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九十八章 精心一炸
    第六百九十八章 精心一炸

    黄昏,叶子轩亲自驾驶着车子,把何子离送回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韩中剑那个疯子的缘故,叶子轩决定让何子离搬去叶宫花园小住半个月,至少在韩中剑落网之前,她不能独自住在政府分配的单身公寓,那几个保安虽然尽忠尽职,也有点身手,可面对韩中剑这种人的攻击,九成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何子离答应叶子轩去叶宫居住,但要后者载自己回家拿几件衣服,叶子轩原本想直接却商场买几套,也顺便弥补自己数月不在的愧疚,可何子离坚持回去一踏,她不想叶子轩太破坏,而且她还有些资料需要带过去,叶子轩只好同意。

    “子轩,你跟袁玉川会成为敌人吗?”

    在车子驶入一条辅道渐渐靠近目标公寓的时候,坐在副驾驶座的何子离微微抬头,看着前方指路之余,也向男人低声问出一句,叶子轩闻言笑了笑,脸上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和:“怎么?担心他成为我的劲敌?担心我抽不赢人家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有你这个大秘书帮忙,十个袁玉川也照抽不误。”

    何子离闻言绽放一抹笑意,带着一丝骄傲的摇摇头:“我当然知道你的实力,也相信这世界没人能打败你,我只是觉得他如果成为你的敌人,那就非常可惜非常遗憾了,毕竟那会伤害到丹娜的心灵,她绝对不希望袁玉川跟你死磕。”

    何子离柔声补充一句:“丹娜是一个好女孩,善良、正直、**,你跟袁玉川将来如果大打出手,夹在中间的她将会异常难做,一边是呵护自己多年长兄如父的好哥哥,一边是自己难得喜欢还救过一命的白马王子,你让她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

    听到何子离这一番话,叶子轩马上喊出一句:“她是一个好姑娘,我承认,我也知道她是知恩图报的人,可跟什么白马王子无关,子离,我怎么感觉,你这是把你家男人往外推的意思啊,还是特意来试探我心声,看我喜不喜欢她?”

    “子离,没想到你有共夫的嗜好啊。”

    何子离扑嗤一声笑了,轻声一捶叶子轩的胳膊:“去你的,谁有共夫的爱好,我恨不得把你锁起来藏在家里呢,我只是有点心疼袁丹娜那丫头,担心她将来左右为难,你知道她的性子,如她无法选择伤害哪一方,她就会伤害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,让叶子轩脸上的调笑散掉几分,他清楚何子离说的有道理,袁丹娜的性格,恩怨分明,哪怕她对自己没有情感诉求,她也会因为援手之恩感激自己,也就注定她不会让袁玉川伤害叶宫,同样,她也不会让叶宫伤害袁玉川。

    无可调和的时候,八成会伤害自己来阻止双方冲突。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虽然袁玉川有点猖狂,但他不招惹我跟沈万千的话,我们也不会刻意找他麻烦,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个敌人多堵墙,只可惜很多时候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连袁玉川都无法当面承诺,双方永远不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得很透:“如果没有宋禁城这因素,我们可能因为袁丹娜的救命恩情,让袁玉川始终保存一点感激和理智,尽力避免双方的冲突,可是他跟宋禁城有不小交情,宋禁城又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主,袁玉川就很难独善其身。”

    何子离幽幽一叹:“确实如此,宋禁城是最大变数。”

    袁玉川虽然文武双全,智慧过人,还有常人难及的魄力,可是面对拥有绝对资源的宋禁城,袁玉川能否摆脱棋子的命运,还真是不好说,何子离神情犹豫了一下,随后挤出一句:“如袁玉川真站在你的对立面,你和沈少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叶子轩很干脆抛出两个字:“灭之。”

    袁玉川的厉害,袁丹娜的交情,让叶子轩不想跟袁玉川大打出手,但不代表就怕了后者,一旦袁玉川旗帜鲜明地站在宋禁城阵营,还触犯了他和沈万千的利益,叶子轩绝对不会手下留情: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,我会亲手送他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也算了断我跟丹娜的交情。”

    何子离轻轻点头,没有再说话,只是对袁丹娜生出一抹惋惜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车子横在一栋黄色公寓的门口。

    青年家园,这里就是何子离的居住之所,这栋十二层楼组成的公寓,足足一百套单身公寓,全是给华海政府人员安排的住房,租金便宜市场一半,何子离不想跟家人住一起,距离堂姐住处又太远,所以最终在这里要了一套公寓住下。

    叶子轩打开车门跟女人钻出来,扫过这栋环境还算幽静的地方,感慨公务员就是好,不仅时不时加薪,还有这么好的廉租房住,怪不得一堆人往里面挤,随后他自我调笑协警身份要不要转个正,念头转动中,两人穿过大厅上到六楼。

    “到了,最近常常加班,房子都没收拾,有点乱,你可不能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在何子离掏出钥匙站在六零三号房时,叶子轩鼻子轻轻抽动两下,嗅到一抹淡淡的燃气气息,他一把按住女人的手。

    何子离微微一怔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回应,环视一眼,锁定走廊一个正对六零三的崭新探头,探头闪烁一个红点,叶子轩脸色顿时巨变,厉喝一声,扯着何子离向侧边猛地扑倒,几乎是叶子轩抱着何子离刚刚翻滚出房门范围,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篷!”

    房门震动了一下,随后整扇二合一的防盗门,就哐当一声直挺挺倒了下来,重重砸在何子离刚才站过的地方,还有一大团火焰从房内喷射出来,不仅把墙壁熏成一片乌黑,摄像头也被大火烧焦,一股浓郁的焦灼气息瞬间弥漫了走廊。

    在橘黄色火焰像是鲸鱼吸水一样倒吸回房内时,房间一阵噼噼啪啪作响,像是玻璃、电视和电影被破坏,呛人的灰尘漫天飞舞,叶子轩跟何子离咳嗽声响成一片,虽然两人及时离开凶险的门口,但也仍然被石灰糊了一身,蓬头垢面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差点就哑然失笑,两人都像是流浪多年的乞丐。

    “叶少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时,跟在后面保护的七名叶宫子弟冲了过来,见到两人灰头灰脸就微微一怔,随后见到被炸开的防盗门就大惊,四人立刻拔出武器保护叶子轩和何子离,其余三人也提着一把刀冲入单身公寓,直见屋内被炸得一片狼藉,处处乌黑。

    电视、冰箱、空调、门窗、茶几,全都变成一堆废墟,连废品回收的要求都达不到,一张懒人沙发和窗帘还燃烧着火焰,而洗手间更是毁坏得跟毛坯一样,其中驳接热水器的燃气管道全被掀翻,毫无疑问,这里就是凶手引爆的根源。

    下手果然够狠。

    三人动作利索的把明火扑灭,随后又清查了一下房内杂物,发现没有危险后才向叶子轩汇报,叶子轩走进来扫视了几眼,挥挥手驱散残留的烟雾,接着对身边的何子离开口:“看来有人用燃气制造了爆炸,而且他不想直接炸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意图更多是想把你炸成重伤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点着一扇虽然玻璃破碎,但从框架可以判断的窗户补充:“不然也不会打开半扇窗了。”

    凶手摸入进来破坏燃气管道,还精心设计了这一出爆炸,却保留一个窗户洞开,显然是要消弱燃气的密度,减少爆炸的威力,也就可以推断凶手的想法,伤人,而非杀人,何子离轻轻点头,随后目光落在一扇墙壁,上面被火焰熏黑。

    但依稀可以辨认出几个字眼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在何子离目光定定落在墙壁上,叶子轩看出了端倪,挥手从叶宫子弟手里拿过一盆水,狠狠泼在看似壁画的墙壁上,一声闷响,墙壁顿时水珠流淌,黑色杂物缓缓落在地上,上面字眼渐渐清晰,是用红色口红写出来的字:我回来了!

    转折有力,狠厉淋漓,如刀剑直刺墙壁,满是愤怒不甘之意,还透射着一股说不出的疯狂。

    几名叶宫子弟呼吸微微一滞,显然都看得出字眼中的凶险。

    何子离身躯一颤,低呼一句:“是他!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水桶丢在旁边:“韩中剑?”

    在何子离抿着嘴唇点点头时,叶子轩向一名叶宫子弟微微偏头:“调一队能干兄弟,好好查一查这公寓的监控录像,如果没有发现可疑人员,那就扩大到一公里附近的全部探头,还有,看看六零三对面的监控,是不是公寓安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公寓所为,那就查一查谁弄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叶宫子弟恭敬回应:“是。”

    在叶宫子弟离去做事后,叶子轩让何子离看一看有什么东西好收拾,而他缓缓走到人群渐渐聚集的门口,抬起头。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正对房门的监控,竖起拇指,倒转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