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七百零九章 血腥气息

天才布衣 第七百零九章 血腥气息

  <=""></>

  第七百零九章血腥气息

  “有现。 `”

  在宋伯仁向专案组招供着自己罪行时,前去江面搜索的士兵忙碌几小时后收队,他们的现佐证了叶子轩的推断,秦始皇把叶子轩拉到审问室的胳膊,低声一句:“汽笛是从一艘即将出港的货轮出,附近几条船只也证实是它突然拉响汽笛。”

  秦始皇把一些照片放在叶子轩的面前:“他们开始还以为这货船神经,无端端出无规则的汽笛信号,一队士兵登船现,十一个船员都被打晕,船上监控也都被清洗干净,但搜寻了每一个角落和集装箱,都没有现可疑人员和可疑物体。”

  “我怀疑在油桶生爆炸的时候,他趁着混乱跑掉了,甚至那记爆炸就是他刻意为之。”

  在叶子轩扫视着货轮的照片时,秦始皇又补充一句:“可是这家伙也太能耐了,不仅能及时判断我们的针对性行动,还能第一时间作出反应跑路,最让我不解的时,直升机被爆炸货轮吸引也就半分钟,对方怎能在这个时间消失无影无踪呢?”

  “如果是游泳游走的,士兵肯定会现。”

  秦始皇的眼里闪烁一抹不解,随后又把剩下的话说完:“我们还甄别了这六艘轮船的人员身份,依然没有现半点可疑,全都是老船员,可见,凶手是游走的,并没有游到其余船只蒙混过关,六艘轮船的货物,也都仔细清查了一遍,没现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爆炸的货轮,又看看拉响汽笛的货轮,再看看两边的岸线,随后轻叹一声:“舅舅分析的对,他肯定是游走了,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,他是往外滩这偏僻位置游走了,至于怎么躲避士兵锁定,很可能是借助类似蛙人的潜水装备。”

  “蛙人装备?”

  秦始皇微微一怔,随后点点头:“只有这个解释了,只是无论如何都好,这家伙着实可怖,他会是宋家什么人呢?”

  他寻思着宋家阵营的骨干,可思虑一遍却没有结果,宋家阵营太多精英了,一个个都过人心机不凡身手,一时想要甄别出来多少有些难度,叶子轩脸上却没有太多茫然,宋伯仁的话,让他心里开始腾升一个影子,那个胖乎乎人畜无害的身影。  `

  看来真要回一踏京城了。

  “宋伯仁死了!”

  就在这时,房门又被沈万千一把推开了,脸上带着一股焦虑喊道,叶子轩和秦始皇身躯一震,看都没看墙壁上的监控画面,旋风一样冲出房门撞入审问时,房门洞开瞬间,叶子轩就闻到一股混合菜香的血腥气息,眼皮一跳,随后看清四周环境。

  几个专案组成员像是石头一样僵直,目光死死看着座椅上的宋伯仁,两名士兵双手放在半空,眼神凝重,不知所措,这几个小时内,宋伯仁把十大罪状上面的东西,很配合很认真的交待着,还要专案组保护好他的性命,一度还动心做污点证人。

  他的供词让专案组成员很满意,也让几件案子得到了解决,就在要开始审问九五二七航班一案时,宋伯仁忽然喊着肚子饿了,要吃四喜丸子和烧鹅腿,专案组成员自然满足他的要求,买来宋伯仁想要的食物,解开他一只手,让他安心吃这晚饭。

  期间,双方还调笑了几句,气氛很是融洽。

  宋伯仁吃的津津有味,把饭菜几乎吃了一个干净,让专案组成员很是欣慰,觉得宋伯仁胃口大开,意味着他重新热爱生活,也就表示接下来的审讯会更顺利,可就这时,谁也没有想到,宋伯仁把烧鹅腿的骨头咬尖,刺入了自己咽喉,势大力沉。

  他简单直接的用尖锐骨头,在清冷的秘密囚室结束了自己生命。`

  当殷红鲜血从咽喉迸射出来的时候,在场十多人似乎都听到一抹秋叶锐响声音,每一个都呆住了,手脚寒,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,待沈万千跟老山冲进来时,宋伯仁已经靠在椅子上,他们连医生都没有喊叫,因为看得出来,华佗也无力回天。

  在秦始皇看着满地鲜血一叹时,叶子轩上前一步走到宋伯仁面前,昔日高高在上的宋伯仁失去了生机,眼睛微闭看得出一抹绝望,右手紧紧抓着沾染鲜血的骨头,触目惊心,只是叶子轩还能见到一抹毅然决然,宋伯仁只能用死来破解宋家困局。

  鲜血从宋伯仁的咽喉缓缓流出,淌在光滑沉重的椅子和桌子上,随后又顺着它们边缘落在腿上和地板,每一滴鲜血在灯光映色中都闪烁光泽,看起来像是一连串的血红玛瑙,色彩红艳却有一股悲凉,让在场每个人的心情都变得沉重。

  “一路走好!”

  叶子轩伸手一抚宋伯仁的眼睛,让他能够彻底紧闭安息,虽然他早就知道,宋伯仁一定会自杀了断,可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方式,想到昔日还风风光光指点江山的封疆大吏,如今用这种激烈的手段结束了生命,他心里就多少有些惆怅。

  “老山,把视频和案子封挡交去京城吧。”

  秦始皇也反应了过来:“如实告知今日生的事,案子接下来如何走向,就看顶尖那几位。”在叶子轩告知汽笛就是接触宋伯仁的介质时,他心里也就明白,宋伯仁迟早会死的,而一个人下定决心寻死,不管防范多么严密都没有用。

  “还有江中汽笛的暗示也写上去,是真是假让他们自行判断。”

  老山点点头,手指一挥,十多人顿时忙碌起来。

  沈万千摸出扇子,轻轻扇动着,尽管他跟宋禁城斗了多年,双方也都互染不少鲜血,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宋家要员在自己面前自杀,心情多了一抹低落,随后又拿起一叠口供拍打了两下:“老宋这一手玩得真高,真绝,我自心底的佩服啊。”

  先是展现出配合态势,放松专案组成员的戒备和警惕,让众人觉得他向污点证人转变,随后落落大方要一份饭菜做晚餐,接着就用早就想好的骨头自杀,最重要的,宋伯仁这一死,前面承认的罪行都失去意义,迫的专案组无法继续追查下去了。

  如果专案组向上汇报,宋伯仁密切配合专案组调查,所说全都是事实没有水分,那他的自杀就说不过去。

  毕竟一个已经决定招供的罪犯,绝对不会轻易寻死,之所以寻死,那就是畏罪自杀了,也就佐证,案子中,牵涉他人的部分都是假的,经不起推敲,所以宋伯仁要用自杀来躲避考验,所以沈万千的脸上很是苦笑:“此刻,宋禁城怕在庆功了。”

  叶子轩拍拍他肩膀:“也算是一个结束了。”

  半个小时后,京城,红墙,宋家小院。

  三辆红旗轿车缓缓驶到小院门口,车门打开,宋禁城从里面钻了出来,看了一眼还亮着灯火的阁楼,随后举步向里面走了过去,几个暗影中的守卫微微一挺身躯,认出是宋禁城后又无声退去,刚刚迈入大厅,一个靓丽妇人就出现了,笑容恬淡:

  “宋少,晚上好。”

  宋禁城彬彬有礼回应:“雪姨,晚上好。”

  靓丽妇人看着一表人才的宋禁城,眼里闪烁一抹欣赏之意:“禁城真是越来越出类拔萃,长相好,家教好,能力强,如果我家虎妞能有你一半出色,我就是短命十年也愿意,可惜那家伙跟疯丫头一样,整天打打杀杀让我不省心啊。”

  宋禁城脸上绽放一丝笑意:“雪姨过奖了,禁城哪里有什么能力,一切的一切,都是大家给予,对了,虎妞还在国外吗?我也有些年头没见她了,她是一个好女孩,打打杀杀只是性格,何况上次亚马逊军事对抗大赛,她可是为国争光呢。”

  雪姨轻叹一声:“年底会回来,希望她能够安分一点。”

  宋禁城轻笑着点点头,随后,低声问出一句:“伯伯工作忙完了吗?”

  “忙完了,正在练字呢。”

  雪姨娇柔一笑,微微侧手向楼梯虚引:“不过他今天接待了不少外宾,有点累,长话短说好点。”

  “谢谢雪姨,我会有分寸的。”

  宋禁城灿烂一笑,随后放慢脚步走上了阁楼,很快就见到一个老人,捏着毛笔在书桌上勾勾画画,神情谈不上认真,但兴致很高,听到宋禁城的脚步还微微停滞笔锋,随后淡淡一笑:“以前你都习惯深夜过来,怎么今天来这么早?有什么事情?”

  宋禁城轻叹一声:“宋叔死了。”

  “人固有一死,死有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,用之所趋异也!”

  宋天儒脸上很是平静,似乎对此事早就在预料之中,毛笔一改,落在另一张宣纸上,写下刚才念叨的那句话:

  “他的家人,厚待之。”

  宋禁城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“这一局输了不少,但结局也不算太差。”

  老人淡淡出声:“卫家上位,依然等同我们掌控藏区。”随后侧头:“你早上给我电话,有一个关于三帮的想法?”

  宋天儒看着宋禁城开口:“你要大破大立?”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