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七百零五章 真相和价值
    

    枯花师太给叶子轩心里留下一颗猜忌种子,以此来提醒后者对卫战国的小心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虽然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,卫战国就是一手四箭的白衣人,但叶子轩清楚枯花不是无的放矢之人,而且她是当初命悬一线的当事者,她的判断远胜于自己猜测,只是想到手足相残,叶子轩心里又多少有点抗拒,不愿往这方面去探究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让白秋画备案,全面搜寻关于卫战国的资料,同时寻思过些日子回一踏京城,他想跟老爷子好好聊一聊,如果卫战国真是白衣人,很多事就必须老爷子来插手,否则叶家就会大乱,叶改革跟叶爱武很可能会撕破脸皮一战。

    那绝对会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叶改革背后是东北王燕战雄,叶爱武背后是卫家,虽然卫家看起来人丁凋零,势单力薄,可谁知道卫战国背后有没有人?毕竟白衣人的超凡箭术,不可能是天生就会,背后一定还有高人指点,所以叶子轩对白衣人身份确认很是慎重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处理着韩中剑和卫战国手尾时,十公里外的淮海路上,一辆被太多路人忽视的宾利轿车急速飞驰,前座坐着两个荷枪实弹的壮汉,貌似保镖打手,总之气场不弱,而独享后座奢华空间的,是沈万千,脸上罕见带了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他的嘴里咬着一支雪茄,可是没有点燃,就这样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前,沈万千接到来自专案组的电话,四点钟,单独关押的宋伯仁一反常态,干净利索地吃完检验过的晚餐,还多要了一个苹果做饭后点心,一口一口吃了十五分钟,让人感觉他重新热爱起生活,也让专案组感觉到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吃完苹果的时候,宋伯仁忽然暴起一头撞向墙壁,如非一个守卫眼疾手快扯一把,估计宋伯仁会当场撞死,饶是如此,宋伯仁也头破血流当场昏迷,老山他们赶赴过来后,就把他送入监狱医院抢救,血口堵了五分钟才堵住。

    现场可谓一片血腥。

    沈万千知道消息后就马上赶赴,一直没有得到宋伯仁安全消息的他,脸上罕见一抹焦虑,他虽然在专案组只是一个挂名,可宋伯仁的生死对他也有影响,宋伯仁如果出事,宋家人肯定会诬陷自己严刑逼供,到时只怕又要打一番嘴仗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宋伯仁死了,很多线索就断了。

    “速度快点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看看车上的时钟,向司机发出一记催促,偶尔望向窗外,眼神却飘忽不定,心不在焉,似乎在担心着什么,在接近驻军军事监狱时,沈万千的手机刺耳响起来,他条件反射的坐直身子,流露一抹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。

    迟疑片刻,沈万千迅接起电话,一个低沉声音响起:“他活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如释重负,挂掉电话,直接开骂:

    “该死的宋伯仁,好玩不玩玩撞墙。”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沈万千的车子出现在监狱医院,车子还没有停稳,他就一脚踢开车门钻了出来,冲破几名士兵阻拦,径直上到三楼的重犯病房,走廊已有二十多名士兵和专案组员把守,一个个荷枪实弹,让犯人和外人都无法自由出入。

    在一名专案组员的侧手下,沈万千很快进入侧边一个房间,推门进去,只见房内站着老山和秦世皇,再远一点的病床上,是脑袋戴着一个铁框缠着纱布的宋伯仁,他已经醒了过来,很憔悴,很虚弱,血迹斑斑,靠在床上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妈的!宋伯仁,你要死干吗不早点死?”

    沈万千跟老山和秦世皇打过招呼后,一个箭步冲到宋伯仁的面前,毫不客气的喝骂:“这个时候寻死,想要干什么?想要抹掉自己的罪孽,让我们觉得死者为大,入土为安,不再追究你的滔天罪责,还给你弄一个因公殉职的追悼?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想要一死了之,掩饰幕后黑手唆使你对叶少下得狠手?”

    这些天审讯没有进展,又不能动刑,沈万千已是一肚子气,今天更让他变得恼怒:“我告诉你,这一切都没门,你死或不死都影响不了案子的走向,艾丽莎和卓玛已开始松动,不用几天就会和盘托出整个阴谋,你们绝对脱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算死了,也不能阻止专案组继续查探,肯定可以揪出幕后黑手,要不了他的命,也能撕裂宋家一块肉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想着宋家救你出去,单单千亿财富,牧场骷髅就够你老底坐穿,宋家再有能耐也保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还直指佛心:“他们也不会保你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眼睛微微一跳,多了一抹光芒,冷冷盯着沈万千。

    此时,秦世皇也挺直了身躯,趁热打铁的开口:“老宋,你连死都不怕,还担心说出真相吗?沈少说得对,你死或不死都影响不了案子走向,我们有足够的人证物证,之所以没有下死手整死你,只是想要给你一个机会,活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把事情都说出来,你肯定可以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劝告宋伯仁:“活下来了,在秦城监狱呆个十年八年,风头过了惩罚受了,然后就能恢复自由,那时你也就五十多岁,虽然不可能跟以前一样风光,也没有千亿财富,但以你能耐以及匿藏钱财,还是可以锦衣玉食过完余生。”

    老山补充上一句:“卓玛都招供了,你还要死扛?以死明志?”

    听到卓玛两个字,宋伯仁眼睛又睁大了两分,随后艰难挤出一笑:“我已经是一个死人,说或不说都没意义,没错,我连死都不怕,还怕说出真相吗?老实说,我确实想要找人掏掏心窝子,可是我不想跟你们说话,你们都是政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嘴里从来都不会说实话,只会说些我喜欢听的话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咳嗽一声:“同样,你们也只喜欢听,有价值的话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微微一怔,随即眼神变得深邃:“不想跟我们说话,难道你想跟宋家说话?要不要我给你牵一条专线,给你宋家人说一个痛快?”他冷哼一声:“别想这些虚头巴脑的了,你现在是待罪之身,想要活命,就痛快一点告知、、”

    沈万千看着固执的宋伯仁,一字一句的开口:“从今天起,你将会处于全天候监控摄像中,无论你吃饭睡觉,大号小号,摄像头都会盯着你,还会把你活动轨迹第一时间传到京城备案,这样,你就算死了,我们也不会有太大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想着用死拖累我们。”

    秦世皇上前一步,拍拍沈万千的肩膀,示意他不要生气,随后望着宋伯仁淡淡出声:“你想要跟谁谈?”

    “我是因航班一案入罪,那么就让我见见最大的当事人吧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把目光从沈万千身上,缓缓移到秦世皇的脸上:“我跟叶子轩打过几次交道,我落到今天这个下场,也是因为泄露叶子轩的身份,让叶家雷霆大怒,最终导致这结果,事情因他而起,就由他来结束吧,三位,如果可以的话、”

    “让我跟叶少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缓缓闭上眼睛:“我会跟他好好聊的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冷哼一声:“叶少日理万机,你的价值,对得起他的时间吗?”

    宋伯仁淡淡出声:“相比你们的价值论来说,叶少更在乎事件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秦世皇眼睛微微眯起:“你是说,你不是泄露天龙身份的凶手了?”

    宋伯仁一笑:“可惜,你们不信。”

    ps:感谢小海豚_22348009打赏作品100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