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八十九章 再来一脚
    第六百八十九章再来一脚

    “妈的!你是谁啊!”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坏了自己的好事,摔在地上闷哼不已的包永搏,忍着疼痛怒吼不已,既有对无知小子挑衅的愤怒,又有临门一脚被破坏的憋屈,恨不得把后者掐死,叶子轩没跟他半点废话,起脚把几个涌入进来的包永搏同伴,连连踢飞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躯犹如挨踢的皮球,四射翻飞,或贴地打滚,然后叶子轩一个箭步上前,一把扣住见势不妙要跑掉的包永搏脖颈,跟拎小鸡一样轻拎起,狠狠按在十人座的桌子上,一声脆响,溅起几点刺眼的猩红,杀猪般嚎叫惊动不少人。

    在祝六顺和高园园等十余人听到干架动静,闻讯过来给包永搏助阵的时候,两名身材魁梧一脸萧杀的男子,也从人群中挤入了进来,他们显然是包永搏的暗中保镖,见到叶子轩手中的主子头破血流,神情瞬间一变,怒吼一声冲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气势如虹袭击背对着的叶子轩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在袁丹娜惊愣想要喊叫的神情中,叶子轩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,直接把包永博转了过来,正对着两名包氏保镖的拳头,两人脸色微变,担心伤害到自家主子,脚步下意识一缓,拳头力道也收回,就在这时,叶子轩狠狠踹出了两脚。

    霸道迅猛,势大力沉。

    两名包氏保镖脸色巨变,下意识想要后退躲避,却发现根本来不及,肋骨一痛,咔吧!肋骨碎裂的声音响彻厢房,扣人心弦,两人闷哼摔倒在地上,在洛阳称得上强者的两人,此刻孱弱如襁褓中的婴儿,扑倒门口边,捂着伤口惨哼。

    不论两人是不是轻敌,或者准备不充分,他们的悲惨倒地,吓住周遭一票原本气势汹汹的祝六顺他们,也让闻讯过来的老板娘和安保人员微微张嘴,叶子轩并没多看这些人,毫不留情把他两只手踩断,随后一脚把惨叫的包永搏踹飞。

    包永博撞击一张椅子,咔嚓一声断裂,摔在地上打滚,跑车女子徐小欣带人冲了过来,连连喊叫:

    “包少,包少!”

    “包少,你怎么了?啊,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叫医生啊!”

    高园园看了一眼闺蜜,又看看受伤的包永博,随后咬着嘴唇靠近后者阵营,关键时刻,她抛弃了友情,选择了利益。

    叶子轩无视混乱的场面,上前几步扯过一张窗帘。

    撕裂几下,他把厚实的窗帘披在泪流满面的袁丹娜,避免后者走光,梨花带雨的凄楚面庞,让他轻叹一声世道险恶。

    “别哭,他会得到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了头破血流的包永博一眼,刚才那几记重击,已让包永博断手、断骨和脑震荡,如非这里是公共场合,他估计直接出手杀他,他温柔无比擦拭袁丹娜腮边泪珠,后者闻言本想坚强一些,却难压抑心中情感,抱着叶子轩痛哭。

    特别是见到闺蜜站在包永博一边,袁丹娜情绪更加显得悲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人群外,赶赴过来的何子离先是一愣,没想到跑出来的叶子轩会跟一个女人抱在一起,看起来两人关系有点亲密,但看到她凌乱的衣衫以及受伤的包永搏几人,何子离很快想通了怎么回事,环视全场后悄悄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她清楚叶子轩的厉害,可是依然不想他有任何闪失。

    跟随女儿赶来的何母见到血腥现场瞠目结舌,难以置信的同时心中暗爽,欺负嘲笑她的几个小瘪三吃了大亏,然而很快又担心今晚的事怎么收场,随后想起龙傲天、古大佛、叶狂人跟叶子轩**的关系,她又散去杞人忧天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打人啊?”

    此时,跑车女子正愤怒喊叫:“你干吗打我家永博,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祝六顺也是大声附和:“大庭广众伤人,华海还有没有王法?”

    另一名女子也拿着电话:“我告诉你,包少舅舅是新调来的警察副局长,你会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我干吗打他,你们心知肚明,不管他是谁,触碰我的底线,必踩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点一点包永博他们:“想要给他讨回公道,行,把你们靠山全叫来,来一个,踩一个。”

    跑车女子徐小欣娇喝一声:“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,也没看到他有什么举动,我只见到你出手打永博,我告诉你,别欺负我们是外地人,华国是**律的。”她恶人先告状的喊道:“六顺,打电话给包局长,说永博被人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流露一丝戏谑:“如果我是你们,绝对不会给包局长带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这次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八大盘的老板娘皮笑肉不笑,摆手示意周围的下属和保安别轻举妄动,她看得出包永博他们的奢华,除了今晚五万块的消费外,这一行人全都衣光领鲜,手里拿着各种豪车钥匙,今晚不管谁占据道理,下重手的叶子轩都不会好结果。

    这是她多年以来的阅历判断,只是她看得出包永博富贵,却看不穿叶子轩的底细:“不说他们,就说八大盘。”

    “你砸坏我们这么多东西,不拿出十万八万,你脱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娘?”

    叶子轩缓缓抬起头,望向阴阳怪气的女人,笑意森冷,华国对他说这话的人真不少,一句没太大杀伤力的场面话,吓吓不谙世事的孩子差不多,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最不怕别人的威胁和吓唬:“大庭广众,人渣生拉硬拖一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霸王硬上弓侵犯人家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冷冷出声:“你们服务员,安保员,却连问都不问,你不觉得自己有责任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收敛森冷笑意,环视包永搏和围观的人,像看一群待宰的羔羊,这让路人深感不安和不自在。

    风韵犹存还戴着两个大耳环类似林心如的老板娘嘴角牵动,随后有点恼羞成怒双手一摊:“对不起,我没看到,监控也坏了,而且他们喝了这么多酒,情绪难免有些激动,拉拉扯扯是很正常的现象,谁知道是不是小两口耍花枪呢?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我们只是餐厅,又不是安保公司。”

    她撇清自己的责任,看了泪水渐收的袁丹娜一眼:“客人的利益,自己维护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冷冷出声:“救错了只会被人骂多事,救对了可是一个姑娘清白。”

    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冷笑一声:“对不起,我没这份高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很好,听到你这一番话,我忽然觉得,你这酒楼可以关了。”

    不少围观者齐齐一怔,脸上带着一丝讶然,年纪轻轻的小子凭什么漠视,包永博和老板娘背后那个强大存在?

    老板娘不屑的撇撇嘴:“有本事,你就让它关门。”

    她根本不信叶子轩能把八大盘怎样,报警?告餐厅?小孩子的把戏。

    袁丹娜泪眼凝视叶子轩背影,有着说不出的感动。

    她神情很是复杂,她只需要打出一个电话,整件事八成发生戏剧性转变,可面前流淌强大自信的叶子轩,又使她压下找人庇护的念头,怕刺伤叶子轩的自尊心是一方面,实际上更想了解外滩开始,就使她好奇心泛滥的男人到底多强。

    女人都希望喜欢的男人,拥有掌控一切的强悍手段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这时,三辆蓝白相间的警车,簇拥着一辆越野车,直接堵住如佳大厦的正门,气焰嚣张,随后,四辆车子相续洞开车门,反手关闭,砰砰作响,夜色下的喧嚣仿佛因此凝滞,闲人避退,十多名大汉下车,簇拥着一个个头高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副国字脸,四肢修长,肤色跟包青天一样黝黑,相貌自带三分凶恶,瞪瞪眼睛绝对能威慑不少人。

    十多号人浩浩荡荡涌入大厅,把电梯中的几个人拎出来,一些经过的华衣男女脸色难看,下意识流露一丝惶恐。

    几个保安更是站直身躯,大气不敢喘,他们认得出,这是出现过新闻的警察副局长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一分钟后,电梯在十三楼打开,十多人蜂拥而出,两人还踹飞几个垃圾桶。

    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凌乱纷杂的脚步传来,聚集门口张望的食客,下意识回头张望,之后脸色紧张地靠向走廊两侧,给他们让出道路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一路行来,俨然唯我独尊的王者姿态。

    老板娘也把路让开,不让叶子轩跑掉的她,自感任务完成的不错,还跟中年男子打招呼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大步流星走入十三号厢房,跑车女子徐小欣喊出一声:“包叔!”

    包永博也艰难睁开眼睛,带着说不出的委屈:“叔——”

    瞧清楚包永博断手溅血的凄惨模样,阴着脸望向叶子轩怒极而笑:

    “敢动我包王朝的侄子,有种啊!当着我面,再来一脚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叶子轩很平静的回应一字,随后,上前一步,一脚踹中被扶起来的包永博腹部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包永搏惨叫一声,摔飞出去。

    全场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ps:海阔天空点赞本作品逐浪币、杨毅义点赞本作品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