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六百九十九章 敢不敢赌一把?
    第六百九十九章 敢不敢赌一把?

    叶宫,忘忧轩改造成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三栋三层建筑组成叶宫主体,叶子轩占据中间一栋,两侧是墨七熊和白秋画等人的住处,在三层建筑的两侧还有四栋七层小楼,住着扼守大本营的百余名兄弟,建筑中间,是一个类似石头坞一样的角斗场,此刻,叶子轩正躺在上面。

    带着何子离从单身公寓回来作出相应安排后,叶子轩就好好洗了一个澡,随后就把曾经熟悉如今却陌生的忘忧轩逛了一圈,虽然叶子轩曾要求白秋画不要耗费太多资金,但白秋画还是把这里打造的跟王宫一样,每个环节都透着精细。

    叶子轩现在所躺的地方,是一张弧形的石头长椅,靠着可以仰望天上星空,吹入花园的晚风再一卷,绝对是夏天乘凉看流星的胜地,在他止不住发呆的时候,身后传来一阵清幽的香风,随后就见一双玉足呈现侧边,白秋画幽幽一笑:

    “我四处找你没影,没想到躲这里看星星。”

    她像是一个小女人一样从阶梯跳下,在叶子轩身边的一张石椅也斜躺下来,还闪出两瓶二百毫升的花雕酒,把其中一支打开递给叶子轩,一股酒香顿时飘了出来,填充着角斗场,嫣然轻笑:“只是这种环境怎能少了美酒和美女呢?”

    叶子轩接过酒香四溢的花雕,看着触手可及的俏脸和美人,他的脸上扬起一丝笑意:“你这自夸还真是有水准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双腿微微一错,让身躯呈现更加曼妙姿势,裙摆在晚风中徐徐吹拂,很是撩人:“我没有自夸的资本吗?把你最喜欢的小情人拎出来,跟本小姐比一比身材,比一比姿色,比一比温柔,看看是她赢我一分,还是我胜她一截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比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露出一抹坏笑,坚决不上白秋画的圈套:“你们在我心中,都是一样的美,对了,子离休息了没有?”从昨晚到今天下午,何子离跟着自己经历一大堆事情,精神还因韩中剑这变态而绷紧,下午一炸更是让她生出了疲惫。

    白秋画嗔怨看了叶子轩一眼,似乎对他转移话题不满,不过也没有穷追猛打,抿入一口花雕后笑道:“她洗了澡换了衣服,刚才吃了一碗鸡蛋面就躺下了,我刚才出来的时候看了她一眼,发现已经睡下了,很沉,估计能睡到早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摇晃着瓶中花雕,伸手一拂女人脸颊的秀发:“她这两天也够累了,昨晚忙着照顾袁丹娜,今天又被燃气吓了一跳,是该好好睡一觉了,对了,韩中剑有没有消息?这家伙身手不凡,为人疯狂,不赶紧干掉只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男人温柔,白秋画俏脸一柔:“还没有消息,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,两千多兄弟已经出动,警方也全面通缉他了,相信很快就会找出他的踪迹,再说了,我们已派了几队兄弟保护何家人,何助理也叮嘱他们这几天呆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子离住在这里更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放松不少:“那就好,希望可以早点干掉他,这变态,疯起来太可怕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伸手抓住叶子轩的手:“我依从你的吩咐,让人盯了袁玉川他们行踪,他中午带着袁丹娜去了安阳,在那边订制了不少祭祀用的东西,好像是要给先人拜祭,包府的血案也有了正式通告,六名负案累累的凶犯自首扛下案子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把探听到的消息全部告知:“这六人凶名昭著,手上原本就有不少人命,他们很吻合民众对血案凶手的相像,所以通告他们不仅没有引起民间怀疑,还让警方获得一片掌声和喝彩,最重要的一点,周家运作让案子尽快了断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怔:“周家?”

    “周媛媛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轻声抛出一句:“再精准一点说,是宋禁城在平息案子余波,所以包府血案算是告一段落,我还让人警告了包王朝,理解他想要复仇的心理,但现在绝对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,一旦把战火撕开了,叶宫会马上跟他划断关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感受着女人滑嫩的俏脸:“宋禁城?看来他对老同学还真是情深义重啊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嫣然一笑:“他们是同窗,感情不错,在学校时常常共同进退,后来袁玉川去了国外才少了联系,不过两人逢年过节还是会寄点礼物,我暂时收到的风声,袁玉川在非洲有数十口金矿钻矿,还有一大批生死跟随的兄弟姐妹。”

    “全副武装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作出一个比喻:“类似影视小说中,低调回归的兵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,随后悠悠抛出一句:“这家伙确实是兵王中的兵王,只是他比小说中的兵王高调多了,回来华国先是灭人满门,接着去安阳高调祭祖,还敢当众跟对我喊叫,三个月内扫荡三帮,让华国再无三帮存在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对后面一事显然不知,听到这话愣了一下,随即眸子生出一抹光芒:“他,三个月内扫掉三帮?”她的嘴角勾起一丝戏谑:“袁玉川确实不是池中物,成就也昭示他能力强悍,可三个月内扫掉三帮,未免太自大,太狂妄了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用力握着叶子轩的掌心:“我们叶宫现在恢复了七成元气,还有香港、澳门跟京城分堂的扩建,即使不考虑警方和政治压力,依然无法子三个月内扫掉三帮,他一个空降兵团,就想干掉拥兵数十万的三帮,这口气也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大决战,三帮跟叶宫都耗损不少精锐,元气大伤,经济倒退,但洪震天和青无双还活着,三帮依然稳固又强大运转,而且三帮背后还有刘谷等大佬扶持,袁玉川再能打,拥有再多杀手,也无法从容抗衡占据绝对人数优势的三帮。

    搞不好,几个大佬一个电话打出,一个武警中队就团灭袁玉川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有点离谱,可是他当时不像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:“说不定他还真会剑走偏锋,拿下根深蒂固的三帮。”

    他想起袁玉川那张漂亮的脸:“他这个人,还是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几乎同一个时刻,安阳,袁大总统的陵墓面前,没有灯光,也没有喧杂,连鲜花和水果都没有,不过四周的杂草和泥土都修理的很干净很平整,在陵墓前面有些破败的水泥地,两个修长身影迎风而立,两人脸上都带着一抹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正是宋禁城和袁玉川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会来看我,还知道我会呆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徐徐的冷风中,借着远处一抹路灯的透射,袁玉川看着宋禁城一笑:“这会不会太折你太子身份?”

    宋禁城闻言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我之间只有同窗称呼,没有太子尊卑两字,我知道你的作风,你也知道我的性子,所以不要用太子两字来烫我,你也真是,回来华国也不跟我打声招呼,不然我就可以去接你了,你也不需手染鲜血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出声:“如非包府血案,我都不清楚你回来,不过包府血案过去了,此案不会跟你有半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日理万机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袁玉川想要说宋禁城要事缠身,但看到他的神情就笑了笑:“我这次回来原本是想探视妹妹,不想惊动太多人,只是没有想到会撞见触碰我底线的事,所以一怒之下血洗了包府。”随后他又点点头:“禁城,谢谢你为我处理手尾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平静出声:“你我兄弟,没必要说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袁玉川脸上扬起一抹笑意,伸手一拍宋禁城的肩膀:“妹妹的事,让我想了不少东西,在华海见到叶子轩跟沈万千后,我更对未来人生找到一抹兴趣,禁城,沈万千在政治上逊色你一筹,但黑道话语权,相信不用三五年就会易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感觉不到这一块的重要,是因为三帮一直左右着华国黑道,一旦叶子轩君临天下,你就会发现四处束缚。”

    袁玉川声音平缓而出:“到时,你一定后悔不可或缺的黑道一块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悠悠出声:“三五年易主?此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三帮绝对不是叶宫对手,我看叶子轩第一眼,就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袁玉川抛出一句:“叶子轩迟早会灭掉三帮,一统华国黑道,到时叶沈联手,你再没优势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脸上没有半点波澜:“我知道,三帮守旧太多,人员臃肿,洪震天他们扛不住叶宫锐取的。”

    袁玉川淡淡出声:“当年欠你一个人情,此事我可以帮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来了一丝兴趣:“加入三帮?”

    “揉碎三帮,凤凰涅磐!”

    袁玉川看着宋禁城:“大破大立。”

    在宋禁城眉头轻轻一皱的时候,袁玉川又补充上一句:“让我把青门、洪帮、龙庄的老顽固全部杀掉,提拔年轻的,热血的,理想的骨干上位,然后打破三帮界限揉成一个华国最大的帮会,成为跟黑手党、山口组一样的国际霸主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别说抗衡叶宫进攻,就是灭掉叶宫都绰绰有余,让你彻底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袁玉川声音很平和:“当然,你可能会考虑风险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我不是一个容易掌控的人,万一我借助你的允许拿下三帮后,站到叶子轩的阵营,宋氏就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拍宋禁城的肩膀笑道:“利弊摆在面前,就看你敢不敢赌了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