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八十一章 死
    

    见到护卫横死,老山杀气凌厉,全场瞬间一寂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有着愣然,久经风雨的宋伯仁也是呆住了,打狗看主人,当众枪杀宋氏护卫,已经不是胆大妄为能够形容,更加是疯狂和无知的展现,如果老山没有十足的靠山和底气,这一记枪击,宋家足够把老山送入监狱坐穿牢底。

    只是无论如何都好,宋家护卫不敢再蜂拥过来,更没人耀武扬威拔枪,谁都看得出来,老山杀意盎然,任何人有多余的举动,他都会毫不留情下手,尽管不知道老山哪来胆量杀人,但此刻还是安分一点为好,免得自己也被爆掉脑袋。

    何况还有数十名军警压制。

    “老山,你知道你干些什么吗?你知道自己说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短暂的愣然之后,宋伯仁反应了过来,盯着面前数十条枪吼道:“当众枪杀宋家保镖,不管叶老保不保你,你都会付出惨重代价,还有,我将会向叶家和中楠海投诉,你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,给我乱扣罪名,玷污我宋伯仁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私通卓玛,勾结圣火,扰乱特区,说起来比唱的还好听,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罪同叛国?”

    宋伯仁不知道老山在藏区查到什么,但知道此时绝对不能弱了气势,一旦退让,很可能万劫不复,也会让老山气焰嚣张:“你知不知道,我是下一任藏区一把手,就是还没有上任,我也算是一线大员,称得上封疆大吏,身份显赫。”

    “我背后还有宋老照顾,你给我胡乱扣罪名,你担得起责任吗?”

    随着宋伯仁这一番话吼出,原本安静下来的宋家护卫又开始群情汹涌,如非被六十名军警用枪械压着,估计又要走上来讨回公道,老山没有在意宋伯仁的反击,表情一如既往冷漠:“宋主席是一个聪明人,却当局者迷看不清形势。”

    在宋伯仁嘴角牵动的时候,老山重重哼出一声:“你都说你是一线大员,背后还有宋家庇护,我区区一个专案组长,如果没有足够的权力和证据,我会跑到宋氏集团逮捕你吗?我敢来这里,还敢带兵包围,那就表示宋主席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封疆大吏,还是有宋老照顾,你都要就地逮捕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低喝一句:“别说废话,你有什么证据指证我?”

    老山神情冷漠迸出一串字眼:“证据大把,到了专案组,会有人一五一十跟宋主席核对罪证,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对你用刑,你有宋家保护衣,没有人会对你严刑拷打,专案组也不需要这种方式,我们有足够证据送你去秦诚监狱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抬起头:“我要心服口服,不然,我要给宋老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那些事情,还好意思让宋老知道?”

    老山脸上罕见流露一丝戏谑,声音清冷而出:“我不怕告诉你,你的姘头卓玛寻死未遂割伤腰部后,经过我一番劝告和承诺,已经决定转作污点证人,她把你们两个干过的事,一五一十全部招认出来,任何一件都足够你牢底坐穿。”

    其实卓玛在办公室已经死得不能再死,只是老山出于需要也为了迷惑外人,在她自杀后宣告只是重伤,还让信得过的医生和护士对她进行抢救,接着又用专机把她护送到京城,所以除了叶家核心成员之外,其余人都以为卓玛还活着。

    宋伯仁也是这样认为,可他不相信老山的话,不觉得卓玛会出卖他:“老山,你别诈我,我不是三岁小孩。”

    “不到黄河不死心!”

    老山罕见地冷笑一声,随后一字一句回应:“你跟卓玛在藏区占有三十座庄园、三十六个牧场,拥有童工六千多人,你们在日喀则还有十六万两黄金,九千万两白银,珍宝玉器两万多件,有各种品牌绸缎、珍贵裘皮衣服一万多件。”

    “宋伯仁,你可以给宋老打电话,我想,他也会喜欢听一听,你跟卓玛的财富。”

    老山淡淡出声:“我想,整个宋家的钱财,都怕没有宋主席丰厚吧?”

    宋伯仁呆愣当场,难于置信看着老山,没想到,老山起出自己的家底。

    “带走!

    老山大手一挥,下令把宋伯仁押上军车带离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晚上八点,宋家灯火通明,宋思妃、宋禁城等宋家成员齐聚大厅,能够赶赴回来的几乎都在场,他们小声交谈着宋伯仁的事情,气氛显得沉闷又愤怒,显然对宋伯仁被逮捕很是不满,只是一时摸不清状况又无法做事情。

    八点点,外面传来一串刺眼的车灯,随后一列红旗轿车就缓缓停在阶梯,车门打开,一身灰衣的宋天儒从车里钻了出来,双手背负缓缓走入大厅,那张极具侵略性的脸,此刻多了一份阴沉,宋思妃第一时间迎接上去,轻声问出一句:

    “大伯,宋叔放出来没有?”

    宋思妃的俏脸涌现一抹愤怒:“老山太不是东西,既然敢抓宋叔,还枪杀宋家护卫。”

    宋天儒重重哼出一句:“放出来没有?这次不死在监狱,他就是上辈子积德了。”

    在宋思妃微微一怔的时候,宋禁城也皱起眉头,上前一步问道:“大伯,宋叔或许有违纪的事,但罪不至死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话,宋天儒脸色更加阴沉,眼里迸射一抹光芒:“违纪?”

    “勾结卓玛贪赃枉法,坐拥千亿财富,这是违纪?”

    “唆使卓玛勾结圣火,泄露叶天龙身份,借恐怖分子的刀杀人,这是违纪?”

    “跟陈三元密谋杀害董云飞,下手李元峰,意图清洗香港豪门,这是违纪?”

    听到宋天儒这些字眼,宋思妃他们全都惊呆了,似乎难于置信宋伯仁做出这么多事,宋禁城也是身躯一震,嘴角牵动不已,多了点惊讶,听到最后一句话,暗呼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所幸自己作了安排,不然事情只怕更加麻烦。

    “禁城,来一下书房。”

    宋天儒没有太多废话,只是一点宋禁城开口:“我有点事情想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点点头,跟着宋天儒向书房走了过去,很快两人就走入私密性极好的屋子,宋禁城给老人泡好一杯茶,随后低声问出一句:“大伯,事情怎么会这么严重?宋叔真的坐拥千亿财富?泄露天龙的邮件,也是他唆使卓玛发出的?”

    老人喝入一口茶水,随后看着宋禁城淡淡出声:“如果不是真的,我会这样灰土灰脸回来吗?本来召开长老会想要拉宋伯仁一把,也向叶老和叶家表示抗议,可是老山把证据拍在我面前,我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,还被千夫所指。”

    在宋禁城流露一丝惊讶时,宋天儒又补充一句:“如不是你要我就香港一事向中秧备案,估计今天不仅要被沈老头和叶家发难,明天还会被香港豪门联手告状,宋伯仁还保证香港手尾处理干净,你知不知道,老山手里有一份视频。”

    他落地有声:“就是宋伯仁跟陈三元密谋香港的场景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微微张嘴,随后恨铁不成钢:“宋叔真是大意,怎会给人摄像呢?还落到叶家和沈家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一头蠢猪。”

    宋天儒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幸亏我提前替你报备,你是想要铲除掉有严重**倾向的陈家,以及国外势力支持的黑紫荆,所以让宋伯仁故意跟陈三元接触,把陈家拖向覆灭的深渊,事实也证明,陈家覆灭了,黑紫荆遭受到重创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手段虽然不太光明,但对国家还是有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董云飞的死是一个意外,也是宋家的失策,但成大事难免有牺牲,相比陈家覆灭,一个董云飞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天儒的神情有一丝庆幸:“有了这一个备案,我才能从容消化香港一事,加上张家人的周旋和支持,才不至于被沈老头借题发挥,不然你跟宋伯仁此刻就是破坏特区稳定的罪人了,只是因为前面两件事情,这事的效果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无法厚着脸皮替你请功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一推眼镜,声音平静:“能够安然脱身就是最大回报,至于功劳从来没有奢望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香港一事确实是我们策划,也跟宋叔有关,但前面两件事情,也真是宋叔所为?”

    宋禁城眼睛微微眯起:“坐拥千亿财富,泄露天龙身份,难道是我小瞧宋叔魄力了?”

    宋天儒微微一怔,看了宋禁城一眼:“航班一案,跟你真没关系?”

    宋禁城毫不犹豫的摇摇头:“没有,宋叔对这事怎么说?真是他干的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他干的都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宋天儒一口喝完茶水:“当务之急,是要调查停止,他身上有太多宋家的秘密了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低声一句:“如何停止调查?”

    宋天儒手指在茶杯边缘一转,随后在茶几龙飞凤舞写下一字:死!

    杀气跃然!

    ps:感谢小海豚_22306477打赏588,y348044948打赏1888,独为伊人醉红尘打赏588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