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七百一十章 祭祀变故
<=""></>

    第七百一十章 祭祀变故

    清晨,安阳,雨水淅沥。

    湿冷的雨水朝湿着安阳大街小巷,不论是古旧城墙还是现代门窗,都在雨水冲洗中变得干净明亮,但也透射着一股阴凉,正如茫茫雨水看不透的天空,怎么看都该是万物俱静的时候,但就是这样不适出行的时分,一列车队驶向郊外。

    六辆车子行驶在通往郊区墓地的主干道上,不嚣张不张扬反带着一股子低调,车速平缓碾压着每一寸泥土,似乎不太愿意惊扰在安阳的人们,也不太愿意被人知道他们去祭祀,雨水打在车身和玻璃上,随后缓缓流下,生出道道痕迹。

    凉意蔓延。

    坐在中间车辆的袁玉川一身黑衣,左手挽着乖了很多的妹妹,右边却轻轻敲击着车内的窗沿,忽如其来的雨水下得很大,即使隔着一层防弹玻璃,袁玉川依然感觉到指头凉凉的,一如他现在的心情,这个叱诧风云的青年,这两天罕见生出压力。

    他给宋禁城抛出了一个整改三帮的方案,他没有在意宋禁城回去考虑的态度,袁玉川心里十分清楚,宋禁城是一个敢于冒险的聪明人,他绝对会作出最利于宋氏发展的选择,三帮迟早是他的囊中物,也是他施展才华的平台,他的压力来自叶宫。

    来自叶子轩。

    这两天,趁着筹备拜祭礼品的空档,袁玉川静下心来研究了叶子轩一番,让他生出一丝惊讶的是,叶子轩完全可以算是一个黑道新贵,在没有认祖归宗之前,他纯粹就是一个小协警,可就半年时间,随着三帮跟叶宫大决战的趋势,一跃上位。

    袁玉川绝不会认为这纯粹是运气,华国这么多青年才俊,能够折服龙傲天和古大佛上位的,为什么只是叶子轩呢?

    袁玉川仔细研究叶子轩一番,发现后者不仅身手过人,心思慎密,最大特点就是善于周旋和用人,总是能在困境中团结他人、借力打力破局,一手烂牌,往往在他的运作中打出不俗成绩,有时候还出奇制胜,这让袁玉川对叶子轩又高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,袁丹娜也有空没空念叨叶子轩,不断重复着后者的救命之恩,让袁玉川生出不少情感纠结。

    他多少能够预见到未来,如果自己真一统三帮,宣战叶宫,只怕妹妹会无比伤心。

    他爱江山,也爱妹妹。

    “或许,该把她送去国外进修。”

    心里闪过一个念头,随后判断这是一个可行方案,坐在车上的袁玉川心情因此轻松了不少,对于所谓的一见钟情,他不会觉得荒唐,但同样不会过于看重,所谓白马王子,很多时候经不起时间和距离的考验,分开,感觉淡了,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作出这个决定后,袁玉川呼出一口长气,随后望向窗外的雨空,朦朦胧胧,不是一个祭祀的好天气,无奈这是一个好日子,袁玉川只能按照计划进行,没有多久,车队正沉重有力抵达郊区墓园,或许是下雨的缘故,路上不见一个人,连狗都没有。

    山路泥泞,车队在这雨水之中分毫不乱,彰显出训练有素,但久经江湖的袁玉川还是感觉到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那种阴冷针刺的感觉,始终像潮湿的空气一般纠缠在他心里,如同于暗巷独行,有猛兽窥视一旁;如同于午夜梦回,见深黑棺材栖息一侧,他浑身起了薄薄一层鸡皮疙瘩,这种危险感觉,三年前有过,那是在非洲丛林被地方武装袭击时的感应。

    袁玉川环视四周一眼,没有发现端倪,心里微安,随后,他紧了紧身上的保暖衣服,还用力一握妹妹的手:

    “丹娜,你冷不冷?”

    袁丹娜红唇微咬:“你的手冷。”

    袁玉川闻言一笑,正要出声回应,却听到‘嘎’的一声,前方的车子来了一个急刹车。

    六辆轿车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乱了,硬生生的左右横陈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袁玉川脸色微变,拿起电话低喝一句,随即听到前方回应:

    “前方道路被一棵大风吹断的树挡住了,六名兄弟已经下车搬离,很快就可以恢复通行。”

    袁玉川眼睛微微眯起:“树?”他扫视窗外一眼:“雨水挺大的,但风却好像没有,能把树吹断?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袁玉川生出一抹疑问时,雨空忽然响起了一阵刺耳声。

    利器破空!

    袁玉川脸色巨变喝道:“趴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无数箭矢从前方探了出来,在这一刻脱离了紧绷的弓弦,倏然间速度提升到了顶点,撕裂了雨空的光芒。

    裹着雨水的箭矢,铺天盖地罩向了车队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无数枝飞速射出的箭矢像发泄不满一般,绞碎了天地间的所有生机,令这条山路变成世间最霸道的凶险之地。

    与这恐怖的声势相对应地,还有箭羽刺穿空气,所带的阴森呼啸声。

    这些声音代表着来者的强大,也代表着无可抵抗的杀意。

    漫天利箭,漫天杀气,在这样密集的利箭攻击中,很难有人能阻挡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这里会有杀机,更没有想到会对袁玉川下手,六名钻出车里的袁氏精锐,连反应都没有作出,就被呼啸而来的箭矢穿入了身子,一股股鲜血溅射出来,一记记惨叫响起,随后,六人摇晃着庞大身躯,像是刺猬一样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袁玉川再度吼叫一句,摸出一把薄刀之余,也把袁丹娜按在车子底下,躲避凌厉无比的箭矢,锋利箭头射在玻璃和车门,劈啪作响,留下一道道裂痕,看起来触目惊心,让袁丹娜惊慌不已,袁玉川一拉前座,咔嚓一声,让它倾斜保护妹妹后背。

    他有点后悔,没让宋禁城特批一批枪械,不然现在就不会是这种局面。

    箭矢来的快,去得也快,近百支箭矢射杀六人和射爆论坛后,落在地上,像是杂草一样横生,让车队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血腥弥漫,但很快被雨水驱散,天气也多了一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对敌!”

    在前方闪现一个白色人影时,袁玉川知道是短兵相接的时候了,马上喝出一声:“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视野中,一名戴着口罩的白衣人现身,手里没有刀剑,也没有枪械,就这样披着雨水杀来。

    脚步不快,却有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八个身影推开车门闪出,八把长刀齐齐出鞘,寒光萧杀了整条道路。

    当雨水噼噼啪啪打在刀身发出脆响时,八名袁氏好手已经一跺潮湿地面,身子腾空而起,似离箭又似闪电,虽然没有枪称手,但刀一样可以杀人,他们迅速拉近双方距离,白色刀芒,将狭小山路幻化成一片刀海,划破空气,隐隐传出呼啸之声。

    “看着丹娜!”

    袁玉川能够感受到白色身影的强大,把妹妹交给残存的六名袁氏好手保护后,就提着薄刀钻出了车门。

    袁丹娜下意识喊道:“哥哥——”

    袁玉川扭头低喝:“放心,杀我的人还没出生呢。”

    他反手关闭车门,还用遥控反锁。

    此时,八名袁氏好手正拉近白衣人的距离,刀光霍霍,杀气凌厉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气势,白衣人却浑然无惧,情绪没有半点波动,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只是伸出左手,浑然一挥。

    八名袁氏好手无视他的动作,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,白衣人的脖颈。

    可就在白衣人单手一挥之时,他们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随着雨水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那样的力道,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甚至连想都想不到的,前方以及自己周围的雨水好像一瞬间被凝固,变成实质。

    他们生出十级台风时的窒息之感,别说是前进冲锋了,即使移动一下都感觉十分困难,八人遭遇手臂卷来的雨水打击,就如遭遇利箭的轰射,虽然没有造成伤势却迟滞脚步,八人从来未碰到这样的事,心里多少有了凝重,也让袁玉川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他低呼一声:“强敌!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八把刀齐齐斩在白衣人的左臂,可是并没有他们想象的血溅手断,相反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坚硬。

    下一秒,八把长刀全部断裂成两截。

    在八人微微一愣中,白色身影猛地往前一冲,八名袁氏好手身躯巨震,砰砰砰!一个个像是纸扎的假人一样被冲开。

    白衣人不用枪不用刀,直接用自己庞大身体冲锋,尽管有三把断刀刺在他的身躯,但却是咔嚓声响,再度折断,还没等袁氏好手生出惊讶,他们的身躯已经被对方冲到半空中,耳边听到自己骨折声音,说不出的疼痛和难受,瞬间蔓延了全身。

    跌下时,每个人嘴里都冒出殷红的鲜血,四肢无力张开在雨水中任由冲洗,一个个眼睛睁大,难于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见到八名同伴重伤倒地,袁玉川提着薄刀上前,冷冷发出一句:“想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叶少知道袁少要祭祖。”

    白色身影淡淡出声:“所以让我来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