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六百八十章 罪同叛国

天才布衣 第六百八十章 罪同叛国

  第六百八十章 罪同叛国

  日落西山的时候,叶子轩出现在墓园。

  这个墓园曾经是唐宫一处花园旧址,聚集过无数热血英豪,只是唐宫后来覆灭,又被人刻意去遗忘,龙傲天就把它变成一片私属墓地,专门安葬唐宫成员的风水宝地,近千座坟墓,坐落在青山之上,墓群从山脚一直延伸到了山顶上。

  一座座墓碑高低落有致的分布,这里风光秀丽,林木繁茂,郁郁葱葱,草木一年四季几乎常青。

  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朝阳墓园。

  此刻,龙傲天、古大佛、白秋画,以及数十名叶宫高层,簇拥着叶子轩站在一处墓地默哀,数十人静静站立,时间一秒一秒过去,三分钟哀思浓浓沉默中消逝,叶子轩抬头,看着墓碑上几个苍劲儿的豪刻大字,黑眸中闪过一丝哀伤。

  “唐大哥,您最后一个遗愿我完成了。”

  叶子轩轻叹一声:“这里的景色很好、很美,还是你思念的故地,落叶归根了……”叶子轩说着话仰头叹息一声,环视周围人群和景色:“可惜你看不到叶宫真正辉煌的那一天了,不过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,和记只会越来越强大。”

  “以后每年清明,我都会来看你的。”

  叶子轩还向龙傲天和古大佛侧头:“今天不仅我来了,两名唐宫老兄弟也来了,鬼头王,你隐藏的太深了,如非你亲自说出来,龙爷和佛爷都不知道你的存在,但也说明你是一个汉子,为了一个承诺,一个人身在异乡打拼出天地。”

  叶子轩跟龙傲天和古大佛提起过鬼头王,还点出后者也是唐宫一员,可两人愣然不已,唐宫有头有脸的干将中,好像没有唐中岳这人存在,他们也发誓没有记错,毕竟鬼头王这么凶猛,不可能忘记的,可他们也清楚鬼头王不会撒谎。

  允许叶宫进驻香港,临死还把龙头棍托给叶子轩,如果没有一点旧时渊源,龙古是绝不相信鬼头王会这样做,他们死死回忆后,想起唐云天曾说过的几句话,在他们衣光领鲜被人簇拥时,有人注定见不得光,但他们一样是唐宫功臣。

  两人还从鬼头王的唐姓猜测,他怕是唐云天收留的孤儿之一。

  这让他们判定,唐中岳是唐云天派出卧底各大黑帮的棋子之一,只是命运使然,唐宫十三年前覆灭,而唐中岳却大杀四方,成为拥兵二十万的鬼头王,如果不是跟叶子轩相遇,如果不是鬼头王信任,只怕鬼头王至死都要带着这秘密。

  推测到这些东西,龙古对唐中岳更加敬重。

  “唐兄,一路好走!”

  龙傲天和古大佛齐齐举起一杯酒,神情肃穆的倾泻在鬼头王墓碑前:

  “你放心,叶少一定会带着叶宫,带着和记,走向巅峰。”

  白秋画他们也都端起酒杯献上,叶子轩再度对着墓碑鞠躬,对于鬼头王只有敬意,短暂的接触却是一生的感动,一代香江霸主,在临终之前把和记交给仅仅打过几次交道的人,这是一种莫大的信任,正是这种信任令叶子轩感动不已。

  “唐兄,再见。”

  完成一系列的仪式后,叶子轩转身离去,夕阳下,幽静墓园穿行的那个身影格外挺拔。

  在叶子轩走到停放车队的空地时,愣然发现多了一列奢华车队,车牌全挂着驻军号码,叶子轩凝聚目光望去时,正见一辆黑色轿车洞开车门,一名儒雅高贵的丽人动作轻缓钻出,笑容恬淡,目光柔和,望着叶子轩有着说不出的怜爱。

  叶子轩瞬间笑了,低声一句:“妈!”

  秦夕颜微微挺直身躯,随后目光凝聚,看着面前已经长大的叶子轩,风把黑色衣衫吹的猎猎作响,吹得如秋叶飞卷,清澈干净的目光中,流露着无尽的真挚、无尽的重逢激动,只是叶子轩脸上的笑容,却仍然如阳光一样温润,温暖。

  “天龙。”

  秦夕颜笑着张开双臂,跟走来的叶子轩来了个重重拥抱,双手还微微用力,似乎要把叶子轩永远抱在怀里,再也不要分开,她的美丽眸子还蕴含一抹泪花,太多的思念,太多的幻想,终于在这个拥抱得到实现:“孩子,委屈你了。”

  叶子轩嗅着母亲秀发散发的香气:“妈,我没事,我很好。”

  “什么叫没事?什么叫很好?”

  秦夕颜久久不愿意松开叶子轩,生怕一松手就不见儿子:“九死一生也叫没事也叫很好吗?你可知道,你四叔昨天的消息,差点把你妈吓得从顶楼摔下去,恨不得立刻飞回华海承受一切,如可以用妈妈的命换你,妈一定毫不吝惜。”

  她很想责备儿子几句,最终却化成了关怀。

  “十三年前失去了你,妈妈痛心和愧疚了十三年,昨天如果再失去你,妈妈估计真的活不下去了”

  叶子轩能够从母亲的微微颤抖,感受出她的情感和害怕,如自己昨天真的出事了,母亲怕会真的垮了,没有人能够承受两次丧子之痛,叶子轩心里生出一抹愧疚,用力一抱母亲给予温暖和力量:“妈,你放心,以后我会小心做事。”

  “绝对不会让你再担心。”

  听到叶子轩的承诺,秦夕颜心里踏实了一些,随后挤出一抹笑容开口:“这是你说的,以后事事要小心,不能再出现这种惊吓母亲的场景了,至于圣火组织,你放心,妈已经丢出十个亿悬赏,全球追杀他们的十大头领,长期有效。”

  在叶子轩讶然母亲的财大气粗时,秦夕颜又松开叶子轩补充一句:“还有,妈给你订造了一架湾流飞机,行程可达一万三千公里,三个月后交货,不仅可以国内自由航行,还会开通直飞六大国的权限,以后你就再也不用挤民航了。”

  “不准拒绝。”

  秦夕颜前所未有的霸道:“而且出入要动用飞机的地方,一定要坐母亲订造的专机。”

  听到母亲这一番话,叶子轩微微张嘴愣住了,随后苦笑一声:“妈,你这太大手笔了吧?劫机就是小概率事件,一生碰上一次已是倒霉,哪可能再碰上啊,至于给我买架飞机吗?要知道,飞一趟成本太大了,是我坐民航的几百倍。”

  秦夕颜没有说话,只是目光平和盯着儿子。

 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无奈,双手一摊叹道:“谢谢妈,我都听你的。”

  “这才是好孩子。”

  见到叶子轩收下自己的礼物,还答应以后出入用它,秦夕颜脸上顿时绽放一抹笑容,随后拉着叶子轩钻入车里开口:“走,陪妈去吃饭,妈把近期工作都安排了出去,有个把星期空闲,我准备陪在你身边,好好照顾你的起居饮食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要把自己宠到骨子里的母亲:“妈,我二十了,可以照顾自己的。”

  “再大,也是妈的儿子。”

  秦夕颜挥手让车队缓缓离开墓地,随后一握叶子轩的手笑道:“对了,忘记告诉你一件事,发邮件给巫师的黑手已经被老山揪出来了,宋伯仁的老相好,卓玛,老山杀过去的时候,她正在删除各种邮件和资料,可惜依然慢了半拍。”

  “最关键的航班邮件被老山拦截下来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眯起眼睛:“卓玛?跟宋伯仁有关?”

  秦夕颜点点头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肯定跟宋伯仁有关,老山证实邮件源头是从卓玛电脑发出,而且在昨天九五二七航班出事的时候,卓玛跟宋伯仁也通了电话,就连老山出现在办公室前一分钟,两人还有联系,通话有三分钟。”

  “宋伯仁想要你死,不,宋伯仁还不是最**oss,背后还有人。”

  在叶子轩竖起耳朵安静聆听的时候,秦夕颜又抛出一句话:

  “不过有点可惜的是,卓玛为了保全宋伯仁他们,趁老山不注意自杀身亡,让我们少了一个控告对象和证据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讶然,没想到卓玛自杀保人。

  “卓玛虽然是一个狠角色,但她依然有点天真了,如果这样就能保住宋伯仁,叶家也未免太式微。”

  秦夕颜娇哼一声:“卓玛跟宋伯仁的关系,电脑的邮件源头,双方的通话时间,她跟宋伯仁在藏区干的勾当。”

  “还有你给我们的香港视频。”

  秦夕颜眼里迸射一抹杀伐:“足够让宋伯仁人头落地了。”她看了一眼时间:“此刻,他怕已经被捕了。”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风尘仆仆回到京城的老山,正带着六十名荷枪实弹的士兵,乘着三辆军用大卡车,出现在宋氏集团的门口,车子停下,一队队士兵从后面跳出,杀气腾腾把刚送走宾客的宋伯仁包围了起来,宋伯仁脸色一变,厉声喝道:

  “你们干什么?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胆大妄为!”

  数十名宋家安保人员冲了过来,凶神恶煞看着老山等人,手里还握着腰中武器。

  “当然知道,这是宋氏集团。”

  老山冷漠宣告:“宋伯仁,你私通卓玛,勾结圣火,扰乱特区,罪同叛国,根据华国现行律法,对你就地逮捕。”

  他右手忽地抬枪,扳机扣动,砰!一枪爆掉一名摸出枪械的宋氏护卫。

  “胆敢反抗,格杀勿论。”

  杀意凌厉!

  ps:感谢榴芒熊打赏100逐浪币,飞天茅台1打赏100逐浪币。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