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六十三章 悄悄问圣僧,女儿美不美

天才布衣 第六百六十三章 悄悄问圣僧,女儿美不美

  readx();  第六百六十三章悄悄问圣僧,女儿美不美

  清晨,阳光明媚。

  布置格调很是温馨的卧室内,叶子轩的生物钟准时让他从睡梦中清醒,伸伸懒腰坐了起来,昨晚虽然被中年妇人惊吓了一次,但他跟沈家欣的**一事并没有搁置,清理完房间安排好守卫之后,沈家欣就霸道的把叶子轩推倒在床上。

  折腾大半个晚上,叶子轩腰都有些发酸,远比对战一场还劳累,不禁自嘲地摇摇头,暗笑自己有福难享的人。

  在叶子轩伸着懒腰的时候,沈家欣也微微睁开眼睛,偷偷窥见叶子轩笑容很放荡,便想到自己昨晚欲求不满的尴尬,狠狠拧一把叶子轩腰间软肉,扯开身上的被子,踢着修长的大腿,气鼓鼓道:“小混蛋,不准笑,再笑不理你了。”

  叶子轩抓住女人的手,轻轻揉了两下,随后跳下床,笑的愈发奔放。

  “好,不笑你了,免得又被你惩罚再来一次。”

  叶子轩轻声抛出一句,随后拿过毛巾进入洗手间,

  “小混蛋!还欺负我!”

  沈家欣对着叶子轩砸出一个枕头,随后嘴角微微上扬,对着洗手间喊出一句:“听七熊说,你们过几天离开香港?”

  “嗯,鬼头王的葬礼完毕后,我就会回一踏华海。”

  叶子轩一边刷着牙,一边回应女人:“把鬼头王骨灰带回去,同时看看老兄弟,你有空可以跟我一起回。”

  “我也想啊,可惜,太多事情了。”

  沈家欣呼出一口长气,单手撑着下巴幽幽开口:“父亲丢了一堆事情给我,我连喘息时间都没多少,跟你相聚也就剩下这半天,下午就要过海回去参加交流会,老头子说了,让我好好历练,希望十年后,让我成为澳门第一女特首。”

  叶子轩闻言微微一怔,随后笑了起来:“岳父大人高瞻远瞩啊。”

  “高你的头。”

  沈家欣翻转身子,俏脸带着无奈:“你知道,我更喜欢简单一点的生活,只可惜爱上了你这个王八蛋,逼得我要学会成长和强大,你这么优秀,又有那么多出色的女人喜欢你,我不强大一点,怎么入得了你法眼?入得了叶家的门?”

  “哪怕你不在乎,允许我平凡平淡,无所作为,大环境也不会允许我平庸。”

  沈家欣红唇轻启:“叶子轩,你欠我的。”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清楚男女之间的感情维系,离不开层次的缩短,一个天,一个地,再怎么相爱,也很容易因为理念和观点不同分崩离析:“不过我选择了,就会无怨无悔的走下去。”

  洗漱完毕的叶子轩走了出来,捧起女人的俏脸,在她额头又亲一下:

  “家欣,我会珍惜你一辈子。”

  听到这一句话,沈家欣止不住愣神,刚刚她看清他眼中带着温柔的执着,还有说不出的坚定,那不是花花公子倾诉花言巧语装出来的深情,不是虚伪贵族绅士刻意做作的偏执认真,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承诺,也包含着他会扛起的责任。

  她深信这个男人一定能给她幸福,一辈子的幸福!

  叶子轩摸摸女人的秀发:“宝贝,你再睡一会,我去给你做早餐。”

  中年妇女昨晚的袭击,虽然让他受了一点伤,但没什么大碍,休养几天就会没事,对方的攻击给他带来一丝凝重,但更多是遭遇强手的兴奋,他想要早一点起来,看看唐薛衣他们有没有线索,洗漱完毕,走出房门,正见一堆人谈论。

  “哥,早。”

  墨七熊咬着一根玉米第一个迎接了上来,显然都清楚今日大事:“中年妇女连夜离境了,光明正大的坐飞机离开,她登上去东京的航班,我们调看了机场监控,发现上飞机的女人确实是她,我们还查到她证件上的名字,千叶结衣。”

  “不过她底子很干净,没有任何犯罪记录,而且她的住址是东京大学教师楼。”

  墨七熊把一叠资料递给了叶子轩,是各监控摄像的截图,从楼下路口到机场入口,墨七熊他们都截取下来,判断跑路的中年妇女就是杀手:“估计这是她一个假身份,很可能是山口组给她安排的一个掩护,不过还是让警方去查了。”

  “确认是她?”

  叶子轩有些讶然轻易找出对方踪迹,更惊讶对方一击未中就离境,唐薛衣轻轻点头,指着上面的监控录像开口:“我们几乎找齐她脱身后的沿途监控,近百人连夜努力分析,筛选中这一条逃窜线路,经过衣着和五官比对,没水分。”

  叶子轩拿起几张照片审视,随后拿起机场一张正面截图,很快辨认出,这就是昨晚袭击自己的杀手,尽管她此时没有戴口罩,但那份气质和冷漠独一无二,他低声一句:“她还真是干脆啊,我还以为她会就地匿藏,找机会再下手。”

  “没想到转身就跑,而且跑得是如此光明正大,让人根本意想不到。”

  他对中年妇人有了一丝欣赏。

  唐薛衣点点头:“估计这是她早准备的方案,不管得不得手都马上离境,事实她也是一个有执行纪律的人,不然我们上次怎会找不到她痕迹?而且我看过几个监控,她受了不小的伤,清楚留下来只会送命,所以跑掉是她最佳选择。”

  叶子轩揉揉心口,苦笑一声,昨晚一战,算是两败俱伤。

  “千叶结衣?”

  叶子轩念叨了一下名字,随后淡淡出声:“七熊的猜测应该正确,这不是她本名,只是诸多身份中一个,不过终究是一个线索,让白秋画好好查一查,看看何长峰横死那天,有没有千叶结衣离境,另外,让她给小春子打一个电话。”

  “给他一百万,帮我们探听一下千叶结衣的来历。”

  墨七熊微微一怔,随后恍然大悟:“中田春!”他对叶子轩越发叹服,手里总是有可用的棋子。

  唐薛衣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“叶少,找到释心和妙真师太了。”

  在叶子轩处理完千叶结衣的事情时,棺材板大步流星的走入进来,递给几张传来的照片开口:“和记兄弟找到他们下落,两人悄无声息离开医院后,就躲在宝莲禅寺静养,但没有见到芊紫衣和如衣小姐,李家城也不知道她们下落。”

  叶子轩一边接过几张照片,一边走到餐桌吃早餐,视野中,一座古色古香的小院子,一张摇椅摆放,躺着缠绕纱布晒太阳的释心,无法动弹,但眼睛恢复神韵,不远处,还有一个身穿僧袍的师太坐在轮椅,正是如衣说过的真妙师太。

  只是没有芊紫衣和如衣的影子。

  叶子轩想到昨天早上收到的一个消息,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,上面只有简单两字,再见!

  虽然没有署名也没有称呼,但叶子轩第一感就是如衣所发,他很是惆怅,但清楚两人有缘无份,一度打回电话想要询问下落,便于把黑雪莲珠还回去,可打过去却已经关机,叶子轩只能让人帮忙寻找,想要归还佛珠,也想再见一面。

  棺材板的消息,让他眯起眼睛,显然如衣刻意避着自己了。

  叶子轩不想再强求,随后拿出黑雪莲珠,淡淡一叹:

  “派一个兄弟,把佛珠还给释心,一定要亲手交给他,顺便向他表示我的心愿。”

  在棺材板点点头时,叶子轩拿出手机走到阳台,在一张椅子坐下,看着东升的太阳,眼神多了一抹落寞。

  他想起了澳门赌场跟何长青过招的修长身影,想起了庙街出手抓小偷的绝色师太。

  想起公交车上倾国倾城的一笑,更想起海边抱着自己不断喊叫的泪花俏脸。

  甚至,叶子轩还能幻化一人一剑杀入陈家花园的染血身影。

  僧衣飘飘,绝色风华,像是在眼前,却又无法再触及。

  有缘无份,叶子轩脸上有了一丝惆怅,随后拿起手机,轻轻哼了一首曲子,西游记的《女儿情》。

  “鸳鸯双栖蝶双飞,满园春色惹人醉。”

  “悄悄问圣僧,女儿美不美,女儿美不美。”

  “说什么王权富贵,怕什么戒律清规。”

  “只愿天长地久,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。”

  “爱恋伊,爱恋伊,愿今生常相随,愿今生常相随,常相随。”

  相比王者大楼时的激情澎湃,叶子轩此刻多了一抹浑厚和低沉,甚至带着一抹淡淡沙哑,却让歌曲显得更有磁性,让洗漱完毕走过来的沈家欣完全怔住,看多这个男人的刚强和温柔,却是第一次发现他的伤感,让她一颗心瞬间柔化。

  墨七熊他们也是愣住,这歌,太有杀伤力了。

  哼唱完这一首歌,叶子轩轻叹一声,给那个陌生号码发了过去,后面还加了两个字:再见!

  随后,他手指一滑,落在‘删除’上,轻轻一点。

  再见!

  “悄悄问圣僧,女儿美不美。”

  宝莲禅寺,禅房一角,如衣看着手机,听着歌曲,蜷缩门后,泪如雨下。

  痛得,深入骨髓!

  ps:谢谢树叶-0613打赏1888逐浪币,杨亚铮打赏10000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