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一剂猛药
    第六百九十七章 一剂猛药

    京城,颐和园湖边,阳光温和,照耀在身上很是暖和。

    宋禁城坐在一张梨花木铸造的椅子上,手里捧着一本《全球通史》翻阅,跟其余大院子弟不同,宋禁城工作之余几乎都用来读书,当圈中子弟都在飙车泡妞或者滑雪登山时,他却躲在某个安静角落翻阅书籍,常常一个人度过一整天。

    他看的书很杂,想到什么就看什么,马克思经济学,逻辑学,狼图腾,有时连琼瑶小说都会翻阅,他用这种随性却有效的方式开拓着思维,今天拿的《全球通史》是他大学时教科书,当年认真看过几遍,却不妨碍他现在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阳光西移,拉长了宋禁城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宋禁城看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眼睛有一些疲惫时,一阵脚步声从后面传了过来,穿过鹅卵石的小路,随后从阶梯上响起,接着,一身白衣的江静瑶就出现在宋禁城面前,香风弥漫凉亭,她先偏头看了一眼书籍名字,随后嫣然一笑: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这本书?记得你以前就看过好几遍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见到江静瑶出现就微微一笑,随后摘下眼镜擦拭两下:“温故而知新,当初把它翻几遍,不过是想要显示自己与众不同,虚荣之心远胜于学习之意,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其意,前天整理书籍恰好发现它,翻一翻,感觉很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恰好有点空闲,所以就再读一读。”

    江静瑶呼出一口长气,俏脸多了一丝叹服:“我一直以为你我之间的差距,除了天生的智商有区别之外,还有就是资源上的天大差距,现在才知道,你的成就八成都是你的努力得来,我飙车时,你在读书,我在喝酒,你在读书、、”

    “我出外寻找优越感的时候,你还在读书。”

    江静瑶微微嘟起小嘴:“就连宋伯仁一案缠身,你也依然不忘记学习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闻言哈哈大笑起来:“大家责任不同,行为方式自然不同,我被赋予太多期望,如果不努力一点,只怕站得越高摔得越疼,老实说,很多时候我更向往你跟援朝他们的生活,轻轻松松,舒适惬意,哪像我,日夜都难得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一个空闲日子,还要找几本书来舒缓神经,偶尔还要思虑宋伯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江静瑶伸手给宋禁城倒了一杯花茶,神情犹豫一下问道:“对了,宋伯仁一案怎样了?老山和专案组把他押去华海审问,虽然打着跟艾丽莎对质的幌子,但你我心里都清楚,他们是要屏蔽宋家的影响,铁心从宋伯仁身上打出缺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不要做点事情,免得把你卷入了进去?”

    她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叶天龙可恨不得你栽跟头呢。”

    随着叶子轩风头越来越旺,特别是澳门和香港取的成就,让江静瑶心里极其不舒服,对于宋伯仁一案,她也认为是叶子轩借题发挥,一件普通的恐怖分子袭击,被他变成一个打压宋家和宋禁城的行动,江静瑶发自内心的恼怒叶子轩

    特别是想到他跟姐姐看岛国艺术片的暧昧,江静瑶就恨不得把叶子轩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宋禁城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,接过花茶喝入一小口:“宋伯仁是宋家骨干,还是一个聪明人,老山从他嘴里问不出东西的,你我不需要太多担心,而且伯伯已经说了,他会处理此事,咱们任何人不得多事,所以这案子不要提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虽然平缓,但却透着一股威严,江静瑶跟宋禁城关系虽然匪浅,但也不敢再多嘴了,随后话锋一转道:“对了,援朝传来一个消息,你的老朋友袁玉川回来华国了,昨天下午抵达洛阳,早上把洛阳包家杀了一个鸡犬不留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话,宋禁城波澜不惊的眸子,掠过一抹淡淡光芒,抬起头看着江静瑶问道:

    “袁玉川回来了?血洗包家,为什么?”

    江静瑶呼出一口长气,把刘援朝传来的消息全部告知:“这事情又跟叶天龙有关,听说他回到华国就去探视他妹妹,结果听到包家包永博,在华海旅游中对他妹妹霸王硬上弓,袁玉川一怒之下,就把包府四十七口全部扭断了脖子。”

    “接着又毒死了被警方抓走的数十人,还跑去华海对包王朝下手,可惜被叶子轩和沈万千挡住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江静瑶把昨晚和早上的情报全部告知宋禁城,最后低语一句:“叶子轩也真是愚蠢,本来可以借着袁丹娜的救命之恩,结交袁玉川这种厉害人物,结果却为了庇护罪不至死的包王朝,搞得差点反目,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听完事情来龙去脉后,眼里多了一抹光芒:“这就是叶子轩的作风,杀伐血腥,却又残存恻隐之心,不过这也是我欣赏他的地方,如果没有这一点恻隐之心,当初在紫荆城遭遇下山豹袭击的时候,我估计就要被下山豹伤了。”

    江静瑶微微沉默,这个倒是事实,如果叶子轩卑鄙一点,宋禁城估计命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袁玉川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宋禁城没有对包家血案太多感觉,也没打算借题发挥对付叶子轩,此时他清楚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他更念叨着很久没有见面的老朋友,江静瑶似乎知道两个人的过去,毫不犹豫的回道:“一个半小时前,他带着妹妹去了安阳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六名凶徒向洛阳警方主动投案,交出凶器道出动机扛了包府血案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脸上划过一丝欣赏:“想不到他这样爱护他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安阳?”

    宋禁城重复了一下字眼,随后微微抬起头笑道:“那是袁大总统的安葬之地,看来他是要给老祖宗上柱香了。”他把茶水放下来:“我跟他有些日子没有见面了,该好好聚一聚,谈一谈理想了,静瑶,安排专机,我要飞一趟安阳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和明早的会议,让援朝代我出席。”

    江静瑶微微一怔,下意识挤出一句:“你去找袁玉川?虽然你跟他是朋友,可也该他来找你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看了江静瑶一眼,随后语气平缓地道:“别人不清楚,但你还不了解袁玉川吗?他从小就是一个怪胎,两岁认识一千字,四岁自修完初中课程,八岁修读高中,十岁考入少年班,十三岁考入哈佛商学院,十五岁拿下三科博士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些知识成就外,他的身手,他的经济,也一样大有所成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把书籍合上:“他是一个骄傲的人,当年在少年班的时候,除了跟我有所来往之外,其余人全都不放在眼里,他最讨厌摆架子指手画脚的人,包括倚老卖老的长辈和老师,我身份和位置虽然高于他,但同学感情应该是平等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出了事情,我这做朋友的,不主动上门问一问,还端着架子等他来拜访,估计以后双方不用来往了。”

    在江静瑶连连点头时,宋禁城抱着书向出口走去,走出几步想起什么,回头发出一个指令:“另外,让媛媛动用一下关系,把包府血案给我悄无声息消化掉,尽快结案,不要让警方找袁玉川麻烦,也算是对他妹妹遇袭的一点弥补。”

    他眉头皱了一下,袁玉川有妹妹,怎会没收到消息呢?少了一个拉拢的筹码。

    宋禁城补充一句:“另外,给我买两个全聚德烤鸭。”

    江静瑶朗声回应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知会谷家、周家、刘家他们一声,下个月,让三帮召开一个联盟会议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的目光闪烁一抹光芒:“是时候下一剂猛药了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