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八十七章 解围
    第六百八十七章解围

    “什么?那变态跑了?”

    听到何助理说起韩中剑从精神病院跑了,叶子轩脸上止不住流露一丝惊讶,很自然想起那个烤蝙蝠吃生肉,还开车冲撞何子离的家伙,特别是想到他在警局大杀四方的身手,叶子轩就生出一抹头疼:“林国光没有把这家伙废掉吗?”

    当初韩中剑撞击何子离没有成功,但把重案组长林国光撞得半死不活,还出手打断后者手脚,叶子轩当时就判断,睚眦必报的林国光,一定会想法子弄死或弄残韩中剑,警方也会把他往死里整,所以叶子轩对那疯子也就没太多上心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?.?`

    因此对他逃出精神病院,叶子轩有些难于理解。

    “以林组长的狭隘心胸,他当然会往死里整韩中剑。”

    何助理的苦笑一声:“只是等他伤势养好时,他就被江大春调去对付你,接着又反过来捅江大春一刀,时间后脚赶前脚,加上事情又多,他根本没时间对韩中剑下手,待有空闲了,他又面对江家的追杀,不知跑去哪里藏匿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俏脸流露一丝懊悔:“我和七叔当时也没时间关注他,更多精力耗费在烟花杀手,偶尔收到的精神病院反馈,也是韩中剑凶性收敛,但病情恶化,常常自言自语,这一辈子都难于走出精神病院了,时间一长,也就没有再注意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寻思着如何解决这个隐患时,何助理又继续把话说完:“刚才医院给警局电话,说他突然暴起打伤护士跟护卫,然后翻越后山跑掉了,接到警情的七叔意识到严重性,担心韩中剑会报复子离,所以让我叮嘱大家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还补充一句:“三名护士,两名医生,十三名保安,全部被他打成重伤,这家伙,伤势估计痊愈了。?.?`”

    “叶少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事情已经生了,再多埋怨也没有意义,思虑一会开口:“你给七叔打电话,让他抽调警力全面搜寻韩中剑下落,同时通过媒体悬赏一百万要他的线索,我也会让叶宫子弟四处追查,子离的安全,我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何助理心头轻松了不少:“好,我马上给七叔电话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边摸出电话,一边向何助理补充一句:“还有,请一队安保公司的保镖,暗中保护伯父伯母,直到韩中剑落网为止,我来出这钱,韩中剑上次能找到他们开车威胁,这次依然难保他会对两人下毒手,绝不能让他们出意外。”

    何助理再度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在何助理给七叔打电话交待完事情走回厢房避免众人猜疑时,叶子轩也打通了白秋画的手机,单手插着口袋往尽头走了几米,把韩中剑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,白秋画自然听过警局门口惨案,知道韩中剑是一个连警察都敢下手的人。

    她马上答应派出兄弟找寻韩中剑。

    挂掉白秋画的电话后,作出安排的叶子轩才徐徐吐出一口气,早知道有今日麻烦,当初在警局就该下死手,把韩中剑的双腿废掉,这样,他就是再牛叉也不可能跑出来,搞到现在要草木皆兵,他摇摇头,苦笑着正要转身却目光一晃。

    视野中,跑车女子他们的厢房门口,有两男一女正拦住脸颊通红的袁丹娜。

    “丹娜,这才八点,别急着走啊,包少还没尽兴呢。”

    红地毯走廊上,一名身着韩国服饰的平头男子,正满脸笑容拉着袁丹娜,死皮赖脸的开口:“丹娜,你走了,我怎么向包少交代,一定不能走不能走,酒很快喝完,一会包少还要跟我们唱歌,要唱梁山伯与茱丽叶,点名要你陪唱。?.?`”

    平头男子跟袁丹娜年纪相仿,还残存一点书生气息,毫无疑问也是一名大学生,只是此刻更像斯文败类。

    背后两人也出声附和助阵:“是啊,丹娜,你不能走!”

    平头男子笑容深沉:“大家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,还是同一个社团干活的人,好不容易来一踏华海旅游,包少不仅出了大半的来回车费和住宿费,还盛情邀请我们来这高档地方吃饭,你吃了,喝了,拿了,就这样走人,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不要忘记了,你能坐上宣传部长,也是包少一手提携。”

    平头青年意味深长:“丹娜,做人要知恩图报啊。”

    “祝部长,真是不好意思,我有点事情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容颜清纯的袁丹娜挤出一抹笑容,扫过挡住自己去路的三人开口:“我知道现在走掉,有点扫大家的兴致,我也清楚是包少赏识,才有丹娜的今天,可是真有事情,我必须过去处理,祝部长,麻烦你跟包主席说一声,实在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下半场我就不参与了,改天一定陪包少唱歌。”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脸上流露一抹不以为然,不置可否一笑:“这里是华海,不是洛阳,无亲无故的你,能有什么事情处理?就算有事情,你跟我祝六顺说一声,我可以帮你处理,完全不需要袁部亲力亲为,再说了,有什么事能大过包少呢?”

    “包少出钱出力,为社团为学校贡献巨大,你让他开心,就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你把问题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祝六顺扫视着袁丹娜不同高园园她们的清纯,嘴角翘起一抹弧度:“我祝六顺帮你们解决,虽然在华海,我还是有几个可靠兄弟的,就算我摆不平,我也能请包少替你们解决,我想以包少能耐,你再大的事情,想必也能轻易摆平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你和包主席了。”

    袁丹娜轻轻咬着嘴唇:“这事情有点不方便,我自己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有点后悔跟社团来华海旅游,更后悔没有坚持出自己的钱,前些日子社团搞完一个大活动,身为主席的包永搏就大手一挥,邀请十多名社团骨干和猪朋狗友来华海旅游,她三次坚持要交钱,可都被包永搏他们拒绝,还说她太生份。

    这几天吃人家的,喝人家的,住人家的,让袁丹娜很是不好意思,她还现,包永搏对她有所企图,虽然没有明目张胆,但几次有意无意吃豆腐,因此今晚的所谓见识,让她一度抗拒,无奈高园园和其余同伴兴高采烈,她只能随行。

    来了八大盘,进了厢房,三张桌,袁丹娜被安排进主桌。

    这顿饭,本意喝果汁的袁丹娜硬是变成红酒,一个小时下来,袁丹娜相续被灌入七杯红酒,脑袋已经晕沉。

    期间,包永搏当着现任女友徐小欣的面,还敢有意无意吃她的豆腐,袁丹娜是善于观察的主,能够捕捉到包永搏眼里掠过的男人光芒,心知再呆下去,今晚搞不好要出点事,因此袁丹娜借故上洗手间,随后信息说有点事情要离开。

    她让高园园三分钟后替自己跟包永搏打声招呼,以及吃完饭后帮自己手袋带回去。

    她出来的时候,担心被劝告,只拿了钱包和手机。

    只是信息刚完,祝六顺他们就出来阻拦,毫无疑问,高园园把她卖了。

    此刻,祝六顺看着袁丹娜意味深长笑起来:“丹娜,真要走?这么不给包少面子?”

    “丹娜,怎么这样慢?”

    就在袁丹娜感觉到祝六顺一抹怒意时,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从祝六顺他们背后传来,随后叶子轩就一把推开挡着路的几人,还把祝六顺挤到了旁边,向因喝酒而脸颊通红的袁丹娜笑道:“我在下面等你十分钟了,你怎么还不下来?”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等着你录口供呢,走,我送你去警察局。”

    袁丹娜见到叶子轩出现微微一怔,更没有想到他会替自己解围,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,脸上划过一丝笑意:

    “好,你送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彬彬有礼侧手:“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见到程咬金杀出,祝六顺脸色微微一变:“别傻乎乎的英雄救美,我们不是你能够得罪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又扫过袁丹娜一眼:“袁丹娜,做人不要太自以为是,不识趣,什么警局,什么录口供,别以为吹几句就可以唬住我,你走了,会打扰包少和大家兴致,陪包少喝喝酒唱唱歌有什么?包少出钱出力,你挤点时间作陪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还怕包少不怀好心?未免太恶意揣测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一点叶子轩冷笑:“你们留下,我当这小子没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