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五十九章 你们有奸情

天才布衣 第六百五十九章 你们有奸情

  一秒记住【?书?阅☆屋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  第六百五十九章你们有奸情

  大势所趋,飞叔再有不甘也只能认命,最终低头认可叶子轩这个老大。

  凤来一干人等支持,社团元老和江湖大佬的妥协,叶子轩手里的龙头棍,再加上叶宫干将的变态势力,飞叔无论是文斗还是武斗,都已经没有翻盘的希望,如果不低头认可叶子轩,后者直接出手杀掉他,只怕也没有人会指责叶子轩。

  飞叔虽然一把年纪了,但不代表他不想多活几年,他也失去昔日热血沸腾的勇气,不会再作出以卵击石的举动,权衡再三,最终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自己的利益不受到侵害,和记未来如何走向,自己还是不要越殂代疱参与。

  不可为而为之,不是聪明人的做法。

  得到飞叔的拥护后,叶子轩马上进行会议,除了当场敲定横扫陈家余孽的方案、选出和记几个堂口的新堂主之外,还指定李红鹰、凤来和飞叔几个人作为核心团队,当自己不在香港或联系不上的时候,他们可以有效的解决突发问题。

  谁都清楚叶子轩在强化自己实权,但每个人又都知道,在八成堂主和元老横死的情况下,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挡叶子轩的决策,而且凤来他们也心甘情愿拥护叶子轩,过江龙的死,陈三元的死,陈本胜的死,给叶子轩奠定了立威基础。

  会议开了差不多四个小时,直到十二点才勉强结束,随后叶子轩还把鬼头王的葬礼交给飞叔安排,连续得到叶子轩的重任,飞叔作为老人有些哭笑不得,但心里多少感激叶子轩扶他一把,如没有叶子轩高看一眼,会议后就成老古董。

  他相信,很多人会因为自己昨晚反对叶子轩,继而冷落自己,远离自己。

  会议开完,众人相续散去,和记总堂恢复了平静,只是大厅再也不见鬼头王的影子,看着墙壁的画像,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惆怅,想起不久前还跟鬼头王坐在这里吃午餐,如今两人却是阴阳相隔,鬼头王已经逝去,自己却成新老大。

  “叮!”

  在凤来给叶子轩端来一份饭菜时,叶子轩的手机震动了起来,打断了他对鬼头王的思绪,叶子轩向凤来点头示谢后,拿出蓝牙耳塞放在耳朵,刚刚喂出一句,就传来一个刻意压制喜悦情绪的女子声音:“叶子轩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怔,沈家欣,女人的声音,他当然听得出来,但他还是假装非常惊喜的问道:

  “呀,这么美妙的声音,仿佛来自天堂,我想,你就是传说中的,那扇着翅膀的天使吧?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,沈家欣扑嗤一声笑了,随后娇哼一声:“你就吹吧,为什么这些日子都没有给我打电话?”

  “是不是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?或者,你又有其她女人填补空虚?”

  叶子轩脸颊微微一红:“当然没有啊,你知道吗?有一天,癞蛤蟆爱上了天鹅,但是他很自卑,因为不知道天鹅会不会看得上它,于是他就跑去找佛祖帮忙,佛祖对它说,只要天鹅能够对你回眸一笑,我就让你长出翅膀去找天鹅。”

  “于是,它就一直等啊等,等着天鹅给他一笑。”

  前些日子一直忙碌着各种事情,叶子轩都没多少空闲跟沈家欣联系,只知道她已经回归沈家,跟着沈庭威开始处理官方事务,叶子轩一直感激沈家的庇护,对沈家欣的坚持也是无尽欣赏,所以听到她的声音,他心里就多了几分愉悦。

  继而,他也有意无意跟女人开起玩笑。

  听到叶子轩的话,沈家欣又娇笑了起来,笑声如流水般沁人心扉,极具感染力:

  “哈哈,那请问你的翅膀现在长出来了没有?本小姐回眸笑这么多次,你早该长出翅膀了。”

  叶子轩晃悠悠的回道:“当然没有啊,我要是长翅膀,那不是变成鸟人了,不过呢,你想我,我可以游过去看你。”

  沈家欣又咯咯地笑了,然后幽幽开口:“你确定吗?我出差了,在地球的另一边,你也会游过来看我?”

  叶子轩走到洗手间洗手,随后返回沙发准备吃饭:“那又怎么样呢?对于我来说,有你的地方,就是天堂。”

  沈家欣终于停止了笑,温柔似水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你说的是真心话吗?”

  叶子轩坏坏一笑:“当然,不信你去妈祖庙,问问那个佛祖。”

  “去你的!”

  沈家欣语气带着羞涩,显然想起佛殿禁忌:“整天没正经,猜下我在哪里?”

  叶子轩拿起筷子,打开凤来精心准备的食物:“在我心里。”

  沈家欣嗔怒一声:“正经点。”

  叶子轩悠悠一叹:“天涯海角,反正不是在我床上。”

  沈家欣的语气带着兴奋,充斥着按捺不住的快乐:“我在你门口。”

  叶子轩一怔,脸上带着惊讶,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唐薛衣的引领之下,沈家欣像是一阵风旋入了起来。

  “子轩!”

  蹦蹦跳跳,像是一只蝴蝶飘飘展翅,今天,她穿了一件连衣短裙,双腿裹着丝袜,衬托出她娇人的身段和修长丰满

  她直接跟叶子轩来了一个拥抱,还不忘记在他脸上亲一个够,小别胜新婚,女人向叶子轩表达着浓郁的思念之意。

  叶子轩伸手一抚女人的凌乱头发,温柔地盯着她笑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想你不就来了?”

  沈家欣干脆利落的丢出一句,一如既往的火辣奔放,随后又补充一句:“当然,顺便干点公事,代表澳门来香港打打酱油,督促一下港府重新启动港澳珠大桥工程,两地都已经完成工程,就等着这边驳接了,以前被陈本胜唆使环保人士捣乱。”

  “一张状纸让工程停了几年,他现在挂了,重新启动的可能性大了很多!”

  叶子轩想起自己跟如衣走的那一段大桥,脸上扬起一丝笑意:“确实该推进了。”

  “我是特地来看你的哦,公事只是顺带哦,你要好好待我。”

  沈家欣又亲了叶子轩一下,随后一把拿起叶子轩的水杯:“渴死了,喝点水先。”

  茶水已冷,叶子轩喊出一句:“别啊,你这样喝很容易怀孕的!”

  “扑!”

  沈家欣把茶水喷了出来,笑的花枝招展,随后用拳头轻捶着叶子轩,没好气的骂道:

  “小混蛋,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喝水?你当我白痴啊,喝水怀孕,就算真的怀了,那也是你的。”

  叶子轩苦笑一声,随后拿起筷子开口:“还没吃饭吧?一起吧。”

  他让凤来添了两个菜,随后挥手让洗完手的沈家欣坐下来,沈家欣嫣然一笑,坐在叶子轩的对面,嘟起小嘴:

  “喂我!”

  叶子轩咳嗽了一下:“老夫老妻,还玩这种幼稚游戏?”

  沈家欣娇哼一声:“喂我。”

  看着那张俏脸,还有从眉间流淌出来的爱意,叶子轩叹息一声,夹起一块牛肉送入女人嘴里。

  “叶少,我早上去宝莲寺了,给你求了一个平安符。”

  这时,又有一个声音悦耳的传来,还带着一抹淡淡香风,杨欢颜笑容灿烂的冲入:“还给我自己求了一支签,大师说我卧蚕微凹,有孤清之相,眉宇间,更罩黑云,显示当前劫难重重,如能破劫而出,则如凤凰浴火,清唳九天、、”

  “如不能破劫,则难免会英年早逝,香消玉殒。”

  “大师说,要破局,要找一个跟你一样的男、、、男人——”

  杨欢颜忽然发现餐桌有两人,字眼下意识重复,随后低声一句:“家欣?”

  沈家欣看着闺蜜,柔声而出:“你们有奸情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