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七十八章 行动
    

    华海,清晨,微风轻送,掠起病房的窗帘,让房间多了一抹清爽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叶子轩第一次没有跟以往一样早早起来,他身上的伤势没有什么大碍,但昨天应付一些不得不见的权贵,让他精疲力尽,为了让叶无锋和父亲放心,叶子轩还给他们打了电话,所以算是忙了个天昏地暗,一觉睡下就直接到今天早上。

    本来叶子轩还想多睡一会,可是下意识伸伸懒腰时,就感觉有人在弹自己命根子,一下又一下,他开始以为是自己做梦,是错觉,但一抹涌来的香风让他身躯一震,微微低头睁眼看去,正见白秋画托着脸颊,手指对着小帐篷慢慢弹射。

    窗户透射进来的明媚阳光,倾泻在身材高挑的女人身上,斑斑驳驳,碎化着美丽,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恬淡,白色的连衣裙和长发,跟着晨风轻轻飘动,白秋画仿佛一朵在太阳下盛开着的百合花,只是她的行径,让叶子轩几近崩溃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,你能不能淑女一点?”

    见到妩媚娇柔的女人又要来一记重弹,叶子轩马上清醒了过来,扯过被子盖住身子喊道:“你要谋杀亲夫啊?”

    “呀,醒来了?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的喊叫和动作,白秋画先是微微一怔,随后一脸欣喜笑了起来,放下调皮的手指,拖着椅子走到叶子轩的面前,嘿嘿一笑道:“亲夫,还以为你要睡到日上三竿呢,这么早醒过来啊?不过正好,我熬的小米粥也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嗅着熟悉的香风,心底涌出一股柔情,但依然板起脸哼道:“知道我受伤,知道我要休息,还搞无聊的事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,声音有着春风一般的温柔:“对不起,亲夫,没有,我不是有意的,只是好奇,想着你睡的那么熟,身体还很累,它怎么会挺起来呢,寻思你是不是梦里想着其余女人,于是弹它两下警告它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子离呢?”

    叶子轩环视四周一眼,何子离昨天一直守着他,寸步不离,昨晚也是趴床头睡觉,现在见到身边没有影子,他的脸上就划过一抹好奇,白秋画轻哼一声:“这么大美女在你面前,不好好享受,却问子离在哪里,亲夫,你好没良心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苦笑一声,伸手一摸女人脑袋:“傻妞,我只是担心子离身体扛不住。”他自然看得出女人假装生气,很是喜欢她这个时候打趣,让气氛和心情不会太沉闷,随后他伸伸懒腰起床洗漱,顺便检查一下肩膀的伤口,免得后遗症。

    看着叶子轩在洗手间忙活,白秋画靠在门框一笑:“子离太累了,精神遭受几次冲击,体力又耗损伺候你,有点扛不住,所以被我劝去隔壁房间休息,你现在是我的了,亲夫,你身上有伤,行动不便,要不要妾身为你宽衣解带啊。”

    洗完脸的叶子轩一把搂过女人:“要不一起洗个澡吧?”

    “小色鬼,伤势没好就动色心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伸手一戳叶子轩的脑袋,嫣然一笑很是醉人:“就是我愿意,你此刻也不能乱来,不然牵扯到伤口,我会被佛爷他们骂的狗血淋头。”随后为叶子轩整理着衣领: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换一身衣服出来喝粥吧,我亲自熬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吻女人的嘴唇:“秋画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没有说话,只是重重的抱了一下男人,能够让人感觉到她的心跳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在叶子轩坐在沙发捧着瓷碗慢慢喝粥时,白秋画坐到他的对面,散去了刚才俏皮的神情,恢复了昔日的雷厉风行,一边给叶子轩拿出几款糕点,一边把最新情报向他汇报:“艾丽莎他们被秦司令拿下,关押在驻军基地。”

    “专门看守,不会有外人靠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风轻云淡的喝着米粥:“有没有从他们嘴里挖出东西?”

    白秋画把一款马蹄糕推了过来,苦笑一声回道:“他们都是死硬分子,秦司令亲自出马,也没有从巫师跟阿布嘴里问出东西,伊拉倒是毫无隐瞒爆出一堆东西,对清洗圣火组织的香港渠道起作用,但对摧毁高层架构却没多少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巫师和阿布是一个缺口,但很难从他们嘴里撬开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:“看来伊拉铁了心做叛徒了,不过也是,当他在底舱把巫师他们情况告诉我时,就决定他只能一条道走到底,对打击整个圣火高层没价值,但起码也把香港渠道清洗了,以后圣火再来华国搞事就难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吹着汤匙的米粥,喝入嘴里后轻缓出声:“你应该给秦司令提一个建议,对伊拉加官进爵大力嘉奖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心甘情愿做我们走狗,也可以诱使其余圣火成员叛变。”

    “把这些叛徒牢牢捏在手里,我相信,以后一定会对我们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美丽眸子一亮: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忽然问出一句:“艾丽莎情况怎样?”

    似乎早料到叶子轩这个问题,白秋画脸色划过一抹笑意:“相比你对伊拉的重视,秦司令的精力更多是艾丽莎,不仅给她处理好伤口,还给她一个舒适单间,没有折磨,没有拷问,还好吃好喝,他准备把艾丽莎留给你来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他希望你可以扭转艾丽莎的心性,让她为我们为驻军所用,她的价值,比十个伊拉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握着汤匙的手一滞,想起美貌和阴狠并存的女子,轻叹一声:“舅舅的想法不错,只可惜艾丽莎不是轻易可以慑服,她能够成为这次行动的首领,还能够驾驭巫师这种人,已经是死硬分子中的死硬,怎可能收服为我们所用?”

    “航班都能重新降落,打动艾丽莎也不会太难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的笑容多了一抹深邃:“想一想,她们这些人,本来是不成功则成仁的,完成不了病毒的任务,他们就会自杀式撞机,可作为死硬分子的艾丽莎,为什么关键时刻不仅不捣乱,还帮你驳接数十条线路?你想过其中缘故没有?”

    “秦司令说得对,能让艾丽莎做出背叛信仰的行动,一定有让她心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,喝入一大口粥:“不要告诉我,她是喜欢我,为情所动,所以背叛,秋画姐姐,你可知道,我跟她认识不到两个小时,其中一百分钟还斗死斗活,说她喜欢我,还是不可救药的那一种,你相信?还是我相信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总是有那么不可救药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巧笑倩兮:“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啊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一脸无语的时候,白秋画又补充上一句:“无论如何都好,等你伤势好点,去驻军基地见一见她,看看能否把她拿下来为叶宫和驻军所用,如果实在是顽固不化,那只能送她跟巫师他们上路,毕竟留着也没有多少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华国需要借他们人头威慑圣火组织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点点头:“好,我明天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事情总是需要解决的。

    白秋画直立起身子:“昨晚,叶清水带着人把圣火在香港的渠道全摧毁,涉及人员也都第一时间逮捕,和记也对辖区的中东商铺全面关注,圣火组织在香港的根据地算是被打残了,也是为你出半口气,还有半口气,老山正在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他凌晨去了藏区,拉萨行宫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抬起头:“去了藏区?拉萨行宫。”

    “邮件源头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淡淡出声:“藏区公主,卓玛!”

    ps:谢谢小邪晴打赏作品30000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