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八十八章 畜生
    第六百八十八章畜生

    “祝六顺,你怎么说话的?”

    见到祝六顺向叶子轩飙,袁丹娜的俏脸当场冷冽了下来,前者纠缠她指责她无所谓,毕竟此事也跟自己软弱有关,但对叶子轩咋咋呼呼不行,先不说叶子轩两次援手,就单单心中的王子梦想,就不允许对方叫嚣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正要教训祝六顺的叶子轩微微一怔,似乎没想到羞涩女孩如此霸气,在他多了一分兴趣看戏时,袁丹娜指着脸色难看的祝六顺喝斥:“我早上跟园园在外滩被人抢夺,手机和项链都差点被夺走,警方找我过去录口供,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祝六顺一脸呆愣,完全没想到袁丹娜飙。?.`

   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辩驳,袁丹娜连珠带炮开口:“我给你借口,是希望大家都好下台,不至于僵硬了关系,毕竟大家都同一学校同一社团,你也是我的学长,你却一定要撕裂脸皮,行,我现在告诉你,今天,我就不陪包少怎么了?”

    袁丹娜像是炸开羽毛的孔雀,毫不客气斥责面前拉皮条的家伙:“吃他的,喝他的,住他的,你以为我想啊?我不止一次想要交钱,是你们说一个团队不要客气,现在反过来指责我不识好歹,要不要脸?三千块够不够?我还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拿出钱包,抽出一叠钞票,砸在祝六顺身上:“我虽然穷,但几千块还是给得起。”

    “丹娜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见到袁丹娜撕破脸皮,还把自己骂的狗血淋头,祝六顺脸色变得难看,很是愤怒袁丹娜叫板自己的行径,但更清楚让她离开的后果,包主席一定会怪自己办事不力,所以威逼不行的情况下,他马上打起同情牌,捡起那叠钞票塞回去:

    “我只是希望你给我一点面子。???`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戏谑这家伙够贱人的时候,祝六顺又苦着脸道歉:“毕竟出游活动是我组织的,扫了兴致很不好,要知道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,刚才言语有所冒犯,也是我今晚喝多的缘故,袁部长,请你多多包涵,我真没有恶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解气的话,我自扇两个耳光。”

    祝六顺啪啪两声,自己扇了两巴掌:“丹娜,你消消气,钱收回去,我不逼你陪唱了,你不要生气。”随后,他又对着叶子轩来了一个鞠躬,眼里蕴含一抹怨毒,但表面却装出一副诚恳样子:“兄弟,刚才醉话,得罪了,请谅解。”

    身边两人也劝告着袁丹娜,大家同学一场,没必要伤了和气。

    见到同学出声劝告自己,又见到祝六顺自扇耳光,还有他对叶子轩的道歉,涉世未深的袁丹娜嘴角牵动,怒意不知不觉散掉了大半,同时也觉得自己过分了,于是收回砸出去的钱,艰难挤出一句:“好,我当祝部刚才说的是醉话。”

    祝六顺眼皮跳了一下,恢复两分笑容开口:“谢谢丹娜大度,丹娜,放心,我不会强迫你陪包主席唱歌了,不过今晚饭局是包少组织和出钱,咱们作为客人,就算有事要离开,也该当面打一声招呼,这样偷偷溜走让人转达,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进去给包少敬一杯酒,然后我替你叫车送你离开,如何?”

    叶子轩望着神情犹豫的袁丹娜忽然出声:“丹娜,没必要进去了,我直接送你去警局吧。”

    在祝六顺向叶子轩投去一抹凌厉目光时,房门再度被人打开了,高园园握着手机走了出来,见到一行人站在走廊微微一怔,随后拖起袁丹娜的手:“丹娜,你怎么还站着?宴席快要散了,进去敬主席一杯,然后拍一个集体照,我们就离开这。?.?`”

    “他们去唱歌,我跟你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袁丹娜点点头,话都说到这份上,面子总是要给的,她向叶子轩幽幽一笑:“叶少,谢谢你,我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到这架势,知道袁丹娜难于扛住圈中人的压力,毕竟都是同学和闺蜜,以后还要在同个学校和社团打转,闹僵关系只怕会被指指点点,他理解,何况在他心里,校园友情总是有着一点底线,所以点点头回应:“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他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,塞到袁丹娜的手里:“我最近在华海,有事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袁丹娜微微一愣,随后欣喜无比,像是中奖的小女孩:“好的,我待会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在祝六顺眉头轻皱时,高园园瞄了叶子轩一眼,感觉有点眼熟,但一时想不起来,随后散去念头:“丹娜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等着你拍照呢。”

    在袁丹娜恋恋不舍走入厢房后,叶子轩又在门口等了一会,听到里面不断传出的笑声,苦笑一声,转身回八号厢房。

    八号厢房依然热闹,吃饱喝足的何家人谈笑风生,等着叶子轩一起吃最后的甜品,每个人脸上都笑容灿烂,见到叶子轩回来又是一阵热情,给他盛起莲子糖水,唯有何助理跟何子离的笑容有一些僵硬,显然都在担心韩中剑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子离,别担心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边接过何母递过来的糖水,一边用力一握何子离的掌心,给予后者一点温暖,何子离闻言扬起俏脸,担忧散掉了两分,向叶子轩重重的点点头,她不担心韩中剑来对付自己,现在的她不再软弱,她随时敢跟韩中剑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她只是担心韩中剑伤害身边亲人:“子轩,我不怕,我只是担心妈妈他们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低声一笑:“别怕,我会派人保护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何子离一片欣慰安静喝着糖水,叶子轩扬起笑容跟其余何家人谈论,期间何母起身去了一踏洗手间,五分钟后回到房间的时候,她的脸上多了一股八卦神情:“刚才去洗手间,见到一个小子死命拖女的,直接往一个没人厢房拖去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他们好奇聆听时,何母又扯过纸巾擦拭双手:“看起来好像是情侣之间拉扯,但女的死命喊着放开她,还让大家救救她,几个食客和服务员经过,都没有人理会,我走过去问问咋回事,结果却被两个冒出的瘪三骂了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喝斥我没见过小两口耍花枪啊。”

    何母摇摇头:“这年头,恋人越来越不像话,不仅喝得醉醺醺,还当众耍花枪,只是我感觉怎么都不像情侣打闹,看起来更像是强抢民女,不过服务员和其他食客路过都没反应,加上这年头应该没当众抢民女的戏码,真是难判断。”

    在何家成员哄笑中,何母又向叶子轩跟何子离一笑:“我不是说你们呵,你们花枪越多,妈越高兴。”

    她还摸出一张纸条:“那女孩被拖行中,还掉了一张纸,我以为有什么秘密,结果一看,只是一个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看纸条,脸色瞬间一变,下一秒,一丢碗筷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十三号厢房,空无一人,袁丹娜眼泪四溢。

    一名华衣青年死死卡住她白皙的脖子,还一拳打在她的腹部上,喷着酒气低喝:“妈的!还叫?找死是吧?”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他一脚把门踢回关上,左手始终牢牢卡住袁丹娜的喉咙,见到包永搏狰狞可怖的面孔,袁丹娜死命挣扎。

    可她却根本无法从对方手里挣脱,对方的力气不是她能够抗衡,而且她已经绝望。

    一直等不到聚餐结束还不断喝酒的她,独自离开厢房准备走人,结果从外面被飙包永搏拉住,闹翻之后,他就疯一样,借着酒意把她往这个空出来的厢房拖拽,袁丹娜死命抗争,却换来几个耳光,身上力气根本无法抗衡包永博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期间,十几个人路过包括几个服务员,可没一个人援手,不是事不关己,就是以为两人小两口打闹,让她被顺利拖入这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包永搏嘴里喷着粗气眼里爆射着**,把穿着短裙黑丝的袁丹娜按在沙上,随即一把掀起她的裙子。

    长腿诱人。

    在袁丹娜痛苦震惊却无法反抗的泪水中,包永搏直接拽下她闪烁黑泽的丝袜,直接将丝袜拽到膝盖位置。

    袁丹娜带着哭腔扭动身体,微微啜泣,楚楚可怜,却丝毫不能打动眼前的禽兽。

    而且随着娇柔身体一起晃动,一片白花花的胸部映入包永搏眼里,春色无边,他红着眼,喘着粗气,直接将她双腿架起来,他不由狞笑这世界,还是暴力来的实际,远比花心思泡妞更能节省时间,而且很是享受这份霸王硬上弓的快感: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这就是你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就在包永搏狞笑着要占有袁丹娜时,房门忽然被踢开了,两名同伴惨叫着跌入进来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包永搏反应过来,一只手探了过来,抓住包永搏的脖颈,随后猛地向后一拽,后者如炮弹般跌飞。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见过畜生,没见过这样的畜生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