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八十四章 劝降
    第六百八十四章劝降

    十点,明珠军事监狱。【全文字阅读】??`

    放眼整个华国,最戒备森严的监狱,不是人渣汇聚的夕阳监狱,也不是权贵云集的秦城监狱,而是位于华海驻军的明珠监狱,秦始皇亲自铸造的牢房,与这所军事监狱相比,就连传说中位于荒漠中的养老监狱,也要丧失几分震慑力。

    这座监狱十五年前铸造,最初始的用途,就是用来关押各种间谍和触犯军法的人,十多年过去,明珠监狱不断地加固维修,辅以各样的先进监控系统以及强大冷酷的军人看守,比当初更要阴森可怕,关押的犯人也一直都是重要角色。

    人员也从十多人,变成过百人。

    被关进明珠监狱的人,基本上就没有机会再出去,要么关押到死,要么被秘密枪毙,在很多人眼里,他们并不了解明珠监狱的实质,甚至绝大多数人连这座监狱在哪里都不知道,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产生某种认知,进去的都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与外界的想像不同,这座戒备森严的明珠军事监狱外表,看上去并不如何阴森可怕。

    七幢八层楼高的灰白建筑,没有什么规律地散落在黄浦江边,从外面看过去,看不到什么通着高压电的铁丝网,也看不到什么高耸入云的哨台或是先进的监控网络,就连全副武装的军人都很少看见,它就跟民居一样平静,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明珠监狱处于驻军的全方位监控之下,看似平静的监狱中,不知隐藏着怎样的凶险。

    十五年来,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越狱,无论关押的角色何等厉害,结果依然只有老死或者墙壁。

    这足以证明这座军事监狱盛名之下,果然不虚。

    此刻,太阳的金黄光辉,斑斑驳驳,穿透了监狱顶部的透明材料穹顶,落在了地面上,被高硬度材料分割开来的区域中,四十多名穿着囚服的犯人正在吃午餐,他们的用餐时间跟外界从来都不同步,五点早餐,十点午餐,四点晚餐。

    晚餐跟早餐时间相隔十三个小时,用沈万千的说话,那就是让犯人晚上饿着肚子,这样就不会有乱七八糟的念头。

    叶子轩跟沈万千走入监狱的时候,数十名剃着光头的重犯们,正默默吃着早餐,脸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们都清楚自己出不去了,所以身上全散着绝望的气息,也就这份绝望,让他们变得更加可怕和危险,才他们面前经过的叶子轩,能够嗅到他们身体蕴含的爆力,他清楚,这些人都是休眠的火山,要么永远沉寂,要么毁灭一切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他们下意识抬头,见到叶子轩和沈万千出现,眼睛微微亮起,脸上流淌出血腥的味道,以为又有新人进来给自己欺负,但他们的蠢蠢欲动很快散去,除了楼上端着枪械的士兵威慑,还有就是叶子轩流露出来的不凡气势。

    那是一股杀气,杀过很多人的杀气,他们感受得出,自然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叶子轩拿着秦始皇的手令,从饭堂取了四菜一汤,手抓羊肉,大盘鸡,风味牛肉,青菜以及羊肉汤,随后就缓步走过两条走廊,转到东侧尽头的区域,这里戒备比任何地方都严厉,两名士兵打开两道铁门,毕恭毕敬邀请叶子轩进去。

    沈万千为了不打扰两人谈话,识趣的向叶子轩偏头,告知去专案组逛逛,离开的时候再喊他。

    叶子轩点点头后,就端着饭菜来到艾丽莎的囚室,当他站在一处栅栏的时候,叶子轩清晰见到一个熟悉身影,艾丽莎紧闭着美丽眸子,双腿盘坐在单人床,双脚都没上镣铐,面前还有净水和糕点,甚至,还有一朵大大的白色栀子花。

    看得出,秦始皇确实是厚待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?.?`”

    没等叶子轩出声,艾丽莎就轻笑一声,没有睁开眼睛的她,轻轻嗅着空气中的气息:“再多的清真食物,也掩盖不了你身上的独特,那是一种儒雅,一种从容,一种专注,我知道你会来,当我在这里好吃好喝的时候,我就更清楚、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会来!”

    艾丽莎睁开了美丽眸子:“只是我没想到,你会来得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看着身穿囚服却依然掩不住傲然身材和气质的女人,叶子轩眼里划过一抹柔和,随后让人把房门打开,端着食物慢慢走入了进去:“你在最后关头帮了我,虽然不足于弥补你的罪行,但我总是要来看看你,你我之间总该有个句号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有点奇怪,你为什么说我来早了呢?”

    艾丽莎的目光看着栀子花,笑容越变得恬淡:“你们给我特殊的待遇,没有用刑没有折磨,还宾客一样的招待,显然有着你们的意图,那就是希望说服我,为你们所用,重创圣火组织讨回公道,按道理,你们应该磨磨我的斗志。”

    “糖衣炮弹软一软我的心,这样,作为说客的你现身,才能最大程度让我动心。”

    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看得很透,很深远:“如今只是过去两天,我态度依然强硬,信仰依然深刻,你这时出现,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的,是你们觉得我容易拿下呢?还是你对自己信心十足?再或者,你们急于打开圣火组织的缺口?”

    艾丽莎恢复了理智,残酷的思维能让她判断出很多东西,只是目光如栀子花一样清澈。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辩驳,只是淡淡一笑:“我现在来,三天后来,一个月后来,会有不同吗?”

    艾丽莎微微一愣,随后叹息一声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不同,我何必过些日子再来呢?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食物放在桌子上,随后拉过一张椅子坐下,后者一脚一手都断了,行动诸多不便:“我也知道很难打动你的意志,你紧要关头帮我一把,虽然我不知你当时出于什么心理,但我清楚你不是背叛,信仰在心中依然牢不可破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也有自己的立场,无论能否劝说你为我们所用,我都要来见你一面,尽一尽力。”

    艾丽莎神情犹豫了一下,把目光从花儿移开,随即淡淡一笑:“其实当时帮你,不是动什么恻隐之心,也不是担心叶家对圣火组织的残酷打击,而是当时突然对你动心,不想你死了,所以援手一把,我骨子里还是一个歹毒的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歹毒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回忆航班的场景,笑容很是恬淡:“我当时怎么都没想到,这么漂亮的人儿,会是撞机的恐怖分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戴上手套,把羊肉拿下撕开,缓缓放入女人嘴里,地道的食物,滑嫩的羊肉,让艾丽莎整个人变得温暖起来,她慢慢咀嚼着咽下,很认真很珍惜,她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最后一餐,所以不想浪费,美丽眸子还有一抹淡淡的感激。

    随后,她幽幽一笑:“以后,不要胡乱相信漂亮的人儿,很多都是美人蛇。”她脸上又多出一抹光泽:“不过我也很欣慰,我只是援手一把,却注定在你心里留下影子,将来不经意之间就会让你想起我,有这一点,我可以安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吗不是留下人,而是留下影子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面前的丽人:“不是我维护华国利益,也不是为自己说话,而是你们行径真的有价值吗?抱着数百无辜的人同归于尽,不怕以后下地狱吗?不怕被真主责罚吗?我对阿布他们不想评论,只是想要问问你,所做有价值吗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闪烁着一丝光芒:“高学历高智商的你,扪心自问,有没有意思?”

    “很多东西,不能用暂时的价值来衡量。”

    艾丽莎幽幽一叹:“目光要放的长远,也许现在没意思,但可能以后就有意义呢?再说了,人来到这个世上,各自有各自使命,无所谓高尚或低贱,叶少使命是君临天下,艾丽莎为组织自由奋斗,再不值一提,也是艾丽莎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生命中纵然有欢乐,也只不过是过眼的烟云,只有献身才是永恒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的生命本就是如此短促,无论谁到头来难免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人活着究竟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挣扎奋斗?为什么要受难受苦?”

    艾丽莎红唇轻启:“还不是因为生前的艰难,可以让死后变得安宁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连生前都不懂得珍惜,又怎么去享受死后的安宁?”

    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才如秋叶之静美。“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,艾丽莎微微一怔,随后轻声一句:“叶少,不要劝告我了,就当艾丽莎固执,不可救药吧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说话,侧头看着那朵栀子花,良久,轻声一句:“你这一生,是不是第一次,静静地看着花开?”

    艾丽莎嘴角牵动一下,咬着嘴唇低语一句:“叶少,我不能背叛真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让你背叛真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相反,你是替真主清洗异教徒。”

    “爱人如爱己,才是真信士。”

    ps:冰陵中的可燃冰打赏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