房回肠荡气,叶子轩干脆利落的把对方斩杀在地。

  随后,惨白灯光漫天血雨中,陈本胜和数名保镖清晰可见,几名跟着冲上去的护卫,竟被叶子轩一刀一个斩杀。

  叶子轩的举手投足,都挟带着风卷雷鸣的强大力量。

  鬼头见状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,但他没有立即出手,他判断得出自己跟叶子轩的差距,所以他要等待机会。

  此时,一名被鲜血喷脸的陈家保镖,见状愤怒不已,同伴惨死让他失去了理智,匕首一指随即跃了过来。

  他身侧的同伴也拔出匕首,高高举起快速冲前。

  “嗖嗖!”

  叶子轩手起刀落劈下,那名冲前的陈家保镖瞬间被斩杀在刀光中,在一片鲜血飚出来时,叶子轩已经对上最后冲杀上来的敌人,两人近距离的劈出一刀,当!一声巨响,和记子弟连人带刀被叶子轩斩杀在地上,对方武器断裂成两截。

  一面墙壁,被鲜血漂染的触目惊心。

  陈本胜身边的保镖,尽数被叶子轩斩杀,走廊涌来不少敌人,却被棺材板和唐薛衣挡住,无法赶赴过来支援。

  “陈先生,你我总算见面了,可惜也是最后一面。”

  叶子轩横刀而立,脚下倒着十多具鲜血淋漓的尸体:“你比我想象的精神多了。”

  随着他的冷漠扫视,陈本胜嘴角牵动一下,随即喝出一声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为鬼头王报仇的人,你可以叫我复仇者。”

  他瞄了一眼死寂的老鬼,眼里掠过一抹戒备,老鬼给他带来一抹危险感。

  书房里的灯光仿佛是被一双无形巨手从中分劈,叶子轩的身影在陈本胜眼中慢慢放大,让陈本胜罕见感觉到威压。

  “叶子轩?”

  陈本胜作出一个判断,眼睛瞬间僵直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  叶子轩扫过老鬼一眼,声音平缓而出:“爬进来的。”

  陈本胜冷笑一声:“鬼头王刚刚死去,你不去抢夺和记位置,却跑到我这里来送死。”

  “我该说你是一个人才,还是一个白痴?”

  叶子轩灿烂一笑:“是我的,始终是我的,不是我的,强求也没用。”

  “相比和记的龙头位置,我更想拿你脑袋去祭祀,唯有这样,鬼头王才能安息。”

  陈本胜哈哈大笑起来:“拿我脑袋去祭祀?你觉得,能杀掉过江龙他们,就能杀掉我?”

  “再说了,就算能杀掉我,你可知道是什么后果?”

  “别说叶家对现况保持沉默,就是他们支持你,杀了我,你也一样诸多麻烦。”

  叶子轩一抖匕首鲜血:“我今晚是来杀人的,麻烦不麻烦,是以后的事。”

  陈本胜冷笑一声:“动了我,宋家也会向你发难。”

 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戏谑:“陈家名声这么差,还跟西方有勾结,你真当宋家跟你结盟?”

  “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真相,陈三元和王大伟不是鬼头王杀的,鬼头王再狂妄,也不会去袭击警察保护的陈三元。”

  “更不会把警察也都杀掉。”

  叶子轩石破天惊:“杀掉陈三元的,是宋——”

  “砰!”

  话还没说完,一张椅子向叶子轩砸了过来,叶子轩身子一转,一脚踢飞椅子。

  “嗖!”

  下一秒,又是一把斧头抛了过来,原本想要一脚点开的叶子轩,脸色微变,身子一侧躲避了出去。

  “当!”

  斧头劈在墙壁,掉落下来,尘土飞扬。

  在叶子轩暗呼对方阴险时,一直沉默的老鬼,爆射而来,没有废话,直接出手,招式很辣。

  “砰!”

  老鬼一脚狠狠踹向叶子轩胸部,却被面前这个长相斯文看似文弱的家伙双手架住,一拉一扯,老鬼身体顿时不稳,直接向叶子轩扑过去,叶子轩面色平静,微微屈膝,整个人瞬间弹起,坚硬膝盖犹如炮弹一般,陡然轰向老鬼的腹部!

  老鬼脸色狰狞,身体虽然不稳,但最基本的反击意识还存在,毫不示弱,同样挥拳,却不是封住叶子轩攻势,而是直接也朝着他胸部按过去,俨然是两败俱伤的拼命打法,陈本胜死死盯着两人的战局,面色难得出现了一丝紧张情绪。

  这事关他生死。

  同时他心里转动着一个念头:陈三元难道真不是鬼头王杀的?可不是鬼头王,会是谁呢?叶子轩说宋、、宋家?

  陈本胜掌心多了一抹汗水。

  见到老鬼要两败俱伤的态势,叶子轩眼神冰冷,不为所动,只不过速度却愈加快捷,高手过招,分胜负,立高下,往往都是一招一剑眨眼间解决的事情,他赌的就是自己抗击更胜一筹,打定主意要雷霆一击,将这位难缠对方抹杀掉。

  “砰!”

  两只拳头快速接近,交错而过,狠狠印在了对方胸膛上。

  在叶子轩拳头打在自己身上的一瞬间,老鬼一直隐藏的左手猛然扬起。

  斧光乍现,狠辣无匹。

  “扑!”

  在斧头贴着叶子轩胸口削下时,一把匕首也捅入老鬼的腹部。

  他左手藏着短斧,叶子轩左手也藏着匕首,只是速度更快,更灵活而已。

  刀快如电,鲜血狂涌。

  老鬼一脸不甘,却没多大惶恐,缓缓倒地,斧头削落叶子轩半边衣服,当一声落地。

  完败!

  叶子轩站在原地,随意一脚,踢开老鬼的身体,就在这时,陈本胜忽然双手抬起,抱着一挺榴弹枪,杀气腾腾喝道:

  “不准动!”

  拳头大的枪口对着叶子轩,杀气腾腾。

  叶子轩侧头,看着陈本胜,淡淡一笑:“怪不得这么淡定,原来藏着大家伙啊。”

  “只是房间这么小,你一炮轰过来,可要陪着我死。”

  这正是陈本胜的顾虑,不然早就开枪了。

  “我不想跟你同归于尽,但你也不要逼我。”

  陈本胜像是一头困兽:“不然,咱们一起死。”

  “你现在跑路还来得及,否则再过五分钟,我大批支援就要过来,到时你只有死路一跳。”

  叶子轩眉头轻轻皱起,这老家伙,确实还有点难对付。

  出手杀他,陈本胜肯定开炮,结果就是一起死,不出手,今晚一战就功亏一篑。

  叶子轩不由感慨人算不如天算,怎么都没想到,陈本胜手里有这玩意,他和如衣当初可是领教过它的霸道。

  “不管你是什么人,想活命最好离开、、、”

  陈本胜其实很不想叶子轩跑掉,这样一个劲敌存在,对自己太有压力了,可是他又清楚,如果叶子轩真被陈家精锐堵住了,没有活路了,他必然会向自己发起攻击,如此一来,结果就是同归于尽,陈本胜不想死,所以只能压制杀意。

  “不走?”

  陈本胜哈哈大笑起来:“一起死?”他看得出叶子轩也不想同归于尽,于是自感捡回了一条命:“你舍得吗?”

  叶子轩扫视房间一眼,下意识瞄向陈本胜的书桌,眼里划过一抹光芒,手中匕首一抖,淡淡出声:“当然舍得。”

  “我今晚是来杀你的,没有杀掉你,怎能离开呢?”

  “杀我?”

  陈本胜又大笑了起来:“你敢吗?你敢吗?有种你就杀过来——”

  “扑!”

  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,陈本胜身躯猛地一震,仿佛被钉子猛然定住了一般,他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怪异的静立姿态。

  那张不可一世狰狞无比的面容,此时竟然呈现出痛苦挣扎地神色。

  他斜伸而出端着枪的双手,像是被雷劈一样僵直,与此同时,口鼻流淌出一股鲜血。

  叶子轩微微一愣,但没有放弃这个机会,左手一挥,一斧抛出。

  “嗖!”

  斧头斩落陈本胜的一手,榴弹枪当一声落地。

  “嗖!”

  叶子轩右手再挥,匕首一闪而逝,钉入陈本胜的咽喉!

  ps:谢谢小海豚_22250106打赏作品100币,小海豚_22294061打赏588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