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六十章 四起风云
    第六百六十章 四起风云

    叶子轩曾经看过一个笑话,男人很讨厌女人的直觉,因为太他妈的准了。

    此刻面对沈家欣直指佛心的质疑,叶子轩和杨欢颜脸上都掠过一抹尴尬,说两人有一腿吧,又还没到滚床单的地步,说两人纯洁吧,很多时候又挺暧昧,叶子轩为杨欢颜做的事情,一半是因为沈家欣,一半则是潜意识想庇护杨欢颜。

    目睹此情此景,沈家欣笑容僵硬几秒,一股难以忍受的浓浓酸楚在心底迅速蔓延,她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,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委屈,咬咬嘴唇,压抑要落泪的冲动,望着叶子轩轻声问道:“子轩,告诉我,你跟欢颜是不是好上了?”

    她是一个懂得进退的聪明女人,不会傻乎乎直接开撕,更不会把错误全部怪到闺蜜头上。

    叶子轩如不喜欢,杨欢颜贴着上,两人也不会有一腿。

    陷入尴尬境地的叶子轩心中叫苦不迭,不知该如何同小女人讲述前因后果,甚至做好迎接一场狂风暴雨的准备,小花痴沈家欣未必不会因爱生恨,她跟杨欢颜的关系也八成会破裂,想到自己无意中招惹下的情债,叶子轩就有了愧疚。

    倒是杨欢颜深深呼出一口长气,瞧向沈家欣无比坚定开口:“家欣,我向你坦白,我对不起你,辜负你的帮助和信任了,我喜欢上叶少,这些日子,他帮我很多,借我一千万,救了我两次,安葬了我母亲,还给我一个辉煌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体贴的男人,我实在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在唐薛衣他们瞬间从大厅溜走时,杨欢颜走到沈家欣的面前,一字一句补充:“他像是毒品一样扯着我的心,我全力遏制自己情感,还告诫自己是家欣的男人,可一颗心还是系在他身上,我千方百计地勾引他,还愿做他秘密情人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掩饰自己的感情,更清楚很难对沈家欣隐瞒,与其采用欺骗方式获得暂时安宁,还不如痛快向对方坦诚。

    猜忌,一旦生出,就再也无法消除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,如果不是叶少真的让我动心,我怎会这样作践自己?”

    杨欢颜目光坦然看着沈家欣:“秘密情人,我曾经嗤之以鼻的行径,发自骨髓蔑视的称呼,可我愿意为他破例。”

    听到闺蜜这样想自己坦白,沈家欣的情绪不仅没有激动起来,相反还多了一抹平静,淡淡挤出三个字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?”

    杨欢颜目光落在叶子轩的脸上,有着一抹说不出的幽怨:

    “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我勾引他,主动投怀送抱,可他没有碰我,要我。”

    “在他心里,他接受了你,就不会接受我,因为他不想我们两个闹翻。”

    “欢颜,我也不奢求你的原谅,我也知道自己行为下贱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再让叶少困扰,也不会让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我离开这个大门后,我就会删掉叶少的全部联系方式,也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纠葛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接了大陆一部戏,我将飞去横店拍摄三个月,我想,这个时间,足够我忘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忘不了,我永远不回香港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欣,你要骂我,打我,我无怨无悔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希望家欣你不要怨恨叶少,我造的孽,动的心,就由我来承受吧。”

    杨欢颜看着叶子轩,轻声一笑:“叶少,对不起,给你和家欣带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是我的错,态度暧昧,伤害了你,伤害了家欣,该说对不起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沈家欣的神情缓和了不少,看看闺蜜,又看看自家男人,相信两人没有走到最后一步,在杨欢颜微微鞠躬要转身离去的时候,沈家欣上前一步,眼疾手快拉住杨欢颜:“欢颜,别走,小混蛋都说是他错了,你走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好闺蜜,可不能因男人破裂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杨欢颜微微一怔:“家欣,我——”

    沈家欣掌心微微用力,让杨欢颜多一点温暖:“虽然我有点难于接受你喜欢小混蛋,毕竟是我介绍给你认识,可往深处一想,也难免你动了心思,除了他确实有点魅力之外,更重要的是你处于人生低谷,家变,事业让你极其无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这时的出现,援助,难免会让你生出依赖,生出感激,也让你像是救命稻草一样抓着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呼出一口长气,她不希望失去这个十多年的闺蜜:“可以这么说,在你对现状痛苦未来绝望的时候,任何一个男人向你伸出援手,你都可能喜欢上,所以我不怪你爱上他,如果真要有人承担责任的话,那就是这个小混蛋了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苦笑一声时,沈家欣白了他一眼,轻哼一声:“连我闺蜜都想泡,看来精力太旺盛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言语有些责备,但沈家欣知道不能太责怪,杨欢颜最近倒霉连连,人生几近处于崩溃边缘,叶子轩身为朋友,自然不能不搭把手,她也相信叶子轩帮忙的时候,绝对没有坏着非分之想,情感更多是交往时产生,继而都陷入进去。

    叶子轩头皮发麻,莫非今晚又要大战三百回合?随后,他又很直接地回应: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沈家欣,一脸坦然:“今天这种局面,最大原因不是欢颜喜欢上我,也不是我帮助了她,而是我给她留下想象空间,如果我当初一开始就拒绝做她假男朋友,她肯定不会生出情愫,只怪我习惯暧昧,所以让她希望越来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要责备,就责备我,我不希望你跟家欣生出嫌隙。”

    杨欢颜脸上掠过一抹感动,一拉沈家欣,轻轻摇头苦笑:

    “家欣,别怪责叶少了,不然我更过意不去,我去横店吧。”

    对杨欢颜来说,虽然情感很多时候没有对错,但她清楚自己最大责任,是她不可救药爱上叶子轩,而且叶子轩阻挡了她两次献身的疯狂,否则只怕三人再也没有回旋余地,因此她更希望闺蜜责备自己:“说不定我可以很快忘记他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你好不容易有出头机会,怎么能这样轻易放弃?”

    沈家欣脸上带着一丝焦急:“你也不要过意不去,这事情就此揭过吧,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,我们还是好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们两个关系,只要不逾越最后底线,我不会干涉。”

    她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如果不断绝两人关系的话,那就必须道出自己态度,让他们相处有一条准线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以要求两人永远不来往,只是那会适得其反,叶子轩收购了王者集团,还准备进军世界,欢颜又是重点培养对象,两人怎会没有交集?而且很多东西,越是刻意压制,越容易反弹,还不如落落大方摆明,这样都不会芥蒂。

    杨欢颜微微一愣,随即涌现一丝感动:“家欣,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失去子轩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用力一抱闺蜜:“我也不想失去这份友情。”

    杨欢颜呼出一口长气,望了叶子轩一眼:“家欣,放心,我不会再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听到沈家欣态度,叶子轩也是微微一怔,从小娇生惯养还带着刁蛮的沈大小姐这么做,着实让他吃惊,其实娇生惯养不等于没脑子,情场上的争锋不是比谁更刁蛮、更胡搅蛮缠、更能闹腾,小妮子看破了许多怨妇看不破的情场真谛。

    相当一部分丢掉爱情甚至婚姻的怨妇,怪二奶,怪小三,实际上是她们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有人兴许觉得沈家欣傻。

    可这女人偏执认为叶子轩值得她去忍常人所不能忍。

    叶子轩吃惊之后是深深的感动,如果沈家欣是他的初恋,他坚信自己能做个专一的情种。

    可惜,如今的他不再是遇见江静瑶时的那个懵懂少年,有野心,还有旺盛占有欲,他重情重义,但从不以君子自居。

    叶子轩揉揉自己的肚子:“两位,事情说开了,解决了,是不是可以吃饭了?”

    “吃什么饭?”

    沈家欣瞪了叶子轩一眼:“这饭我跟欢颜吃,你自己叫外卖去。”

    随后从杨欢颜手里拿过平安符,塞到叶子轩的掌心:“不要辜负欢颜的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杨欢颜轻声一句:“叶少,祝你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点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他手里一握塞来的平安符,纯金铸造,坚硬无比,想必耗费不少钱财。

    杨欢颜看着叶子轩和沈家欣,既有一抹遗憾,又有一点轻松,遗憾是自己跟叶子轩有缘无份,轻松是终究坦诚心声,从此之后再无心理压力,她扬起一抹灿烂笑容,拉着沈家欣的掌心道:“家欣,你家男人这么优秀,可要盯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一不小心就会被漂亮女人抢走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嘴角上翘,左手一握哼道:“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掌心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真是两个活宝啊。”

    杨欢颜也笑着打趣:“我也要抓紧找个如意郎君,早点把自己嫁出去,过一过豪门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言语带着淡淡落寞,错误的时间,撞见对的人,注定是一场悲剧。

    就在二女争夫告一段落时,香港医院住院部正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二十八层,中间四部电梯,南北两侧各有两部电梯,南侧电梯全部拉起警戒线,而未停运,十八楼临近南侧电梯间的特护病房外,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员来回巡视,展现的那股子闲人勿近的彪悍气势,吓得其他人远远绕开或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电梯间同样有人把守,戒备森严犹如禁区,这片区域显然已被警方隔离出来。

    重兵把守的病房分里外间,值班的漂亮女护士给病人检查过仪表后,就趴伏桌子上睡午觉,吃饱喝足很容易犯困,值班人在这个点打盹,属实算不上什么过错,里间,病床上,阿布的伤口已被包扎好,双手和双脚被手铐与床铐一起。

    大杀四方的女人,此时狼狈的像个要被送上十字架的罪犯。

    被棺材板伤到之后,阿布就被赶赴过来的警员逮捕,因为阿布身上带着伤势,当时还昏迷了过去,警方就把她带到这医院治疗,准备等伤势好点再对她问话,事关二十几条红义安的人命,还炸死炸伤不少警员,没人轻视阿布重要性。

    刀疤男子的下落,还有十多名不明来历男女的踪迹,都需要阿布来提供线索,所以没有警员对她下狠手。

    相反,动用不少先进设备和药物治疗,让阿布身躯尽快恢复。

    此时,阿布虽然被手铐束缚,脸色也有着苍白,可她凌乱长发虚掩的一双眼眸却是睁着,没有一丝一毫的悲观绝望。

    她凝望天花板,耳朵竖起,不断聆听医院对面有意无意传来的诵经声,全是古兰经字眼。

    听着不断重复的诵经声,阿布嘴角逐渐勾勒一股森然笑意。

    经过两天的疗养,她的伤势好了很多,警方对她的警惕性也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漂亮护士迷迷糊糊听到里间病人低声喊叫着要喝水,或许出于职业习惯,或许上峰反复叮嘱过她里边的病人及其重要,她揉了揉眼睛,不情不愿地起身,走进里间,接近床边,眯起眼睛,弯腰看去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漂亮女护士弯下腰才冷不丁现病人圆睁阴森眼眸,冲她绽放一抹狞笑,下意识想要喊叫,迟了,阿布手脚不能动,可身子能动、头能动,猛地挺身,以额头撞晕女护士,女护士软软趴伏他身上,她极力欠身,张嘴咬下女护士的胸针。

    然后艰难转头,凑向戴着手铐的左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记轻微脆响,手铐开了,一切如阿布设想的那般顺利。

    “当真主意欲一件事情时,他只对它说有,而后它就有了!”

    阿布低语一句:“感谢真主!”

    ps:谢谢崔先森打赏588,成功姐的老粉丝11111打赏dq打赏588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