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九十一章 无情打压
    第六百九十一章无情打压

    全场几乎都愣了。`

    包永博、老板娘和何母等人是惊愣包局长被沈万千踹飞,叶子轩痛揍包永博已经惊人,但多少还能够接受,毕竟包永博只是一个纨绔子弟,再高级一点就是某个大学学生会主席,出来社会上不多正式台面,而包王朝却是实打实副局。

    还是实权在握的警察副局长,这样的主,被沈万千弹烟灰,踹一脚,实在让人无法相信,目瞪口呆,徐小欣和高园园他们都张大嘴巴,很多人因为这一个举动,脑海自动忽略沈万千前面连珠带炮的话,只是盯着凌乱的现场停滞思维。

    倒地的包王朝也是震惊胜过疼痛,这倒不是沈万千敢对他大打出手,而是沈万千喊出那一番话。

    沈万千的兄弟?叶市长的侄子?秦司令的外甥?龙古的恩师?

    包王朝就是再脑子短路,也能想到护在袁丹娜面前的叶子轩是谁,敢情就是神龙不见尾的叶宫主事人了,他任由几名手下搀扶着起来,目光死死落在叶子轩的脸上,感觉后者跟自己看过的照片不太像,可他又清楚沈万千不会开玩笑。

    至少沈万千不会拿叶狂人和秦始皇开玩笑。

    叶子轩苦笑一声,没想到沈万千会出现,更没想到直接开战。

    袁丹娜美丽眸子眨了两下,对叶子轩又多了一分好奇。

    见到叔叔被沈万千这样肆意欺负,今晚连连吃亏的包永搏愤怒不已,一时猪油蒙心没有领悟到沈万千的话,只感觉阿狗阿猫都来欺负他们,这小子难道不知叔叔是副局长吗?他忍着疼痛上前一步,厉声吼道:“小子,你他妈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敢踹我叔叔?”

    沈万千的跟班,朱富贵上前一步,啪啪两声扇在包永搏脸颊:“妈的!沈少都不认识?信不信拿钱砸死你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脸颊疼痛愤怒不已的包永博还没反击,朱富贵又掏出一叠钞票,狠狠打在他脸上:“拿去买药吃。”

    见过嚣张的,没见过如此嚣张的,在众人讶然中,包永博怒吼一声:“混蛋,我弄死——”

    站起来的包王朝向侄子喝出一声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在包永搏畏惧叔叔威严下意识闭嘴的时候,沈万千叼着雪茄,气势惊人的前行,站到包永博的面前:

    “我?一个喜欢抽雪茄踩纨绔的胖子而已。  `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什么了不起,除了担任粤省副市长,沈氏集团主事人、被人称呼一声南方太子外,好像没什么背景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着包永博吐出一口浓烟:“哪有包少这么牛叉,学生会主席,主席啊。”

    朱富贵和阿兵他们哈哈大笑起来,对包永博充满着讥讽,让叶子轩笑了笑,这些活宝。

    副市长?沈氏集团?南方太子?

    这些字眼刺激的全场眼睛瞪大,神情微微恍惚,不仅是老板娘和何母他们难于置信看着沈万千,包永搏和徐小欣也都露出一抹讶然,似乎没想到跟他们年纪相仿的沈万千,已经是副市长以及某集团一把手,这份底蕴足可藐视很多人。

    当然,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,这个沈氏集团并非普通的公司。

    沈万千站在包永博和徐小欣面前,不置可否地扫过两人一眼:“我这点道行入不得两位法眼,不然你们也不会在酒店门口横冲直撞,差点把我兄弟擦出伤痕,更不会叫这么多人来对付他们,只是我要告诉你,我兄弟比我能耐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只要一句话,你们两个今晚就沉黄浦江,别说你叔叔,你伯伯,你爸爸,你爷爷来都没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用雪茄烫掉包永博一缕头:“不相信的话,问问你叔叔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话,挪移脚步躲避火花的包永博他们更是呆愣,也有点怀疑,叶子轩有这能耐?

    “叶少,沈少,今晚多有得罪,是王朝管教无方。”

    此时,包王朝直挺挺的跪了下来,他已经清楚两人身份没有水分,更清楚沈万千的话是事实,只要叶子轩一句话,侄子只怕活不过明天,走投无路的他一改凶悍,也不理会数十人在场,用卑微为侄子求得活路:“请你们高抬贵手!”

    当然,他也想为自己保住仕途,好不容易从洛阳来到华海,真因这事灰溜溜回去,只怕无颜见乡亲父老,搞不好叶子轩连让他平安退休的机会都没有,只要他跟叶狂人打一个招呼,估计反贪局明天就会来找自己,余生将在牢底度过。`

    见到包王朝向两人跪倒,包永博和徐小欣他们几乎同时喊道:“叔——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在众人惊讶堂堂副局长下跪时,包王朝大声呵斥侄子,不仅打断他们的话,还脸色一沉让他们也下跪:“跪下!”

    “给叶少,给沈少,给袁小姐,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包永博张大着嘴巴,难于接受这个事实:“叔,我们没错——”

    包王朝再度厉喝:“跪下!”

    老板娘和高园园她们已经僵直了身躯,今天可说是她们目睹出道来最不可思议的情景,身份显赫的包永博被人打了,包王朝不仅不讨回公道,还主动下跪祈求原谅,这行径凝聚无与伦比的震撼力,远比刚才包王朝刚才被踹还要震惊。

    以高园园和徐小欣她们的人生阅历想破脑袋,也想不到这些人有多大背景多显赫家世,竟然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市长。

    还让五大三粗的包王朝跟丧家犬一样,在她们脑海里认知里,包永博就是人生中最牛叉的人了。

    十余名警员也倒吸凉气,沈少?叶少?乖乖,幸亏没动手啊,不然明天不被叶市长撂职,也会被龙古砍了。

    沈万千眯缝起阴冷玩味的眸子,瞅向呆若木鸡的人群,一些人不寒而栗,僵硬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祝六顺他们更是集体蔫儿了,全都生出闯了大祸之感。

    此时,包永博虽然感觉到事态严重,但向来耀武扬威的他,很难做到当众向叶子轩他们下跪道歉,这么多同伴,见证了自己的落魄,以后还怎么混啊?怎么在洛阳大学装叉撩妹啊?这会成为他永远翻不过的阴影,所以他死撑着喊道:

    “叔叔,包家不能丢了骨气,不能丢了公义,华海势力不如人,大不了你不做这局长,咱们回洛阳。”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:“那里是我们天地,他们奈何不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包王朝脸色再变:“闭嘴!跪下,你想要害死全家吗?”

    “真是扶不起的阿斗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挥手让何子离过来搀扶袁丹娜,随后走到包永博面前淡淡出声:“你坚持自己没错,那就把视频公开出来,你放心,只要你真的没错,不仅袁丹娜向你当场道歉,我也给你一个亿赔偿,但是,如果视频证明你就是一个禽兽、”

    “我会亲手阉掉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过监控视频,望着包永博一笑:“包少,来,给我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永博,跪下!”

    包王朝脸色巨变,起身走到侄子面前,一脚踹在后者的脚腕,让满脸不甘的包永博踉跄倒地,包王朝上前让他跪在地上,随后向叶子轩跟沈万千喊道:“叶少,沈少,是我管教不严,请你们大人大量,给永博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给他机会?”

    袁丹娜咬着嘴唇,愤然喊道:“谁给我机会?我差点就被这人渣强奸。”

    何母煽风点火:“就是,霸王硬上弓还不算,还来骂我,诬陷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在年轻气盛的包永博怨毒望向袁丹娜时候,包王朝对着侄子连连扇出耳光,势大力沉,顷刻打得包永博满脸鲜血,满脸悲催的后者想要开口说话,却被包王朝硬生生扇了回去,后者清楚,侄子命悬一线,不求得原谅绝对离不开华海。

    包永博也赌上气了,任由叔叔飙,就是不愿意低头,丢了面子,怎么混?

    沈万千上前一步架住还要动手的包王朝,随后对着后者喷出一口浓烟笑道:“包局长,你够意思,我们兄弟不会再为难你,但你这侄子,不识好歹,叶少大度不会下黑手,但我沈万千睚眦必报,就喜欢折腾这些自以为是的装叉人!”

    “别说在华海,在洛阳,你们都不算个蛋!”

    在包王朝恨铁不成钢轻叹一声时,朱富贵把手机递给了沈万千:“沈少,周省长的电话打通了。”

    在包永博眼皮微微一跳的时候,沈万千喷出一大口浓烟,拿起手机劈头盖脸的大骂:“靠!老周,你欠我人情,该还了,老子现在很不爽,被你们牛哄哄的洛阳包家小子添堵了,对!他叫包永搏,我的意思很明显,给我整整包家!”

    “直系亲属一条线,有公职的查财产,没公职查违法,犯法的,抓,没犯法的,打压!”

    刚刚挂断这电话,阿兵也递上一部手机:“沈少,洛阳大学校长的电话通了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伸手把它拿了过来,语气依然凶悍:“张校长吗?我是沈万千,我现在要动包永博!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什么学生会主席,很**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尽你能力搞他,往死里搞,不然我就让人搞你!”

    在朱富贵和阿兵的眼里,沈万千阵势绝不是虚张声势那么简单了,是要对包家毫不留情的打压了,而且结果绝对不会有悬念,老板娘等人再次目瞪口呆,不过,他们还是怀疑沈万千的能量能影响千里之外,包王朝也带着一点点疑惑。

    包永博舔着嘴角鲜血,丝毫不放心上,洛阳是包家地盘,沈万千的手哪够长,刚才肯定是吓唬人!

    没有多久,徐小欣的手机就响起,来自学校,她一愣,随后打开,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一听,她的脸色瞬间难看。

    包永博低喝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苹果手机脆响落地,徐小欣一脸悲戚:“我们被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高园园她们齐齐瘫倒。

    叶子轩无视他们反应,挥手带着何子离他们离开,只是出门的时候,站在老板娘面前,淡淡一笑:

    “老板娘,这门,明天就不要开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ps:谢谢楚打赏作品588逐浪币,谢谢年轮打赏2o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