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七百零六章 开诚布公

天才布衣 第七百零六章 开诚布公

  清晨,华海叶宫,叶子轩正在吃早餐,沈万千行色匆匆现身。

  “叶少,今天需要借你一点时间,宋伯仁想要见你一面。”

  沈万千罕见没有被桌上的精致点心吸引,拿着白色扇子坐在叶子轩的面前,流露一抹说不出的凝重:“他死扛几天后开始寻死觅活,好不容易救回来却依然拒绝跟我们交谈,他说想要跟你聊一聊,他还暗示自己不是泄露你身份的幕后凶手。”

  沈万千一脸苦闷:“我跟老山和秦司令讨论了一个晚上,最终决定让你去试一试,看看能否从宋伯仁嘴里挖出东西,宋伯仁已经跟我们说了,如果见不到你,那他更不会招供什么,而且自杀一次不成,还会有第二次,第三次、、直到他死去。”

  “他死志已定,案子结局清晰可见。”

  晃悠悠吃着早餐的叶子轩闻言一愣,似乎没有想到宋伯仁要见自己,寻思这家伙跟自己对话的目的之余,他也对宋伯仁自杀生出一丝好奇,低声问道:“宋伯仁前几天还好端端的,虽然拒绝招供也不出声,但也没有自寻短见的征兆,怎么、、”

  他的言语变得玩味起来:“突然就寻死呢?”

  沈万千呼出一口长气,似乎早料到叶子轩这个问题:“我们对他的心性变化也有点好奇,毕竟没有得到宋家明确的弃车保帅态度前,宋伯仁妄自寻死是一件很愚蠢的行为,而且寻死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决心,那可是对未来希望的舍弃。”

  “之所以撞墙想死,一定是有人给了他暗示,让他自寻短见结束这案子。”

  沈万千对叶子轩没有半点隐瞒:“为此我们调看了这两天的全部监控,还隔离审问了跟宋伯仁有接触的人员,可是都没有发现端倪,除了我们,没有人给宋伯仁说过一句话,也没有人作出任何暗示,就连出外放风时间,也是每天随机进行。”

  “而且看守人员也次次不同。”

  沈万千双手一摊:“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出他寻思原因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挺直身躯:“看来,答案还是要从宋伯仁嘴里挖出来啊。”

  沈万千脸上绽放笑容:“看来你决定跟他聊一聊了。”

  叶子轩扯过纸巾擦拭嘴角:“将死之人,其言也善,我就把自己当神父吧,聆听他上路前的忏悔。”

  十分钟后,一列车队驶出了叶宫花园,径直向军事监狱开了过去,叶子轩没有太多猜测宋伯仁的动机,他相信,宋伯仁不会让自己白走一踏,车队行驶中,叶子轩望着两边的风景,欣赏着黄浦江和外滩的美丽景色,随后又看到熟悉的十字路口。

  正是袁丹娜跟高园园曾经出现过的地方。

  车队随着红灯闪起,跟上次一样在路口停了下来,沉思的沈万千抬起了头,扫视周围一眼顿时笑了起来:“叶少,是不是触景生情呢?想起那个善良可爱的小妞了吧?啧啧,你那个晚上真应该趁虚而入,把惊慌失措的小丫头拿下,收入后宫。”

  “这样一来,你不仅少一点遗憾,你还会多出袁玉川这样一个助力。”

  他悠悠开口:“相比他跟宋禁城的同学情来说,自家妹夫前程更为重要,可惜你错过了机会,我也错过机会,在自助餐厅时,真该不管不顾对他们下杀手,把袁玉川永远留在华海,你知道吗?在袁氏兄妹去安阳当天,宋禁城也飞了过去。”

  “日理万机的宋大少在那边呆了两天,听说两人叙旧的气氛很是融洽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笑:“呆了两天?看来感情真是不错啊。”

  沈万千咳嗽一声:“宋禁城是一个自傲的人,袁玉川是一个张狂的人,两个人能够呆上两天,可见感情比我们想象的要深,只是袁玉川又不像是喜欢说大话的人,他对我们喊着三个月扫掉根深蒂固的三帮,不等同于跟刘谷周,跟宋氏开战吗?”

  “双方又怎会如此融洽?”

  叶子轩手指敲击着车窗,沉思,没有再说话,他一时也想不通其中缘故。

  十五分钟后,十二辆车子横在驻军医院,车门打开,叶子轩跟沈万千钻了出来,随后径直上到三楼去见宋伯仁,在门口的时候,正见一个专案组成员端着餐点出来,宋伯仁一口都没吃,叶子轩淡淡一笑,接过托盘,随后推开门,大步流星进去。

  沈万千想要跟上去,思虑一会却停滞脚步,退到走廊上安静等待,他觉得,两个人对话或许更方便一点。

  “宋主席,早上好。”

  叶子轩推门进去的时候,正见宋伯仁戴着头框靠在床上,两脚一手都被手铐铐住,显然沈万千他们担心宋伯仁再来一次自杀,叶子轩走到宋伯仁的面前,把早餐放在床上的小桌子,随后扬起笑容跟宋伯仁打招呼,还动作利索地拆掉手铐和头框。

  听到熟悉久远的声音,宋伯仁身躯微微一怔,随后猛地睁开眼睛,见到叶子轩出现顿时生出一股惊讶,似乎没有想到,专案组真把叶子轩请来了,更让他诧异的是,叶子轩把他头框和手铐都拆了,身体瞬间变得轻松,他挤出一抹笑容:

  “叶少,早上好。”

  “你怎么把我身上东西都拆了,不担心我又来一个撞墙自杀?”

  叶子轩把手铐和头框丢在旁边沙发,脸上扬起一丝恬淡笑容:“这些东西只能阻挡不想死的人寻死,根本挡不住真正死心已决的人,宋主席如果铁了心要了断自己,有十种八种法子自杀,比如半夜咬断舌头,或者吃东西把自己活活噎死。”

  “虽然疼痛了一点,但绝对可以了断。”

  宋伯仁望着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跟叶少谈话,真是痛快,至少比他们轻松多了。”

  叶子轩手指敲敲托盘:“来,吃点早餐,一边吃,一边聊,我收了专案组的陪聊费,这一个上午都是你的了。”

  宋伯仁脸上多了一抹笑意,随后没有抗拒的端起一杯牛奶喝着,在他神情多一丝缓和时,叶子轩拉过一张椅子坐下,目光平和看着这昔日藏区大佬,声音轻缓:“香港一别,也就个把月不见,没想到再见,却是这种场合,宋主席也瘦了几分。”

  宋伯仁微微一滞,随后轻叹一声:“命运使然啊。”

  叶子轩忽然开门见山:“听沈少说,你暗示他们,你不是泄露我身份的人?”

  宋伯仁淡淡出声:“如果我说不是我,你会相信吗?”

  叶子轩笑了起来:“无所谓信或不信,但我愿意听一听。”

  宋伯仁抿入一口牛奶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笑道:“看来我找你过来对话还真是没错,我对沈万千他们这样说,幕后黑手不是我,他们只会嗤之以鼻,觉得这是我狡辩,还会拿证据压死我,而你却不同,不管信不信,都给我一个说话机会。”

  “这也就是我说的,他们只要价值,只要针对宋家的供词,而你,更在乎事情的真相。”

  他手指一点周围几个摄像头,声音平缓而出:“沈少、秦司令、老山。”

  “我想要跟叶少掏心窝子谈一谈,这些摄像头和窃听器能否关掉?”

  “不然我说出来,你们录下来,最终还是要删掉,相信我,你们绝对不敢公布它出去。”

  “与其让自己将来左右为难,不如给我和叶少一个隐密空间。”

  叶子轩侧头扫视一眼,随后打出一个关掉的手势,也就几秒,所有摄像头和窃听器的红点都消失无影。

  监控一端的老山、秦世皇和沈万千,对叶子轩有着绝对信任,也期待宋伯仁可以放开一点。

  只是宋伯仁最后几句话,让他们心里多了一抹沉重。

  宋伯仁目光炯炯看着叶子轩:“现在我可以告诉你,你身份的泄露,跟我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  “我被人算计了,卓玛也被人算计了。”

  他很平静地出声:“这个幕后黑手,就是你的老表,卫战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