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七百一十一章 犯了错误

天才布衣 第七百一十一章 犯了错误

  <=""></>

  第七百一十一章 犯了错误

  “叶子轩?”

  听到白衣人这一番话,袁玉川的眼里迸射一抹光芒,随即握着战刀的手一紧:“送我一程?”

  白衣人淡淡出声:“没错,风大雨大,很适合袁少上路。”他像一尊战神,背负着手伫立在前方的雨水之中,没有他的呼吸声和喝叫,但在每个人耳朵里却似乎听到他浓郁的气息,他没有任何动作,却把所有人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,很是伟岸。

  袁玉川脸上涌现一丝戏谑,声音平缓而出:“看来叶少还真是一个狠角色,我跟他无怨无仇,丹娜还跟他交情不浅,更是当众跟我承诺,双方井水不犯河水,如今才过去几天,就派杀手来要我的命,不错,有枭雄的本质,够小人,够无情。”

  爬起来的袁丹娜,从狭小的车窗缝隙中,听到这几句话顿时一愣,叶少?莫非是叶子轩派来的杀手?随后她又死命的摇摇头,绝对不可能是叶子轩派来的杀手,叶子轩不是出尔反尔的人,只要哥哥没有对他不利,他和沈万千都不会对付哥哥。

  袁丹娜对叶子轩有着绝对信任。

  “小人?这句话,你没资格说,要说小人,是你袁玉川。”

  此时,白衣人不置可否的哼道:“你跟宋禁城做过什么事,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  袁丹娜又是微微张开嘴巴,宋禁城?不就是前两天跟哥哥呆在一起,还给自己送礼物的家伙?宋禁城看起来温润儒雅,彬彬有礼,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坏人啊,难道叶少跟他不对头?所以见到哥哥跟他厮混就恼怒,于是派杀手来杜绝隐患。

  她心里一凉,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,随后又被保镖拉低了身子。

  听到白衣人的话,袁玉川微微挺直身子,看着白衣人冷冷出声:“我心里清楚?”

  风雨正紧!

  白衣男子身形高挺,自然而然散发着不怒而威的态势,站在路中间,反给人一种山岳挺立的风彩。

  双眼如电,不见丝毫情感,让人观之心惊。

  他身上不经意流露出一股强大的压力,袁玉川因为自身功力的强横,还能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但数名袁氏成员就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,躲避对方生出来的无形威压。

  没等到对方回应,袁玉川又是一笑:“我跟禁城做了什么呢?”

  白衣男子手指一点袁玉川:“你当叶少不知道你们结盟,不知道你介入三帮?哼,叶少要你的命,绝对不冤。”

 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杀意:“你自己扪心自问,叶少杀你,是不是不冤?”

  袁玉川嘴角牵动了两下,随后哈哈大笑:“你犯了一个错误。”

  白衣人眼睛眯了起来:“哦?我犯了一个错误?愿闻其详。”

  袁玉川微微挺直身躯:“等我杀掉你,再告诉你犯的错误。”

  面对白衣人这种变态级别的高手,袁玉川没有丝毫惧怕,也没有理会他的杀意,脚步厚重的上前踏出。

  随着这一个动作,杀气狂卷,空气中的温度快速下降:“战!”

  他神情冷酷有如煞神,右手提着薄刀,摆出一个极为玄奥的起手势。

  这抚刀之势是袁玉川刻意营造出来的,把身上的凌厉杀气随着这手势得以排出,散出于外,反到更增加薄刀威势。

  谁都可以想象,当他拔刀而击时,定会是威凛天下的一击,几名袁氏好手也视死如归的快速跟进。

  他们或近或远的把白衣人包围其中,占据有力地形,手握兵刃,随时准备攻击,形成一股强大的压力。

  “嗖!”

  白衣人鼻子冷哼一声,很是不屑,宛如惊雷震撼每个人心灵后,他就一挪脚步冲杀了上来,庞大身子宛如炮弹轰出。

  “呼!”

  雨水翻飞,气势滔天散发。

  白衣人保持着摧枯拉朽的态势,拉近自己跟袁玉川的距离,左拳蓄力,直挺挺对着目标轰出。

  狂风大雨一滞,浑圆坚硬的拳头,犹如一发轰出的炮弹,肆无忌惮的轰向袁玉川的胸膛。

  保护袁丹娜的几名袁氏好手见状浑身冰凉,心跟雨水一样的冰凉,他们感受得出这一记拳头霸道,换成他们,别说对抗了,躲避都不行,念头转动中,一直沉静的袁玉川右手忽然一抬,叮!一记悦耳轻响破空,一道比雨水还要清亮的刀光闪过。

  这道刀光并没有直接攻击气势惊人的白衣人,而是硬生生斩断白衣人对自己的攻击路线。

  途中,刀光一变,又多出几道白芒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坚硬拳头碰上袁玉川的薄刀,不断发出一记记激荡脆响,在雨水四处纷飞之余,袁玉川防守的刀光一一破裂,就像被铁锤敲碎的冰花,分崩离析,车内爬起来的袁丹娜,抓着把手,美丽眸子还清晰见到,随着刀光渐渐破灭,哥哥一步一步后退。

  袁丹娜低呼一声:“哥哥——”

  她看得出哥哥处于劣势,想要拉开车门却被紧锁,无法下去,只能紧张观战,希望哥哥没事。

  白衣人击碎的不仅是防护刀光,还有袁玉川的精气神,他每前进一分,袁玉川的漂亮脸颊就潮红一分。

  袁玉川气血翻滚承受着一记一记重击,但他依然强悍的对抗着白衣人。

  几名袁氏好手眉头紧皱,他们发现袁玉川比起以前弱了不少。

  “砰!”

  当白衣人摧毁掉袁玉川构建的最后一道刀光时,拳头就压上两分,打在刀身上,力道惊人,袁玉川就一副不能承受之重的样子,双脚在雨水中拖出一道长长的水线,随后雨空传来一记咔嚓声响,袁玉川的背部,活生生撞断一部轿车的左视镜。

  白衣人冷笑一声:“不过如此!”

  他没有丝毫停歇,脚步一挪冲向袁玉川,显然要趁胜追击。

  袁玉川的身子也随之一震像要吐出鲜血,但他牙齿一咬,硬生生的遏制住了,而且还在即将倒地的时候,脚尖一点厚实的轮胎,撞到另一辆轿车车头时,足尖再度轻点,原本倒飞的修长身势以更快速度,不退反进冲向追来的白衣人,杀意盎然。

  气势更是排山倒海。

  周围都被这杀意浸润得凉意愈加浓烈,被他优雅弹点的轮胎顷刻间落下不少泥土。

  袁丹娜见到哥哥如此强悍,不由为之惊叹。

  白衣人脸色一变,暗呼一声不好。

  “呼!”

  就在这时,袁玉川手中的薄刀再度刺出,一道浑厚刀芒同时呈现!

  刀光爆射,璀璨着雨空,袁玉川掐算着双方距离,爆发出自己的强大实力。

  “当!”

  两股鲜血同时迸射。

  一股是袁玉川被白衣人震伤跌飞途中吐出的鲜血,一股是白衣人的下巴被薄刀裂开的一个伤口。

  白色面罩多了一朵血花,一朵染着血色,在雨水中盛放的花。

  白衣人先是扫过摔倒在雨水中的袁玉川,随后又把目光落在自己伤口上,神情没有半点痛苦,只是带着沉思,还有错愣,实在没有想到,节节落败的袁玉川是故意示弱,在关键时刻猛然爆发实力,给予自己一记重击,差一点,他就被对方割喉。

  这家伙,长得那么漂亮,心却如一条毒蛇。

  “嗯!”

  袁玉川翻身而起,脸上闪烁坚韧之意,狂笑一声:“不过如此。”

  “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。”

  白衣人一抹下巴鲜血,脚步一点,倒退着向后撤离,两名袁氏好手下意识扑上,没等袁玉川喝止,却被白衣人左臂一挥撂翻,摔倒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,没有多久,白衣人身影就消失不见,只剩下一地的鲜血,六具尸体,以及乱七八糟的箭矢。

  “袁少,要不要调兄弟围杀他?”

  一名袁氏成员走了上来,望着白衣人消失方向问道:“全面搜寻,应该能找到他下落。”

  “不用了,你们对付不了他的。”

  袁玉川淡淡出声:“这家伙是一个变态高手,胡乱搜寻只会徒增伤亡。”

  “那要不要让兄弟报复叶子轩和叶宫?说好井水不犯河水,转眼就派出杀手,”

  袁氏成员忿忿不平:“还挑选在祭祀之日,实在是无耻至极。”

  “用点脑子好不好?真是叶子轩派来的人,怎么可能自报家门?”

  袁玉川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报了家门,又何必蒙着面?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

  亲信闻言微微一怔,随后恍然大悟点点头:“这倒也是。”

  袁玉川淡淡出声:“这摆明是有人知道我们跟叶宫的恩怨,所以冒出来袭击我们挑拨离间,他今天用意绝对不是来袭杀我们的,而是专门挑火,他想让我们把这笔血债记在叶宫头上,真要杀我们,他不会是一个人来,更不可能吃小亏就跑掉。”

  他冷哼一声:“这人用意其心可诛,只可惜身手不错,智商有点低了,犯了几个错误。”

  在亲信沉默着聆听时,袁玉川一抹脸上雨水:“自报家门,戴着口罩,还知道三帮的事。”

  “我那老同学,比当年狡猾多了。”

  袁玉川眼里变得深邃起来:“为了讨价还价,来这一出。”

  ...