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九十四章 来了
    第六百九十四章 来了

    “丹娜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到袁丹娜手中食物掉落在地,旁边的何子离微微一怔,随后轻声问出一句,袁丹娜嘴角牵动了几下,随后恢复两分平静回应:“没事,不小心烫到手,没有端好盘子。”她望向赶赴过来的一名服务员:“你好,给我拿一下清洁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清理。”

    在袁丹娜咬着嘴唇跟服务员一起收拾掉落的食物时,叶子轩把目光重新转回到包王朝的脸上:“包局长,我们对包府的惨案也感遗憾,但我可以用人格向你保证,这事不是我跟沈少做的,如果真是我们下的毒手,我们没有必要否认。”

    看到包王朝面如死灰,叶子轩多了一分耐心解释:“真要对你们赶尽杀绝,我们哪还会多此一举抓几十号人?直接杀掉远比送去监狱来的痛快,再说了,如果我们要下手,你也会是第一个,怎么可能让你活到现在?这是很低级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这会给你留下鱼死网破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把目光袁丹娜身上收回,端起椰子汁大口喝入一口:

    “没错,此事跟我们无关,是其它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包王朝听到两人这一番话,往深处一想也是这道理,叶子轩跟沈万千要灭门,他会是第一个,毕竟慢半拍杀自己,很可能就会招致同归于尽的风险,两人绝对不会犯这个错误,想到不是两人要包家灭门,包王朝就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又涌起一起愤怒:“究竟是谁下这毒手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伸手拍拍跪在面前的包王朝肩膀,悠悠开口:“包家在洛阳混了这么多年,你爹从一个包工头混到地头蛇,肯定得罪了不少仇家,加上你侄子如此混蛋,想要血洗你们的人数不胜数,就是昨晚行径也足够鸡犬不留。”

    他向袁丹娜方向微微偏头:“如果我是袁小姐的家人,又还有点能耐,知道包永博对丹娜做禽兽不如的事,一定会把包家杀得血流成河。”他的目光掠过袁小姐,捕捉到后者肩膀抖动一下,随后淡淡一笑:“谁叫你侄子这么混蛋?自取灭亡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现在是谁下的手,对于你来说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在包王朝一脸尴尬心里有着反省的时候,沈万千又补充上一句:“对方敢血洗包府的这份能耐,就不是你包副局长可以对付,何况警方也正全力侦破此案,我和叶少也会过问,毕竟我们不想背这黑锅,当务之急,你要想法子保命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杀了四十七口,可没说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包王朝的汗水瞬间渗出,原本的如释重负,又变成了紧张和恐惧,他咚一声磕头,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叶少,沈少,求你们救王朝一命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挥手让手下把混混和围观者驱散,随后看着包王朝淡淡一笑:“救你?我手底下从不养人渣,何况你招惹了一个大魔头,你的价值未必可以说服我趟浑水,不过你可以问问叶少,他虽然也不要废人,但他的心肠比我软一点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很干脆的推给叶子轩:“你求求他,说不定可以捡回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知道,叶子轩比自己需要包王朝这种人。

    何子离把食物放在桌子上,随后为袁丹娜清理衣服沾染的汁水痕迹,她没八卦这事,她相信叶子轩会处理好。

    只是她发现,袁丹娜的手指微微发抖,眉间有着掩饰不住的心事,何子离低声一句:“妹妹,没事吧?”

    袁丹娜轻轻摇头:“姐姐,没事。”她看着衣服的痕迹,有着无奈。

    “叶少,求你救王朝一命。”

    包王朝似乎清楚沈万千的路子,马上把目光转到叶子轩的身上,咚一声,又是一记磕头,额头碰出血迹:“叶少,我实话实说,今天没演戏,真心的,但有私心,先说说我自己,十三岁出来混,小协警做起,混了二十多年,做到了现在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四十岁了,还像毛头小子一样目中无人,在洛阳时,不把任何人放眼里。”

    包王朝吐出一口气:“来到华海依然咋咋呼呼,觉得自己一样可以叱诧风云,直到昨晚被叶少和沈少收拾完,我躺在床上想了一个晚上,彻底想明白,霸道了二十年,我有不少资产,不少兄弟,又有包家抱团护短,好像我挺风光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呢,这些年得罪多少人,快数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调来华海,成了关系到位之外,还有就是打黑英雄称呼撑着我,其实我哪是什么打黑英雄,黑打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黑白两道通吃,实际是把他们都得罪光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和沈万千淡淡一笑,黑白通吃,很多时候也等于两道得罪。

    包王朝一抹血水:“现在包家被血洗,哪怕跟沈少和叶少无关,但很多人都会认为是你们地打压,昔日仇家必然会落井下石,就算我躲过了凶手袭杀,以后也要倒霉了,不找个靠山,后半辈子不挨枪子不蹲大狱,也多半被人阴死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我这些话,全是掏心窝子的话,我想跟你,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,也不得不给你做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被沈氏保镖隔出来的幽静卡座,包王朝避着一干手下向叶子轩和沈万千吐露心声,眼中含着无奈和自嘲,叶子轩平和一笑,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下跪,风光多年的包王朝磕头瞬间,叶子轩已经瞧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包王朝霸道,跋扈,目中无人,却不等于头脑简单的傻子,不然昨晚也不会低头,面临人生岔路口,更是当断则断。

    他现在面临的不仅是凶手威胁,还有昔日仇家的疯狂围攻,这个坎,如果没有贵人扶一把,包王朝绝对过不去。

    在何子离跟袁丹娜去洗手间清理衣服时,叶子轩望着包王朝一笑:“你做牛做马,能带给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而你的烂摊子清晰可见,凶手,仇家,沈少刚才所言没有水分,你的价值好像不足于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,包王朝清楚自己未来是死是活,就看能否打动叶子轩了,思索片刻出声:“我用自己的一切为叶少服务,包括这条命,我知道,在叶少的眼里,我上不了台面,资源上也贻笑大方,干些下九流的勾当居多,路子走的野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将来有些不便做的事,包王朝可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包家虽然被血洗了,但只要我还活着,随时可以重建包府。”

    “打通洛阳各种见不得光的渠道。”

    “洛阳是洪帮一大重地,洪帮的毒品聚散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包家还立着,只要我还活着,有叶少的支持,我昔日结交的势力还会给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洛阳,沿海一带,西南一片,也都有一些酒肉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攻城掠地不行,但杀人放火,做做带路党,他们还是可以胜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叶宫跟三帮迟早还会生死决战,有我和包家这个炮灰,叶少可以轻松一点。”

    走投无路的包王朝压低声音,只是尽量放低姿态的他提起这些,忍不住流露意气风发的轻狂,峥嵘岁月啊,在沈万千耐人寻味的笑容中,叶子轩一口喝完杯中果汁,随后拍拍包王朝的肩膀,作出一个决定:“好,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不得再干你侄子的混账事,不然我亲手沉你入江。”

    对于叶子轩来说,鸡鸣狗盗之辈也会创造奇迹,何况包王朝这样一个人渣。

    沈万千咬入一口牛肉,对包王朝暗暗点头,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叶子轩要什么。

    包王朝欣喜若狂:“谢谢叶少。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白芒一闪而逝,射向要起身的包王朝后背,速如流星,杀意盎然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叶子轩反应极快,手中玻璃杯丢出,恰好击在白芒中间,两物相撞,一声脆响,当当落地。

    杯子碎裂,碎片中,一把餐刀安静躺着。

    沈万千吧嗒着嘴里牛肉,满嘴流油,望喷出一口热气:“来得真快啊!”

    叶子轩眯起眼睛,一个漂亮到不像话的男子,赫然入目,任人流如织,遗世**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餐厅,不知不觉多了一抹凉意。

    ps:谢谢2010打赏作品588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