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七百零四章 最大验证

天才布衣 第七百零四章 最大验证

  卫战国跃跃欲试,枯花一脸平静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  虽然枯花最后一句话透射着说不出的凶险,但卫战国依然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,他喊着相信枯花师太会手下留情,随后就向起身的枯花邀战,叶子轩猜测到一些东西,但却看不出两人真实想法,于是干脆利落让人拿来两把木刀木剑,让他们切磋。

  同时搬来十几张桌子摆在草坪,宛如电视中的梅花桩擂台。

 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,卫战国罕见流露出一股战意:“师太,请。”

  在白秋画几个人赶赴过来观战的时候,枯花师太走到了草坪,随后看看卫战国点头,眼神格外幽深,像追忆往事沉默片刻,悠悠笑道:“这一年,我跟叶家两位大少过了招,一胜一败,今天再跟卫少一战,此生就有足够资本向江湖同仁炫耀。”

  卫战国微微鞠躬:“也是战国的荣幸。”

  枯花一抖手中木剑:“我有些年数没用剑和人动手,卫少,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  卫战国彬彬有礼:“师太放心,我尽力而为。”

  一老一少两个风姿卓越的家伙文绉绉客套,其实,话里莫不隐含刻入各自骨子里的独特傲气,人,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,可以圆滑奸诈,可以狂妄自大,可以厚黑无耻,也可以多情滥情,但最好不要没了该有的傲骨,叶子轩一直都是这么存念。

  所以他压根不反感两人深沉低调中的锋芒,只是笑着叮嘱一句:“两位,规矩很简单,谁先落地谁就败。”

  “切磋为上,点到为止。”

  叶子轩不想闹出人命,因此给两人圈定一个范围。

  卫战国手持木刀,潇洒且雅壮,造指十余米的枯花师太,豪气迸发:“师太,请。”

  枯花师笑容轻和地笑了:“你是后辈,你先上!”

  她多少有些意外,卫战国敢跟自己过招,要知道,她不在乎胜败,在乎寻找痕迹,一些只有她清楚的痕迹。

  为此,她更愿意审视卫战国的动作。

  “好…………”

  听到枯花师太这一句话,卫战国也不再客套推辞,放声一笑,庞大身躯像是泥鳅一样,跃上一张平放在草地的木质桌子,动作很是干脆利索,让人惊讶他的敏捷和稳重,枯花师太眼里却没有什么波澜,卫战国的强悍,于她来说似乎早就料到。

  “师太,请。”

  在卫战国挺直身躯的时候,他的笑容微微一滞,枯花师太踏上了桌面,还飘然杀来。

  这个年老的尼姑脚尖交替,轻盈点在几张桌子的桌面,迅速欺近,快若奔雷。

  卫战国眼睁睁瞧枯花师太杀来,被动防守。

  枯花师太在高出地面一米半的桌面上弹起,高度足以使在场观众都仰视她,人如凤,剑如虹,以苍鹰搏兔的凶猛架势至上而下挥出一剑,一道白色锋芒卷向紧握木刀的卫战国,这一剑,气吞万里,毫无破绽,让人惊讶枯花师太果然盛名不负。

  叶子轩也是微微讶然,枯花师太比起大决战时又精湛一分,现在的她,随时都可能破入宗师的门槛。

  见到枯花气势如虹杀到,卫战国呼出一口长气,尽力让自己变得平静,仰脸,微眯深遽眼眸,锁定卷来的冷芒,人畜无害的面庞多了一股子肃穆,但眸子深处的傲气丝毫未变,他是卫家的唯一男人,避无可避的情况下,怒吼一声,举刀,迎击。

  毫不退缩。

  “当!”

  刀剑交错摩擦产生一阵刺耳响声。

  周围的叶宫子弟使劲儿等大眼,想要瞧清楚发生了什么,可落入眼底的画面仍模糊不清,他们茫然惊愕。

  刀剑没有撕扯出铁器的火花,但声响却是让人皱起眉头,这个时候,枯花师太巧用刀剑相交的反震力道,翻过卫战国的头顶,落向卫战国背后一张圆桌,就在桌面生出几道裂痕的同时,嗖地一声,枯花师太借力再射向把整个后背暴露的卫战国。

  卫战国无视手腕的疼痛,尽可能侧身、后仰。

  仰到失去重心的程度两人又一次错身擦过,枯花师太的攻势丝毫没有停滞的迹象,仿佛拍岸的波涛,一浪接一浪。

  旁观者眼里,卫战国始终没动,其实根本没动的机会,枯花师太得势不饶人,她从四面八方出击,每一次点在桌面弹起,都好似离弦之箭,不容卫战国有任何喘息的机会,防守,再防守,这让观战的十多名叶宫子弟,生出卫战国被束缚的感觉。

  叶子轩看得出,枯花师太真是放手一战,将毕生实力展现的淋漓尽致,无懈可击。

  他想起枯花那一句话,错手杀了卫战国,脸上多了一丝凝重,担心枯花为了他和叶宫,作出宁愿杀错也不放过的事。

  “师太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
  不断对战的卫战国发出感慨,只是他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灰意冷,他尽力去寻常扭转乾坤的机会。

  “嗖嗖嗖!”

  十六剑,枯花师太轻描淡写,却行云流水攻出令看客恍惚的十八剑,招招卓绝,她双眼一直盯着防守的卫战国,逐渐流露出一抹赞赏意味,不过她没有因欣慰而手下留情,枯花的脑海总是想起京城暗夜的一击,总是想起雷霆万钧的夺命血羽箭。

  她再次以苍鹰搏兔的姿势,居高临下压向卫战国,劲道磅礴,卫战国除了硬接硬挡,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  卫战国从容举刀,锋刃已经磕出四五处触目惊心缺口,但他依然咬牙横在头顶上,抬起的幽深眼眸凛然无惧。

  “当!”

  刀剑相交,又是一记沉闷声响,似无形波玟扩散,又似夹杂巨大冲击力,临近几个人莫不生出后退的冲动,卫战国的身躯也晃动一下,横挡的木刀咔嚓断裂,在叶子轩心里一紧的时候,枯花眼里闪烁杀意,木剑无情削向卫战国脖子,蕴含着杀机。

  叶子轩低喝一声:“师太——”

  “砰!”

  还没等叶子轩喊出住手两字,也没等木剑削在卫战国脖子,卫战国身下的桌子忽然碎裂,木块四分五裂散出去,卫战国也因此嗖一声落地,几乎是双脚触碰到地面,枯花的木剑就从他头顶削过,掉落几根油黑的头发,脖子和脑袋险险避了开去。

  一击落空,枯花师太微微一怔,随后身子一扭,落在旁边一张圆桌,灰衣,木剑,卓然不群。

  “师太厉害,战国落地了,输了。”

  此时,卫战国正丢掉手里木刀,灰头灰脸的站在碎木中,脸上扬起一丝苦笑:“我还以为能扛百招,没想到三十招不到就败了,师太就是师太,战国输的心服口服。”接着又不好意思望向叶子轩:“表弟,不好意思,身子太胖,压坏了桌子。”

  “没事,该说对不起的是我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如果桌子牢固一点,表哥或许不会这么快落败。”

  枯花师太把木剑丢在地上,看着卫战国淡淡出声:“卫少比我想象中要强大,这一战,是老尼受益匪浅了。”

  卫战国摆摆手,笑容灿烂:“师太过奖,是战国学习了不少,我会好好消化师太赐教,改日进步再请指教。”

  在众人收拾现场时,卫战国电话响起,他歉意的向叶子轩他们点点头,随后戴上耳塞接听,片刻之后挂掉,一脸不好意思的开口:“表弟,研究所几个家伙找我,产品出现一些小瑕疵,我需要回去调试一番,不然明日麻烦,看来茶只能喝到这。”

  “不过没事,等我忙完这两天,一定过来找你不醉不归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一笑:“正事要紧,表哥有事在身,就先忙,我这几天都在华海,随时欢迎你过来游玩。”

  卫战国嘿嘿笑道:“好,改天见。”

  叶子轩让叶宫子弟安排了一辆车子,让人把卫战国送去要去的地方,在他看着车子渐渐从视野中消失的时候,枯花师太缓缓走到叶子轩的身边,神情平静,声音平缓而出:“叶少,你这表哥是个人物,想输就输,还输得毫无痕迹,毫无破绽。”

  “可惜了这一战,可惜了我那一剑。”

  枯花淡淡出声:“水太深,不知多少人会被他淹死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师太,可曾试出你想验证的东西?”

  “没有试出,正要试出,他却败了,败的恰到好处。”

  枯花师太语气平静:“只可惜,没有试出就是最大的验证。”

  她又补充长一句:“知道我为什么要试探卫战国吗?除了这几月静下心来细想,发现叶天荡不太可能伤害到我外,还有就是你跟卫战国在花园闲逛时,我在楼上恰好看到他一个动作,经过血衣训练的靶场时,他右手下意识做了一个摸箭动作。”

  “人家拿出箭矢,手指都会下意识一捏,而他是直接一摸,五指直摸,一弓四箭,箭手极限。”

  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师太,说不定老表只是擦擦汗手呢。”

  枯花师太眼神深邃:“我就是不太肯定,所以前去找你们喝茶,结果又让我找到一点东西,薰衣草气息。”

  她又补充上一句:“当初,我在大理寺更衣室,就嗅到这股气息,只是当时只感特别,没怎么在意。”

  叶子轩沉默一会,随后挤出一句:“这些,只是猜测,还需要证据来坐实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只是想在你心里种下一棵怀疑的种子。”

  枯花师太看得很远:“只要它生根了,叶少就再也拔不掉了。”

  “你,对他也就会小心了。”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